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4-10
作者:baxx1979
字数:4505


              【第36章】

  阿珍今天没有上班,她想去看望阿琳,所以她拨打了阿琳的电话,虽然她觉
得电话那头的阿琳有点怪怪的,但也说不出来,估计是怀孕后的问题吧。

  她出了门坐车去阿琳的家,途中在水果店下车,买了点水果。水果店距离阿
琳的家不远,於是她索性走路过去,就在要到阿琳的楼下,她竟然看到一个熟悉
的背影,这个背影不是别人,正是她那个老头老公,老徐头。

  老徐头怎么会在这里?她吓了一跳,他不是应该回去在家睡觉么?阿珍觉得
很奇怪,於是顺着老徐头的仰头角度看了过去,一下子有点惊呆的感觉,那,那
不是阿琳卧室么?

  一下子很多问题在阿珍的脑袋中盘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躲在墙
角边的阿珍看到老徐头低声咒骂了几句,她看到老徐头的眼睛紧紧盯住对面阿琳
楼下出来的一辆车,车上的司机也是一个老头,这,这不是阿琳的公公么?

  阿珍越来越好奇,但她不动声色,她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离开,一路上提
着水果的阿珍脚步踉跄且沉重,她脑袋无数的思绪,她将自己的记忆一小块一小
块的拼凑起来,还是无法瞭解阿琳跟老徐头到底有什么关系。

  阿珍走着走着,此刻不知道要去哪里,回家又不想碰到老徐头,看着旁边一
部公车,她突然想到了谁,於是跳上了车。

  二十多分钟后,阿珍到了老乞丐的家,现在是快中午的时分,就在下车的时
候,她接到了阿琳的电话,询问是不是要来,阿珍说忙过头忘了,对面的阿琳也
没有说什么,也就挂上了电话,双方现在都需要一点时间,阿琳需要整理她对公
公的思绪,阿珍需要整理她对老公的探索。

  但阿珍现在更不想老徐头,她扭着步伐上了老乞丐的楼梯,很阴暗的那种楼
梯,阿珍穿着灰色的长裙装,修长的身形格外诱人,令到从楼上走下来的一个老
女人无数怨恨的目光。

  阿珍打开铁闸,她一直有这里的钥匙,一阵臭味扑鼻而来,这味道不是平时
的那种臭,而是刺鼻的味道,她打开门就看到髒乱的大厅中几罐铁罐子,她不知
道是什么,这味道让人有点晕,一下子吸入蛮多的阿珍看了看。

  她经过厅走到老乞丐的房门,她不知觉的看了下对面房门,一看都没人,奇
怪得很,她打开老乞丐的房门,一看,人也不在,原来房间内都没人的。

  看着老乞丐髒乱的房间,她不禁的一阵心酸,都这么久没来过了,怎么越来
越乱了,她犹如一个温柔的妻子,皱着眉头打量四周,然后去了厕所拿了块布回
到老乞丐的房间整理起来。

  她细心的将丢在地板上的臭袜子臭内裤拿起来,准备等下洗,看着老乞丐那
个髒兮兮的床乱哄哄的被子,不由得脸一红,就在不久前,她每天过来,就在这
张床上服侍这个让人讨厌的臭老头,她美丽的身体就睡过这张木床好几次。

  此刻的她跟老乞丐的妻子没有分别,她边整理变娇惹的说:「这个男人怎么
这样乱」,房间虽然不大,但整理起来够呛的,没几分钟阿珍满身大汗,於是脱
下小外套来,然后抱着一对老乞丐的衣服走进厕所来洗。

  对於勤劳朴实的阿珍来说,洗衣服是家常便饭,三下五除二很快的阿珍站了
起来准备晾衣服,突然她身子晃了晃,她突然感到天旋地转的一阵晕,伴着想呕
吐的阿珍一下子有点难受。

  她走回到老乞丐的房间中,她无力的关上门,然后犹如小猫一样卷缩在老乞
丐的床上不想动弹。

  这时候外面一阵房间的声音,一阵脚步声进来了,原来是傻国跟他父亲,平
时他们没事情做,都会找散工,由於两父子傻,所以工作的报酬低廉,这样到也
有事做。最近傻国找到一个装修的杂工,看到装修后不要的信纳水,今天上午看
到就拿回来,这种水本身就有毒,但傻子不懂,在密不透风的房间中容易挥发起
来,所以搞得阿珍一下子头晕就是这样。

  傻子进来后,提着这几桶东西就出门准备去卖了,他父亲最后走,顺便去小
便,就在走去厕所的时候,发现老乞丐的房门没关好,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他
觉得奇怪就推了推门。

  一下子,一具光滑的女人身子出现在他眼帘,天啊,这可是他一直梦想的女
生阿珍,这怎么回事?阿珍穿着短袖的小圆领运动长裙,修美的弧形身段美好的
展现在他身前。

  他一下子愣了,但他不敢怎样,只是吞了吞口水,盯了几分钟阿珍,发现她
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没有盖被子,这不像是睡觉的样子。

  「额……妹……妹子……」他低声的喊了一句。

  「妹,妹子,你……你来啦?」他觉得有点奇怪,但心跳加速。

  看着没有反应的阿珍,一下子这老头有点胆大了起来,他走了几步到床边,
看着阿珍起伏的胸脯十分诱人,脸庞白色的皮肤十分有弹性,这是他第一次如此
近距离的看阿珍。

  他一直有个很大的疑问,就是阿珍跟老乞丐到底什么关系,虽然他人傻但也
无法瞭解为什么阿珍会心甘情愿的来照顾老乞丐,而每次他都看到老乞丐叫阿珍
关上大门后,老乞丐在里面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声音而里面还夹杂着阿珍一丝丝的
喘气声。

  虽然他不知道在干嘛,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也意识到了些什么,现在看
着阿珍躺在床上他一下子感到如此的幸福,这房子内就他们俩。

  而刚才闻到太多信纳水的阿珍的确是晕了,她没有意识的躺在床上,她也根
本不知道旁边站了一头流着口水的老狼。

  这头老狼突然吞了吞口水,伸出长满老茧的手摸了一下阿珍的手臂,那一阵
年轻女性的弹性皮肤让他一阵的心跳,他很久没有碰到女人了,自从傻子的母亲
离他而去后,这几十年他根本没有机会碰到女人,让他最兴奋的就是上一段时间,
他在这个臭烘烘的房间内看到了美丽的女神阿珍。

  此刻,他竟然摸到了女神的手臂,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特别是这个没有
人的房间内他需要女人他渴望女人,一下子爆发了起来,他拉起阿珍白皙的手臂,
舌头满是口水的舔了上去,从手指头手指甲胳肢窝,他就这样疯狂的舔着,犹如
在烧烤鸡翅的擦蜜糖一样,阿珍的手瞬间都是他腥臭的口水。

  他在舔着,头撞到了一团软绵绵的物体,他迎头一看,这不是阿珍那个美丽
坚挺的乳房么?他喷着粗气他伸出狼爪突然按住了这座饱满起伏的山峰,一阵喉
咙声的低吼,这声音跟他每次在房外听到老乞丐的声音同出一撤。

  他看着衣服尖尖突出的一个点,他一口隔着衣服咬了上去,阿珍今天穿着运
动型的内衣,因此乳头很容易的随着紧绷的衣服让人看到那个圆点,但她已经晕
过去,她没有知觉,她并不知道这时候的乳头正隔着衣服给一个臭熏熏的男人舔
着撕咬着。

  傻国的父亲已经失去理智了,但此刻的他已经很满足,他是如此的是无忌惮
的在女神的身体上撒野,而女神没有任何的拒绝让他陷入疯狂,他开始扯阿珍的
衣服,他要得到阿珍的乳房,他需要吸允阿珍的乳头,这是他现在脑海中最大的
目的。

  他的下身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滴下腥臭的液体,犹如一只找交配的野狗一样,
但面对如此丰满的胴体,他也有点无可适从不知道从何下手。

  阿珍的长裙是直接到膝盖的那种,拉上来需要费劲,老狗怕阿珍会惊醒,他
只能将手从阿珍的领口伸入,他一下子手摸到了两团软绵绵的肉上,他知道摸到
了阿珍的奶子上面的肉了。

  那一种紧张跟幸福,搞到他刺激不已,他继续往下伸,他的手给一层衣服隔
着,那层是阿珍可爱的运动乳罩,跟平时的乳罩不一样,运动型的比较贴身,所
以一时间老狗的手无法深入,他於是隔着那层布料他的手抓住了阿珍的乳房。

  啊……这是做梦吗?老狗一下子有点傻了,他的手进入女神的衣服内,抓住
了女神的乳房一手满满的肉感,那是一个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奶子,十分有弹
性的在老狗的手中,任由他把玩。

  阿珍这时候突然也有点感觉了,这信纳水的味道不算大,阿珍胜在年轻恢复
意识也算快,但还是处在迷糊的状态中,她此刻感觉自己躺在一片沙漠中,旁边
有一头骆驼,这头骆驼很可爱。

  阿珍不禁用手摸了摸这头骆驼,骆驼很亲昵的将头埋入阿珍的胸前,来回左
右上下不停的亲昵着,阿珍感到又痒又酥又舒服,她抱住骆驼的头不让它离开自
己的怀抱,她很享受着跟动物的接触。

  而实际上的她现在双手紧紧抱住傻国父亲的头,她没有意识的哼哼哼,在她
的梦境中,骆驼的主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她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老乞丐么,
老乞丐从骆驼上起来,哼着然后张开双手想要抱住她。

  她一下子娇声一下轻轻躲开,她说:「我喜欢骆驼,不许你来,不许你来」,
老乞丐眉开眼笑的说:「你让骆驼舔奶子也让我舔一口吧……」阿珍笑嘻嘻的继
续抱住骆驼的头:「不让你舔,就是不让你舔,我只让骆驼舔……」

  一时间娇声连连,一阵欢天喜地七仙女般的场景,让阿珍抱住头的老狗感到
阿珍的手越来越紧,他的下体不由自主的一阵火山爆发,一股浓烈的精子喷在了
他的裤裆内,一阵一阵的发射着,他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他抽出了在阿珍衣
领内的那只手,但他的头还是给阿珍抱住。

  「骆驼,骆驼,你别跑,你来舔舔,好吃的,就不给他吃……」阿珍在睡梦
中瞄了一眼老乞丐,她看到老乞丐黑着脸,她就感到越好玩,她无意识的抱住骆
驼,突然,骆驼发出一阵声响,一阵一阵的声音……

  她迷糊了一下松开了手,她突然看到骆驼离她狂奔而去,而此刻的声响越来
愈大声,连老乞丐都不见了,她一下子惊惶了起来,双手无力的挥舞着,突然,
她睁开了双眼,头一阵的晕痛,她打量了下四周,这,这不是在老乞丐的房间么,
而旁边她的手机一阵一阵的铃声正在响着。

  她无力的拿起电话,她突然发现她的手臂都是湿漉漉的,她一下子回忆不起
她刚才在干嘛,但无暇让她继续思索,她看到手机出现老徐头的相片。她按了下
接听:「在哪里呢?」

  一下子阿珍紧张了起来。

  「在,在买菜呢……」阿珍喏喏的回答着,「那还不快回来煮饭,都几点了,
啊,,困死了」老徐头在那边不满的说着,平时阿珍在下午上班前都是煮好饭,
但今天是因为休息,原本想看完阿琳再回家的,但碰上了老徐头,所以今天也就
打乱了生活。

  「哦哦,我,我这就回……」阿珍一下子忘了刚才对老徐头的那种愤怒感而
是犹如害怕的小少妇一样,在她的内心中,这才是真正的阿珍,一个温柔矫惹的
少妇。

  盖上了电话的阿珍这才发现,她的手臂一阵黏糊糊的,而她的衣服,就在她
乳房的位置一大片湿漉漉,这,这是怎么了?阿珍一下子完全没有回忆了。她一
阵头晕的坐了起来,她一下子记不起什么事情,但她努力了一下,她记得她洗完
衣服就躺在这里休息了,对了,睡梦中还梦到一头骆驼呢……

  她坐在床上想了下,她刚才去厕所洗衣服了,然后就回到床上休息了下了啊,
但,没有其他事情了,对了,睡梦中,她是梦到一头骆驼,但,这是做梦吧,这
咋回事呢?越想越头疼,阿珍站立起来,身子还是晃了晃。

  她发现自己的下体有点湿,她不禁觉得奇怪,这是怎么了,难道睡梦是真的?
她用手摸了下自己坚挺的胸脯,乳头有点硬,这奇怪了,她很少这样的,除非,
除非……这不可能的,这房间都没人在,真讨厌,她自己骂了自己一下。

  拿起袋子穿上外套,一阵装修水的味道,还有一点点腥臭的味道,这味道好
像闻过,有点熟,好像,好像是老乞丐每次射精后的那个味道,嗯,估计是房间
的味道,阿珍想到这里一阵的脸红耳赤。

  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走过大厅,她此刻头还是有点晕,她根本没有发现
地上那几罐的装修水都不见了,她走出大门关上门那一刻,从傻国的房间内,一
个男人正靠在墙壁上,闭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细细的回味着刚才发生的那
一幕。

  在他心中,这是无法磨灭的记忆,他好舒服好舒服,这是他几十年来最舒服
的一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