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3-09
作者:zxra(魅影骑士)
字数:46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晨晨以及门

  晓洁最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睡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很痛,昏昏沉沉的。

  她请了个病假,吃了片感冒药,迷迷糊糊间上了个厕所,回去躺下又睡了。

  有些事情,刻意追求反而适得其反,但是如果跟着事件的发展,稍微推波助
澜,让他向着你希望的步骤发展,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李志又是9点多起的床,这个星期六星期天,他约了一个网友见面。

  虽然他刚刚来不长时间,但是早在十多天前,他就通过微信附近的人,聊到
了一个妹子。

  小区隔几个路口就是高中,妹子现在读高三,刚刚17岁,长得很清纯,当
然这话是白说。

  高三压力挺大,妹子晚上下了晚自习后喜欢躺在床上跟附近的人聊天,反正
自己家就是这附近的,还怕遇到坏人不成?想法很不错,可是社会上什么妖魔鬼
怪没有?特别是高中生这样的小绵羊,更是他们的最爱。

  毫无疑问,现在的李志,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近女色了,现在内心已经住了大
色魔,时刻准备择人而噬。

  李志好好的洗刷了一遍,把家里打扫了一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屋子,开始
玩起了LOL。

  刚刚要准备开第二局的时候,门响了,李志立马退出游戏,整理了一下衣服,
把妹子迎了进来。

  果然很清纯,虽然跟妹子在微信聊的很欢实,但是毕竟是隔着网络,图片都
经过处理,远没有见到本人之后的感觉来的直接。

  妹子叫晨晨,160多点,特别可爱的娃娃脸,有点婴儿肥,带着一个黑色
豹纹眼镜框,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配着一条刚刚过膝盖的裙子,两条大白腿晃
的李志马上就要不理智了都。

  妹子刚刚开始坐在床边有点紧张,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李志一看不好,是要
走的节奏。

  本来晨晨是不想出来见面的,刚认识十多天,还只是在网上聊天,万一遇到
坏人怎么办?李志再三刺激晨晨,晨晨才来的,万一现在就走了,那岂不是前功
尽弃?然后李志开启了话唠模式,顺着这几天摸到的晨晨的爱好聊个不停。

  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晨晨已经开始放开了,嘻嘻哈哈跟在自己家一样,最
后甚至坐在李志的电脑旁边,开始玩起了LOL,李志坐在旁边观战,时不时的
给指导,李志是LOL老手,不一会的功夫晨晨就对李志崇拜的一塌糊涂。

  三个英雄追着晨晨的人物杀,晨晨慌了神,嘴里喊着「哥,快来救我,三个
傻逼追着我不放,要杀死我了」,李志立马握着晨晨的右手,卡卡卡一阵,虽然
最后被打死了,可是也是带走了俩人头之后,最后更是带着晨晨赢了比赛。

  晨晨激动的挥舞着双手,一把抱住了李志。

  别看晨晨只有17岁,可是胸起码是C了,顶在李志胸口上,李志的小弟弟
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李志顺手揽住了晨晨的腰。

  激动过后,晨晨察觉到被李志这个色狼占了便宜了,一把推开李志,说我去
上个厕所,然后红着脸出去了。

  李志盯着她的背影,心里狂喊,腿玩年,胸玩年!两只眼睛喷出来的火都快
把眉毛点着了。

  不行,现在要扮演一个好哥哥的角色,继续降低晨晨的防备心理,先玩几把
游戏,降一降欲火。

  刚刚开始,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咦?这个屋里怎么还有人?怎么睡觉也
不关门啊?」

  李志一惊,抬头看到晨晨站在门口,看向主卧的方向。

  一瞬间,李志心里面有万千个想法涌出,但是嘴上装作的无所谓的样子说了
声「那个是我一起合租的,今天也休班,估计是昨晚熬夜了。晨晨你饿了吗?我
带你出去吃东西吧。」

  整个房子又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吱呀一声,晓洁一脸迷糊的穿着睡裙出来了,她能听到外面
说话的声音,可是声音仿佛又很远,她想睁开眼睛又用不上力气。

  现在的晓洁,已经没有了冰雪女王的气质,两腮发红,头发蓬松,右肩的睡
裙吊带半耷拉下来了,右胸的咪咪头都要出来跟大家见面了,可是晓洁仍然一无
所觉,左歪右晃的上了个厕所,然后又回屋了,感觉自己应该是高烧,晓洁又吃
了一点家里的备用药。

  感冒胶囊两粒,以及感冒冲剂,感冒胶囊一般都是吃一粒,有安眠的作用,
然后就连门都没有关直接倒下就睡了。

  把晨晨送走再回来已经三点多了,本来李志想带着晨晨去看电影的,但是晨
晨说还要写作业,李志就送她回去了。

  不过经过半天的接触,晨晨明显对李志有好感。

  一想到晨晨那双美腿和大奶,李志心头邪火就蹭蹭蹭的,但是李志没有强迫
的太厉害,放长线钓大鱼,这个妹子,已经有一半吃到嘴里了,剩下的就是水磨
工夫了。

  李志哼着小歌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再来几把LOL,突然李志慢慢的退
出了房间,艰难的向右扭了扭脖子,然后李志仿佛吃药了一般,鸡巴一下就顶起
来了。

  主卧里,晓洁侧躺在床上,胸前盖着太空被,睡裙不知怎么的都已经卷上去
了,肚子以下全部漏在外面。

  站在李志的位置刚刚好能看到翘起的臀部,还有中间那神秘的丘壑。

  李志以为刚刚晨晨在的时候,晓洁都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现在估计已经
出去玩去了。

  现在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经过内心艰苦的挣扎,李志蹑手蹑脚的把
外面的大门锁上,确保外面钥匙打不开,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打开视频录制,
喘着粗气走进了主卧,并随手关上了门。

  窗帘没有拉开,屋里有点暗,看来今早没有起床,李志一惊,伸手摸向晓洁
的额头,然后看了下床头柜上的药,原来是发烧了,没有其他事情就好。

  然后李志慢慢的摸上来晓洁浑圆的屁股,眼里冒着邪火,喘着大气,但是手
却很轻柔,就像艺术家在抚摸一件稀世宝物,充满了欣赏和赞美……

             【第五章】梦中受

  迷迷糊糊中,晓洁感觉一只火热的大手覆盖在自己的额头,一定是老公回来
了,晓洁心里如是想到。

  一想到老公回来了,一想到老公会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满脸着急,晓洁内心一
阵温暖,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她想睁开眼看看老公,跟老公说自己没事,已经吃了药了,很快就会好起来,
可是却没有力气。

  那只手从额头上移开之后,很快就覆盖在了自己的屁股上,而且开始缓慢的
揉动起来。

  老公好色啊,一回家就揉人家的屁股,一定是出去出差这几天憋坏了,等自
己好了,必须好好补偿补偿老公。

  正想着呢,突然感觉一股很大的力道从屁股上涌来,而且越揉越快,越揉越
用力,简直就像是过年在家揉面一样。

  (北方农村过年手动揉面,揉的越用力,次数越多,蒸出来馒头越好吃)好
舒服,这是晓洁内心最后的一个念头,然后她又沈沈的睡去。

  李志才不知道晓洁的内心呢,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的,现在的李志已经失去
理智了,这几多月没有接触女人,现在就一个大美女躺在床上任人宰割,是个正
常人都会用下半身思考。

  一只手揉已经解决不了李志内心的饥渴了,他迫不及待的开始双手揉了起来,
甚至把自己的整张脸都贴在了晓洁的屁股上用力的吸了一口!好香,真特么香!
真特么想咬一口!真特么想永远抱着这个屁股睡觉!单薄的睡衣根本不能遮住晓
洁的屁股,在李志的揉搓之下,慢慢的离开了主人的屁股,含泪向着主人的腰间
滑去,将前后阵地同时丢弃。

  李志小心翼翼的将晓洁推到,於是卧室里就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一个美少妇
趴在床上,头朝向一边,正在做着香甜的美梦,身上的睡衣已经被卷到了腰间,
浑圆的翘臀正对着天花板,仿佛是在展现自己的骄傲,一双长腿伸得笔直,就像
是象牙筷子一样光滑白嫩,只有可爱的卡通内裤还忠诚的守护在最后的一片领土。

  静,好安静,静的可怕。

  忽然间,卧室里想起来粗重的喘息声,仿佛是溺水的人被人救起,贪婪的呼
吸着每一寸空气,又仿佛是一个人刚刚参加完百米速跑,缓解自己身体的兴奋与
激情!动了,李志动了,如果说刚刚的李志只是失去了理智,那现在的李志,就
像是被情欲支配的野生动物,繁衍后代是刻在骨子里的生物本能。

  一只手一边,使劲揉捏着晓洁的屁股还不够,他整张脸又重新贴到了上面,
舌头也伸了出来,贪婪的亲着,揉着,捏着。

  梦中的晓洁发出无意识的嗯哼声,更是助长了李志的欲望。

  终於,揉搓了十多分钟之后,李志开始不满足,他缓了缓,深吸了进口气平
静一下内心,然后双手颤巍巍的,慢慢的褪去了卡通内裤,漏出了已经被揉搓的
红彤彤的翘翘的屁股。

  李志轻轻的吻在了一半屁股上,然后慢慢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就像是圈地一
样,舌头慢慢的转动,将整个屁股都化作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可是舌头还不满意,它指使双手将屁股向两边分开,慢慢的进攻到了菊花附
近,舌头轻轻的抖了起来,每秒34次的频率挑逗着晓洁的菊花,仿佛就是在舔
什么可口的美味一样。

  「啊……」

  晓洁发出了一声呻吟,仿佛天籁。

  晓洁的身体开始无意识的左右扭动起来,想要摆脱李志的攻击,可是却被李
志按得死死的。

  晓洁的双腿慢慢的蜷曲起来,然后屁股轻轻的往上翘了起来,本来专心进攻
菊花的李志有点不开心的把头可是突然,就像是一点火星落进了炸药桶里一样,
李志的鸡巴瞬间充血到最大最粗,比刚刚硬了好几倍,李志甚至都有一种失血过
多头晕目眩的感觉。

  他快速打开了手机,从各个角度连拍了十多张照片,然后开启了录像模式,
慢慢的把手机伸到了晓洁的大腿中间。

  原来晓洁梦中菊花受袭,左右扭动没有摆脱之后,就自然而然的翘起来屁股
想把袭击物顶开,却不知道这样一来就把自己肥美的鲍鱼半露在了李志的眼里。

  馒头,是馒头,竟然是我最喜爱的馒头!李志感觉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大善
人,不然老天爷怎么会对他这么好呢?李志慢慢的把晓洁的腿往两边分开,尽量
分到最大却不会弄疼晓洁,然后自己趴在双腿里面,防止晓洁并拢,一只手慢慢
的抚摸上去,另一只手拿着相机对准了晓洁的私处。

  好美,太美了,就看了一半就这么美,要是看到全部还了得,李志现在试分
析想把自己的大鸡巴差劲这个馒头里面使劲的抽查,然后狠狠地把自己的子孙射
进晓洁的体内,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但是李志知道不行,万一晓洁醒来喊了起
来,大白天的还是周六,自己肯定会被抓起来的。

  自己想要的可不是这个,自己想要的是把晓洁真真正正的变成自己的女人,
妻子,最不济也是炮友。

  李志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飞快的跑到自己屋里找打了自拍神器,然后把手机固定在自拍神器上,找
了一个角度固定好,然后两只手压在晓洁的屁股上,重新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舔
起来。

  这次李志进攻的不是菊花,而是肥美的鲍鱼,饱满的馒头,李志的舌头就像
水里的游鱼一样灵活有力,开始还是在外面游走,后面之后开始在里面进进出出。

  「嗯,啊,嗯哼,嗯……」

  晓洁无意识的呻吟了起来,双腿又开始扭动起来,开始还是小声,后面直接
停不下来了。

  还是馒头舔起来爽,李志内心想到,怀念那个少妇啊,不过已经没有意义了,
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李志的双手慢慢往上移动,伸入睡衣中,摸到了晓洁的B杯的美胸,也慢慢
的揉了起来。

  李志忽然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他大声说道「骚货晓洁,我是不是比你那个不
中用的老公厉害啊」,然后舌头猛地插进晓洁的阴道里,同时双手微微用力,晓
洁受到刺激,无意识的「嗯」

  了一声,就像是同意了李志说的一样,李志一听有戏,於是故技重施,「骚
货爽不爽?」,「嗯」,「想不想我草你」,「嗯」,「上次操的你爽不爽」

  「嗯」。

  ……

  玩了一会李志就停止了,然后专心攻打起眼前的鲍鱼起来,双手又努力的分
开两瓣屁股,将鲍鱼最大限度的从后面展示在自己的眼前,方便自己的舌头代替
自己的鸡巴,攻城拔寨。

  「哧溜,哧溜,哧溜」

  「我曹,骚货你水真多」

  「嗯啊……」

  在李志灵活的口活之下,晓洁逼里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幸亏是凉席,看得
不明显。

  又过了几分钟,晓洁的呼吸越来越重,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李志知道晓
洁要高潮了,於是李志抓紧时间,舌头的频率又加快了一些,终於「啊……」的
一声长音伴随着「噗噗噗……」的水声,屋里又慢慢陷入了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