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8-21
作者:a1730458732
字数:39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杀人了……?」

  尼娜吮着手指,看着自己胯下只剩皮包骨的狱卒歪着头问出了声,但丝毫没
有害怕或者其他的感觉。

  洛璃从后面抱住尼娜,在她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是的,妹妹,你杀了他。
你用你的小穴把他的所有都吸进了肉穴里了。」

  尼娜保持着跪姿插着肉棒又摆动了几下,然后站了起来,肉棒「啵」的一声
被拔了出来。接着她就转头去吻洛璃的唇,洛璃也非常配合地迎了上去。

  两个可爱诱人的女子双眼迷离地水舌交融着。尼娜不断地舔吸着洛璃柔软的
香舌,洛璃也往尼娜嘴里递送着营养液。

  良久,唇分,尼娜对着洛璃撒娇,「我还要……我还想要……精华……」

  洛璃轻笑了一声,「那样的话,小尼娜,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歪着头
娇喘着,「什……么……嗯~ 」

  洛璃听见后把自己的小短裙扯了下来,把自己的肉穴露出来面向尼娜,「用
你的尾巴侵犯我吧~ 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需要好好睡一觉~ 」

  尼娜抱住洛璃,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也要~ 」说着,尼娜的肉尾就插
进了洛璃的肉穴里,洛璃娇喘一声,也笑着把自己的肉尾插进了尼娜的小穴里。

  因为尼娜很矮,所以洛璃是M蹲着和尼娜互插。尼娜娇喘着再一次和洛璃吻
在了一起,两个肉尾不留情地在对方的肉穴里抽插着,香甜的爱液随着汁水挤压
的声音被洒满了两人欢愉的床上,然后肉眼可见地蒸发成了气体。

  淡粉色的气体充斥着这个只有二十平米的小房间里,让两人更加性奋,随后
两人都加快了速度,两道噬魂入骨的娇喘让在门外等待的其他狱卒们双眼充血,
很多人开始直接在门前手淫。

  最后,两人迎来了醉人的高潮,高吭淫荡的浪叫透过牢门让外面所有正在手
淫的狱卒直接泄了精,二人分泌的催眠液也已经把小房间搞的和粉色雾霾一样。

  然后洛璃也懒得起身,让尼娜开门随便吃后把还在床上的干尸用尾巴吞食后,
躺下睡起了觉。

  尼娜刚刚高潮了一次,却没见她有多累,她打开锁着的牢门后,房间里弥漫
着的粉雾直接冲了出去,门前要冲进来的狱卒们闻到粉雾后直接摔倒在地上睡着
了。

  尼娜看着门外满走廊的狱卒,吮着手指开心的笑了。

  克拉尔醒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捂着脑袋站起来后才发现走廊里到处躺着发出
鼾声的同僚。他这才想起来,他和他们一样,被门里的声音给魅惑了,然后就被
开门后冲出来的浓雾给麻醉倒了。

  他猛然间想起来他还在皇宫的时候一个闲着没事的退休老兵来给他讲的必须
注意的事中其中一个事项——如果看见粉色浓雾或者闻到什么让你感到舒的气味,
那就马上关上城门并告诉国王有两只以上的魅魔接近。听说有成群的魅魔在一座
城外一两公里开始互相做爱并分泌一种极易挥发催眠液,然后挥发的催眠液会随
着魅魔的魔法飘进城里让所有人睡着,接着几乎所有人都被吃的干干净净。

  克拉尔开始害怕了,他不敢死,也正是这样他才会为了逃避追杀申请来到这
个鬼地方当狱卒。他打算在这里工作很多年直到可以申请退休,然后拿着赚到的
钱直接去其他帝国度过晚年。他想起了那两个妓女,可是那个屋子只有一个怀孕
的……等等……怀孕?

  对了对了!那根本不是怀孕,而是把另一个魅魔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真是
太可怕了……

  克拉尔不敢想象,自己刚进来就遇到这种事……冷静下来后,克拉尔觉得自
己应该躲在这个监狱最偏僻的角落里等待能逃的机会,在那之前他要好好准备口
粮和水……

  就在他已经走到厨房开始思考着下一步时,一道娇小的身影用尾巴卷着厨房
的吊灯注视着这个猎物。

  当克拉尔决定了目的地后,一道可爱的声音顺着他的耳朵爬满了他全身的神
经:「哥哥这是要去哪里啊~ 」

  他下意识把手放在腰间要把制式铁剑抽出来,然后他抓住了一个软乎乎的长
条状物体。

  「昂~ 哥哥真是心急~ 」耳边传来的一声娇喘直接让他的肉棒充血,他直接
抓着尾巴要把魅魔甩出去,然后那个软乎乎的尾巴突然从他手里滑了出来。

  克拉尔直接握紧拳头抡圆了猛地自转一圈逼退让自己难堪的魅魔,这是他才
发现,让他燃起性欲的魅魔竟然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他盯着眼前这个娇小
魅魔的脸,他对这个脸有印象,突然,拉尔夫这个姓氏划过脑海,他惊讶地指着
前面媚笑着看着他的小女孩,说出了女孩儿的名字,「尼娜·拉尔夫!你是拉尔
夫伯爵的女儿!」

  尼娜有些意外,然后也没说什么,稍作惊讶后她就一个闪身撞上了克拉尔的
胸膛,把他撞倒。尼娜顺势坐在了他的胸膛上,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轻声问道,
「你还知道什么~ ?」

  克拉尔转过头不去看着吐气如兰的伯爵之女,忍耐着胸膛上传来的如瘙痒般
的快感,回答道:「拉尔夫伯爵最宠溺的千金,头脑很棒,在校的所有成绩都排
在前三名,而且对推理很感兴趣,甚至是……」

  说到这儿,克拉尔不说了,只是发着抖忍耐着诱惑。而尼娜显然不想放过他。
她直接用尾巴咬住了克拉尔的喉咙,尾巴上稍稍突起的牙让克拉尔紧张的加剧了
呼吸,「说,我允许你说~ 」

  克拉尔闭上了眼睛,声音有些沙哑,「还是大天使长钦定的新娘……」

  尼娜突然笑出了声,她脸上挂着略微凄惨的笑容,「那个帅气的大哥哥我真
的好喜欢呢~ 他当时看着我的眼睛,说因为我的灵魂耀眼到让他都赏心悦目的地
步,还请求我十年后做他唯一的新娘~ 」尼娜的尾巴松开了克拉尔的脖子,克拉
尔刚想送一口气,尼娜就用尾巴直接扯掉了克拉尔的铠甲,顺带着里面的裤子和
内陆也被扯了个稀烂。

  尼娜一坐到底,直接开始用最高速度摆动着蜂腰,尼娜一边挺动着翘臀一边
自暴自弃的哭着说,「我变成这样都是你们这帮家伙的错!为什么你们皇室这么
贪得无厌,这么丧心病狂!」

  克拉尔·萨格被肉棒上传来的快感冲刷的翻起了白眼,腰也在不自觉中挺动
着配合尼娜的吸食,「我们家除我以外,全都死了!」尼娜癫狂地挺动着,小小
的身躯表现出了惊人的耐力,「你那个该死的二哥,当着我的面,把我的母亲奸
杀,也就是因为他贪色的性格,才会被洛璃姐姐吃掉!」

  说到这儿,尼娜露出了害羞的样子,然而纤腰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减慢,
「明明她可以把我吃掉抢走我的一切,但她没有~ 」尼娜的翘臀猛地砸在了克拉
尔的胯上,子宫直接吞下了龟头,用自带的强有力的吸力毫不留情地吞食着克拉
尔的精华,「洛璃姐,她给了我这个身体,她给了我复仇的资本!」

  尼娜感受着肉穴的快感,翘臀狠狠地碾了两下后抬起了翘臀,肉棒「啵」的
一声被抛弃了出来。克拉尔此刻已经是瘦骨如柴,疲惫地喘着粗气。

  尼娜居高临下地看着满脸褶皱的克拉尔,面无表情的用小高跟踩住了还在抽
动的肉棒,「塞拉商会的火是你放的吧~ 我去那里可是找到了这个呢~ 」说着,
尼娜从胸口那里拿出了一个徽章。

  那是继承者徽章,中央用萨格文字刻着「克拉尔·萨格」。

  那是萨格帝国历代王子从小就携带的独特徽章,当一个王子想要继承王位时,
他就需要说服其他王子把继承者徽章交给他,但不能用任何形式的胁迫。

  克拉尔看见徽章后,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尼娜吮着手指轻轻的说道:「我会好好的折磨你的~ 我有的是时间~ 」

  克拉尔现在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他喘着粗气躺在地上,看起
来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而他的肉棒却反常的处在性奋的状态。

  尼娜找了个凳子坐在克拉尔前面,她正在用自己的小高跟在充血的肉棒上划
着,时不时用下力划出一道血痕,让克拉尔沙哑的呻吟一声。每听次听到呻吟尼
娜都感到非常愉悦,这种随意玩弄仇人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性奋,尼娜吮着手指忍
耐着想要马上榨死他的冲动,想着要怎么折磨眼前烧死了自己父亲的人渣。

  她想到了个方法,站起来用自己的尾巴咬在了克拉尔蛋蛋下面的地方并注入
了某种麻痹液。

  「你知道想射却射不了的感觉吗~ ?」

  说着尼娜就直接用小穴吞入了鲜血淋漓的肉棒,「就像这样~ !」

  精液如同破堤的河水般冲入尼娜的子宫,然而克拉尔丝毫没有射精的感觉,
肉棒上还是那种想射却射不了的感觉。层层相叠的腔肉从不同角度无间断地刺激
他,让他一直感觉自己正在被榨精,处于一种马上要射却射不了的状态。

  克拉尔只能虚弱地「啊啊」叫着,却不知道自己的肾脏已经被吸走了。他为
了要感觉到射精的感觉下半身无意识地向着尼娜的小穴上拱着,这样也只是加剧
了被尼娜吸食的速度。

  「怎么样~ ?魅魔的精神毒素真是万能呢~ 你可是从插进来后一直在射精哦
~ 」

  尼娜一边享受着从子宫传来吞咽食物的快感一边说着,还不忘时不时地用尾
巴往克拉尔的大脑注入清醒液。

  许久,尼娜加剧了动作,娇喘也随着动作变得频繁,尼娜看出了克拉尔已经
干枯的脸上满是绝望和不甘,所以她放声笑了出来。

  女孩儿魅惑诱人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监狱,最后克拉尔要咽气的时候,尼娜突
然贴近了他的脸,轻声说着,「至于你被谁追杀~ 我会在吃掉你的脑子后慢慢回
忆的~ 」

  克拉尔张了张嘴,却连呻吟都叫不出来,然后尼娜猛地起身增大了吸力,克
拉尔干枯的身体猛地被吸的变了型,嘎吱一声,克拉尔彻底死了。

  尼娜马上用尾巴包住了克拉尔垂着的脑袋,用力一拽,克拉尔的脖子被扯断
了。尼娜现在站着,小穴吸着的肉棒连着瘦弱的无头尸体,等尼娜把尾巴里的脑
袋被吸入子宫后,随着血肉挤压的声音,克拉尔的所有记忆都被尼娜吃掉了。

  尼娜松开了小穴,无头尸体无助地摔在了地上,伴随着一阵脆响,无头尸体
的骨头又被摔断了好几根。

  尼娜一边整理着记忆一边吞掉无头尸体消化掉,良久,尼娜露出了意味深长
的微笑。

  尼娜走在躺满狱卒的走廊,寻找着下一个食物,她还在想要用什么姿势什么
方法榨死对方。她正要决定以吃掉灵魂的方式进食下一个目标时,她突然想起了
那个对她许下承诺的大天使长。

  刚刚还用非常残忍的方式吃掉人类的魅魔小姐竟然脸红了起来,然后一脸失
落,「不知道格瑞哥哥知道我变成魅魔的话会不会讨厌我……」

  而刚好看见尼娜扭捏样子的洛洛也是想到了什么,一副恶作剧上线的糟糕笑
容爬上了她的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