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7-27
作者:时旭
字数:104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夫妻档之琳儿的真假第二处女

  一场争吵,两年离合,有时候不知道人生为什么要这样折腾,转了一个大圈,
我们又回到了原点。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看着我的眼睛,我们都希望从对方那里
得到答案,可是生活总是不停的轮回,或许,我和她心里都住着一个不安分的恶
魔。

  【爸爸,你不用再去出差了吧?】女儿嘟着小嘴躺在床上,希望在睡前得到
我的答覆。

  【不用出差了,以后爸爸每天都来接你放学。】我笑着亲了亲我的小可爱,
然后关灯退出卧室。

  【对嘛,这样才能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你们呀,读中学就认识了,也
算是青梅竹马,这一路走来多不容易啊!之前你们吵吵闹闹也就算了,现在孩子
这么大了,你们也该为她想想了,是不是,不能老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了……】坐
在客厅的岳父是个精明的商人,对待子女却那般温柔,略显无奈。知子莫若父,
岳父对她应该十分瞭解,也没有过分苛责我们。

  【知道了,爸爸,就算看在孩子的面上。】她看了我一眼,言语中从不后退。

  【您放心,现在孩子最重要。】我不甘示弱。

  【唉,都吃了三十多年的米饭了,好自为之吧。】岳父出门时感歎道。

  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我和她。我偷偷看她,她扭头看电视。很久很久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如此这般安静的看着她。瘦了,一个人带着孩子一定很辛苦
吧,哪怕有岳母偶尔支持一下,恐怕也杯水车薪。成熟了,一个人经营这个家庭,
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处理,脸上自然多了很多沉稳。只有那美丽的容貌依旧没变,
我心里又回忆起了以前她的音容笑貌,就如同现在的侧脸一样让我神魂颠倒。

  【时旭,你干什么?】她被我扑到在沙发上。

  没有言语,我紧紧的搂住了她。她也只问了那一句,然后两具身子在深深的
拥抱中颤抖,就如同十几年前我第一次这样抱着她一样。吻,眼神,体液,我们
总是那么激动,那么野性,那么默契。这么多年,我的身边那么多女孩,没有一
个叫我如此思念,不可自拔。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的妻子,我痛苦和幸福的
源泉。

  【你看,这个。】一阵狂野温存后,妻子从房里拿出一个本本,躺在我怀里。
那鲜红的是我们的结婚证。

  【我的那一个在包里。】我吻了妻子一下,说道。

  【呵呵。】妻子跑去拿出了我的那一本结婚证,又钻入我怀里。而她怀里捧
着我们两年前各自拿走的那两本结婚证。我顿时一阵后悔,又是一阵心疼。

  妻子和我,有时候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总会互相牵挂,
互相迷恋,最后又要互相伤害。这么多年了,我们分分合合。原以为结婚后我们
会从此沉淀,却依旧针尖对麦芒,以至於我两年前我们吵到众人皆知,我气愤之
极选择离家而去。虽然口中喊了许久的离婚,却始终无法做到,更是时时关心着
她,关注着她。

  恨,不足,爱,有余。终於,我们都冷了,都累了,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怎么,就满足了?】我见妻子洗澡完,吻完我便朝女儿房间走去。

  妻子没有说话,眼睛里尽是爱意。

  【今晚陪我睡吧。】我走过去搂住她。

  【嘉嘉晚上要陪着睡的。】妻子反反复複吻着我,写满了不舍。

  【都要上小学了,怎么还不敢一个人睡啊?】我有些不满。

  【呵呵,都说孩子不懂事,其实孩子心里比谁都清楚。你走的那么决绝,一
句话都没有,我们告诉嘉嘉,爸爸出差了,可是,她晚上就睡不好了。也许她以
为爸爸走了,不要她了,所以她每天晚上都要我陪着睡,她害怕妈妈有一天也不
要她了。】我被妻子的话彻底震撼了,忽然很心痛,真的很心痛,整个人都酸了,
无力了。

  【去吧,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带嘉嘉去公园玩。】我忍住泪水,不愿它
流出来。

  【对不起,老公,我们慢慢尝试着让嘉嘉独立,我们一起努力,一定能做到
的。】妻子没有走入死胡同的时候,比任何女人都通情达理。

  【去吧,轻点,不要吵醒她了。】我轻轻为她们带上房门。

  接着,我走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我的书桌,我的跑鞋,我们的结婚照,一
直都在那里,从未离开过。而今天,他们的主人终於回来了。

  出去的这些年,我很自私,我曾经因为需要和一个女人同居过一段时间。而
妻子一直在家陪伴着孩子,每天晚上肯定很难过。就如同我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
偶尔看到床边妻子穿着洁白婚纱的照片,我就有些不习惯,以至於难以入眠。我
有想过去女儿房间和妻子一起睡,可我万一忍不住,那岂不是对女儿会造成不良
影响?何况妻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怎么能这么一个缓冲期都熬不过呢?

  过了一些时间,我在新的公司很快赢得了一些高层的信任,开始分派一些实
质性的工作。我渐渐的忙了起来,忽然感觉时间又回到了几年前。嘉嘉的成长,
在我的生活中涂满了五颜六色,我和她的关系前所未有的亲密。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某一天晚上,我跟着公司专人谈完几个案子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这段时间我
回家都比较晚。本来留在晚十点的夫妻生活也打乱了,我又感觉压力挺大的,所
以就在床上发微信给妻子,希望她可以过来陪陪我。本以为妻子睡着了,我只是
为了给自己一个睡觉的理由。没想到洗完澡后,妻子已经光溜溜的在主卧室的被
窝里等我了。我当时也是精虫上脑,登时就把妻子扑倒,结果刚刚把妻子舔到难
以自持,那边就传来了嘉嘉的哭声。我瞬间就软了下来,披上衣服赶紧跑去孩子
房间。见到嘉嘉在卧室地板上着急的找衣服穿,可能因为刚刚睡醒,嘉嘉动作漂
浮,抓了裤子又丢了衣服,还差点摔倒。我一把将女儿抱起,安慰她爸爸在这里。
结果女友还是大哭不止,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爸爸回来了,妈妈又要不见了…
…爸爸回来了,妈妈又要不见了」我被孩子的纯真伤的体无完肤。这时妻子也草
草找了一件上衣穿上赶了过来,女儿这才没有哭。

  事后,我们教育嘉嘉,爸爸妈妈在主卧室睡,嘉嘉是大孩子了,应该一个人
睡。结果嘉嘉不同意,问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陪嘉嘉睡。妻子本想说,我们当然
可以一起睡。我及时推了推妻子,她立刻知道了我的意思,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
去。这次之后,我们还是按部就班的看着女儿成长,而我也不敢半夜回家还抱着
和妻子温存的念头了。

  随着第一季度过去,我的工作强度开始加大,加班成了常事。每天我去送孩
子上课,妻子接孩子回家成了一种秩序。而我和妻子每晚隔着两堵墙聊微信也成
了一种常态。

  大概在五月份的时候,我将我写的秘密女友一章发给妻子。妻子问我为什么
要用她的名字写小说,我说可能看着亲切吧。妻子说我的室友的名字好像不是这
些吧,我告诉妻子,你看到后面就知道他们是谁了。

  隔天晚上,我又给妻子发了第二章,结果妻子看完立马又让我发第三章。我
禁不住妻子软磨硬泡,当晚又发了三四章给她,不曾想到,她立马猜出了阿辉是
谁。那晚,我们一起回忆了过去的那些时光,那些追过妻子的男生。我让妻子去
猜秦峰是谁,只给她一次机会,可她放弃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的生活很正常,在床上更加充满了激情。不过,一种默
契让我们对於晚上微信上面的内容只字不提,只在眉宇调情时才有些许外露。

  又是一个晚上,妻子开门见山,说等第五章等了好久了,我卖了半天关子才
发给她。她看完就质问我秦峰是谁?我以为这篇文章触怒了妻子,赶紧道歉。妻
子并没有生气,她只是觉得为什么自己会失身给这个叫秦峰的。我觉得她当时应
该已经猜到秦峰是谁了,又问了她一次,她还是说不知道。尽管如此,我还是向
她道歉了,并说明这只是在外面精神扭曲的表现,想像着自己离家了,害怕妻子
被人欺负造成的结果。妻子又提起了当年她和她同事上司的事情,我说那些只是
导火索,是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妻子也说自己无意解释,相信我对
她的爱。

  接下来几天,我和妻子一起将故事里的片段一一还原,有些妻子竟然已经不
记得了。比如她无意捉弄了阿辉,还有那个色迷迷的副领队。而第十二章,妻子
说自己都看湿了。我问她为什么看湿了,她说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文字,描写我
们之间的性爱的,这给了她好多幻想的空间。我又问她高潮时候叫阿辉有没有感
觉,妻子明确表示没有。然后我们又讨论起了阿辉。妻子说,只记得阿辉那个时
候是足球队的,很喜欢自己。我问她曾经和阿辉走到过哪一步。妻子说,他们从
来就没有开始过。那个时候,阿辉的队友经常替阿辉给妻子送花,讲阿辉是如何
如何癡迷妻子,但阿辉自己从来没有表白过。我问妻子,如果当初阿辉表白,会
否接受。妻子说,不会,因为她对阿辉一点感觉都没有,除了一点点感动,什么
都没有了。

  当我将第十四章发给妻子后,妻子问我到底写了多少。我告诉她,没有写多
少。妻子说被我这样吊着好难受,想要一次看完,我没有答应。本来躺在床上的
我还在等妻子恳求的短信,没想到卧室房门被打开,妻子沖上来就瞎蒙了我,一
把就把手机抢了过去。我笑她是恶狗扑食,她说自己太被动了,假装不高兴,实
则很兴奋。我也没有去抢我的手机,只是告诉她,你想看可以去网上找,不过你
一个人看文章真的那么爽吗?我抱住翻开我手机的妻子,用嘴唇吻着她的下巴。
妻子便把手机还给了我,说还是和我一起讨论有意思,不过真的想知道秦峰是谁。
我笑着说你再等等就知道了。

  在发第十五章给妻子的时候,我先告诉了她,我真的很在乎她。而当时,在
学校,我们之间若即若离的地下关系让我缺乏安全感,所以我採取了一些不尊重
她的方式来守护她。希望她不要追究我所知道的事实来源於哪里,也不要追究那
些事情,因为都已经过去了,而我既然可以把它写出来,证明很多事情我自己也
想通了。妻子所,她大学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是只爱我一个,而她从十七岁把身子
交给我开始,就在没有一个人能撼动我在她内心的位置。我就顺势问她,那有没
有人撼动过我在她身体里的位置呢?妻子回答说「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
后一个男人。」

  看完第十五章后,妻子说我的想像力太丰富了,那次假面舞会哪有那么激情。
我说,至少你邀请他去了,还穿的那么性感。妻子说,反正别人又认不出她,何
况邀请阿辉是为了感谢阿辉一直以来默默的守护。而阿辉和她并没有任何亲密接
触,还告诉我阿辉其实挺保守的,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吸引她的注意。
我说,当时虽然能吸引你注意的男孩不多,但想推倒你的男生一抓一大把。此后,
妻子就故意装傻,我知道不能再深入了,否则妻子就会有反感了。

  直到我将二十四章全部发给妻子,她才若有所思的「猜」到秦峰是谁。

  【我那个时候哪有去训练营找过你?】妻子率先发难。

  【剧情需要,不然怎么帮你洗白白呢?】我回答。

  【我哪里需要洗白白啦!本来我们那个时候多好,可是你偏偏要去那个什么
训练营,我都求你不要去了,结果你还是要去。】妻子怪我。

  【是家里安排的,我也没有办法。而且你当时也有点过了,还威胁我,说什
么我去了就要我付出代价。这个代价是不是我写的这样啊?】我在逗妻子,结果
妻子以为我生气了。

  【我那时候只是不知道怎么留下你,我才不会傻到去做那样的蠢事,便宜别
人。】妻子道。

  【你和秦峰那一年的男女朋友,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吧,还有阿辉喝醉闹事那
次,学校很多人都知道吧。】我反问。

  【阿辉那次是真的吓到我了,拿着一个没标籤的瓶子,带了足球队的几个男
生,就在路上找我表白,有一个还跪着求我答应阿辉吧。我当时看到那个样子吓
住了,后来阿辉倒了,我以为他做傻事,没想到只是喝醉了……】妻子回忆当时
的情形。

  【很感动吧!】我说道。

  【太吓人了,还感动,从此我都不敢理他了。】妻子道。

  【谁让你邀请别人去参加什么假面舞会的,让他误解了好不?】我说道。

  【他帮我,我请他参加活动,很正常的交际,是他自己多想,好不好?】妻
子不甘示弱,和当年一样。

  【一般女孩可以,你就不行,你不知道当时你还有粉丝的。】我说道。

  【这些事情你倒是记得很清楚。】妻子道。

  【当然,每一个潜在的对手都会从我手里夺走你,如果没有我一直小心提防,
暗中拉锯,现在是什么情况还很难讲。】我说道。

  【你还是提防你的佩儿吧,不过你知道我这么多事情,你到底在我身边埋了
多少眼线啊?时旭,真的看不出来,你心机那么深!】妻子说道。

  【这不叫心机,这是对爱的坚守,不负你十七岁便将身子交给我。】我说道。

  【讲什么呢,时旭,那是你委身於我。不过知道你当年做了那么多事情,我
还是挺感动的。】妻子说道。

  【好好好,你对,不过,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你说当初你为什么要和我出去
呢?】我问道。

  【因为爱你,一生的迷恋。】妻子回答道。

  【那,如果我此生不举,你还会爱我,一生迷恋吗?】我居然问傻问题。

  【当然爱你,不过,还是不要一生不举,这样对你也好,我也不必吃苦。】
妻子还有中学时的调皮。

  【不要把我的问题带歪了,那一年的男女朋友也是你爱我的表现吗?】我反
问妻子,简直神操作。

  【哪有什么一年男女朋友,我们只是准备在一起,而且那时候你也没有说过
爱我啊!】妻子在狡辩。

  【那个时候我已经叫你老婆了,怎么没说过爱你。】我不满。

  【怎么可能,之前你一直都没有说。】妻子说道。

  【我从大一就开始叫你老婆了。】我说道。

  【那是在床上,又不是在外面,不能算数的。】妻子还在狡辩。

  【好吧,那我一直是大号备胎,你还说什么一生迷恋?】我继续调戏妻子。

  【你怎么是备胎,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妻子道。

  【不和你纠缠了,幸好我及时比赛回来,不然还不知道你会被拐跑到哪里去
了呢?】我说道。

  【你就那么害怕秦峰啊?】妻子又开始调皮。

  【有钱大方,高大帅气,之前又追到过一些女孩,而且你看他的眼神很特别,
大一的时候他也追过你,不是很危险吗?】我说道。

  【所以你就在文章里丑化被人,是吃醋了,对不对?】妻子得意道。

  【这是一种写法,他是最危险的对手,我当然要特别设计。】我说道。

  【被我说准了,吃醋了,故意丑化别人。】妻子得理不饶人。

  【是真的危险,琳儿,你的心里怎么想,我难道不知道吗?】我说道。

  【我怎么想?】妻子问道。

  【一个男人,如果引不起你注意,哪怕是和你再亲密,我也不怕。你学舞蹈
那时,和一些男生勾个肩搭个背,甚至搂腰贴面也没什么。但如果那个男生引起
了你的注意,哪怕他就是在旁边偷偷看着你,我也会觉得很危险。】我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看他和他别人不一样?】妻子问道。

  【那种眼神有点像看我的眼神。】我说道。

  【自恋,不过难得你有心,高兴。】妻子听我如此在乎她,听欢喜的。

  【而且,他追过你,我居然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如果不是你以前告诉我他
追过你,我真的不知道他还表白过。】我感歎道。

  【这一点,你不觉得他有点像你吗?】妻子提醒我。

  【确实,所以我就那么写他,他也应该是真正和你上过床的男生吧。】我问
的那么赤裸裸。

  【没有,我发誓。】妻子回答。

  【我有证据的。】我开始计画。

  【真的没有。】妻子继续装。

  【你不要以为我在诈你,我们现在是夫妻,我不必要用那样的手段,你也不
用担心我内心还会震动。何况,你知道,我喜欢这种情趣,把你从别人手中夺过
来更是我值得骄傲的,所以,你是当事人,为什么不和我讲讲呢?】我向妻子袒
露内心。

  【没有,我们之间虽然有过亲密动作,但是真的没有触及底线,违反原则。
】妻子信誓旦旦。

  【呵呵,当初我们还约定了婚前不能有性行为,结果十七岁就做了,有时候
想法并不能左右自己身体的选择,每个人都一样,这并没有什么错,何况是二十
岁的年纪。】我让妻子没有负罪感。

  【你是你,他是他,对你我毫无还手之力,不要说十七岁了,哪怕是十五岁,
如果你搂住我表白,我也会毫不犹豫任你所为。】妻子真是不那么好处理。

  【好吧,那你能不能和我说说,我还没有去训练营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接触
的呢?】我继续套问。

  【没有接触。那个时候他有女朋友的。】妻子说道。

  【他什么时候没有女朋友,不过那些应该叫做女性朋友,只是一起玩耍的,
我也曾经瞭解过他。】我说道。

  【你真的觉得他就那么危险了,居然还调查过。】妻子惊讶道。

  【我调查过每一个想要追你,和当时正在追你的男生。要想立於不败之地,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说道。

  【原来缘分真的不只是说说哦。】妻子感歎道。

  【说吧,那个秦峰。】我等待妻子的回答。

  【真的没有任何接触。本来我是有点想要和他成为朋友的意思,不过他身边
女孩太多,没有安全感。而且,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花丛中的男生,往往自以
为是,所以就让他滚了。】妻子说道。

  【若是没有接触,为什么我一离开学校,他就那么快介入,当时阿辉可是还
没有醉酒闹事!】我问她。

  【阿辉老是说我穿着暴露,有时候一个v字领他也要过来帮我把扣子扣上,
还当众说我热裤太短了,要我回去换长的,比我妈管得还多。虽然我知道他是好
心,而且每天都会护送女生,明明喜欢一个人,却要搞得大家都知道,又不敢表
白,我真的不喜欢这种。】妻子说道。

  【那秦峰呢?一下子就打动了你。】我问道。

  【一下子打动我的是你。秦峰至少不会告诉我夏天应该穿的像粽子一样,而
且我觉得他的审美和我也很像,还告诉我紫外线强的时候要穿丝袜,因为我这种
皮肤很难得……当然,还有一点,他长得很帅啊!】妻子说道。

  【是哦,好漂亮的黑丝,我竟然不是第一个。】我装作不高兴。

  【其实我一直都想穿给你看,几次都换上了,不过一看到你过来就害羞的不
得了,赶紧又脱掉了。】妻子说道。

  【秦峰他没少玩你的黑丝吧?】我旁敲侧击。

  【就几次他开玩笑时偷摸过,都被我打回去了。】妻子似乎不想承认任何。

  【那他肯定喜欢后入你咯,你那圆臀好诱人的。】我继续。

  【呵呵,老公,你不是要把所有地方都诈一遍吧。】妻子笑道。

  【我是被你带跑题了。那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呢?】我问道。

  【我没有答应他,真的,都是别人说出来的。】妻子嘴太硬了。

  【那好,你告诉我,那次组织活动去外地游玩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什么组织活动去外地游玩,我是真的不记得了,都十多年了。】妻子道。

  【就是……(此处省略两千字)】我向妻子说清楚了一切。

  【那是小轩她误解了,真的,当时就几分钟,她是在夸大其词,故意给秦峰
造势,我一张嘴也说不过她们。】妻子开始说了。

  【什么小轩误解了?不是说那次活动一锤定音吗?】我问道。

  【你还真是偏听偏信,那是你回来后,秦峰故意搞事,想要造成我们误会。
那一年我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发生。她们都说我们是什么天造地设的一对,还
有什么新奇爱情算命术,还有好多传言呢,都是那些女生吃了饭没事,故意搞事。
你也知道,女生就是喜欢八卦,更喜欢搞什么撮合啊之类的,而秦峰身边就有一
批这样的女生。有些女生被舆论带了进去,但我是有男朋友的,而且我有自己的
原则和底线。】妻子说道,好像很有道理。

  【那你说说搞活动那次是什么情况?】这才是我要知道的东西,终於要炸出
来了。

  【那天晚上就是他说想要和我在一起,我没有理他,然后他就拉住我,然后
抱住我,说可以给我温暖。当时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推开他跑掉了,结果当
时小轩在门口,她就以为发生她认为的事情。】妻子说道。

  【什么事情?】我问道。

  【你自己文章里不是写了吗,说什么看到我蒙着眼睛坐在秦峰身上发生关系。
你应该也是听小轩说的吧?她自己就是那种八卦喜欢搞事情的那种人。】妻子说
道。

  【蒙着眼也会看错?】我问道。

  【就是秦峰可能自己有个眼罩放到床头吧,被小轩看到了,她自以为的。当
时我碰到她的时候,我已经从房间走出来了。】妻子说道。

  【床头?房间?你出去搞活动和秦峰住一个房间?】我忽然找到了突破口。

  【不是,是农舍那种,一个大房间里四个小房间,都带锁的,秦峰住一个房
间,我住另一个。】妻子说道。

  【怎么,你们男女混住?还是本来就安排你和秦峰一间房啊?】我问道。

  【我不是那次的组织者嘛,本来是24个人,正好6间房,结果后来又来了
两个,可是我们那个农舍只有6个房间。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结果就
要拼房间,我是组织者,自然要主动拼一个,这时就有人起哄,说让秦峰来住,
还说正好我们两个一间房,都不要调整。我没有理他们,反正也说不清楚。我就
让小轩姐妹住一间,我自己一间,秦峰一间,还有一个女同学一间房。】妻子说
道。

  【那,那么晚,你跑秦峰房间去干什么?】我问道。

  【我自己把东西清理好,去看看大门锁好没有,每个大房间都有人负责安全
的。可能太累了,小轩她们和那个女同学都锁门睡了,秦峰还在那里清东西,我
就去问他要帮忙不。结果他就说想要和我在一起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妻子
说。

  【你半夜一个人进他房间,你不怕他一时精虫上脑啊?】我继续问。

  【我本来检查完就准备睡觉了啊!也是,当时的情况我也没有多想,可能觉
得五个人住一间房,秦峰不可能有什么越轨的行为吧。】妻子答道。

  【真的吗?】我问道。

  【当然,我当时对他没有感觉。】妻子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穿着睡衣就过去了啊?】我咄咄逼人。

  【是吗?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你知道我一般到家就会换上睡衣的,可能是
习惯吧。不过我真的记不得我是不是穿着睡衣去的了。】妻子答道。

  【白色丝绸睡衣。】我说道。

  【这个你都知道?是不是你暗中调查的时候去找过小轩?】妻子反问我。

  【不要问我消息来源。】我说道。

  【都十年了,老公当时你为什么不问我?现在我真的不记得了。不过那晚真
的就是我说的那样。】妻子说道。

  【当时?我没有那个勇气,生怕失去了你。】我说道。

  【怎么会呢?你再我心中一直都是第一位的。】妻子说道。

  【我还记得,你只有一件白色丝绸睡衣,就是那件吊带连衣裙款式的,比较
宽松,裙摆也比较短,你坐下去后,估计能遮住你的大屁股已经是极限了。】我
说道。

  【夏天的睡衣都是这样的啊,丝绸比较凉快自然要宽松啊。】妻子说道。

  【我的意思是,你当时有没有穿内衣,因为我从来没有见你穿睡衣的时候穿
过内衣。】我说道。

  【我连睡衣都不记得了,这个自然更记不得了,不过我还真的很少穿睡衣的
时候穿内衣,但也不是没有。】妻子回答自然。

  【那你说他抱住你,如果没有穿内衣的话,那岂不是会很敏感?】我问道。

  【当时只是吓了一跳,他说要和我在一起,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脑袋里空空
的,有点不知所措,完全没注意这些细节了。】妻子说道。

  【你推开他出门碰到了小轩?】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突破。

  【是啊,你说,如果我要是特意去找秦峰的,难道还会不关门吗?】妻子很
明白我的逻辑。

  【如果你及时推开了他,为什么碰到小轩的时候脸通红的,还红到了脖子根?
】我又问。

  【我自己又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不过被一个过去向我表白过的男生这样表白,
还抱了一下,恐怕当时自己确实很害羞吧。】妻子说道。

  【呵呵,你应该记得这些细节。】我说道。

  【我发誓,真的不记得了。】妻子说道。

  【没事,那个年纪,我懂。】我理解道。

  【那,现在这个年纪了,我是不是投怀送抱都没人要了啊?】妻子反问我。

  【怎么可能呢?就是再过三五七十年,我依然在你身边。】我温柔道。

  【老公,你今天工作辛苦了,早点休息吧,好不好?】妻子问道。

  【恩,你也辛苦了,早点睡。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说道。

  【你说。】妻子道。

  【我想要你帮我一起完成这个连载,怎么样?】我问道。

  【可是我文笔很差耶。】妻子谦虚。

  【没事,你写一个剧情梗概,我来写细节,怎么样?】我再问。

  【可以啊,有空闲就我们一起创作吧。】妻子回答很爽快。

  【嗯。亲亲,晚安。】

  【亲亲,晚安。】

  ps:琳儿是个漂亮的女孩,大学的时候追她的人数不胜数,她身上有着很
多漂亮女孩的缺点——支配欲。

  但琳儿拥有一个睿智的父亲,多年的商场摸爬滚打让在他身边成长的琳儿有
其他女孩身上没有的特质——大局观。

  还有,她的聪明带来的——狡猾。

  大家可以看看我以前写的几个小故事:

  1。琳儿认为大学的时候我们没有高调秀恩爱引仇恨是最后我们走到一起的
一个必要条件。琳儿和很多女孩一样喜欢花前月下,也和许多女孩一样不希望有
舆论和周遭的压力。她认为如果那个时候天天和我腻在一起,不仅妨碍各自发展,
还会招惹很多情敌的各种阻扰,更甚者可能出现人身伤害。

  2。以前我带琳儿参加过一些成人活动,包括一些比较出格老总的趴体,但
琳儿每次都很谨慎,后来我们就不玩了(每次都那么拘谨,也没人叫我们玩了)。
我曾经问过琳儿,她说别人老总有钱有势,别人玩得起,我们玩不起,当时我就
觉得琳儿比起很多女孩眼界高很多。

  3。琳儿又一次和我说,一个人想疯一辈子只有两次机会,第一次是你还没
定型,就是在大学的时候,人际简单多样;另一次就是等孩子成家立业,自己基
础牢靠了之后,想怎么玩都行。

  4。琳儿从小家里富裕,她从来都是挑选着。她不会因为寂寞而去恋爱,她
只喜欢她喜欢的东西,她不喜欢的东西,她永远也不会喜欢。在大学的时候,她
是少数几个敢於穿泳装的女孩,而且是漂亮女孩,她穿泳装不是为了叫男人侧目,
而是她觉得应该穿泳装。同样,她不喜欢的男生,再怎么示爱,都不会有用,最
多是琳儿觉得你是个好人,提醒你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她从不缺爱,更不缺
钱。

  5。我和琳儿相处过很多年,我总认为有些事情我瞭解她,我们很有默契。
但我和她之间依然带着面具,我有我善意的谎言,她有她精湛的演技。我们小心
翼翼不去触碰对方的雷区,但有些事情又让我们对彼此的秘密很感兴趣。

  而结婚后,琳儿更专注于事业和家庭,对於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她小心地
捧在手心,可是她有着千金小姐的个性,我们爆发过多次争吵,闹过很多矛盾。
不过每每矛盾过后,我们会更加珍惜彼此,更加珍惜这段人生。

  这一篇故事里德对话发生在今年,背景文章中也描述的很清楚了。我们都小
心谨慎的守护家庭,守护这份温馨,但内心却都无法避开阴暗面。我抛出我的文
章,琳儿小心的配合着,我害怕她生气,她害怕我生气,我们对彼此的耐心更深
刻了,从而可以触及的东西就更深了。多余的我并没有写,只写了我觉得大学里
最可疑的那一件事。我的写法是情景对话,其实是微信里的对话,语气我们都很
平稳。虽然逻辑上看上去没有问题,而且我真的不希望有些事情是真的,但有我
的直觉却让我觉得这是妻子善意的谎言,她在评估后果,她依旧在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