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6-08
作者:辣奇
字数:9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看着眼前这个款款走来,身材火辣,脸蛋妖媚的女郎。手里点着一颗烟,且
满脸横肉的李凯国无比的自得,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风韵撩人的尤物其
实是个男人,还是个已婚的丈夫。没错,他把这个男人变成了他的摇钱树,被他
调教成为了供男人发泄的玩物。

  一脸恶相的李凯国,35岁,是个身高188,且的身壮如牛的家伙,以前
做过建筑工,矿场黑工头,最落魄时还打过黑拳,现今在当地也是个狠角色,手
下有几个卖命的小弟,而把男人变成肉便器便是他一条生财的路子。

  此时,正从居民楼款摆走出的女郎,穿着一身紧身皮质超短裙,下边是一双
诱惑而修长的大白腿,两只涂有深紫色美甲的嫩脚丫,踩着一双细细的水晶高跟
凉鞋。一眼看去,把本就苗条美艳的身材衬托的更加高挑火辣,配上香肩上的小
手包,就是一副夜店女郎的装扮。

  尤物走出楼口便紧张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故作镇静的踩着水晶高跟凉鞋来到
李凯国身前,非常妖媚的瞪了一眼李凯国那一脸恶相的大脸。便小声撒娇般的细
哼道:「铠国……不是说过不要你来这里等我的嘛……你这没良心的……就是怕
我不出丑呀……」声音很柔美,还带着一点诱惑的磁性。

  「戚,你那小媳妇不是不在家吗……再说你穿成这样,谁能相信你是个男人
啊……」李凯国一脸恶相的道。

  「可……可是这周围有很多邻居的啊,你又不让我戴墨镜,万一……」妖媚
的尤物一脸担心的向周围看了看道。

  「呵呵,你就是太心虚,那些看你的都是因为你这骚模样太勾人了,哪是你
想的那样……行了,被乱想了,赶快上车,今天有帮富二代的轰趴,要是迟到了,
有你个小婊子好看的……」李凯国的脾气一上来,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说罢便
恶狠狠的抖掉烟头,将尤物推进车内的副座,然后驾车驶出居民区。

  车开走后,小区内几个看到妖艳女人的人才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刚才那是哪家的媳妇啊,怎么穿成那样啊,也太不像话了……」一个拎着
菜篮的大妈一脸厌恶道。

  「老婶子,你也管的太多了,现在的女人可不像咱们那时候,露个大腿什么
的有的是……我上次还见到那妖精露着后背呐……把我家那老不死的魂都勾没了
……」

  「去去,你个婆娘别竟瞎掰扯,我,我什么时候看过了……」一旁看到车子
消失在街角,还一直发愣的大爷不干了,急急火火的辩解了起来。

  和李凯国一起坐在车内的尤物,名叫肖亚飞。肖亚飞此时想起刚才,他就一
阵的惊心动魄。就在他被李凯国推进车内的一瞬间,他竟然发现自己的岳父岳母
一直就站在他的旁边,而且他的老岳父竟然还在用一种男人的眼光打量着他短裙
下的美腿。这已经是第二次在他家门前遇到这二老了,上次他还是穿的一件露背
装。

  他那岳父竟然还想和他搭讪一番,幸亏岳母在,还有就是他躲得快,不然可
就惨了。

  肖亚飞,身高170,今年27岁,家有一妻一弟,妻子25岁,是个小白
领,虽然是小区和公司的公认美女,却从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美丽,一如既往的
过着自己打工白领的小日子,也不知道老公有这样的性癖好。

  弟弟,是个高中生,暂住在他家,学习很好,只是常常和学校的同学打架,
请了几次家长,才渐渐安稳下来。

  有些迷惘的肖亚飞静静的坐在车中,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又会被谁压在身下,
心中更担心今天会不会被什么坏家伙残忍的虐待。

  他一直不相信自己是所谓的特殊嗜好者,或者叫什么伪娘,他做这些本来有
着他自己的底线。

  开始,自己只是喜欢看那些妖媚的变装照片,渐渐的有了自己实践的冲动,
一次他终于大胆的穿着老婆的丝袜和高跟鞋拍了一组照片发到的群中。

  看着自己偏瘦却不骨感的身材穿上丝袜高跟拍出来的照片,当时他都有些不
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妖惑中还有些风韵的美熟女体怎么可能是自己。

  第二天,令他始料未及,自己的邮箱竟然堆满了邮件,有些还是自己喜欢的
变装者发来的交友信息。其中夹带大量刺激的联谊照片,令他兴奋异常。

  这些照片要比网站上的刺激百倍,有的是在户外拍摄,有的是在宾馆。无一
不是风骚撩人,甚至比起真正的女人还要更加淫媚许多。

  没有料到,看到这些装扮成女人的男人后,肖亚飞的下身竟然硬了,那一刻
起他有了进一步接触这些人的冲动。

  几日后,他也常常装扮女人,不时地拍照发帖子,以此来接触这些人,他知
道自己从事着不光彩的事情。

  不过在这财富不均,生活无奈的变态畸形城市,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被压抑的
有些变态吧,物欲和淫欲的结合造就了这个时代。

  自己曾经也有理想,有追求,但是现在呢……越来越……变态……肖亚飞没
有想到自己的脑海会跳出这个词。

               *******

  李凯国在边上开着车,身边的美艳妇不在乱想,主动爬到李凯国的双腿之间,
解开裤带,帮李凯国吃起了肉棍。

  肖亚飞对这样耻辱的事情已经习惯了,回忆起自己走上这条路的往事。

  肖亚飞认为最错误,也是最难忘的。就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同好见面时的情景,
当时两人约定化妆成女人,在闹市区接头,那是他第一次穿着女装出门,虽然化
妆方面已经不是问题,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他给自己特意买了一套假发和女士短款连衣裙,丝袜也挑了一条大胆暴露的
黑网袜,买鞋子时,在店中挑了很久,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尺码,买鞋时
却又不能当场试穿。

  看着店员的眼光,他一咬牙挑了一双中跟的金色高跟凉鞋,装作送女友的礼
物结了账。

  可是画了眼影和淡妆后,穿着高跟鞋出门,他才发现尺码竟然不对。

  这时自己一身连衣裙加丝袜高跟的打扮,想要找个地方买双鞋,也没有胆量
开口说话啊,只能忍着疼痛到了见面的地点。

  见面的地点是个咖啡厅,肖亚飞的目光中很快出现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
看着对方165的身高,超短裙下光着一双修长的大白腿,肖亚飞有些吃惊,不
敢肯定这女孩就是自己要见的人,怎么看也是一个真正的女学生啊。

  「你是雅菲吧,我是幽幽……」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网名,肖亚飞更加吃惊,
因为对方的声音没有一点男人的感觉,现在肖亚飞都怀疑对方是那个网友的什么
妹妹了。

  不过很快对方介绍自己就是那个网上和他交流的年轻人,在网络中看照片不
是很清楚,所以一般在外面大多网友第一次见他时,都不认识他。

  肖亚飞和对方交流得知,对方竟然还只是个高中生。肖亚飞暗中打量这个网
友,发现这个高中生还是很有资本的,年纪不大,身材苗条,皮肤虽然不是特别
细腻,但是很光滑雪白,尤其是他的那双修长的白腿,更是可以让肖亚飞玩一年
的那种,流海波波短发,带了一支赤色的发卡,很青春靓丽的感觉,颈部很长,
肖亚飞竟然看不出对方有出明显喉结。

  肖亚飞在暗中注意幽幽的身体,幽幽其实也在暗中打量面前的这个很优雅的
「阿姨」,在网上第一眼看到这个「阿姨」的照片时,他就被这个有些羞涩的
「美熟女」给迷住了。

  那张照片中,这个网名雅菲的尤物,羞涩的穿着网袜,踩着一双高跟鞋拍照
的样子,现在还在他的脑海中。这种一看就是第一次出来玩的极品美熟宝贝,幽
幽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乱欲感,想到可以玩弄一个比自己大的尤物,他的下身就会
兴奋。

  此时,这个熟美装扮的尤物,对自己似乎也有些满意。目光不时的停留在自
己光滑的大腿和白皙的颈部,双眼中流露出的欲望,让幽幽甚是满意。

  「你的身材很好,是我喜欢的美熟型……」幽幽向前魅惑的欠身,在肖亚飞
的耳边低声媚笑道。而后还在肖亚飞的耳边轻轻吹了一下香风,肖亚飞闻到对方
身上的淡雅香水味,脸上一红,没有想到对方这个小丫头装扮的家伙那么的直接。

  刚才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要显得主动点,毕竟对方年纪不大,感觉自己在搞一
个高中女生。现在看来对方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自己到是新手。

  「姐姐想什么呢?放心,我不是那种什么人都跟的乱人,这个圈子那么乱,
我可还不想染上什么东西……」幽幽看出肖亚飞对自己刚才的主动有些抵触,便
飘了个媚眼道。

  「你……还是个高中生,怎么感觉在这圈子混过很久呢……」肖亚飞有些对
这个圈子好奇,便接着话题道。

  幽幽看着肖亚飞,微微笑了一下,笑的很勾人,道:「你好像个记者呢,我
啊……哎,算了……看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带带姐姐你吧。你知道你今天穿
的很有问题吗?明明是画的淡妆,却偏要穿的很妖艳。要知道,你这样穿衣服,
很容易让人以为是那种小炮房出来卖的啊。真是可惜了你这好身段和气质了。」

  「啊……」肖亚飞被对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看看周围,的确刚才有人一直
用鄙夷和淫邪的眼光看着自己,「那我要不要先换了衣服啊……」

  「姐姐你还真是急脾气,我看这倒不是坏事,你的心太怯懦了,正好锻炼一
下你的自信,我看你不但不要换衣服,还应该再加点料……」

  肖亚飞看着幽幽,有些不懂。

  不过很快,肖亚飞就知道加料的意思了,幽幽将他拉到了女洗手间,给他重
新画了一下妆,身上的连衣裙也被幽幽重新整理了一下。

  变成了紧身裙,加上原有的性感黑丝和高跟鞋,无敌身材尽显。

  最让肖亚飞吃惊的是,幽幽给他戴上的一只蕾丝胸罩,胸罩中还给他贴了两
条义乳,最后手法熟练的拉低领口,用蕾丝内衣帮他挤出了一个很自然的乳沟。

  一切完成后,肖亚飞看向女洗手间的大镜子,天啊,这还是自己吗,这个熟
美的妖精,连自己都有想上去推到的冲动了?

  不知不觉的,肖亚飞有种想看镜子中妖精骚媚样子的冲动,他看着镜子伸出
舌头,妖娆的舔了一下唇角,镜子中的妖精也伸出舌头震撼的挑逗了自己。

  仿佛还是不过瘾,肖亚飞对着镜子再次发骚的勾了勾手指,然后左右款摆了
几次蛇腰,一副风尘味十足的装扮,加上自己的动作,天啊,自己要是可以上自
己,肖亚飞一定不会反对的。

  这些动作肖亚飞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只是她身后的幽幽已经有些把
持不住自己的下身了。

  幽幽看着这个熟美的尤物在那里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种想要推到对方的想
法占据了身体。她上前轻轻的搂住肖亚飞的蛇腰,脸颊面对镜子和肖亚飞轻轻摩
擦,镜子中两个绝世尤物,相互的耳鬓厮磨,一副香糜的场景。

  「呃……嗯……」肖亚飞不自觉的发出了喘息的鼻音。

  他看到镜子中那个微微矮出自己一点点的女生,正搂着镜子中美熟的尤物,
抚弄着尤物的美腰和翘臀,而美熟尤物也刺激的开始抚摸那时尚女生的纤腰和美
腿。

  肖亚飞的下身开始有些发硬了,突然他感觉自己那坚硬的部位,被女生细腻
的手心隔着布料轻轻的抚弄着,柔软的掌心让肖亚飞有些欲拒还迎的矛盾感。

  看着女孩般脸孔的对方,他有种玩弄小女生的淫靡感,镜子中,女生那滑嫩
的双唇轻轻的凑到了美熟妖精的唇边,这时肖亚飞才醒悟那镜中的美熟女人不正
是现在的自己吗。

  还在混乱中的肖亚飞,看到镜中的美熟妇双唇被小女生轻轻的吸吮在口中,
而同时自己的口中也伸进了一条滑嫩的舌头,那感觉像是被对方强行挤入口中一
般,肖亚飞尽量不去想这舌头的主人的真实性别,轻轻闭上双眼,感受那略有些
霸道的吸吮和挑逗。

  此时肖亚飞耳边只有洗手间中轻轻回荡着的湿吻声,那是一种莫名的氛围。

  这时,吸吮的唇舌离开了自己,幽幽喘着香息,媚声的在肖亚飞耳边道:
「姐姐要上我吗……还是想……让我来帮姐姐舒服,那感觉姐姐一定也想试试吧。

  第一次过去就好,以后就会很享受的……「

  肖亚飞有些惊慌,他还没有这个准备,他没想到事情会发现那么快,急忙推
开对方,「不……不好,我们还是这样就好了……」

  说完后,肖亚飞感觉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太女人了,自己是怎么了。

  那个叫幽幽的小女生,用手指勾引的轻划了一下自己的双唇,继续引诱般的
道:「妹妹这里,姐姐也不想试试吗?」

  说罢另一只手继续轻轻摩擦了几下肖亚飞的坚硬之处。

  刺激的肖亚飞又轻声的哼出了声音。

  紧接着,夏亚飞感觉自己裙子下的硬物,被这个丫头弄了出来,一种湿热的
包裹感席卷了自己的下身。低头一看,那张青春靓丽的俏脸正在对自己露出邪魅
的笑容,俏丽的小嘴也在不停的裹含着自己的硬物,发出啪嗒啪嗒的口水声。

  「呃……你……不要太……呃……会出来的……」几下深顶入喉管般的裹含,
肖亚飞已经有些无法支持了,口中急忙制止道。

  幽幽微笑着吐出硬物,伏在肖亚飞胯下,驯服宠物般的等待着什么。看到肖
亚飞没有想要占用自己的行动,幽幽似乎没有罢手的想法,他加大了勾引的力度,
竟然缓慢转身,撩起了自己的短裙,露出了下面的吊带式丝袜,撅着雪臀趴在了
洗手台前。

  这种吊带式丝袜肖亚飞还只是在小电影中见过,自己的老婆是绝对没穿过的,
没想到第一次现实见到,竟然是在一个伪娘身上。

  更让肖亚飞吃惊的是,小伪娘的硬物同样也已经僵硬的不行,看那尺寸还不
小,正被黑蕾丝丁字裤束缚在下腹。

  幽幽透过前方的镜子,看着身后肖亚飞正盯着自己撅起的臀部没有上前,便
露出一副勾引的風骚表情,饥渴的看着镜子中肖亚飞的双眼,前伏扭摆的姿势,
如同一只小猫,等待肖亚飞的裁罚。

  肖亚飞现在有些担心洗手间会突然进来人,无法想象被人看到两个尤物在一
起如此时的情景。

  面对现在幽幽的举动夏亚飞有些蹙眉,小伪娘也太疯狂了,这里怎么可以真
做这种事。难道这个圈子的人都那么疯狂。自己是不是应该悬崖勒马。

  幽幽看出肖亚飞的担心,笑着道:「姐姐放心吧,保证不会进来人的。」

  说罢,他还大胆的双手伸向后面,用手指将自己的丁字裤拉到大腿根部,露
出了自己的后门穴口。

  肖亚飞顺着幽幽被拉下的丁字裤,看到幽幽的后洞似乎有些微微打开的样子,
衬托着摆臀动作和那妖异的吊带丝袜,异常淫靡。

  「你不要奇怪,我哪里其实有东西在里面,你帮我弄出来。」

  听到幽幽的话,肖亚飞好奇了起来,凑上前,发现幽幽的后面竟然有些淡淡
的香水味。

  「这是什么味道,香水吗?」

  「嗯,我的那里灌了点香水,一点小惊喜,怕你不习惯才搞得,姐姐,你可
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哦……」

  肖亚飞有些说不出话了,这小伪娘还真变态,这算什么,给我看他想搞自己
这美熟妖精的诚意吗,肖亚飞此时真的有种上贼船的感觉。

  既然人家都做得那么有诚意了,肖亚飞也就不想什么了,而且现在他面前的
这个洞口的确有着魔力一般,吸引着他。

  肖亚飞将硬物在小伪娘的臀缝上摩擦了两下,臀缝的开孔收缩了几次,露出
一节细绳,夏亚飞好奇的用手抽出细绳,到下面有点紧,用力拽,才拔出插入的
东西,原来是个柱形的空香水瓶。

  哎,这小伪娘还真是……

  夏亚飞很无语,他不知道和这种人接触多了,自己会不会也变成这样的人。

  「谢谢姐姐,现在舒服多了,李哥还真是够用力,弄的那么深,害的我里面
可难受了……」

  「李哥?」

  肖亚飞奇怪的问道。可是小伪娘像是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没有继
续说下去,而是及时的抓住肖亚飞的硬物,向后一顶,一下便用自己的臀部,将
小肖亚飞吞了下去。

  「哦……你这里怎么那么滑嫩,好紧……」肖亚飞惊讶的失声道。

  「嗯,没办法,天生洞洞就很小,每次都不得不提前用东西扩开,还要灌好
润滑油……」小伪娘可怜巴巴的道,样子甚是可爱和无奈。

  肖亚飞忍不住挺动了两下,发现镜子中自己的样子很是妖媚,一身性感的丝
袜女装,却做着这样的动作。他忍不住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做了一个勾人的媚眼,
奇迹发生了,自己的硬物似乎又硬了几份。甚至身下被插入的小伪娘看到自己的
媚眼后,硬物也硬了些。

  看到这样的效果,肖亚飞更加开放的对着镜子做起了淫靡的勾人动作,刺激
的小伪娘幽幽不得不自己用手撸起了可怜的棒棒。

  肖亚飞可怜这个小家伙,抚过幽幽的脸颊,魅惑的吻取着小伪娘的嫩唇,两
人口精相交,激烈的相互吸允。

  房间中,二人的喘息和淫叫此起彼伏,啪啪声恐怕门外都会听得真切。此时
二人已经到了无我的境界,周围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唯有两人的交合和爱抚。

  就在这时,肖亚飞感觉身后似乎有人,一只大手抚摸在了自己的挺动的臀部,
他本能的想要停下回头,但是回头后,却被一张大嘴吻到了唇上。

  「呜……谁……不要……」挣扎的肖亚飞发现对方的力量奇大,自己真的像
是一个女人一般,被对方强暴的抱在怀里,然后以一个屈辱的姿势仰躺在了水台
上,穿着高跟丝袜的双腿被对方强行掰开。

  肖亚飞感觉自己很无助,一张大嘴正在自己的脸上狂吻,下身裸露的臀部也
被一双大手紧抓着,而自己连想要合拢双腿都做不到。

  「啊……你做什么……我要叫人了……躲开……啊,不要碰那里……」肖亚
飞无力的喊叫着,想要躲开对方的臭嘴。

  「你喊啊,你这样子很骚你知道吗,老子刚才在门外都看了很久了,害的老
子都等不及了……」粗鲁的声音,暴虐的道。

  这时肖亚飞才想起一边的幽幽,为什么幽幽没有上来帮自己。

  他努力抬首,突然看到幽幽在一边竟然拿着手机在拍着自己的特写镜头,甚
至自己看向他时,他也没有一点惊慌,依然在自己的臀部和大腿上拍摄着。

  突然肖亚飞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的菊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顶动,
挤入了……

  「啊,不……停,不要……」

  肖亚飞惊慌了,怎么会是这样,这个粗鲁的家伙竟然挺入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一身性感装的他像一个真正女人一样,无力的咬着下唇,忍受着破处的
疼痛,自己竟然真的就这样被做了?

  肖亚飞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被人劈腿插入样子一定很
诱人,可是太荒唐了,自己只是想要找个伪娘玩玩。

  老天却在开玩笑的给自己安排了这样的情节,一个粗壮如牛的家伙。

  此时他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牛一样男人,竟然还有一条牛一样的家伙,撕
裂感,清楚的传到他的脑海,自己要完了吗,会不会流血身亡?

  「你是想被我这样进,还是想要灌些润滑油?」牛一样强壮的男人问道。

  肖亚飞听到这声音,竟然本能的答道,「不要这样进,给我多些润滑油……」

  肖亚飞已经不觉得这话有什么廉耻了。

  「自己托着屁股,孔张开……」

  肖亚飞听话的自己劈开丝袜美腿,然后将两只还穿着高跟鞋的美脚尽量向后
掰,以便可以高高托起自己的臀部,好让自己的屁股孔向上。这是一种等待浇灌
的姿势,虽然很下贱,不过此时一边的摄像,已经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了。这样
的耻辱姿势被清楚的记录在幽幽的手机中,也总比被干爆强啊。

  一股清凉的油液挤入肖亚飞微开的菊洞,顿时刚才的火辣消失了些许,不过
可惜几秒钟后,一种冰爽的刺辣感又在洞洞的深处传来。

  肖亚飞刺痒的扭动着,看到牛一样强壮男人的那条巨物,他犹豫了片刻后,
还是抓住它放在了自己的菊口前。「捅我,桶,快桶,里面受不了了,还想要…
…帮我解痒……快要受不了了。」

  「幽幽,这骚货刚才不是说不要的吗?」牛一样强壮男人得意的问向一遍的
幽幽。脸上诡异的微笑着。

  此时那个幽幽也仿佛变得目光犀利了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太妹,哪有刚
才的嬌小模样。

  「李哥,您还是用我吧,我刚才那里已经扩开了,一定可以容得下李哥的大
家伙。」幽幽上前撸动强壮男人的大家伙,媚眼如丝的看着男人媚笑道。

  「一边去,你那个洞太浅,不爽……我看你是像为这骚货求情吧?」

  幽幽怨妇般的白了牛一样强壮男人一眼,道:「李哥,您看我是那种贱人吗,
您不和我玩就算了,这货到是个处,你可别太生猛了,不然就太可惜了……」

  「知道,上次害你住院只是个意外……你哥我可是还要罩你们的,怎么会乱
来。雅菲是吧,记住以后就是哥罩着你了,今天给你开了包,以后咱们就是一家
人……跟着我保证你以后有的是钱可赚……」

  说罢,肖亚飞就感觉自己的后穴中一根粗大火热直冲而入,直捣穴心,「啊
……」仿佛顶到了刺辣之处,顿时被大力插入的肖亚飞感觉舒爽了很多,仿佛世
界没有比这更舒服的感觉了。

  「啊……好,爽……」牛一样强壮的男人同时也发出了一声刺激的低吼,两
人的深插停顿片刻后,牛一样强壮的男人开始了狂野抽插,扑哧……扑哧的油液
挤压声,与肖亚飞似是舒爽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这时,肖亚飞的头部被强壮男人抬起,一张大嘴吸上肖亚飞涂得亮红的双唇,
肖亚飞此时也想开了,没有抵抗和厌恶,反而主动索取了起来,还火热的吻向男
人的胸肌和乳豆,刺激的牛一样男人的下体又大了几分,抽插的的紧度也大了。

  被推挤臀部的肖亚飞,甚至都看到自己的菊穴处有一段內肠都被带了出来,
不过很快他发现看到自己这样后竟然有些变态的兴奋,那是自虐的快感,让他自
己下身的阳具兴奋的不行,随着被动的顶动,疯狂的上下甩动。

  「啊,啊,啊……啊,啊……李哥,插我,插我,再深些,再深……」肖亚
飞已经开始忘我的淫叫了,牛一样强壮的男人也进入了几乎疯狂的状态。

  一边的幽幽看得有些心惊胆战,手上的摄像甚至都忘记了移动,只是震惊的
举在那里,不停机的拍着两人的痴态。

  叭叭叭……啪啪啪……空气中已经只剩下这些,时间似乎已经停止……

  牛一样强壮的男人已经断定身下的这个家伙一定有着自虐倾向,这样的人,
即使自己把他搞死,对方恐怖也不会满足,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了,不然可能真
的会出人命。

  「啊……」随着一声重呵,牛一样强壮的男人将如注的精液,浇灌在了肖亚
飞的体内。

  肖亚飞感觉自己的体能一阵烧灼感后,自己的体内抽插的宝贝便被牛一样强
壮的男人抽离了出来,一种失落感席上心来,他脚腕钩住牛一样强壮男人的粗腰,
想要阻止什么。

  牛一样强壮的男人也感到了肖亚飞的动作,笑了一下道:「宝贝,你可真是
个尤物,下次你休息好了,哥再爽你。今天你那穴刚开,还太嫩,回去好好养养。」

  说完,便在肖亚飞的大腚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啪……谁知这一扇,肖亚飞那已经歪倒的家伙事却流出了大量的粘液和精水。

  一边的幽幽一脸嫉妒的骂道:「骚货被干的到是很爽,精关都被艹开了,竟
然流了那么多淫精。」

                ******

  在回忆中清醒,肖亚飞仰面,看着上面开车的李凯国,这个男人就是当初那
个强占自己第一次,拥有牛一样本钱的男人。

  自己也从那一天起,成为了他的手上的肉货,利用自己的女装扮相,卖肉为
他赚取财富。

  而且,自己只是他手上两枚棋子中的一枚,另一枚就是那个小贱人屠幽幽,
当初自己真是无知,上了他们的圈套。

  不知不觉中,李凯国开车已经来到了市区郊外的一处别墅,看别墅的规模到
是个真有钱的。

  这个时间,他们来的有些晚,别墅院子中已经有了不少衣着华丽的靓男俊女。

  和门卫登记后,轿车开入庭院,就在这时,李凯国胯下爬起的肖亚飞,眼睛
突然在庭院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是看到了侧脸,但是肖亚飞对自己
的娇妻还是无比熟悉的。

  自己的娇妻怎么会在这里,好像娇妻和自己说今天是公司举行的宴会,天啊,
不会那么巧吧。

  要知道自己一会可是要登台的,要是被认出可怎么般,肖亚飞心中焦急,却
发现娇妻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男人,娇妻今天穿的也竟然不是平时的衣服,此时
的她衣着十分大胆,露出了一圈的香肩,胸部也被挤出了两团半乳,乳沟轻易可
见。

  一套长裙,却偏偏侧面露出了诱人的大腿,而且连大腿根都一览无余,此时
穿着水晶高跟凉鞋的一条裸腿,让周围男人不时的回头观望着,这是什么装扮啊。

  肖亚飞没有想起自己今天可也是一身的性感女装,绝对也是可以让人大饱眼
福的那种。

  自己的老婆被人看就不行,自己被别人搞那又怎么说呢。

  「到了,下车吧,一会先到后面休息会,唱完两首歌,我再过来,晚上可能
会住在这里,你要不要和你家里说一下。」李凯国抓住肖亚飞的俏脸道。

  「哦……那一会我就同家里说。」肖亚飞有些心不在焉的道。

  「嗡嗡……」正在这时,肖亚飞的手机响了,震动感十足,肖亚飞急忙找到
自己的手包,找到手机。

  「喂,哥,我嫂子刚才说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她手机快没电了,让我转告
你,今天她到同事家住。」是肖亚飞的高中生弟弟。

  「哦,我……我今天晚上也要加夜班,你自己在家吧。」

  「哦,好吧……哥,明天我学校……要交饭费,我拿钱了哦。」

  「嗯,你知道在哪,自己拿吧。」

  「嗯」

  关了手机,肖亚飞呆呆的坐在那里,心乱如麻。

  李凯国看了他一会,邪笑的在他的脸蛋上轻拍了拍,道:「后悔了,我没有
强迫你啊,是你自己走到这一天的,我即使不用什么威胁你,你以为自己就不会
如此了吗?去吧,小宝贝,还有活等着你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6-6-8 13:3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