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好养 发表于 2015-06-08
作者:changc19
字数:9462


  屋顶上的萍就像是一只发情的小淫娃,双腿大开,脸颊红润,丰满的奶子随
着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乳头顶端的两粒粉红色跳蛋在白皙的肌肤反衬下
更显的明亮,整个淫穴像是一只刚上岸的鲍鱼一般,一开一合不断挣扎着,蜜口
也不断涌出爱液。

  『天呐…天呐……呼哈…我受不了…受不了…啊哈…』诗萍头脑发胀,全身
不断激烈摇晃着,强烈的阳光也加速了身体的新陈代谢,让诗萍满头大汗,整张
脸红到不行。

  『下午的课…呜啊…呼…能不能…不要上啊…啊…』小跳蛋把诗萍全身弄得
飘飘欲仙,实在舍不得摘下来,诗萍虽然已经对手淫完全不陌生,但用跳蛋自慰
跟用手指比起来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现在可以不断刺激乳头,让诗萍乐的好不开
心。

  沉浸在跳蛋快感下的诗萍,脑袋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不如,就戴着它走吧…』诗萍为自己脑海中的想法捏了一把冷汗。但一想
到那跳蛋激烈的震动,诗萍整个人感到既是刺激又是淫荡。

  诗萍赶紧将衣服套好,跳蛋的形状在紧绷的束胸里就像激凸一样,顶的极其
明显,诗萍只能用制服的皱褶加减遮挡住,并把遥控器塞入高筒袜里,一震一震
的快感让诗萍完全站不稳,随着钟声铃响,诗萍整个人跌跌撞撞的的回到教室,
并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如果…被谁看到的话…恩…』诗萍整个人沉醉在乳尖传来的快感,嘴角跟
着流下口水,诗萍忍不住用手肘撑在桌沿,整张脸用手掌盖住,不断的在手掌心
里娇喘着。

  『嘿,早上去哪了啊』阿杰的手突然搭上诗萍的肩膀,让诗萍吓了一大跳。

  『哇啊啊』诗萍这一叫,整个身体往前顶,奶水突然从乳头喷了出来,把制
服内的束胸打湿,也让原本还沉浸在下课氛围的班级突然全都安静了下来。

  『阿杰又在欺负诗萍了』班上的女同学生气的大叫起来,有默契地同时向阿
杰丢纸团.

  『靠,做什么啊,一群八婆!』阿杰夸张的左闪右躲,赶紧跳回自己的座位
上。

  诗萍露出感激的神情,对着附近的女同学礼貌性的笑了笑,身体又赶紧低低
的靠回椅子上。

  『呼…呼…好舒服』诗萍闭起眼睛,舒爽的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湿润的奶水
让乳头变的娇嫩,乳尖彷彿有生命一般,跟着跳蛋的震动一上一下的蠕动着。现
在的诗萍只能紧闭嘴巴,咬着牙根,生怕一张开嘴后会不小心舒服的淫叫出来。

  随着老师进入教室,全班开始像往常一样,全神贯注地看着老师讲课. 诗萍
闭起眼睛,重重了深呼吸了一口气,等到时机成熟,将手伸到遥控器旁,将手指
往中的开关刻度按了下去。

  『呜啊…』随着跳蛋发出的嗡嗡声,诗萍的乳尖传来了另一波让人升上天堂
的快感。

  『呼…呜…嗯…啊啊…天呐…爽死人家了』诗萍紧紧皱眉,牙齿用力咬着下
唇,蓓蕾的舒感让诗萍整个前胸挺起,上半身靠在桌边前缘,随着跳蛋传来的震
动,触电的感觉很快袭遍全身,诗萍的下身忍不住刺激开始涌出泉水,屁股也轻
轻地晃动起来。

  『呜啊…做爱…好想做爱…』诗萍整个人看着宇良空荡荡的位置,整个屁股
激烈的上下扭动,却又不敢太大幅度,生怕被周围的同学以及老师发现. 这种感
觉就好像坐云霄飞车一样,把诗萍的七魂三魄都带到了九霄云外,惊险又刺激。

  诗萍只能努力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完全不敢相信几个礼拜前单纯的自己,现
在竟然会大胆的在全班面前公然自慰。如果被发现了,不被拖去强奸才怪。

  『呼…呼…好棒…要去了…』不到两分钟,小腹感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的感
觉.

  『呀。。。咿咿咿咿咿…』随着第一波高潮的来临,诗萍腰用力一挺,淫水
从小裤裤两旁溅了出来,身体也激动地不断颤抖。诗萍张开嘴巴,舌头伸出,大
力的喘着气,双颊胀红,眼神也迷濛的盯着前方。

  『喔喔…呼…啊哈…』诗萍舒服地享受着在课堂上的第一波高潮,整个身体
压在桌边,诗萍必须用手肘撑着桌子身体才不会倒下来。诗萍已经难忍心中的浴
火,无比可望手指或是阳具的插入。

  『诗萍,橡皮擦借我一下』阿杰突然无预警地转过来,看到诗萍的桌旁的橡
皮擦,丝毫没注意到诗萍的表情一般,将手伸了过来。

  『趴搭』阿杰的手背突然被诗萍的手压住,阿杰往上抬头一看,赫然发现诗
萍正对着自己露出春光淫猕的眼神,诗萍纤细的手不由自主的往阿杰的手背和手
臂上温柔的游移着。

  阿杰惊讶的看着诗萍发情的样子,整个人忍不住兴奋地喘了口气。阿杰看的
出诗萍已经完全发情,竟然主动对着自己露出母猫般叫春的神色。

  『想做吗…』诗萍慢慢摸着阿杰的手臂,用舌头舔着发亮的红唇,嘴里吐出
求爱般的话语.

  『现在?』阿杰看着诗萍放浪的样子,鸡巴已经完全勃起,虽然不知道诗萍
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但面对又色又浪的正妹,谁会轻易说不呢?

  『嗯…现在…在全班面前做…把人家抱到讲台上操…』诗萍再度舔了一下双
唇,任由身体的需求,无意识的说着淫秽的言语,爱慕的眼神直直地望着阿杰。

  『简善杰!上课就上课,干嘛又骚扰女同学,到后面罚站去。』讲台上的女
老师突然发狠地对着角落的两人叫着。只见阿杰不以为意地站起,眼神还惊讶的
看着脸红到不行的诗萍,并走到教室后面傻傻的站着,脑袋好像还在思考着什么
东西。

  『叶诗萍,你也一样,来,到台上来把这题数学解一解吧』只见老师持续说
着,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了一题诗萍能轻易解出的数学题.

  『嗯…咦』被老师吓醒的诗萍发现乳头上的跳蛋还没有关掉,紧张地将手伸
到下半身。

  『快来吧,这题你会解的…』只见老师持续催促着诗萍,让诗萍紧张地站起,
任由跳蛋在衣服下持续发出微弱的嗡嗡声。

  『咿…』刚起身地诗萍,跳蛋因制服紧实的挤压,把诗萍的乳头弄得刺激到
不行,连站都站不稳,淫水不断流出来,连大腿根部都有湿湿的感觉.

  『怎么…不舒服吗…』老师看着诗萍撑在宇良桌子旁喘气的样子,不解地望
了一下,而后面的阿杰彷彿看到什么似的,皱了一下眉头.

  『没有…没事…』诗萍望了一下班上同学,赶紧小碎步地走上讲台,乳房一
上一下地在束胸里跳来跳去,跳蛋和乳头不断的摩擦,让诗萍整个人几乎快晕过
去。

  诗萍捡起黑板前的粉笔,咬了一下牙根,用颤抖着右手开始写着黑板,乳头
舒服地不断反抗着,让诗萍的字怎么样都写不好,用手擦了又写,写了又擦。

  『看得懂就好了,不用一直重写』女老师转头看了看诗萍,再度转身望着班
上的同学.

  『嗯…啊…呼…』诗萍用手撑着黑板,前额靠着手臂,大力地在黑板上喘息
着。

  淫荡的两粒葡萄乾竟然在班上面前抖来抖去,让诗萍的脸羞愧到几乎红成一
颗苹果。

  『阿哈…叩叩…叩叩…嗯啊…叩…叩叩…』粉笔的声音开始有节奏的在黑板
落下,诗萍只想赶紧写完,早早回到座位上。

  『叩叩…啊哈…叩…啊啊啊……唧唧唧唧——』写到一半时,诗萍无法控制
握笔的力道,粉笔顿时断成两截,发出了类似指甲刮弄黑板的刺耳声,整个人舒
服地蹲到地上去。全般同学顿时抬起头来,望着蹲在黑板前的诗萍。

  『你还好吗,叶同学』女老师皱着深眉,看了一下蹲坐在地上、脸烫到发红
的诗萍。

  『我…我可能…要去厕所一下子…』诗萍一手抱着肚子,另一手撑着身旁的
黑板,乳尖的快感真的是太舒服了,不去厕所好好按摩一下小穴真的不行。整个
人下腹部像是在反抗似的,让诗萍已经站不起来。

  『快去吧,如果要去保健室的话,直接去就好』女老师走向前,拍了一下诗
萍的肩膀。

  『呀哈…』身体遭到碰触的诗萍,制服稍微移位了一下,制服的摩擦让诗萍
小声尖叫了一下,把老师给吓了一跳。

  『麻烦班长过来扶他一下』女老师着急的叫唤着班长,一手扶着诗萍的腰部。

  『呀啊…等等…不用…啊…我自己去就好…』诗萍满脸通红的从讲台上站起,
焦急的跑出教室,留下班上充满疑惑的同学们,其中阿杰的表情更是耐人寻味。

  诗萍拖着疲累的身体沖进了厕所,使尽全身的力气甩上门,一下子瘫坐在马
桶盖上。

  『呼阿…嗯哼…乳头好舒服…乳头好爽…』坐在马桶上的诗萍抬起头来,双
唇微张,湿嫩的舌头从嘴巴探出,整张脸蛋红到不行。原本极为可爱的脸上也挤
出了极为不自然的笑容。

  诗萍用手将制服钮扣拔开,把束胸往上推,用蛋蛋的震动刺激着两个小乳头,
粉嫩的奶头被震的一弹一弹的好不舒服。诗萍把制服的裙子解开,用手将潮湿的
内裤往旁扳开,一口气将中指插入小穴,疯狂的自慰起来。

  诗萍自从被阿杰用手指插入小穴后,有如找到宝一样,每天都用这种方式自
慰,让诗萍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加上这次淫浪的跳蛋,让诗萍更是爽的不能自
我。

  诗萍持续把玩了一会,也在厕所高潮了不知多少次,突然听见脚步声和女生
说话的声音,诗萍赶紧把束胸和制服穿好,整理好内衣裤,并持续在厕所待到下
课钟响。

  ***********************************

  『回家了喔…』放学回到家的诗萍,从玄关看见弟弟有如刚睡醒似的,坐在
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电视机. 诗萍彷彿像是期待着什么答覆一般,迫切地
望着弟弟。

  『喔…』只见弟弟快速的撇过头,匆促的打招呼一声后便继续转头看着电视。

  诗萍看着诗城对自己可有可无的态度,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缓缓走到楼上去。
两人彷彿像冷战中的情侣一般,尴尬的一句话都没说.

  『…』弟弟听着姊姊逐渐走远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消失在楼梯尽头的姊
姊,露出尴尬无奈的表情。

  『态度真臭…』诗萍坐在床头,想起刚进门时诗城的态度,整个人生气地把
玩着手机,连晚餐都懒得下去煮。

  不知手机把玩了多久后,诗萍的眼睛突然飘到书包里的跳蛋,整个人重重的
吸了一口淫气。

  『不如再来玩玩吧…』诗萍从床下起身,缓缓爬到书包前,拿起跳蛋。诗萍
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跳蛋,为自己越来越淫荡的身体感到忧心。

  诗萍紧闭眼睛,爬回床上,将上衣退去后,把两粒跳蛋顶在乳头上,缓慢的
开启开关,让身体再度沉浸在那销魂的快感里.

  『呼啊…』坐在沙发上的诗城,没精神的打了打哈欠,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后,
将电视电源关掉。

  『看来姊姊是不想做晚餐了,出去买吧…』诗城再度深了伸懒腰,敏感的耳
朵突然听见什么,在宁静的房子里格外响亮。

  『又再自慰了吗…』姊姊平常自慰时的娇喘声再度响起,不过这次的声音听
起来极其不自然,比平常更为宏亮。

  诗城皱了皱眉头,赶紧离开家门,决定去隔壁街买完麵然后早点回来。

  『呜啊…恩…』诗萍爽快地抬起头,整个身体软趴趴地靠在墙边,重重的吐
着每一口气息,汗水早已把床头溅湿,而淫水更是把床单打得像是下过雨的地面
一样。

  『舒服死了…再来…』诗萍舌头吐出,整个人只完全在意着下一波的高潮,
彷彿任何事都丝毫不在乎,就连桌上早已响铃许久的电话都丝毫没听见似的。

  『讨厌…谁啊…』诗萍不满地看着电话,缓慢的接起。

  『喂…是我啊…宇良』宇良充满磁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想起,让诗萍又
惊又喜,一方面却又因为自慰时被打断而感到不开心。

  『喂…你这几天到底去哪了…嗯啊…』诗萍装出冷漠的态度,对着电话另一
边的宇良说着,跳蛋的震动还在一边侵蚀着诗萍的乳头,让诗萍说话断断续续的。

  『我,教练和其他人在另一个小镇比赛…想你了…』宇良慢慢的说着,嘴里
彷彿可以听出一字一句对诗萍的思念。

  『恩…是嘛…呜…呀』诗萍的身体在床前一阵一阵的跳来跳去,整个人舒服
的在床上扭来扭去。

  『你都不主动联络我…咦,你那边怎么说话断断续续的…收讯问题吗』在电
话另一端的宇良不解的皱着眉头,听着诗萍那娇喘到不行的口气。

  『没有…人家只是在想着你自慰…呀?…』诗萍突然被自己说出的话吓到,
自己的身体已经逐渐被快感吞噬,诗萍开始怀疑自己还是那一个月前单纯的小女
孩吗?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传来一震沉默,让诗萍开始后悔自己讲出这一
段话,没隔多久,诗萍突然听见电话传出衣料摩擦的声响。

  『你在做什么…咦』诗萍突然看见自己的电话萤幕转换成邀请视讯的画面,
让诗萍整个人脸差点绿掉,赶紧按下取消键.

  『你这样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再自慰…』宇良的语气变得极为振奋,让诗萍
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让我看一下就好…宝贝…』宇良苦苦哀求着,没想到一时无心说出来的话
竟然会演变成这种情况,让诗萍不断天人交战着,同时心里又有一股声音告诉自
己要按下视讯的按键.

  『一下就好…』诗萍的手不由自主的移到视讯键,缓慢的按下视讯开关,却
被视频的另一头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没穿衣服啊…』诗萍脸红红的看着画面一端的宇良,像是早已准
备好似的,将电话架在床尾,全裸的侧躺在床头,一手撑在头边,一手则握着他
那早已勃起的15公分鸡吧,明显的六块腹肌让诗萍整个人心怦怦的跳动着,整
个乳头跟着硬了起来。

  『哇,宝贝,你这样好情色喔』宇良看着诗萍那全裸的上半身,硕大的巨乳
以及那贴在乳头上的粉红色跳蛋,紧握鸡巴的手兴奋的抽动好几下,让诗萍忘情
的呆愣着那根神龙。

  『宝贝,手机拿远一点,让我看看你的全身』宇良兴奋的叫着,让诗萍整个
人害羞地不知该看哪里.

  『你…被其他人看到怎么办啊』诗萍不知何时变成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手
遮着双眼,并用指缝偷窥着宇良那许久不见,更加壮硕的身材和凶猛的肉茎.

  『放心吧,他们全部去山上练习了,教练留我一个人在旅馆房间,拜託让我
看看你的全身好不好』宇良将屁股往前顶起,让鸡巴离镜头更是接近一两公分,
那透明的前列液体在摄相机面前更是反射的晶莹剔透,让诗萍兴奋得喘了口气。

  诗萍望了望宇良那早已湿透的马眼,兴奋地吞了一口口水。便逐渐把手机拿
远,直到露出那全裸的身段,开开的双腿在那白色的高筒袜的衬托下,看起来格
外色情。

  『呼…』电话另一头的宇良看到诗萍下流的身体,心脏差点停下来,重重的
喘息着。

  『太美了…宝贝…太美了』宇良整个眼球几乎快爆出来,自从上一次在更衣
室和诗萍激情一室后,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看过女人的身体,尤其是在这一个礼
拜天天和篮球队在一起,整个人火气上来没得发泄,现在看着床上的诗萍,那娇
羞的脸蛋,粉嫩的奶头和小穴,整个人已经快灵魂出窍.

  『唔…』诗萍一被宇良夸奖,整个脸又再度红起来,身体温度再度被调高。
整个人迷濛的看着宇良勃起的巨屌。

  『好想吃…』诗萍脚轻轻地张开,将手指放在嘴边,另一手轻轻地往小穴抚
去。

  『你说什么?』宇良彷彿不可思议地听到诗萍的话语,整个人竖起耳朵。

  『我好想吃喔…』诗萍忘我地盯着宇良的鸡巴,宇良看着诗萍的眼神,发现
诗萍一直盯着自己一柱擎天的肉茎,突然了解诗萍的意思。

  『你想吃什么』宇良调皮的问着,放在鸡巴上的手不禁套弄得两三下,让诗
萍忍不住往摄影机靠近了一两英吋。

  『湿嫩嫩的…大龟头』诗萍轻轻的叫喊着,却不知道这句话再宇良耳里听的
是如此的有破坏力,整个前列腺突然分泌更多白浊液体出来,必须紧紧握着根部
才不会突然射出来。

  『妈的,我好想赶紧回去干你,你这样我真的忍不住…』宇良看着诗萍淫荡
的体态和声音,忍不住大骂三字经。

  就像是催情剂一般,诗萍听到宇良直白的语气,整个人兴奋的抖了一下,大
奶也跟着在萤幕前摇来摇去,手也忍不住往小穴由下往上摩擦,沾到顶时还依依
不舍的牵丝了一下,小穴又湿又滑的样子让宇良看了好不开心。

  『镜头靠近一点好吗,让我看看你的小穴』宇良看着诗萍穴口亮晶晶的样子,
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坐着更大胆的要求。

  『恩…』诗萍彷彿忘记在几分钟之前只答应给宇良看一下子,现在全身已经
任由身体掌控着自己,再度发情起来。并将摄影机拿到自己粉红色的无毛穴口前,
手指也轻轻的按摩着。

  宇良眼睛直愣愣的望着诗萍的穴口,像是还没发育的小孩一般,一点毛都没
有,粉红色的穴口美到都可以上镜头参加摄影比赛,而亮点就是有如鲍鱼一般的
花瓣,肿大还在有一点紫红色,看得出来诗萍已经多么想要一根阳具的插入。

  宇良愣愣的看着诗萍美丽的穴口,手也完全忘记撸,嘴巴不断喃喃自语着。

  『恩……让人家自慰给你看』诗萍爆炸性的语气让宇良整个人魂飞魄散。看
着诗萍抚摸着自己的阴蒂,手指在阴蒂与阴唇间来回地抚摸着,动作越来越快,
最后还把手指头慢慢地放进去阴道里面。宇良整个人愣在床上,完全不知道该说
什么。

  『在看啊~ 在这样色色的看人家~ 』诗萍将手机拿远,直到整个身子都出现
在摄影机的画面里,就像一个跳舞的一样,挺着奶子,一个手指含在嘴哩,彷彿
是激烈的吸吮宇良的肉茎一样,发出啾啵啾啵的淫荡声响,对着手机视讯投射出
抚媚的视线,另一手也开始揉捏着硕大的双奶,跳蛋的触感让诗萍的乳房摇的更
是深邃,放浪的动作让宇良整个人惊呆在萤幕前,一股血液由下往上冲击着大脑,
连呼吸都感到无比困难,这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尤其是几个礼拜都没接触过女
人的情况下,整根肉棒硬到发出刺痛的感觉.

  『宝贝,我不再的这段期间,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色』宇良看着诗萍不断
摸着奶球又不断抠弄自己的小穴,还故意一直碰私处牵丝给自己看,宇良下面实
在涨到不行,肉棒彷彿抽动一下就会把手机喷到当机.

  『人家…啊哈…一直都是这么淫荡…』诗萍将乳房靠近视讯口,在双手手掌
各吐了一团口水,并开始奋力的以画圆的方式揉着双乳,不时用食指拨弄着两粒
硬到不行的乳头和跳蛋,口水把整个乳房打了亮晶晶的,就像水球一般,整个萤
幕完整清晰的呈现两个乳房的形状,又因动作而引起阵阵乳摇.

  『诗萍…』宇良看着诗萍的样子,整个脖子红到不行,几个礼拜前连摸个胸
部都会尖叫的诗萍,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一个欲女,让宇良突然一时无法接受,
但看的却又是赏心悦目。

  『人家想要大哥哥的肉棒放进人家小穴』诗萍突然对着自己说着,让宇良更
是惊呆到不行。自己认识两年,那平常无口,害羞又有气质的诗萍现在竟然会说
这种话,让宇良以为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干人家啊~放进来嘛…啊…我想要你插深一点…坏哥哥…』诗萍继续说着,
整个双脚开到大字型,双手不断的进攻着小穴,彷彿要把什么搓出来一样,嘴巴
放浪的叫着,自己淫荡的身体已经提升到一个档次,连鸡巴,小穴什么的都能轻
易的说出口。而弟弟也在此时买完晚餐,从外面回到家。

  诗城将买好的麵放在餐桌上,正犹豫着要不要叫姊姊下来吃晚餐时,却听到
了姊姊高潮不断的浪叫声。

  『有那么夸张吗…』诗城纳闷的问着,整个人蹑手蹑脚的缓缓走上楼去。

  诗城小心翼翼的将姊姊的门推开,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色。

  此时的诗萍有如往常一般的专心的挖弄着小穴,双眼紧闭,咬着自己的下唇,
双脚大开,肥嫩鲜美的鲍鱼在自己眼前看得格外清楚,第一次这么靠近的看着姊
姊自慰,诗城突然有了些许兴奋的感觉.

  『奇怪…那是…?』诗城的眼睛突然瞇了一下,看到姊姊的乳头多了两个奇
怪的东西。

  『大哥哥,小穴好想让你插喔~人家想着你鸡巴想得睡不着觉…』在门外的
诗城听到姊姊的叫床声,整个人愣在门边,定神一看,姊姊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床
前把手机架起来,双脚全开的样子竟然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手机萤幕前,让诗城整
个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诗萍的淫叫声让自己无法细思,让诗城也没有了兴奋的感
觉,整个人赶紧将门撞开.

  『碰!』

  『呜哇…』诗萍突然被门边的声音吓醒,看着弟弟死命的冲进来,紧接着弟
弟拿起棉被赶紧盖住自己的身体,宇良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齣家庭闹剧。

  『笨蛋!!』诗城对着姊姊大声叫嚷着,赶紧将手机从床上丢到一尺远的墙
壁边,视讯突然断开,诗城也用力的摇了摇诗萍的身体.

  『咦…我怎么…嗯啊』诗萍整个人被诗城摇醒,跳蛋也跟着被摇了下来。

  『身体随便人不能随便啊!』弟弟大声的在诗萍耳边叫骂着,赶紧跑到墙边
确认手机视讯已经关掉,整个人惊险的松了一口气。

  『什么啊…』诗萍傻傻的晃了晃脑袋,不解的看了看弟弟。

  『啊…你怎么…跑到我房间!』诗萍看着弟弟随便跑进自己的房间,想到弟
弟之前的态度,整个人不高兴了起来。

  『不跑进来,你的身体就要被看光光了,要学会保护自己,又不是不懂』诗
城生气的对着姊姊叫骂着,诗城一下爱理不理,然后又是关心着自己的态度,让
诗萍脑袋里跑出许多问号。

  『走开!不要故作关心我!』诗萍一想到自己答应羽馨的事,便狠下心来对
着弟弟尖叫着,把诗城给吓了一大跳,诗城的眼睛也突然飘到诗萍的身旁。

  『这是…这不是你的吧』诗城捡起了跳蛋,彷彿是见过这玩具似的,皱起眉
头望着诗萍。

  『要你管,滚开我房间!我的身体我自己处理』诗萍抢走诗城手上的跳蛋,
用力把弟弟推开,转过身用棉被把自己盖着。

  『唔…』诗城退了两三步,无奈的看着床上的姊姊,转过身去将房门关上。

  『笨蛋弟弟…』诗萍闷闷的在床上说着,整个人紧闭眼睛,想藉由睡眠将自
己忘记所有的不开心。

  ***********************************

  宇良在旅馆喘着大气,丝毫无法相信自己所刚刚见到的,才一个礼拜多没见,
诗萍不知什么时候变成这这副妓女的样子,整个人恨不得赶紧做大巴回去天天干
着诗萍,准备好好用刚刚视讯的影片打一枪。

  『叩叩叩』旅馆房门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宇良,开个门一下』陈教练的粗旷的声音突然在房门口出现,宇良只能忿
忿不平的打理好衣服,帮教练开门.

  『回来啦』宇良故作镇定的将门打开,看到了教练一副刚刚才操练完似的,
身上披着一把毛巾,健美的身材让宇良都无法正视。

  『恩,刚刚我们去买了肯德基,能麻烦你下去一起拿吗』教练擦着脸上的汗
水,对着宇良说着。

  『行啊,等等就上来』宇良听了教练的话之后,变走出房门,留下教练一个
人在房间.

  『冷水澡冷水澡…』教练将衣服退去,露出那健美比赛一般的身材,坐在床
上,准备走进浴室里好好的把一天的疲累全部沖去,屁股却做到了宇良的手机,
手机的萤幕还显示着视讯的内容。

  『这傢伙,不是叫他在旅馆自己练习吗,竟然还在看色情影片』教练将手机
拿起,眼球瞄到手机的画面,整个差点爆出来。

  『这不是…宇良班上的那个女同学!?』教练不可思议的看着视讯的画面,
忍不住将播放钮按了下去。

  『人家想要大哥哥的肉棒放进人家小穴…』视讯画面传来的AV女优一般的
动人叫声,诗萍那充气娃娃般的体态,丰满圆润的G罩杯双乳,喔娜多姿的肥臀
以及那粉色的淫乱跳蛋,在教练面前一眼一眼的闪过,充满技巧的手淫的动作看
在教练眼里根本就是犯规,教练记忆里那平胸,体弱多病的诗萍现在完完全全在
记忆里抹灭,整个视讯完完全全颠覆了自己的世界关.

  『干,这小妮子,平常装清纯,原来骨子里是一个巨乳骚妹』教练在宇良的
手机面前兴奋的叫着,口水都喷到萤幕上面。

  『叩叩叩』门外突然发出了敲门声,让教练赶紧将萤幕擦乾净,放回原位,
勃起的肉棒根本没办法消退,只好一手故意搔着大腿,赶紧将门打开.

  『教练,回来啦…啊啊…至少穿件衣服啊』同学甲看到老师那健美先生般的
体态,赶紧露出噁心的表情。

  『干,不想活了』教练用力揍了下同学甲的后脑杓,一边转过身去。

  『你要洗澡啊,教练』宇良将一袋炸鸡桶放到桌上,眼睛突然瞄到了床上的
手机,赶紧拿起放到口袋里.

  『是啊…对了』教练看着宇良匆忙的样子,嘴脚突然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让宇良皱了皱眉头.

  『你有没有好好在旅馆锻炼啊』教练发出不自然的声音对着宇良说着,让宇
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哇哈哈,开玩笑的,本来就是该让你好好休息,两天后还有一场球赛呢,
到时候就靠你哦』教练惬意的说着,笑笑的走进浴室里面去,留下一脸错愕的宇
良和其他同学.

  『干…』走进浴室的教练,将热水打开,平常擅於洗冷水澡的教练在此时此
刻只想用热水,让全身温度升高,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视讯里面那动人的声音以
及那曼妙的年轻身体.

  『从来没看过这么美丽的身体』教练喃喃自语着,将内裤往下脱,超过30
公分的巨屌突然用力的弹了出来。

  『就用我这根鸡巴…』教练握着那自傲的超巨大肉棒,整个人开心的笑着,
变缓缓的套弄起来。

  ***********************************

  隔天一早到校后的诗萍,将书包放好后,赫然发现抽屉里面多出了一包红色
的包裹。

  『这是什么啊…』诗萍看着拙劣的手工包装,整个人皱着眉头,望着那不请
自来的礼物。

  『这是给你的…』阿杰的声音突然在诗萍耳边响起,让诗萍不解的转过头.

  『你…你还想怎么样』诗萍生气的瞪着阿杰,嘴里冷冷的说到。

  『你拆开就知道了啊…』阿杰缓缓说着,一跳一跳的做到自己位置上。

  『是会让你更舒服的东西喔…』阿杰缓缓说着,诗萍听到后整个人浑身发麻,
坐在原地,久久不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