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6-18
作者:乌蒙小燕
字数:67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恋晴》特典小晴当攻

  很快就是周晴的X岁的生日了,郑军为了送什麽礼物给他的亲亲老婆,烦恼
了半天。一般的礼物,太没有创意了,他一定要送一个让小白兔永远难忘的礼物
给他。可是想来想去,都没有让郑军满意的礼物。

  正当郑军郁闷不已时,在浴室里洗完澡的周晴走了出来。见爱人浓眉紧锁,
满脸愁容,周晴担心地走到他身旁,小心翼翼地问:「在想什麽?是不是有什麽
不开心的事?」

  自从他们结婚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郑军烦心。

  「没事!」郑军抬头微笑,把爱妻抱到怀中,笑问道:「小宝贝,下个星期
就是你生日了,你想要什麽礼物?」

  「下个星期是我生日?」周晴吃了一惊,这才想起下个星期一是月2号──
他的生日,从小因为没有人帮他过生日,久而久之他也就忘记有生日这回事了。

  「小宝贝,你不会告诉我,你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吧!」看他的模样,郑军翻
了个白眼。

  「对不起,我真的给忘了!」周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世上怎麽会有你这种小蠢猪!」郑军捏了捏他的俏鼻头。「生日想怎麽过?
你想要什麽,我都可以答应!」

  「真的吗?谢谢!我爱你!」周晴高兴地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下他的俊脸,
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可不可要一个像上次你送给我的粉红猪?」

  「电影院那次那个粉红猪?」郑军讪笑道,说起那次电影院之行,真是太刺
激了。

  周晴羞涩地点了下头,他超喜欢郑军送的那个粉红猪,那是他第一次收到别
人的礼物。可是那个粉红猪被两个坏宝宝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便便在上面,他怎
麽洗也洗不干净。

  「不行!」郑军摇头。

  「为什麽?」周晴失望地噘起小嘴。

  「你生日怎麽可以送那种便宜又简单的东西,选别的!不如我送你最新上市
的林兰博尼跑车好了!」

  「不要,我就要粉红猪!我又不会开车,你送我车一点用也没有!」周晴摇
头拒绝。

  郑军刚想反驳,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一个邪恶的想法油然而生。郑军点头答
应,「好吧!就送你粉红猪,到时你可不许後悔哦!」呵呵!小白兔竟然那麽想
要粉红猪,那他就送他好了!粉红猪和小白兔,多麽新颖的搭配,他先前怎麽会
没有想到呢!

  「谢谢,你真好!亲爱的,我最爱你了!」周晴高兴的又主动在郑军脸上印
下一个吻,单纯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大灰狼老公眼中恐怖的奸笑。

  「我也爱你,小心肝!」大灰狼摸著小白兔的头,笑得好不「温柔」。

              ### ### ###

  很快就到了8月2号,大灰狼带著小白兔和狼宝宝们去最好的高级餐厅吃完
饭後,又带著他们去海洋博物馆看各种神奇的海洋生物。等回到家时,已经是晚
上了。

  一到家,大灰狼就逼著小白兔把两只可怜的狼宝宝丢去睡觉。马上就是他们
大人的成人世界了,小屁孩就该去乖乖睡觉。幸好宝宝们玩了一天也累了,很快
就睡著了,没有像往常一样闹。

  「宝贝,今天玩得开心吗?」大灰狼搂著小白兔离开婴儿房,向他们自己的
卧室走去,卧室里他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他的女主角登场了。

  「开心!」小白兔眉开眼笑地点头,这得第一次有人帮他过生日,他从来没
有这麽开心过。

  「等下我会让你更」开心「的!」大灰狼笑得好不邪恶,可惜我们的小白兔
太单「蠢」了,没有听说他的弦外之音,还在那里对大灰狼感激涕零。

  走进卧室,小白兔马上看到豪华的双人床上用花瓣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形,
里面用花瓣写著:小白兔,生日快乐!见状,小白兔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把小白兔拉到床上坐下,大灰狼拿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生日蛋糕,点上蜡烛,
和小白兔一起吹灭。

  「宝贝,我们来吃蛋糕吧!」大灰狼把生日蛋糕切好,对小白兔笑道,眼中
闪烁著邪恶的淫光。

  「等一下,我去把宝宝叫醒一起吃。」小白兔站起身说道,宝宝们已经半岁
了,应该能吃奶油了,他希望宝宝们能和他们一起吃他的生日蛋糕。

  「他们已经睡著了,别去吵醒他们了,免得醒了他们又要哭。」大灰狼闻言,
赶紧阻止。开玩笑,他为今晚可是精心策划准备了很久,怎麽能让那两个小兔崽
子来搞破坏。

  小白兔想了想觉得大灰狼说得有道理,只好打消这个想法,又重新坐回床上。

  吃了蛋糕,喝了红酒,大灰狼在心中奸笑,现在该开始进入主题了,他已经
等不及想看他的小白兔看到他的礼物後吃惊害怕的样子了。

  「小宝贝,这是答应过送你的礼物,你最想要的粉红猪。」大灰狼拿出一大
个漂亮的礼盒递给小白兔,「这个是我专门请人订做的,花了我不少心血。」

  「谢谢,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小白兔感动的眼眶都红了,从小到大从来
没有人对他这麽好过。

  「我是你老公,不对你好,要对谁好。」大灰狼扬起唇角,眼中的邪光更盛。
「快点拆开看看,喜不喜欢我送给你的粉红猪。」

  「嗯!」小白兔高兴地点头,满心期待地拆开了礼盒,当看清里面的东西後,
美丽的俏脸霎时变色。「这……这是什麽东西?」小白兔抬眸瞪著大灰狼,指著
礼盒,脸都气青了。

  「你要的粉红猪啊!」大灰狼满脸笑容。

  「你……你混蛋!」看著盒子里的粉红猪,小白兔气得要吐血了,拿出盒子
里的粉红猪扔到大灰狼脸上。粉红猪和成人一般高大,别的地方都和平常的粉红
猪没有差别,只是在肚子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像女性花穴一样的小洞,小洞下面有
一个又长又大,毛绒绒的假阳具。

  「小宝贝,你不喜欢吗?这可是我绞尽脑汁才设计出来的,全世界就只有这
一个。」大灰狼拿下粉红猪,笑得不以为然。

  「你去死!你这个大变态、大色魔,你已经没救了!」看著大灰狼的笑容,
小白兔更加暴跳如雷。这麽恶心变态的礼物,亏他想得出来。事实证明,他郑军
永远都只是一头邪恶好色的下流野兽,永远都不会变的,亏自己还对他有所期待,
气死他了!

  「我去死了,你岂不是要当寡妇了。谁来安慰你那淫荡寂寞的身体啊!不过
有了这只粉红猪以後,你可能真的就不需要我了。」大灰狼把小白兔抓到怀里,
淫邪地笑道:「不过你知道怎麽和这只粉红猪玩吗?还是让老公我先来教你吧!」

  「快放开我,要玩你自己玩去,我才不要!」小白兔用力挣抱,他死也不要
和他玩那种下流的游戏,和这变态在一起这麽久,他已经猜到他大概想干什麽了。

  「这可由不得你,!如果你还不想像上次那样,被拖到色情电影院被我当众
玩,你就乖乖听我的。」大灰狼把小白兔压到床上,卑鄙地威胁道。

  小白兔一想到上次在色情电影院的事,就心有馀悸,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再去
那个鬼地方了。

  见小白兔停止挣扎,大灰狼满意地笑了。他的小白兔实在太可爱了,只要一
用那种色色的坏事威胁他,他就马上乖乖屈服,他忘了自己会因此做出更色的下
流事。

  「小宝贝,别怕!很好玩的!难道你不想也像我一样当个男人,让你的小鸡
鸡也有用武之地吗?」大灰狼把粉红猪抓过来,拉著小白兔的小手去摸下面的毛
绒绒的小洞洞,邪恶地诱惑道。

  这话让小白兔有些心动了,粉红猪的小穴是防造女人的花穴做的,采用了特
殊材料,里面像正常女人的花穴一样坚窒火热,而且里面还有软软的绒毛,比女
人的花穴还要销魂。做为一个有性器的正常男人,他当然也想尝尝当进攻一方的
滋味,但要让他和一个玩具做爱,过入玩具的身体里,他怎麽好意思,实在太变
态了。

  「宝贝,不要犹豫了,心动不如赶紧行动。我保证你绝对爽上天!」大灰狼
淫笑著,把小白兔的衣服几下就脱光了,让他一丝不挂地暴露在空气中。

  「不要啦!求你了,放过我吧!我让你做,不要逼我去搞粉红猪。」小白兔
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快要哭出来了。虽然在男人的逼迫下,他已经干过无数下流
丢脸的事,但这次真的太邪恶了,他实在做不到。

  「小淫娃,我知道你很喜欢被我操。你放心,等下你去操粉红猪的时候,老
公我会在後面同时操你的。」大灰狼逼小白兔趴跪到粉红猪身上,拿著他的娇小
可爱的玉茎就要插进粉红猪的小洞里。

  「郑军,我拜托你,饶了我吧!我随便你怎麽操都行,你不要这样……啊─
─」不等小白兔说完,变态邪恶的大灰狼已经把他的小玉茎强行插进了小洞里,
小洞里面非常的紧,痛得小白兔放声大叫。

  「可以了,你现在给我用力的干它,就像我平常操你那样,你很快就会明白
当攻的乐趣的。」大灰狼在後面拍著小白兔的屁股让他加油操进去。

  「呜……我不要……」小白兔哭著摇头,想要退出来,但小小的甬道就像活
物一般紧紧夹住他,让他无法抽出来。

  「小宝贝,这个是摇控的。如果你不操到射出来,我就让它一直紧紧夹著你,
让你一辈子插在里面。」大灰狼坏心地告诉他。

  「你变态!」小白兔快疯了。

  「你不就是喜欢我变态吗?我越变态,你就越爱我。」

  「你……」小白兔刚要开骂,却被大灰狼打断。

  「小宝贝,我劝你最好赶紧插粉红猪的小穴,不然它会越夹越紧,最後把你
的小鸡鸡给夹断在里面,让你变成太监。」

  「你不是人!」小白兔听完差点没有晕倒,哭著骂了大灰狼一句,就赶紧动
起来,他可不想当太监,没了那个,他怎麽方便。

  粉红猪的小花穴紧窒无比,小白兔拼命的向前冲,等全根插进去时,已经满
头大汗了,根本没有丝毫的快感可言。大灰狼打了下他白嫩的玉臀,不满地催促
道:「别偷懒,加油干!二十分锺内射不出来,你今晚上就都插在里面睡吧!」

  闻言,小白兔怨恨地瞪了大恶狼一眼,只好用力抽插起来,每下都努力干到
最深处。逐渐的坚窒的甬道变得稍松,紧紧包裹住他的分身,那细小的绒毛磨擦
在上面,就好像几千张小嘴在吸他一样。小白兔开始有了快感,小巧的分身兴奋
了起来,有了自己的意志,疯狂的操干起来。

  见小白兔狂野的模样,大灰狼不禁口干舌燥,裤子里顶起了一个小帐篷。但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没有见到小白兔最浪、最骚的一面,他要忍住。

  强压下下腹的欲火,大灰狼在一旁邪恶地问:「小骚货,爽不爽?当攻的滋
味不错吧!」

  小白兔一边用力干粉红猪,一边拼命点头,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让他这
个淫荡的小母兽像以往一样,把所谓的羞耻心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他终於明白
郑军为什麽那麽喜欢和他做了,当攻实在太爽了,就好像要上天了一样,脑髓都
要被那火热的甬道给吸出来了。这感觉和被郑军上时完全不同,但一样的销魂蚀
骨,令人疯狂。

  「刚才还说不要!真是假仙,你看你那风骚淫荡的大妹妹和小妹妹在流口水
了,它们是不是很痒、很饿啊!」大灰狼伸手指刮了下小白兔下面的双花,发现
一向淫乱的双花早已经饥渴地流出了蜜液。

  小白兔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他现在的肉体早被男人调教的淫乱不堪了,下面
的两个蜜穴随便有点什麽小刺激都会有感觉,现在分身上传来的快感直接影响了
下面的两个蜜穴,两个蜜穴都痒死了,里面早已淫水泛滥了。

  「小淫娃,想不想要老公干进你的小骚穴里,喂饱你饥渴的小嘴们?」大灰
狼坏心地一手捏玩著小白兔胸前淫靡地晃动的诱人雪乳,一手搓著下面已经淫水
直流的花唇,让小白兔叫得更加骚浪。

  「嗯啊……啊啊……快进来,好难受,快点进来……啊……啊啊……」小白
兔雪白的娇躯布满了情欲的嫣红,含泪的杏眸春情荡漾,粉红的樱唇娇吟连连,
那模样就是太监看了也会有感觉的,何况是大灰狼这个超级大色魔。

  大灰狼看得猛吞口水,下面的分身快要硬炸了,他赶紧脱下裤子释放出自己
恐怖狞狰的凶器,对小白兔叫道:「快用你上面的小嘴给老公消消火!」

  看到天天都要把自己操得死去活来的宝贝,小白兔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
羞耻,他赶紧张开朱唇把眼前巨大的分身吞进嘴里吸吮起来,同时一边用力操干
著身下的粉红猪。

  「小骚货,你的口技真是越来越好了,快把老子的尿都吸出来了。」大灰狼
抱著小白兔的头粗暴地抽插著,兴奋地淫笑道。「看我的骚老婆这麽乖的份上,
我就给你点奖励吧!」他就著插在小白兔嘴里的姿势弯下腰,把粉红猪那布满粉
红色绒毛的粗大假阳具插进了小白兔骚痒的花穴里。

  「呜──」小白兔立刻发出尖叫,但被嘴里的凶器堵著,变成了诱人的闷哼。
小白兔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麽回事,就发现插在花穴里的假阳具竟然自己动了起
来,像真人一样粗暴地贯穿、抽插他的花穴。

  「嗯呜……啊嗯……唔……」小白兔睁大泪眼,雪白可爱的小屁股被插得狂
扭起来,带动著前面的玉茎自己去撞击粉红猪。前後同时传来的激烈快乐,让小
白兔要死了,怕被这恐怖的快感撕碎,他无助的紧紧抱住眼前的大灰狼,小嘴含
著他的大肉棒浪吟著。

  「现在知道为什麽这只猪的阳具会在花穴下面了吗,就是为了方便同时伺候
你的小鸡鸡和小花穴,让你同时感觉到当男人和女人的快乐。喜欢吗?小淫妇!」
大灰狼露出雪白的牙齿,淫邪的狞笑道。这个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专门请人做的,
猪上的假鸡鸡和假花穴都是用摇控操作,可以自由的控制。

  「啊啊……要死了,救命啊……好厉害,太爽了……嗯啊……啊……」小白
兔吐出塞在嘴里的大肉棒,甩头大叫。粉红猪上的假阳具比以往大灰狼插进去的
假阳具都大都长,感觉要把他的内脏给顶穿了,最可怕的是上面那些粗糙的绒毛
摩擦在脆弱的肠壁上,痒得他要死了。

  「小骚货,谁准你吐出来的,赶紧吃进去!」玩得正爽的大灰狼,生气地拉
起小白兔的头发命令道。

  「啊……人家下面要嘛!你……哈啊……快点插人家的小妹妹,小妹妹好痒
好饿……啊啊……」小白兔媚眼如丝的抬头看著大灰狼,可怜兮兮地叫道。在大
灰狼日以继夜的调教淫玩下,他的两个蜜穴早已连为一体了,花穴被假阳形干,
无人慰藉的菊蕾怎麽受得了。

  「妈的,你这个小婊子,真是越来越骚了!」大灰狼这头种马见状,怎麽受
得了,立刻如小白兔所愿走到他後面,抓住他的雪臀把一柱擎天的凶器插进了菊
穴里。

  「啊──」小白兔随即发出满足的尖叫,随著大灰狼野蛮的撞击,爽得快把
房顶叫穿了。

  「啊啊……好棒……啊哈……用力插我,使劲干……再深点……啊哈……要
顶烂我了……啊哼……救命啊……操死我了……啊……」

  「小贱人,猪鸡鸡大不大?」大灰狼抓住小白兔胸前的雪乳,粗暴地搓压著,
下面的分身越干越深,快把小白兔操死了。

  「啊……大,好大……嗯,轻点,我受不了了……啊哈……」

  「猪鸡鸡操得你爽不爽?」

  「哈唔……啊……爽,爽死了……要把我操烂了……你们好厉害……啊啊…
…」

  「是我大,还是猪鸡鸡大?」大灰狼的问题一个比一个邪恶,每问一个问题,
就操得更深一点。

  「唔哼……当……啊哈……当然是你的大了,快……快点用力操我,我不想
活了……你把我操死掉算了……啊哈哈……」三种不同的快感让小白兔疯狂无比,
让他彻底成了只知道追求那罪恶淫欲的欲兽。

  「真是个不要脸的臭婊子,这麽下流的话都说得出来!不知羞耻!」大灰狼
故意辱骂小白兔,让小白兔更加兴奋。

  「嗯啊……我是臭婊子,我是不知羞耻的淫妇,你快点把我干死掉……哈啊
……你好厉害……啊啊啊……我爱你……嗯啊……要去了……啊──」在极端刺
激的快感下,小白兔终於忍不住高潮,玉茎在粉红猪身体里喷出了大量的爱液。

  「我靠!竟然这麽快就去了,兽交有这麽爽吗?小贱人!」见小白兔比以往
更早到达天堂,大灰狼笑骂道,动作更加勇猛,一阵狂冲乱撞下也上了天堂,灼
热滚烫的精液像高压炮一样打在花心上,惹得小白兔再次淫乱的哀叫。

  释放完後,大灰狼抽出仍旧份量十足的分身,把累瘫了的小白兔拉起来抱在
怀里,抬起他的下巴印上了他娇豔的红唇。小白兔主动张开嘴,让那像蛇一样灵
巧的舌头钻进去,把他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舔吸个遍。

  当大灰狼吻完後,小白兔已经快要缺氧了。大灰狼温柔地拨开贴在他耳际的
湿发,坏心地问道:「喜欢吗?」

  「你好坏!」小白兔没有直接回答,而娇羞地轻捶了他一下。

  「我这麽全心全意地想让你高兴,你还敢骂我坏,找死啊!」大灰狼佯装生
气地打了下他的俏臀。

  「啊……不要乱碰,会有感觉啦!」小白兔立刻娇吟出声,刚才他的屁股被
大灰狼和粉红猪操得快化了,现在随便碰一下,那里都会有感觉。

  「小色魔!」大灰狼刮了下他的俏鼻头,又坏心地问:「小宝贝,玩3P爽
不爽?」、「讨厌!我不要理你了!我要去和宝宝们睡!」小白兔快要羞死了,
挣扎著推开他就要起来,可是脚刚碰到地上,就被大灰狼抓了回去。

  「给我回来!老子还没有爽够,你怎麽能跑。」大灰狼把小白兔抓回床上,
拉开他修长光滑的玉腿,再次冲进了小白兔的身体里。

  「啊──」

  「妈的,你的小骚穴被猪鸡鸡都插烂了,里面全是骚水,好热……妈的,敢
背夫偷汉,今天老子不插死你这小淫妇,我就不叫郑军!」大灰狼发现小白兔的
花穴在假阳具的捣弄下,比平日更湿更滑,兴奋无比,把小白兔的双腿架到肩上,
疯狂地粗暴撞击著,每下都干到子宫口,恨不得把子宫插烂。

  「啊啊──你轻点,子宫要破了……啊哈……妈妈……不要了,我受不了了
……啊──」在大灰狼的一个狠干下,小白兔终於抵受不住这毁天灭地的性爱晕
了过去,闭上眼的瞬间他心想:下次他再也不要过生日了……

  小白兔晕过去的同时,大灰狼也再次达到了高潮,大灰狼低下头温柔地吻了
下已经失去意识的小白兔的樱唇,笑道:「晴儿,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