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0-02
作者:深绿的心动
字数:50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7)

  严冬虽然依旧寒冷,但新年的临近,让这一切都披上了一层红色的外衣,那
堆积的白雪,似乎也堆积出了喜庆的气息。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有一间装潢雅致的卧室,顶上的吊灯洒下了明亮的光辉,
将整个卧室照得通亮,而这卧室之中,正有着一幕令男人目眦欲裂的景象……

  只见中间的高级席梦思大床上,有着一个美艳绝伦的身影,那是一个身材姣
好,令人欲火升腾的美人。

  那是一个冷艳高贵的OL丽人,她穿着打底的白色衬衣,外着一件深黑色女
士职业马甲,下面的扣子一颗不落地全部扣上,那高耸的双峰则为衬衣托起了一
个美妙的弧度,下体是一件包裹着丰臀的黑色职业短裙,一双修长丰满的美腿从
其中伸出,美腿上穿着黑色透明丝袜,从丰腴的大腿一直到圆润的足尖,荡漾着
原始的诱惑。

  然而,最让人热血沸腾的是,这位冷艳的美人的双手被手铐铐在床头的缝隙
之间,眼睛上蒙上了一只黑色的眼罩,双腿腕部被特质的软麻绳紧紧捆着,整个
人呈一条直线,被捆在了洁白的床上……

  平时强势冷艳的OL高管,此时却被剥夺了自由,那有些紧张和不适的感觉
让她更显得楚楚可怜,而联系她平时那高贵的气质,能最大程度地激发男人的征
服欲和凌辱欲……

  快要过年了,我的工作越来越轻松,而韵的公司也在不久前进行了人事调动,
而今天就是任命书正式瞎打的日子,凭证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不菲的业绩,韵终于
成为了这个子公司的副总经理,当然,据说少不了她那个总经理女上司的青睐…


  于是,今天便是庆祝咱们新的副总经理上任的欢庆会,这也是我秘密准备的
节目,当我将美艳的妻子再次灌得微醺,并将其绑在床上时,她也只是轻轻地嗔
了我一眼……

  不过,我却没有告诉美丽的娇妻,今天晚上的主角,并不是我……

  这时,夜已经渐渐深了,房门突然「咔嚓」一声,锁被打开,门渐渐地开了
……

  只见一胖一瘦两个猥琐的身影,背着一个小包,相继进入了房中,当他们看
到房间正中那玉体横陈的美人,眼中仿若不可置信般呆住了,然后便是那不可遏
止的欲火和淫邪无比的眼神,仿佛想要将这个来自梦中的仙女一口吞下。

  「老公,怎么了?」美人似是在轻轻皱眉,口中吐出了清冷的声音,恐怕,
现在的情况也让她想起了那个美妙而可怕的夜晚。

  两人被美人的声音惊醒,终于想起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于是,便缓缓走近了
床上的美人……

  「这,你们是谁?谁在那里,磊,你在吗?怎么还有人……」

  韵听到不止一人的脚步声,终于有些慌乱,开始忙不迭发问。

  这两人就是肥鼠和竹竿了,他俩对视一眼,回头叫到:「嫂子!

  (嫂子!)。「

  「啊!!怎么是你们,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老公呢?!磊呢?!你们
对他做了什么?!」韵的语气充满了惊恐和慌张。

  「是磊哥让我们来的,说是好好伺候嫂子,嫂子,你们的事磊哥都告诉我们
了,我们保证,对虎哥一切保密。」肥鼠有些急切地走上前去,生怕眼前的美人
拒绝似的。

  「你,你别过来,我不相信,你别过来!!」韵的声音变得尖锐。

  肥鼠愣在了半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只好讪讪地说:「那是磊哥…
…」

  「不行!!你们滚!!!」韵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身子也在不停挣扎。

  「那,那好吧……」,肥鼠和竹竿无奈对视一眼,最后只好不舍地看看眼前
的美人,回头向外面走去……

  听到两人答应,并且向外走去,韵明显一下子愣住了,身子也不再晃动,有
些不可置信:「你们……居然这样听话?」

  「磊哥说了,要是嫂子挣扎太激烈,实在不情愿的话,不准强迫你,马上离
开……」肥鼠的话透着深深的无奈与不舍。说完,二人就要离开。

  「等下!」韵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二人连忙转过身,眼中闪烁着惊喜与激动。

  「我要……跟他确,确认一下。」韵的声音显得结巴,还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急忙拨打了一个电话,拨通之后,小心翼翼地将电话放在了美人的耳旁
……

  我接通了电话,看着视频中的韵,嘴巴里却说不出一个字。「磊,你在吗?」
沉默良久,韵的声音缓缓传来。「韵……」我欲言又止,「我马上让他们离开…
…」「不用了。」韵忽的转头「看」

  了我一眼,隔着眼罩,看不清眼神,但是,那眼中,一定是五味杂陈吧……

  只见韵低低地说了什么,直见肥鼠和竹竿一脸狂喜,然后连连点头。

  可是,他们却没有立刻开始自己的动作,只是走到一旁窃窃私语,不时向床
上的美人投去淫秽的笑容。过了一会儿,只见他们竟然从包里取出一件事物,竟
是一个遥控的跳蛋……

  竹竿走到韵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却只听她严厉的声音:「不行,绝对
不行,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俩人对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地站在美人的大腿两侧的床边,躬身在裙底的
黑丝大腿根部活动着,而韵则是整个人兀的抖了一下,皮肤上明显起了鸡皮疙瘩,
然后整个人在两人的动作下轻轻扭动着身子,显得既焦躁又难受,只是由于两人
的身子将镜头挡住,看不到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良久,两人的动作终于结束,只见那美人早已脸颊发红,喘着粗气,在我看
来,恐怕是气的……

  只见肥鼠手上拿着一团黑色布料,竟然是韵的内裤,恐怕被他们剪断了才拿
下来,而那粉红色的跳蛋,恐怕已经消失在了韵那黑裙下的黑丝深处……

  韵正微张小嘴,肥鼠一脸坏笑地走到她的头部一侧,听到动静,她正待说什
么,却没想到那胖子眼疾手快,一把便将手中的布团塞进了美人的口中。

  「呜呜……呜……呜呜呜……」美人激烈地挣扎起来,然而全身被禁锢的她,
却无法行动,现在连话也说不出了,只得扭着水蛇般的身子,让人看起来,更觉
得妩媚动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蹂躏一番。

  然后,肥鼠却反而老神在在地走到旁边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手上拿出一
个没有针头的针管,轻轻抛给了竹竿。竹竿接到了,然后从饮水机里取了一杯冷
水,在里面抽取了半管,再然后又回头,对着镜头给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俩家伙到底准备干什么。

  却只见竹竿又拿着针管,伸进了韵的裙内,只见韵身上的挣扎忽的一僵,复
而更加激烈地扭起了腰。此时,竹竿说道:「嫂子,只要您答应了刚才小弟说的
话,小弟定会让您舒舒服服地享受一番,还有,刚才打进去的是烈性春药,希望
您能够好好品尝。」

  我心里一惊,刚才那个明明是矿泉水,怎么到他嘴里就变成了春药,想到刚
才那个手势,我终于明白了什么,瞬时变得口干舌燥……

  韵似乎也愣住了,然后平息下来反而不再挣扎,竟是以此来坚决抗争。

  竹竿也坐到了一旁,看到美人的举动,不由得一笑,然后向肥鼠一示意,肥
鼠点点头,打开了手中的开关,一阵低低的「嗡嗡」声,从韵的裙内传出。可以
看到,床上那俏丽的美人身子明显一颤,然后又复归平静。

  时间缓缓流逝,滴滴汗珠,从美人的额头缓缓流下,美人的身体也开始渐渐
扭动,尤其是那大腿的根部,似想要用力研磨,但苦于双腿被绑的严实,竟让美
人的腰部不断扭动,还不时向上抬起,显得无比动情诱人。

  看到眼前这冷艳美人动情,两人眼中都冒出了淫邪的光芒,只见竹竿跑到美
人耳旁耳语了几句,却引得美人激烈地挣扎摇头,不时地发出「呜呜」之声。

  眼见如此,肥鼠却一把关掉了手中的遥控器,房间里的「嗡嗡」

  声一停,美人的身子也骤然停下,仿佛迷失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肥鼠又打开了遥控器,让美人来不及休息,又落入了欲望的漩
涡……

  一时间,只有那悉悉索索的蠕动声和「嗡嗡」声在房间回响,偶尔,还会传
来一声低低的「呜呜」声,而随着遥控器的一次又一次开关,竹竿和肥鼠的眼神
也出现了一丝震惊,似是第一次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这么久……

  ……

  不知过去了多久,只见汗水已经布满了枕头,美人的身上也隐隐约约被水打
湿,而身上的力道也渐渐小了,竹竿便坐在原位直接说道:「嫂子,您就答应我
吧,在这药的作用下,您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这样下去对您的身
体也不好……」

  床上的美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虽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但她仍旧本能地不
愿低头。可竹竿却不想再等,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走到了床边,他直接爬到了床上,美人似乎回过了神,开始摇动身体以示不
甘,可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只得无力地摇了摇头。

  却只见那猥琐的瘦子,跨坐在美人的腰部,缓缓伸出双手,覆在了那被外套
近几年包裹的丰乳之上……

  骤然被人压住,然后被袭击了重要部位,美人明显一惊,似是恢复了几分力
气,开始摇动身子,却见竹竿将美人那挺立的双峰狠狠一捏,霎时,美人僵住了,
然后整个人抽搐了起来,口中呼吸急促,却因呼吸被堵,发出了急切的「呜呜」
声,修长的双腿,也在床单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皱褶……

  眼见美人终于迎来了今夜第一次巅峰,竹竿毫不犹豫,脱下裤子,露出那早
已挺立的阳物,然后,一颗一颗地解下了美人的扣子,美人的肌肤也一寸一寸地
暴露在空气之中,只留下胸口的两颗,黑色的乳罩则在白色的衬衣下面,若隐若
现。

  男人的手从衬衣的下方钻了进去,只见那本来圆润俏丽的曲线一下子就沉了
下去,然后在那纯白的衬衣下,挤出一个又一个不规则的线条,随着美人的喘息
渐渐高昂,那曲线也扭得更加欢悦,身下传来的「嗡嗡」声也更加剧烈。

  美人尚未过去的高潮竟成为了下一波的前奏,美人也显得有些欲罢不能了。
此时,只见竹竿的手缓缓抽出,竟然,带出那黑色的乳罩。

  那纯白的衬衣早已经被汗水打湿,挺立的两颗红色樱桃在衬衣下也显得隐隐
约约,明明无法清晰地看见,却又因为汗水,能看到那隐隐的朱红和挺立的形态,
透过衬衣上下口露出的「事业线」,有一种比直接看到而更令人心动的制服诱惑。

  而竹竿也仿佛很满意美人这样的体态,开始了他下一步的动作。

  他将手伸向韵被铐住的双手,然后迅速将其中一只手解了开来,美人的手早
已被折磨的酸软,骤一解开放下来,似是想要动,却被两只有力的手掌紧紧控制
住,放到胸前,又被那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再次铐住。这样,冷艳人妻的纤
纤玉手就从拷在床头变成了单纯地拷在胸前。

  美人仿佛知道了他要做什么,无力地摇起了头,似乎想要做最后的挣扎,不
过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见竹竿握住她的手,强行按在玉峰两侧,然后,下体对准
那深深的乳缝,轻轻一入……

  ……

  汗水,在空气中迷乱地飞舞,是谁的玉峰在那舞动的双手下翩翩起舞,为何,
那粗黑的阳具,会消失在雪白的嫩肉之间……

  美人的双手手背被一双大手压住,上下翻飞的蜜桃被紧紧包裹,正为男人的
阳物献上美妙的侍奉,让男人的秽物在双峰之间吞吞吐吐,而那粉红的跳蛋,也
随着双峰的频率改变着自己的频率,此时,竟有一种完美的节奏感。

  缓缓地,男人放开了自己的双手,美人的双手却随着惯性依旧服务着男人,
不过,随着那双手的离去,她似乎也回过了神,双峰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可
是,下身的「嗡嗡」声也渐渐低了下去……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切都静了下来,身上的男人也直直地看着眼前倔强的美
人。忽然,跳蛋的「嗡嗡」声忽的响了一下,复而平息,美人的身体也紧绷了一
下。过了一段时间,又是这样,仿佛在催促着什么……

  就在我以为画面会这样永远停止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
妻子的手,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我忽然感到口干舌燥,眼睛死死盯着画面,直见那双被铐住的纤纤玉手,握
住自己丰乳的两侧,开始缓缓滑动,套弄着其中的粗黑阳物。竹竿也似乎松了一
口气,双手撑住美人两侧的床,享受起这倔强的冷艳人妻的绝顶服务。

  温润柔嫩的乳肉,那是从未有男人踏足的禁区,那里的温暖与柔滑,本是留
予未来的孩儿的纯洁净土,没想到,今天她却迎来了一位预想不到的客人。

  那粗黑的阳物,被那嫩滑的软肉紧紧夹住,从男人的表情看来,那定是无比
的美艳销魂,而美人的脸上也布满红晕,喘着粗气的美人只能紧紧夹着胸口的火
热,快速地套弄着。

  那销魂的乳缝,犹如一个勾人心魄的洞穴,将男人的下体一下又一下吞噬…


  一下,又一下,男人的阳具被美人的双峰不断吞下吐出,犹如一场持久的大
战,两人的喘息越来越重,美人下体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忽然,美人的双峰骤然加速,激烈地套弄着男人的下体,而跳蛋的声音也越
来越大,身上的男人再也受不住,忽然从正面狠狠掐住了美人的双峰,然后用力
一挺,下体紧紧顶住美人的火热双峰,火热的白色液体从领口喷出,烫在了美人
的乳房、脖颈和美丽的脸颊,霎时,美人发出了巨大的「呜呜」声,整个人骤然
绷直,腰部竟然高高挺起,不断颤抖着。

  仿佛只过了一会儿,又仿佛过了很久,美人的身体骤然瘫软,腰部重重落下,
男人也满足地从美人身上下来,擦了擦自己的精液,向肥鼠一致意,肥鼠也笑笑,
该换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