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6-13
作者:xy102099
字数:63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第二天,我把这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在QQ上告诉了单男,他很快回复了:我
早就知道你早晚会这样,只要你突破了自己,想开了,其实一切就简单了,何必
反反复复折磨自己,你累我也累。你骨子里就有淫妻的强烈渴望,是绿帽男人的
典型代表。如果实现不了,你会终生过得无滋无味,甚至是生不如死,非常痛苦
的,也会严重影响你和老婆的关系。

  听了他的话,我几乎已经是完全缴械投降了。

  他接着说: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事不宜迟,这种事情就是趁热打铁,趁
你老婆现在正在犹豫和徘徊关头,尽快实施,否则时间拖久了,热乎劲过去,又
会出现反复的。月底我争取去山东出差。

  我全身一震,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只是想不到这么快。

  我问:那第一次怎么玩,是三个一起,还是我老婆单独和你?

  我希望单男会说一起玩,但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

  「我建议你第一次还是我和你老婆单独玩,因为第一次非常重要,一旦成功
了会有良好的开始,可一旦失败了就有可能以后她再也不玩了。所以,第一次你
应该放手让她自己来体验。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第一次的女人,如果老公在旁
边她会放不开,怕老公当面看到自己淫荡的一面,也怕老公看了一时接受不了以
后会留下阴影造成夫妻不合」。

  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只有你俩的话,万一到时候我老婆不愿意怎么办?

  A思索了一阵:我先问你一句,你要说心里话。如果这次去,你的底线是什
么?是希望我们只是见见面聊聊天,还是有肉体上的轻微接触,比如拉手,拥抱?
还是终极结果上床做爱?

  我顿了顿,咬咬牙,打出几个字:只要老婆情愿,一切都随你们。

  A看来很满意:嗯,这我就有底了。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过,咱们可说好,不能勉强我老婆,不能来强迫的。

  「这个你放心,我从来都没有勉强过哪个女人,都是她们心甘情愿地。再说,
那样也没什么意思。我喜欢上的是经我调教后肉体和心理上都接受我的女人。不
过,如果到时候你老婆的态度是半推半就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意思」?

  单男解释:就是说,如果你老婆半推半就,实际上就说明她的内心防线已经
动摇了,肉体上也不是特别排斥了,只是碍于面子和道德上的约束,勉强反抗或
挣扎几下。这时候可千万不能松手,就应该适当用些强硬的方法,这个你能明白
理解吗?

  我眼前顿时浮现出老婆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抵御AAA进攻的画面,咽了
口唾液:嗯,理解。

  A好象非常满意:是啊,聊了这么长时间,也费了那么大劲,也该结果了。
呵呵,在我玩的夫妻中,和你们俩聊的时间最长了,费的劲也最大,无论如何,
咱们都应该得到成果了。你的绿帽愿望应该很快就能实现了。

  他的话总是让我感觉兴奋和刺激。

  我还是感觉第一次现实的可能性不大,我提醒A:可是我还是觉得不一定行,
毕竟我老婆职业是教师,而且她从小家教特别严,特别传统,有一次中学时她在
路上跟男同学说了几句话,正好被她爸看到,结果回去后被骂得缩成一团。一直
到二十四、五了才开始尝试谈恋爱。

  A说:据我的经验来看,往往那些家教越严的,越传统的女人反而出轨的可
能性越大,因为她原来被束缚得太多了,太严了,但人都有逆反心理,一旦她到
一定的环境,一定的气氛,受到一定的诱惑并有合适的条件后,她们的出轨的机
率比那些平时看上去管教不严作风不好的女人更高。我已经很了解她们了。

  对于A这个高手,我除了佩服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我们开始商量实施的具体细节,比如,见面前的几天如何联络,我和妻子应
该怎么做,A还特别叮嘱,千万要避开老婆来好事那几天。我都一一答应,我们
还互留了手机。A答应将随时向我反馈届时他和老婆的进展情况。

  A又提出一个让我兴奋的问题:把你老婆约出来的时候,你会希望老婆怎么
做?衣着打扮上?

  我不假思索地打出:我想让老婆打扮性感一点,穿着短裙,高跟鞋和长筒丝
袜去和你见面。

  「化妆吗?」

  「嗯,简单化化妆。」

  「好,我们想法一致,我非常喜欢女人穿高跟丝袜,尤其是黑色的半透明丝
袜,这样会让我更有感觉。不过,到时候你不要劝她穿这些,毕竟她还不知道咱
俩一直在暗地里设计玩她。如果你劝她穿这些,这样太直接了,她会起疑心的。
到时候你就告诉外出要穿得漂亮点,这样既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别人就行了。由
我自己在网上来跟她说这个。我会跟她说,见面的时候我希望她能穿得淑女一些,
女人穿上高跟鞋和长丝袜是最有女人味的,那样看上去端庄气质且不乏美丽性感,
也会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看看到时候她会有什么反映。你要留意一下,她到时
候是不是会穿这些。如果她不穿,说明她可能心里还存在矛盾,怕和陌生男人见
面穿得太性感了不合适,会有提防心。如果她穿了,就说明她已经非常信任我了,
心里也不会特别排斥我了,那就基本上成功了。

  「嗯,好的,一切按你说的做。」

  「还有个问题,你老婆有采取避孕措施了吗?第一次我是不是应该戴套啊?
你希望我怎么做?」

  「她上过环,不过第一次的话,是不是戴套更安全一些?」

  「哦,上过环那太好了。你不懂,只要是健康男女,交合的时候最好是不带
套,对两人健康都有利。再说,你希望看到什么,是我带着套进入你老婆的肉体,
最后把套子连着精液取下来?还是希望看到我和你老婆肉与肉的真实摩擦,最后
我把精液射在你老婆体内,然后白花花的精液随着我的阴茎从她阴道口流出来?
你想想看是哪种情景更刺激?

  「这个………当然,是后一种更刺激。」

  我不得不承认,他总是能轻易地挑拨出我的绿帽情结,精准地击中我内心最
真实和最柔弱的想法,把我打得一败涂地。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以前跟那些夫妻玩的时候戴套了吗?」

  「嗯,绝大部分戴套,那是因为都没做避孕措施,总感觉玩得不真实,想不
到你老婆居然上环了,这样最好,这样不但我和你老婆玩得更真实尽兴,你的欲
望也能得到更大的满足,毕竟不带套的性器官交合并在你老婆体内射精才意味着
真正地占有和性交,才算真正给你戴上绿帽,你说是不是?」

  我彻底败了,平心而论,内心又何尝不在渴望他说的那种情景呢。戴着套子
做爱,生殖器官根本没有亲密接触,怎么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性交?算了,既然
要走这一步,就彻头彻尾地接受吧。就象那句话说的,抵抗不了强奸,就躺下来
享受,痛并快乐着吧。

  A又强调一点说: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就是说无论我和你老婆有没有上床,
她回去后你都要尽力爱抚她,宽慰她,彻底打消她内心的各种不安和顾虑。如果
没上床,说明时机还不成熟,不能强迫,但可能会有身体接触,比如拥抱,亲吻,
也会给她心里造成一定的影响,回去后你一安慰她,她就会很快消除这些影响。
如果上床了,那她回去会感觉对不起你,会愧疚,你安慰她,她会感受到你对她
的爱,也会更爱你,而且以后也会满足你的各种要求,你想怎么玩都能达到愿望
了。

  我连连称是。

  以后的几天,我们按照计划进行着,他让我继续刺激挑逗老婆,他则在网上
和老婆温情脉脉地聊天,不停地嘱咐她要注意身体和保养,极尽关心体贴之能事,
让老婆完全放松警惕,并从心眼里感激和亲近他。双面夹击,收到的效果自然不
同一般。晚上,一旦侍候孩子睡着后,我们俩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暗
示,就会心照不宣地翻滚到床上,放纵狂热地性爱,我不停地诱导她刺激她,让
她想象是在和A偷情,并辱骂她是骚货、荡妇,勾引别的男人的贱货,她则放荡
地叫着A的名字,求他粗野地操她,占有她,射她,淫荡地说着要整晚整晚地陪
他,并说自己是婊子、妓女,就喜欢给老公戴绿帽。我们都乐此不疲,尽情体会
那种离经叛道的滋味。

  平时的时候,我则尽量不提她和A的事,这也是A教我的,女人不激情的时
候是非常理智非常感性的,也非常有底线,生怕一不小心就越了雷池做出有伤风
化的事,所以平时提这些事说不定会招来老婆的反感而前功尽弃。

  终于,有一天,老婆悄悄地对我说:A这星期六要来济南,说要请我晚上吃
饭,怎么办呢,去还是不去?

  我的心快跳出来了,但尽量保持平静地说:去呗,人家帮过咱,再说要请客
也得咱请吧。

  老婆有点犹豫:我自己去不好吧,咱们一块去吧?

  我说:不就是吃顿饭吗,聊聊天,交个朋友挺好的,我又没跟他聊过,也不
熟,再说人家只请你,到时候我突然加入是不是不太好。

  我尽量以平淡的口吻说着,以图淡化并打消老婆内心的不安。

  前一天晚上,我和妻子躺在床上,按照A说的,我尽量不主动提A和老婆吃
饭的事。

  老婆问我:明天你真的不去啊,我没见过网友,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安慰她:不会,不就是在一起吃顿饭吗,聊聊天。

  老婆说:可是……

  我问:可是什么?

  老婆欲言又止。我猜她应该想说,她和A在网上聊了那么多明显超越正常朋
友界限的话,甚至A的弟弟照片都看了,见了面可怎么好意思啊。但老婆又怕我
追问聊的什么越界的话,才吞吞吐吐不愿说的。然后妻子又问了些诸如吃饭时应
该注意什么,吃多长时间,要不要互送礼物,礼节礼貌什么的。我心里有些好笑,
心想,到时候你真以为是吃饭啊,实际上是A要吃你。同时,一种酸楚感不由自
主升上来,明天,就是明天,我的妻子,我的老婆,我的终生所爱就将极有可能
背叛我,和一个别的男人阴阳交合了,我将真正跨入绿帽男人行列。想到这里,
我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一下,老婆问我笑什么,此时此刻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是轻
轻摇摇头:没事,我只是在笑天下可笑之人。老婆没明白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
神经!

  第二天上午,一切正常。下午睡过午觉后,3点多钟,妻就开始忙起来,洗
澡,吹头发,找衣服,找化妆盒。我故意装作看电视不干涉她。

  好半天,妻才从内室走出来:老公,你看我这样穿着去吃饭好吗?

  我抬头一看,简直张大了嘴。老婆穿了一件乳白色无袖真丝短裙(老婆喜欢
比较单纯的颜色,要么白,要么粉红,基本上没买过颜色有拼接的衣服),上胸
至肩部是那种蕾丝透明的,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的2条乳罩带子,裹着她苗条
纤细的腰身,藕瓜般白嫩圆润的胳膊裸露着,腿上是超薄透明的肉色丝袜,本来
就圆润修长的大腿和小腿在丝袜的映称下更加白嫩和光滑、性感,脚上是一双乳
白色系带高跟露趾鱼嘴单皮鞋(我喜欢让老婆穿高跟鞋,也给她买了好几双各型
色的,基本上都是7- 8公分高,但老婆很不愿穿,总是说磨脚,走路不方便,
也就是参加场合的时候偶尔穿穿),衬的本来就瘦削的身子更加婷婷玉立,看上
去快接近170公分了。长发波浪般翻卷在脸颊两侧,透着成熟与韵味,脸上略
施粉黛,白里透红,睫毛用夹子夹过了往上翻卷着,大大的眼睛楚楚动人,又透
着一股纯真与洁净,一阵阵香风袭来,看得我简直象丢了魂。

  老婆看我傻呆呆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你怎么了,傻看什么啊,到底行不
行啊?

  我都忘了什么事了:什么行不行啊?

  老婆说:就是穿这套去吃饭啊。

  完了,我内心长叹一声,老婆穿了高跟丝袜,虽然不是A所钟爱的黑色丝袜,
但已经足够了,正如A所预料的一样,一切都在按A的计划进行,一切都在不可
逆转地进行,一切的一切……我当时已经心不在蔫了,脸色可能会有点不自然,
老婆好象看出我有点不对正要说什么,我心一横,脸上马上换成笑的模样,说:
挺好的,就是嘴唇有点干显得暗。老婆转身又进去了,一会出来时,唇上便多了
一层淡淡的唇膏,娇艳欲滴。我的心又一阵刺痛,五味杂陈,脸上笑不是,不笑
也不是。

  跟孩子撒了个谎,说是妈妈的学生家长要请妈妈吃晚饭。全家人出门的时候,
趁着孩子先下楼,我从背后紧紧搂住了老婆,好像怕丢了她似的。老婆转头问我
怎么了,我喉咙发干,声音发哑:老婆,慢慢吃,不用急着回来,我在家照顾孩
子没什么事,有事的话及时打我手机。

  老婆好像没太明白我在说什么,要下楼时我又搂住了她,呢喃着说:老婆,
我爱你,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接受。

  老婆打了我手一下:去去去,我能做什么,就是去吃饭,可能一会就回来了,
别胡想了,孩子还在楼下等着呢。

  老婆说过,A来济南是住在华能大酒店,请老婆吃饭的地方也在华能。可能
A考虑到老婆是老师,认识的家长和孩子多,在外面吃饭容易被认识的人碰上,
所以A就定在酒店里面请老婆吃饭。正好泉城路那离华能酒店不远的地方有家麦
当劳餐馆,孩子早就闹着要吃了。我们一家便打了个的,我带孩子去吃西餐,顺
便送老婆到华能酒店。车上,老婆的手机响了,老婆简单说了两句,说马上到了
就挂了电话。我猜是A已经准备好了,也许是等不及了,怕我们这边再有什么变
化才打电话问问。

  转眼间就了华能酒店旁边,因为此时路上车多不好停车,老婆便背着小包急
匆匆下了车,跟我招了招手就朝酒店里走去,我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仿佛感
觉那酒店就象一张狮子的大口,而老婆正像一只毫无戒备的小兔子蹦蹦跳跳向血
盆大口走去。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煎熬与等待,孩子津津有味地吃着麦当劳,我却毫无胃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一刻不停地翻看着手机,唯恐漏掉任何有关A和老婆的
信息。可是事与愿违,自老婆进入酒店后,无论是A和老婆都没有发给我任何信
息,急得我心急火燎,几次想给老婆和A发信息,又强行忍住,那种反反复复的
情绪又在控制着我,一方面期盼着A和老婆会发生什么,另一方面又怕他俩真的
发生什么,甚至希望不要这么快发生,哪怕见上几次面彼此熟悉有感觉了以后再
发生也好。我该怎么办?马上叫停?马上叫老婆回来可能还来得及,可是几次按
出的老婆手机号码都在拨出去之前又被我扣死了,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在想
什么?说心里话,直到目前为止,我仍然60% 的希望他们这次只是吃饭聊天,
30% 的希望他们最多也就是拉手、拥抱,甚至亲吻抚摸两下,10% 的才是希
望他们上床交合。我仍然以为,也许他们俩只是在吃饭聊天,也许老婆根本就没
看上他,更不用说和A上床了,也许老婆已经吃完出来但手机没电了没法和我联
系。

  但也许……也许他们真的上床了?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象是一记重锤直
接击中我心窝,我顿感心口猛地堵了一下,眼前昏暗了一下,抬头看看餐厅,可
灯光依然明亮啊。我马上又安慰自己:不可能,老婆绝对不是那种人,她那么单
纯,那么贞洁,怎么可能见一面就和网友上床呢?尽管他们以前在网上聊了那么
多隐私的话题,但A曾告诉过我,A虽然暗示过特别喜欢老婆,但老婆从来没有
松口说过什么过激的话,更别提上床了。可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发展到
哪一步了?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尽管原来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象热锅上的蚂蚁站也不是、座也不是,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弄得孩子在
旁边也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主动给A发了个简短的信息:怎
么样了?

  好一会,A才回过来:在吃饭。

  我些许放了下心,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应该还不至于到那一步。但同时另一
种感觉却又浮了起来,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啊,知道A和老婆做正常事的时候,
我心里却又有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我问自己:你原来的期望呢?你希望看到的那
种A和老婆香艳刺激的场面呢?你多少年来寻寻觅觅的那种绿帽境界呢?你到现
在还是迈不出这一步吗?

  我竟然又给A发过去这样的短信:就这么简单?拥抱、接吻、抚摸了吗?

  又是长期的沉默,没有任何消息。我不知道A看到后会是什么心情和感受?
他会认为我在鼓励他占有我老婆吗?还是会认为我不放心他俩做出格的事?还是
在暗暗笑话我:我还没急着占有你老婆,你倒比我还急了?我甚至有些后悔不该
发出那条信息。

  孩子闹着要睡觉了,我只好带他离开麦当劳,经过华能酒店时,我扭头凝视
着酒店,希望能看到些什么,但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人流如潮。我希望能听到什
么,但什么也听不到,只有喧闹和嘈杂。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高耸的酒店居高
临下地看着我,闪烁的霓虹灯向我眨眼,过往的行人都对我侧目而视,他们是在
嘲笑我这个心理肮脏变态的男人吗?他们在清清楚楚地见证着A和老婆正在发生
的故事吗?他们能够理解我这种下贱的做法吗?感觉自己象被剥光了衣服,赤裸
裸地站在大街上,人们象在欣赏一只怪物一样,都在鄙视和嘲笑着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