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3-06
作者:木木酱
字数:5289


           序章Initiation

  陆琪从课桌前站起,一边低声叹着气一边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她今天正好买
到了一本很喜欢的小说,因此不知不觉地在放学后还在教室裡呆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哥哥打电话来催才终于收拾书包离开了教学楼。

  冬天裡,天一向黑得很早,阴暗的街道裡莫名地一片寂静,路灯似乎是坏了,
一片漆黑的街道看起来就好像凶兽的巨口。陆琪脑子裡不禁想到了夜晚裡袭击女
孩的痴汉的传说,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心裡后悔起了这么晚才回家的决定。

  小心翼翼地转过一个转角,低着脑袋的陆琪突然在地上看到了一双脚。她不
由惊叫一声,心裡一沉,缓缓地抬起头来……然后看到了一个穿着三头身公仔服
拿着一迭传单的傢伙。

  等等……教练,这剧情走向不对啊!

  没等陆琪在心裡吐槽完,公仔就已经慢慢地向她挥起了手。打过招呼之后,
他又有点笨拙地把手裡的传单递了一张给陆琪,然后便转过头去一摇一晃地走掉
了。

  什么东西啊……陆琪腹诽着,掏出手机调到手电筒模式检视起了自己手裡的
传单。非常奇妙地,这张传单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却让陆琪一眼就迷了上
去。看了看时间,现在的时间还不算很晚,陆琪便打通了家裡的电话。

  「喂,哥哥吗?我今天学校有些事情,就不回来吃晚餐了。嗯,冰箱裡有饭,
你自己弄着吃吧……」交代完毕,陆琪将手机收到了包裡. 这传单本身还贴心地
弄了指路的地图。跟着地图左转右转,总之是到达了一家昏暗的店舖前。这家店
舖的招牌用上了霓虹灯,紫魅色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字写着「茜色之空」的字样。

  「晚上好呀。」女性的声音从陆琪的背后传来,她急忙转头,然后在自己的
背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那个傢伙拿着手杖,头戴浮夸的高礼帽,脸上一副神
经质的笑容,看起来简直是在什么歌剧裡才会出现的奇怪角色。

  「晚上好……我叫雪落柔,是这家店的主人。」她说话时发音有刻意的变化,
加上快慢的变化形成了某种奇妙的韵律,彷彿某种诗歌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想
要认真听。「这位小姐,您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呢?」

  「没,没什么愿望啦……」陆琪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雪落柔紧跟着踏前一步,彷彿要撞上她的脑袋一样和她脸贴脸,像是在耳语
一样压着声音对她说道:「每个人都有暗藏的愿望啦,比方说……你对你的哥哥
是不是有些不满呢?」

  「你想想看……」不知何时,雪落柔已经绕到了陆琪的身后,在她的耳旁说
着,嘴裡吐出的热气吹在陆琪耳垂上,带起了痒酥酥的温热感。

  陆琪急忙转身,在她身后,雪落柔直起身子,继续道:「哥哥又胖,又不好
看,而且还让人担心自己的内衣什么的……所以要是能变成姐姐的话该多好啊…
…不是吗?」

  陆琪向后退一步,却没急着反驳。事实上,雪落柔所说的话虽然听起来无稽,
但又确实是她心裡曾想过的事情。确实,她哥哥的身材并没有多好。不如说,他
的身材是属于最糟糕的那个梯队。而且,她自从看到几本兄妹相姦的漫画后就开
始疑神疑鬼,总觉得自己的内衣上有奇怪的味道。

  「来,试着给他用用这个吧……如果效果不错的话,可以再来找我哦……」

  这么说着,雪落柔将什么东西放进了陆琪的衣兜。

  陆琪连忙转身,身后却不知何时已经空无一人了。

  「奇怪的傢伙……」陆琪嘀咕着掏出兜裡的东西,那是一个小瓶子,上面还
贴着一张标籤,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哥哥改造药水」的字样。

  「姑且……先试试看吧……」

           ************

  推开沉重的门,陆琪终于回家了。不出所料,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一个男
生怀裡抱着外卖的纸袋玩着游戏机,时不时还从纸袋裡抓出一个煎饺塞进嘴裡.
他身高只比陆琪高一点点,「直径」却差不多是她的两倍。乱糟糟的头髮下方是
一张皮肤粗糙而油光闪亮的脸,虽然不至于令人厌恶,却也一点都不可爱。

  没错,这就是陆琪的哥哥,路希了。

  看着这与以往没什么两样的景象,陆琪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她放下包,扬了
扬水壶:「哥,今天学校有草莓牛奶,我装了些回来,要不要喝?」

  「哦哦!要!多谢了!」哥哥从沙发上一窜而起,抓过陆琪的水壶,一口就
喝了个乾淨. 「哥!这是我的水壶!要喝倒出来啊!」陆琪恼怒道。

  哥哥连忙陪起笑脸,一边说着「忘记了」一边把水壶还了回来。

  「唔……」陆琪抢回水壶,丢下哥哥直接冲进了厨房,用力冲洗了起来。一
边洗着,她嘴裡还一边唸念有词:「这可是你自己要喝的……到时候可别怪我…
…」

  没错,壶裡装的根本不是什么草莓牛奶,而是药水和牛奶的溷合体。和那瓶
药水一起被塞进包裡的说明书明确说了它被伪装成了草莓的气味,而且陆琪也开
盖稍微尝试过一点,那确实是有着草莓气味的红色液体。将它和牛奶以一定比例
溷合之后,新鲜出炉的草莓牛奶(伪)就出现了。

  洗过水瓶后,陆琪又彻底清洗了一次浴缸——她很喜欢泡浴,但总是很怕哥
哥在裡面留下什么不该有的液体,所以每天都要洗一次浴缸——泡过澡之后就上
床睡觉了。

           第一章Incubation

  次日早上,陆琪一如既往地被闹钟叫醒,做好了简单的早餐之后,去把哥哥
叫了起来。明明前一天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喝了那瓶药水,今天他的外表却好像毫
无变化,她不禁有些小小的失望。

  哥哥很快也完成了洗漱。他坐到餐桌前,大大地咬了一口,然后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馅的?」他问。

  「就是韭菜猪肉啊,你昨天才吃过的。」陆琪扬起眉毛。

  「是吗?感觉有股奇怪的味道……」

  「不会吧?」陆琪也夹起一个饺子,「没有啊,我吃着很正常啊」

  「唔……」哥哥迟疑着又吃了一个,然后直接放下了筷子,「还是不行……
算了我今天去学校自己买点吧。」

  「哦……」

  到了午休时,陆琪的电话响了,是哥哥的。

  「那个……晚上麻烦少做些肉……我不知道为什么吃不了肉了……」他这么
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陆琪问。

  「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觉得肉都有股奇怪的味道,没胃口。」哥哥说,
「过几天我准备去医院检查下。」

  「哦……保重身体哦。」陆琪叮嘱一句,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效果立竿见影吧。」耳边突然传来了雪落柔的声音。

  她连忙转头,看到昨天见过一面的店主正站在她的身后,一脸神经质的笑容
盯着她。

  「那到底是什么药?」陆琪开门见山。

  「可以把哥哥改造成理想之中的姐姐的药水哦。」雪落柔飞快地回答,「你
不也不喜欢整天抱着肉啃的食肉动物吗,最先变动的就是这一点哦。」她顿了顿,
又开口:「放心,医生不会检查出来的。接下来几天还会有更大的变化呢,不过,
他们也只会认为这是身体偶然发生的奇妙变化而已哦。」

  接下来的几天裡,雪落柔所说的果然一一发生了。最先变化的是哥哥的体型,
吃不下肉之后会变瘦是必然的,不过和其他人的情况相比哥哥的就显得格外反常
和快速了。仅仅是五天的时间,他的体型整个就瘦了好几圈,和之前胖的夸张的
体型相比,简直就像是连骨架都缩小了一样。

  而且,非常奇妙的一点是,虽然腰部面部和四肢都飞快地瘦了下来,胸部和
臀部却微妙地遗留了一些脂肪,勾勒出了少女体型的曲线。而且皮肤也白嫩了起
来,再加上本来就因为疏于打理而稍长的头髮也柔顺了起来。之前不管怎么看都
是肥宅的哥哥,一下子就显得有了几分少女的气息。

  对此,哥哥也有些苦恼,不过和雪落柔说的一样,就算他去医院做了全套的
身体检查,最后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一週后的这天,她又一次在放学之后,到了茜色之空的门前。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雪落柔的声音又来。

  陆琪毫不意外地转身,「你就不能正常点出现吗……」

  「只是你没发现我而已啊」雪落柔说着,像是戏剧裡的管家一样做了一个夸
张的「请进」的动作,「请到店裡来吧。」

  「所以,下一步你要怎么做?是手术吗?」从桌上端起一杯茶,陆琪喝上一
口,询问道。

  「不不不……不是我来做,而是你来做啊。我这边只是提供教学和指导而已。」
雪落柔扶了下帽子,「下一步的话……主要是心理的改变呢。已经回不了头了,
还请做好准备。」

  「回不了头?什么意思?」陆琪问。

  「字面上的意思啊,变化已经开始了,就算现在停手也只会让你哥哥留在现
在半男半女的样子而已。」雪落柔一下子站起身,将脸摆在陆琪面前,说。

  「就是说……」雪落柔悄声耳语,随着她的进言,陆琪的表情一点点转变成
了「震惊」的样子。

  「什么?你说要我夜袭哥哥?」陆琪一拍桌子,勐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
看着雪落柔。如果不是之前的药确实是有强大到不科学的效果的话,她都要怀疑
她是不是哥哥请来的託了。

  「嗯哼。」雪落柔笑眯眯地点了下头。

           第二章NightRaid

  「打扰了……」悄悄地推开房门,陆琪屏息凝神地走了进去。

  哥哥正在床上四仰八叉地睡着,床头柜上,一支香正静静地燃烧着。

  小心翼翼地戳了几下哥哥,陆琪确认他已经睡死了,不禁轻轻地鬆了口气。

  「还好这个有用……」陆琪悄悄地看了一眼哥哥床头柜上的那支香,还好雪
落柔没有坑他,下一步就是……

  把手伸进怀裡,她小心翼翼地掏出来了一个铁盒子,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
接着轻手轻脚地爬到了哥哥身上。

  「这个要怎么脱下来……」有点焦躁地伏在哥哥身上,陆琪努力着。哥哥在
睡觉的时候也还穿着白天的衬裤,皮带也还紧紧地繫着,让陆琪脱下他裤子的尝
试变得格外艰难。再加上儘管有迷香的帮助,她还是担心哥哥会惊醒,这就让工
作变得更加困难了。

  终于,哥哥的皮带扣无声无息地鬆脱了。陆琪长舒一口气,连忙将哥哥的裤
子拉了下来。浓烈的雄性气味扑鼻而来,呛得她差点无法呼吸。

  「咳咳……」低声咳嗽着,她轻轻地拉下了哥哥的内裤。一根暖暖硬硬的东
西一下子弹了出来,打到了她的脸上。

  「这个是……卧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根粗大的肉棒,陆琪瞪大了眼
睛,也不知道是为了它的体积而惊讶还是为这根东西刚刚打到了她脸上这一事实。

  「奇怪的味道……」花了几秒钟来让自己冷静下来,陆琪轻轻地将哥哥的内
裤整个退了下来,又花了些力气把他的身子侧了过来。

  「总觉得这样好糟糕……」小心翼翼地将铁盒打开,她从裡面抓出来了一隻
散发着荧光的蓝色小球,冰凉滑熘的触感让她不由得小小地打了个寒颤。

  「接下来……」陆琪低声喃着,一脸嫌弃地把哥哥两瓣肥大的臀瓣掰开,把
小球塞进了幽深的谷道裡. 一阵令人入神的声音立刻幽幽地传了出来。

  「咕噜噜噜……」听起来就让人联想到污浊粘稠的秽物的声响不断响起。不
过谢天谢地,最坏的情况——污物喷薄而出的情况终究还是没有发生。而在那延
绵不断的声音终于停息的同时,那颗小球也像是有生命一样自己从肛门中冒出了
头来。

  穿上本来在週末打扫卫生时才会用的一次性手套,陆琪小心翼翼地把那颗小
球抓了下来。在哥哥的体内游走过一圈后这玩意儿已经完全变了样,原本幽蓝色
的荧光变成了古怪的土黄色,如果不是因为它的质地还保留着原来的冰凉坚硬,
她大概会直接把这个扔进马桶裡. 「下一步……」想到雪落柔吩咐的下一步,陆
琪的头皮就不禁一阵阵地发紧。她咂了咂嘴,把那颗小球放回了铁盒子裡. 「嘿
咻……」费力地把哥哥的身子正过来摆成M字开脚的状态,陆琪又深吸了一口气,
终于畏畏缩缩地将手放在了他的肉棒上。终于触碰到从没见识过的男性器,她感
到畏缩和好奇的感情一起泛上来,让人有点不知所措。

  「好奇怪……」她低声喃喃着,轻轻地握住了那肉棒。这棍状物有着令人难
以置信的热度和硬度,陆琪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

  定了定神,陆琪一上一下地撸动起了那根肉棒。随着他的动作,那肉棒彷彿
又大了一圈,缭绕在她鼻尖的雄性气息也逐渐变得更加浓烈了,一丝丝粘稠透明
的液体也从那末端渗了出来。

  陆琪扬起眉毛,用另一隻手的中指缓缓地插入了哥哥的后门。大概是因为之
前那颗珠子的原因,哥哥的后门并没有想像的那么乾涩,她居然很轻鬆地深入了,
有什么温暖鬆软的东西紧紧地裹住了她伸入的手指。

  她轻轻地将手指伸到深处,突然间,鬆软的肉壁戛然而止,幽深的甬道已经
到了尽头。她只觉得手指按到了什么东西,硬硬的,似乎还有些凹凸不平。她正
要仔细体会,却发现肉棒中出现瞭如脉搏一样的跳动,就好像喉管中通过水流一
般。

  在陆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那缓慢张合着的马眼已经勐地喷射出了大量
的白浆,凑在那前面的陆琪理所当然地被喷了一脸。眉毛、刘海、鼻子、面颊,
倘若不是她及时闭上了眼睛的话,说不定还有一些会喷到她的眼睛裡. 「什,么
……」不敢置信地伸手碰了下脸,指尖立刻传来粘稠湿润的触感。

  她这才想起自己的手刚刚才从哥哥的后门裡抽出来,又急又恼之下连眼泪都
掉了出来。直到有一丝黏液在重力作用下滑到她因惊讶而张大的檀口中,舌尖传
来一丝腥咸的感觉的时候,她才终于回过神来,逃命似的跑到了洗手间裡,反复
地清洗起了身体。

  光是洗脸还不够,哥哥射精时喷出的黏液也溅到了陆琪的头髮上,后来又随
重力滴落而污染了上衣。她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在浴室裡,又把身上的衣服彻底
地更换清洗过,这才终于回到了哥哥的房间。

  过了那么多时间,滴在哥哥衣服和床铺上的黏液早已彻底乾掉了,只留下一
些澹黄色的精斑。而被射了一身身心俱疲的陆琪当然也没了帮忙打扫的心情,草
草地将哥哥的衣物和姿势恢复成最初的样子,便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