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梅瑞 发表于 2015-04-04
作者:xialingfei1989
字数:6660

                第七章

  阿德,你会怪我嘛?在这种情况下,被我的前任男友绑着侵犯,感觉和SM
一样,不知是不是因此被下药的缘故,情感上虽然很抗拒,但身体却在逐渐接受。

  当阿聪的臭嘴在我的上半身游走过后,他的双手也放肆了起来,开始隔着我
的粉色连衣短裙揉捏我的胸部了。心中纵然有一百个不愿意,春药药性的慢慢散
发、被捆绑凌辱对我内心深处的叩击以及阿德一直以来对我的放纵与调教,让我
渐渐心猿意马起来。

  阿聪紧贴我身体时身上的汗味与橱柜里散发出的骚臭味,闻起来慢慢变成一
种浓浓的雄性气味,刺激着我的大脑,像一剂毒药,逐渐化解着我的抗拒。

  看见我的反应,阿聪得意一笑:「虽然我对你下了药,但你的身体还真敏感,
刚才你说你是处女,我还真有些不相信呢,等会我一定要验验货。」阿德边说,
边脱下了我的粉色连衣短裙,露出了淡蓝色的蕾丝文胸与花边内裤。

  衣服被褪去,冰冷的空气接触到了我的肌肤,让我一阵清醒,稍稍摆脱了刚
才对于欲望的沉浸。

  「阿聪,不要这样,你曾经是我最爱的男人,不能这样对我。」我仍试图感
化他。

  「你曾经的最爱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什么没捞到就被你一脚踹开?现在想
心安理得与你的新男友在一起?那就必须得付出点代价!」阿聪忿忿不平地说着,
再次熊抱住我吻了上来。

  阿聪一身的臭汗与嘴里的唾液一齐向我袭来,我只能无力地挣扎着。他的双
手在我的胸部、私处、后背及屁股来回乱摸乱捏,刚刚熄灭的被凌辱的快感再次
涌现出来。

  「真得感谢阿德啊,竟然也那么听你的话,留你的处女到现在。是啊,任何
男人得到了你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神般的女友都会倍感自豪,对你爱护有加。

  但是今天,我偏要以你前男友的身份霸占你,在你的身体里留下烙印,让你
永远无法把最完整的自己交给你的现任男友阿德!「

  「你真卑鄙真龌龊!放开我啊!啊,别摸那里,放手!」我双手被绑,任何
的挣扎都是那么无奈。

  咔嚓,咔嚓。

  旁边又传来一阵相机拍照的声音。更衣室里还有其他人?

  我转头一看,一个身材中等,肌肉结实的黄毛突然出现在阿聪身后。

  「你来了啊?真没想到菲儿那么容易就能搞定了,其实不需要你了。不过,
既然来了,见者有份吧。」阿聪早就知道黄毛会出现。

  我一脸惊讶地看着阿聪。阿聪,你!

  「怎么?很惊讶么?实话告诉你把,从在餐厅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在计
划这一切了,老天让我们重逢,就是再给我一个以前没有把握住的,享受你美妙
身体的机会。为此,我不仅准备了春药,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特地叫了我们队
的替补队员阿黄一起过来。」阿聪得意的笑着。

  「这就是那个北京分公司那个年纪轻轻就被快速提拔的阿德的未婚妻?还真
是极品呀,阿德那小子被提拔的那么快,这妞应该功不可没吧」黄毛一发言就极
其猥琐。

  「哈,那可没有哦,菲儿刚刚说了她是处女。你这回来的可值了!」阿聪说。

  「帮助自己男人晋升未必需要用到自己完整的身体啊,看着妞穿那么骚的内
衣裤就知道功夫了得。」他们一人一句地在我面前评论起我的身体。

  「你们两个变态,快点放开我!否则,否则我一定会报警的!」情急之下我
大叫起来。

  「报警?那你以为我刚才拍的照片是做什么用的呢?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把
刚才拍的一切全部发给阿德,让他知道现在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看他还会不会
把你当宝贝?!」阿聪真是老谋深算。

  「你怎么可以!」虽说我清楚阿德有变态的嗜好,但还未经真正实践,不知
道他到底会作何感想;更何况,本来报警一说就是虚张声势,哪个女孩敢拿自己
的名誉冒险,现在被一下子揭穿,我在气势上完全输了。

  「没声音了?绑了那么久你也累了吧,帮你解开吧,但话说在前头,不要心
存侥幸,我们两个大男人在这,你是绝对逃不掉的。」说完阿聪便解开了我手上
的绳子,丝毫不容我挣扎,一下把我整个人抱起来,放到了更衣室的长板凳上。

  就这样,娇弱的我,蜷缩在更衣室的板凳上,周围围绕着两个浑身臭汗的禽
兽,他们正对我虎视眈眈。阿德,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局面就要完全失控了。

  我,再也没办法保护自己了!

  「既然无法反抗,何不好好享受呢?美人儿,你一直苦着脸不配合的话,我
们会感觉很无趣的哦。指不定会干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呢。」黄毛突然站在我
的身前,一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色眯眯地威胁着我。

  阿聪则出现在我的身后,双手托住我的腰,猛地一下让我的屁股抬起来对着
他,我的双手被迫撑住板凳维持身体平衡,完全被弄成了一副「老汉推车」的姿
势。

  三脚架上的相机在一边记录这一淫荡的盛宴。

  「阿黄,你说菲儿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还是处女?谜底马上就要揭晓了!」

  阿聪边说边用一只手缓缓拨开了我的内裤,并用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对准了
我的私处。为了能看清我的小穴,他还进一步用手指拨开我的阴唇,带来阵阵胀
痛感。

  被如此羞辱的我,虽想反抗,但春药的影响、阿聪刚才的话、身边的两个饥
渴的禽兽以及阿德真正的想法等一系列事情已经使我的大脑短路了,我已经无法
判断到底应该为了阿德克制情欲、坚守贞操;还是顺着阿德的变态嗜好,放纵堕
落,承受凌辱。

  「你们,轻点,我,我真的是。」纠结犹豫期间,我只是条件反射性地挣扎
了几下。

  「啧啧,只是被我手指挑逗了几下,就流了不少水,刚才的药也许功不可没,
但你的骨子里也就是个骚货。不过你私处散发出的气味,淡淡的,没有丝毫异味。

  保养得可真好呐!「阿聪边看边分析着我的身体。

  「哇,看到了,这层膜,处女膜!堂堂大美女凌菲,真的还是处女!」阿聪
翻开我的阴唇仔细观察后,兴奋地叫着,并拿起手机对着我的处女阴部一阵猛拍。

  「阿聪你小子,今天可真是捡到宝了啊!哈哈。」黄毛附和着。

  「嘿嘿,做男人,真的要狠。平时我从不帮女人口交,因为她们下面被其他
男人玩过脏的很。但是没想到离开我之后,凌菲,你却能一直为我守身如玉!那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来品尝一下你守护那么多年的成果吧。」说完阿聪张嘴舔上
了我的小穴,把他的鼻子深深埋入了我的私处。

  「少自作多情,啊,我没有为你啊!!!慢一点,轻一点,啊!」阿聪的动
作让我措手不及。

  「呵呵,美人儿,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了?」黄毛已经在我面前脱下了
内裤,一根狰狞的大肉棒跳了出来,空气里顿时弥漫出阵阵尿骚臭与汗臭混合在
一起的味道,令人作呕。

  「啊,你的下面好臭,我不要!」直面如此难闻的味道,让我很是厌恶。

  「洗什么洗?刚刚打球训练完而已。老子以前打完篮球,都是这样一身臭汗
带着拉拉队员去开房的!你的阿德打完篮球后,肯定也是这样的味道啊,难道你
没尝过吗?哦,忘记了,他没这个福分啊!」黄毛得意地笑着。

  阿德每次打完篮球,如果要和我亲热,肯定会先去洗澡把自己弄干净的,才
不会像这群禽兽那么不讲卫生!但是,内心深处,我却一直觉得与阿德之间和谐
的互动缺少了点什么。

  「啊,疼!」阿聪的舌头一下子钻进了我的小穴,顶住了我的处女膜,下体
传来的一阵疼痛,一下子让我叫了出来。

  黄毛瞅准我张嘴的刹那,按住我的头,用力将他那充满尿骚臭与汗味的恶心
的肉棒顶入我的嘴巴。

  「唔……」

  我的樱桃小口瞬间被黄毛腥臭的肉棒占据,他的大小与阿德差不多,只是,
比阿德干净的肉棒臭了百倍。

  「小美人,你记住了,这就是男人最原始的鸡巴味!我知道你男友对你这个
绝色女神平时一定疼爱有佳,不会舍得这么玩你,但现在在你面前的可不是疼爱
你的男友!来北京那么多天了人生地不熟的,招妓都没办法,正好借对手美女未
婚妻的身体让我泻泻火!」黄毛淫笑得更加厉害,他的下体也在我的嘴中有规律
地抽送起来。

  渐渐地,黄毛的鸡巴臭味渗入了我的内心,再加上阿聪的口技,春药的功效
也开始完全发挥,我私处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竟然把我与妓女相提并论,
在男人眼里的我,真的那么下贱吗?我的身体,也真的如他们所说,好敏感。

  黄毛沉浸于侵犯眼前的绝世美人,阿聪在后面不停吮吸着我私处流出的玉露。

  这场淫戏的女主角——我,则慢慢堕落于这淫靡的气氛之中。

  阿德,我终于明白了,我们之前的前戏虽然和谐,但是缺少了粗暴与肮脏。

  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前戏之前一定要清洗干净,过程中也不断征求我的意
见顾及我的感受。这虽然一切都是为我着想,但是……

  自从你告诉我你希望我被别人玩弄,让我自己想象那种场景以后,我内心深
处的潘多拉魔盒已被逐渐打开。比起一直以来被你以男友的身份温柔疼爱对待,
我更想体验一下出轨的淫荡感觉,感受那种被陌生男人,或者被你的情敌与对手
粗鲁地亵渎糟蹋的感觉!

  受你变态嗜好的影响,身为大众情人、众人眼中的女神,我那看似高傲不可
侵犯的外表之下,一颗追求堕落、渴望被凌辱的心已经生根发芽。

  「啧啧,真是美味啊!可惜了,以后再也不会有那么纯洁的小穴了。」在我
思绪期间,阿聪的嘴慢慢离开了我的小穴,取而代之的是他的粗大肉棒。

  「凌菲,明明你的身体如此淫荡,却偏偏选择守身如玉。讽刺的是,虽然以
前你没有让我得到你,但却也没让你的未婚夫阿德得到你。到头来,真正得到你、
占有你的,还是你的前男友阿聪我!」

  「阿德抱得美人归,在学校里何等风光。在单位里一路高升,众人羡慕。篮
球场上的表现也是光芒四射讨人欢心。但这一切都没用了!因为,现在他最心爱
的女人,凌菲,即将臣服于我的胯下,被我阿聪征服!哈哈哈!」阿聪的语气里
满是复仇的快感。

  「现在把头回过来,我要你看着自己是如何被我破处,被我用这根沾满着尿
渍与汗水的肉棒占有!即便你最终真的回到阿德身边与他在一起,你的身体里也
会永远沾染上我的味道!」

  叮铃铃……

  是阿德的来电!

  「哟,是你的男朋友阿德呢,要不要接呢?」阿聪拿起了我的手机。

  「让她接吧,他男友肯定想不到自己的女友竟然是这么接电话的。」黄毛一
边坏笑,一边将他的肉棒抽离我的嘴巴,一丝肉棒分泌物与唾液的混合物从我嘴
边滴落在板凳上。这阵铃声也暂时打断了我淫乱的思绪。

  阿聪已将手机调成免提模式,放在了我面前。

  「菲儿,你怎么还没过来?比赛快要开始了哦。」是阿德的声音。

  啊!不知不觉已经到下午了?阿聪难道没注意到吗?他怎么不去参加比赛?

  「菲儿?你在吗?」

  「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可能要耽误一会。」权衡再三,我决定不把现在的
处境告诉阿德,虽然我也希望他现在来救我,但告诉他的话,我不仅无法确定他
会有什么反应,更会影响到他的比赛。为了他的仕途,我只能随口编了一句。

  「你还和阿聪在一起吗?」阿德不知道电话在免提状态,直接问了出来。

  「对。还没那么快结束,还要一点时间。」我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好吧,你记得提醒一下阿聪,让他注意时间,再不过来的话,就要赶不上
比赛了哦。如果必要的话,多帮帮他哦,你了解我的,我一定不会怪你的,宝贝。」

  阿德的回答有些诡异。

  「哦,我知道了,那先不说了,挂了。比赛加油。」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臭阿德,关键时间人家心里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向你求救,但你竟然还在
帮阿聪说话。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宝贝女友正被迫尽最大的努力去帮阿聪——用
自己的处女之身供他泄欲。

  「哈哈,阿德果然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啊?你是怎么和他说的?与我聊天叙旧
吗?嘿嘿。」阿聪淫笑着。

  「我过来是打算和你聊天叙旧的,没想到你竟然。」我抱怨着。

  「刚才阿德最后一句话好奇怪啊,什么叫多帮帮阿聪?」黄毛在一边问。

  「哈哈,我也不知道啊,帮什么呢?不用帮我也马上就能得到菲儿的身体了。

  菲儿你说呢?「

  「阿聪,你再不走,比赛真的要赶不上了。要不,我帮你好好舔一舔,让你
射出来先,等比赛结束后,我们再继续吧。」我赶紧岔开话题。

  「菲儿你多虑了,比赛那种事情随便了,赶得上就去,赶不上就错过吧,反
正我也不在乎。我最惦记的,可是眼前的你的身体呀。」阿聪说。

  听到阿聪的回答,我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眼前的男人为了得到我的身体,
如此轻易地就放弃了篮球比赛的决赛,真是蓄谋已久,我前面竟然还以为阿聪只
是真的要找我聊天叙旧而已,也万万没有想到,之前与阿德之间的玩笑竟一语成
谶,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吗?

  「菲儿啊,你看看,阿德那小子才是真的没良心,为了打比赛,竟然完全对
你现在的处境不闻不问。而我呢,为了你的身体,心甘情愿放弃比赛。我们两个
到底谁更关心你,不是一目了然了吗?反正你现在还是处女,离开他并没有吃亏
的,就重新和我在一起吧。」阿聪恬不知耻地说。

  「你这是痴人说梦,在我心里,阿德胜过你这个卑鄙的花心大萝卜千倍百倍!

  我来之前和阿德说过是来和你叙旧聊天的,阿德完全信任我让我过来,谁知
道你竟然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把我困在这里侵犯我。我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人在
一起?

  我的心里只有阿德!「我立即义正言辞地反驳。

  话虽如此,这一切除了怪我自己太天真,还真要怪这个变态的阿德,三番四
次地设计我,放任别的男人觊觎我的美色,还从旁「协助」。为什么你自己不占
有我,而是要将我送给别人呢?上次在深圳躲过一劫,这次终究还是。我的心里
多少产生了一些怨气。

  「呵呵,我的大美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伶牙俐齿啊!好呗,既然你的心属于阿
德,那我就让你的身体属于我!阿德即便今后真的与你在一起,得到的也只是残
缺的你!这就叫自作自受!与我做对的人永远没有好下场!阿德,比赛就让你夺
冠罢;但在此期间,我会与阿黄一起为你的未婚妻带来一次永生难忘的初体验!」

  阿聪说完,从侧面拨开我的淡蓝花边内裤,将他硬起的臭鸡巴顶住了我的处
女玉洞口,来回摩擦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放开我,我的处女,不要在这里。」我的脑中依旧一片
空白,都怪阿德害我变成现在这样,面对眼前这两个禽兽我一定逃不掉的,这难
道真的是阿德最想看见的一幕吗?对阿德的埋怨、对现实的无奈以及对后果的不
可预见让我无法做出任何对应,只能继续木讷地跪在更衣室板凳上,双手前撑,
并且任由阿聪的双手扶住我的屁股,大肉棒在我的处女私处上下研磨。

  见我的私处在他的挑逗下再次渐渐湿润,阿聪的嘴角微微扬起胜利者的微笑,
紧接着,他的大肉棒突然狠狠地刺入了我的下体。我的私处传来了一阵明显的撕
裂感。就这样,我守卫了23年的贞操,在一个昏暗充满着汗臭的更衣室里,被
阿聪——我的前男友,阿德的情敌及球场上的对手用一根沾满汗渍与尿渍的大肉
棒给夺走了。

  「真紧,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处女,不过我才进去一半,还没有结束哦!」说
完阿聪继续紧紧按住我的臀部,再次用力将他的大肉棒往里顶。

  「啊,好疼!轻点!不要再进去了啊!」下体的撕裂感一阵接一阵传来,我
忍不住疼得大叫。

  「菲儿,你果真是天生媚骨啊!我的大尺寸鸡巴能够顺利进去还真多亏了你
流出那么多水,是不是很爽?这种被男人填满、占有的感觉!阿德从没有让你体
验过吧?」阿聪像胜利者般地炫耀着。

  「我才没有,阿德也没有你那么坏。都是因为你给我下药,我才……」我现
在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无论如何,我的贞操,确实被阿聪这个混蛋给夺走了。

  一旁三脚架上的相机继续默默记录着这淫乱而又香艳的画面。

  「嘿嘿,你的下体很给面子啊,流血了,这样的破处才完整啊!我刚才特地
不脱你的蓝色内裤,就是为了留下你被我破处的完整证据!比赛夺冠后,不知阿
德看见这条带血的内裤会作何感想?他会后悔吗?」阿聪淫笑着。

  「你这个变态。疼,不要再顶了,出去一下。」

  阿聪的话让我也很迷茫,现在已经被他生米煮成熟饭,阿德知道这个结果后,
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吗?他会嫌弃我吗?

  「才刚刚进来,就要我出去吗?那可不行哦,不过你放心,疼痛不会持续很
久的,过了一会你马上就会舒服的,毕竟,你就是一位表面上高冷难以接近,实
际上身体敏感亟需男人慰藉的骚淫女神!你说我说得对吗?」阿聪一边羞辱着我,
一边慢慢在我的体内开始了抽送。

  黄毛见状,也终于不甘寂寞,再次抬起我的脸,将他那根腥臭的肉棒塞入我
嘴中,同时从我的后背解开了我的胸罩扣子,并俯下身去用两只手握住我的胸部
揉捏起来。

  这两个禽兽一前一后夹击着我,玩弄着我刚刚经历破处的纯洁身躯。

  阿德,对不起,我的处女身,终究还是失守了,就在你比赛的这会儿,你的
菲儿正在一间昏暗肮脏的更衣室里,被两个禽兽夹在当中羞辱玩弄。菲儿最纯洁
干净的处女之躯,无法按照约定在新婚夜留给你了。而是在这里,献给了两个令
人厌恶的禽兽。他们故意用满身臭汗的肮脏躯体、没有洗过的腥臭肉棒以及羞人
的前后夹击的体位玷污糟蹋菲儿的处女身。

  经此过后,菲儿原本超凡脱俗的纯净身体也将永久性地染上眼前这两个男人
的肮脏异味,再也无法清理干净了。阿德,早知如此的话,你会后悔今天让我过
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