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3-28
作者:deltat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4章

  在迷迷糊糊中,我终于感知到吴小涵似乎停下了这残暴的踢打。

  我的脸似乎被什么东西碰到,而吴小涵的声音好像在对我说:「醒醒,废物。」

  我睁眼一看,吴小涵正坐在椅子上,用她的穿着靴子的脚轻轻踢着我的面颊,
让我清醒过来。

  吴小涵脚上那黑色的皮靴上已经沾满了我的鲜血,泛着红色的光芒。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那肿胀的肉棒正缓缓滴着血,而上面依然还剩
着几枚订书钉。

  她做出不悦的样子来:「废物,你把我的鞋又弄脏了,知道吗?」

  我昏昏沉沉地点点头——此刻,我不敢再对吴小涵有半点违抗。

  她把靴子伸到了我的嘴边:「给我把你的脏血舔干净吧。」她说道。

  我乖乖从命,舔舐起吴小涵靴子上那带着铁腥味的血液来。

  「把自己恶心的血从我的靴子上舔下来,感觉怎么样?」吴小涵傲慢地问道。

  「嗯……喜欢……」我低三下四。

  「那我以后天天都那么踢你,让你舔,怎么样?」

  「啊?小涵学姐,我……我受不了的……」

  「那你现在最好认真舔干净;」她说:「舔不干净的话,下次就不仅只是血
了,而是你的肉酱了。」

  我诚惶诚恐,赶紧越发仔细地舔舐起鞋面来。

  而她把左脚上的靴子伸到我嘴边让我舔舐的时候,右脚还轻轻挑弄着我胯间
那刚刚停止流血的肉棒:「小废物,你的鸡鸡肿得好大啊。你说,它既然肿都可
以肿得那么大,那以后也就不需要能硬起来了嘛,对不对?」

  我只专心舔鞋,不敢回话——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都能成为她更残忍地
凌虐我的理由。

  「不过,根据之前的经验,」她说:「一边让你舔着我的鞋,我一边轻轻揉
一揉你的鸡鸡,你应该一分钟就能硬起来了吧?到时候,只怕流血更加厉害呢,
到时候你鸡鸡根部拴着的鞋带怕都止不住了呢。」

  「噢……噢……」

  「哎,只可惜,像你这样的骚贱的东西,就算知道你会更疼、流血更多,都
还是会忍不住勃起呢,对吧?」

  吴小涵说得一点没错——才半分钟的时间,我的下体就又开始勃起,肿胀的
皮肉被勃起的张力撕扯,血又开始滴了出来。

  而吴小涵没继续让我舔下去,而是站了起来:「算啦,让你失血过多也不好,
还是尽快让你解脱吧。你的鸡鸡上还有五枚订书钉,既然没能踢下来,这次我就
再换个方法吧,怎么样?」

  「噢,好的。」我知道,吴小涵只是想要继续换着法子折磨我,而我除了老
老实实配合以外,别无选择。

  吴小涵先是把我手上和膝盖上的绳子解了开来,然后拿来新的绳子拴在了我
的脚踝上,最后,用这绳子把我倒吊在了木架上。

  我的双手自然也被牢牢地绑在了身后,以免挣扎或是阻挡。

  只是,我的左脚和右脚是被分开绑到了木架的左上角和右上角的,于是,双
腿被拉得分开到最大,把我血肉模糊的下体袒露了出来,毫无半点掩护。

  这倒吊的姿势让血液都涌入了我的脑袋,颇有一点难受。

  但是,比起我还在酸疼着的下体,这点难受已经不算什么了。

  真正可怕的事情是,吴小涵已经从柜子里拿出了她那黑色的皮鞭。

  「求求你,小涵学姐,别打我,好吗?……」我下身被踢打的酸疼还未消逝,
那粗得吓人的皮鞭让我只感到恐惧。

  吴小涵淡然地说:「求我?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求我打得重一点——那样你也
许还可以早点解脱。我都说了,我这是在帮你把订书钉弄下来而已。」

  「我……」我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而她手里的黑色皮鞭,已经重重地抽打到了我的胯间。

  那流血的肉棒一阵剧痛的同时,蛋蛋也同时受到了重击,让我肚子里猛然一
阵想吐的感觉。

  我本能地挣扎扭动起来。

  「别挣扎了,小废物,没用的。等我帮你把订书钉都弄下来了,就不打你了
噢。」

  说完,她又一鞭子狠狠抽上来——烂肉里的血液被鞭子抽打得飞溅开来,散
落成血花落在地上。

  而她还问我说:「怎么了,小废物,我为了你这么费力,你都不对我说『谢
谢』吗?」

  「谢谢……谢谢你,小涵学姐……」我此刻也只能不加思考地执行着她的命
令。

  「知道谢谢我就好,」她说:「我打你可是真的用心用力的呢。」

  鞭子又狠狠砸到我的肉棒上,发出清脆的击打声。

  我疼得已经只剩颤抖的「啊啊啊」的呻吟了,可吴小涵又责问道:「这次就
不说『谢谢』了吗?」

  「谢谢学姐。」

  「每打一下,你都应该说『谢谢』哦,这是作为M最基本的礼貌呢。」吴小
涵说:「之前我把你宠坏了,现在是不是该补补礼仪课了呢?」

  「对不起……」我颤抖着说:「我都听你的,学姐。」

  「乖。」她说完,又是狠狠一鞭。

  而我也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嘴唇,挤出「谢谢学姐」四个字来。

  没打几下,我下体的出血越来越多。

  而我此刻被倒吊着——于是血液顺着我的身体表面流了下来,流过了腹部和
胸部,终于一直到了我的脖子上。

  吴小涵注意到这一点,不屑地说:「又快喝到自己的血了,嗯?是不是很兴
奋啊?」

  我早已疼得没法思考,只是机械地又说道:「嗯,谢谢你,小涵学姐。」

  「乖,懂得感恩就好。我会好好满足你这个贱货的呢。」

  说完,她无情的鞭子又一次落到了我已经快要稀烂的肉棒上。

  每一鞭打在我的肉茎上,都疼得让我全身本能地抽搐;我肉茎上残余的几枚
订书钉,也总在鞭子的击打下,猛烈地搅动刮擦着我皮下的嫩肉。

  运气不佳的话,鞭子还会正正得打在我的蛋蛋上——我已经被她踢得快要碎
掉的睾丸,被鞭子这么一打,疼痛便直入神经,疯狂地冲大脑,并将沿路上的脊
椎都近乎撑爆。

  我已经疲倦的泪腺,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也再度充盈起来。

  果然,才二三十鞭,我就又哭了出来。

  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后,流到了我的额头上。

  可正在兴头上的吴小涵,怎么可能注意得到我的眼泪——我依然只能一边啜
泣出声,一边艰难地在每一鞭过后喊出「谢谢学姐」。

  挨了不知多少鞭之之后,我的眼泪都几近流干了。

  而她身上的那件娇小的白衬衫,此刻也洒满了我的血滴。

  我知道,这意味着我今晚不管多疼多累,都得把她衣裤上的血滴都清洗干净
后,才能睡觉。

  唯一的好消息是,吴小涵终于通知我说:「鞭子的效果不错呢,真的把订书
钉抽打下来了。现在只剩最后一枚订书钉了噢。加油坚持住。」

  竟然真的又有四枚订书钉被她抽打下来了?该不会是我的肉棒已经彻底被打
成肉泥,所以才让订书钉滑落下来的吧?

  无论如何,我像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我咬咬牙,逼住自己再坚持一会儿。

  终于,又忍受了几下鞭打后,我亲眼见到一枚订书钉从空中滑落。

  我喊出「谢谢学姐」后,长呼了一口气——看来,今晚这堪称丧心病狂的残
虐,终于要结束了。

  不管我的下体是不是已经被她虐残,至少我不会活生生疼死在这里了。

  吴小涵的确放下了鞭子,然后拿着纱布走了过来。

  她隔着纱布捏了捏我几乎失去知觉的肉茎,说道:「嗯,好消息是,订书钉
真的已经全部被抽掉了呢。坏消息就是,你的鸡鸡好像被订书钉拉扯开了好多口
子,以后还能不能用,就不知道了呢。」

  我猜到了这样的结局——不过,我现在脑海里真的已经没有心思在乎这些了,
只想能逃离此刻的折磨。

  吴小涵见我没说话,用纱布小心地把我的下体包裹了起来,作为止血。

  「那……可以放我下来了吗?」我乞求道。

  一直被倒吊着,我的头和胸腔都着实有些难受了。

  可是,吴小涵向后退了两步,又拿起了鞭子。

  我正要开口求饶,她就宣布说:「把订书钉都弄下来后,你的鸡鸡确实是解
脱了呢。但是,你身体别的部位,我还想虐呀。」

  话音刚落,吴小涵的鞭子就狠狠抽打了在我的大腿上。

  「啊!」我一声惨叫后,连连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小涵学姐……我今
天已经挨了太久了……」

  的确,若是刚刚把我绑上来,让我被鞭打,我虽然不那么享受,但其实也不
是承受不了。

  但是我已经遭了快两个小时的虐待,疼痛累积得早已难以忍受;而我中途好
几次近乎昏过去,体力也所剩无几;连连出汗、出血,更让我陷入缺水,口干舌
燥……我的体能已经全面崩溃。

  只是,这一切,对于进入了残虐状态的吴小涵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

  她冷冷地命令我:「好好报着数,数清楚我打了你多少下。」

  于是,又一鞭打上来后,我颤抖着开始报数:「啊啊啊……一……求求你放
过我,求求你……」

  听到我的求饶,吴小涵非但没有翻过我,反而竟然抄起脚重重踢到了我倒悬
着的脑袋上。

  我感觉脑浆都要被她踢出来了。

  而她只是冷冷地问道:「刚才教你的基本礼仪呢?数着数就忘了?」

  「对不起……」我连连道歉——我知道吴小涵指的是我应该在每一鞭后表示
感谢。

  很快,吴小涵又是一鞭猛烈的抽打抽到我的大腿上,让我不停抽搐。

  「二……」我这次挣扎着说出:「谢谢学姐。」

  吴小涵很满意:「乖。这才像个做M的样子嘛。」

  一鞭又一鞭的抽打就这么摧毁起我大腿上的皮肤来。

  我报出「五十……谢谢学姐」以后,吴小涵终于停了下来。

  身上鞭打的疼痛稍稍减退后,睾丸中那持续的酸疼又再次占据了上风。

  而吴小涵此刻放下了鞭子,脱下了她身上的白色衬衫——那衬衫已经完全被
汗水浸湿,继续穿着显然不舒服。

  她纤瘦的身材和上半身光洁的皮肤,就这么显露在眼前——尤其是她身上全
是汗水,在灯光下显得闪闪发亮,性感而挑逗。

  她的上半身此刻只剩下一件白色的棉质胸罩,简单而质朴,半掩着她那小巧
而优美的乳房——胸罩的边缘也已被汗水浸湿,甚至微微蜷曲。

  我盯着她身体的灼热目光让她有一丝局促,但这丝局促很快转化为了质问:
「怎么了?还敢看我的胸吗?你就不怕又出血止不住?」

  我摇摇头:「没……没看。」

  「看了还不承认?还会说谎了?」她说着,抄起鞭子狠狠抽向我的胸口。

  「我错了……」胸前的剧痛让我的声音都在颤抖:「我错了,我看了。对不
起,学姐,我不该看的,我再也不敢看了。」

  吴小涵又是一鞭:「不该看?我都在你面前脱下衣服了,你却说不该看,你
是嫌弃我的身材吗?」

  被她如此刁难,我不知如何应付,只能胡乱说着:「没有……我……我怎么
可能嫌弃……我是怕自己不配欣赏。」

  又是一鞭子抽了上来:「知道自己不配,还好意思看?」

  「我……我错了,小涵学姐……」

  「知道就好,」吴小涵说道:「算啦,看在你连我的裸体都见过的份上,就
不惩罚你了。接着报数吧。刚才那几下不算。」

  「嗯。」我老实答应道。

  于是,她继续抽打起我的身体,我也继续报数:「五十一……谢谢学姐。」

  鞭打没有停下——当我数到两百的时候,她已经把我的胸前打得全是血痕了;
于是又绕到了我的身后,将我的背部和屁股也都用鞭子抽烂。

  每次报数报到整百或者五十的时候,我都妄想着吴小涵会停下——只是,每
次这样的希望都会落空。

  没过多久,我背上流的血都已经淌到了头发上,「WXH」的烙印都已被鞭
痕和血迹覆盖而无法分辨,腋下的毛发都被鞭子抽打下来了几根。

  我全身的每一个部位,终究都被火辣辣的灼痛感包围了。

  在她无止尽的鞭打下,我真的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块悬吊着的烂肉。

  「四百五十……谢谢学姐。」

  我报完这一声后,吴小涵终于放下了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