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b012 发表于 2008-03-20

  4 月29日下午,我的父母走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兴奋简直有些不知所
措,我忘乎所以的打开音响跳了一段舞。跳累了,我觉得我应该开始实施我的计
划了,

  1、我想必须测试一下冰锁的融化时间

  2、将绳子用开水煮一下

  3、把口塞用酒精消消毒

  4、买最好的五号电池

  5、买一个萝卜

  6 、拿一个爸爸的避孕套。晚上我美美的睡了一觉。

  4 月30日打开我的衣柜,拿出了我的装备,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但看到满床的
绳子、小锁、振荡器,我还是有些害怕,但想到这是快乐这是快乐,就心安理得
了。

  洗完热水澡后我并没有立即实施,我想平静一下咚咚直跳的心,一直到下午
两点多,慢慢平静下来了,我想我该开始了。

  我的计划是在屋里我可以打开手铐,解除束缚,然后到地下室找到钥匙打开
脚镣,完全解除对自己的捆绑。我拿出五把锁,分成锁1 锁2 锁3 锁4 锁5 锁6 ,
锁1 是手铐锁,锁2 锁6 是脚镣锁,锁3 是屋里铁皮盒子的锁锁4 是地下室铁皮
盒子的锁,锁5 是将我锁在水管子上的锁。我把锁5 的钥匙用1.5 米线拴住固定
在里我头部1 米的地方水管子上,用钳子在离我头部1 米的地方固定了一段铁丝,
用一段皮筋将一个可乐瓶装满水挂上,将拴锁5 钥匙的线从绳套中穿过,搭在铁
丝上,在可乐瓶的塞上穿上一段打点滴的管子,将一段皮带围住水管并挂上锁5.
再把针头上拴上一段线系在水管子上,我不想在水滴完后我胸前的瓶子上留着一
段点滴管,把门上的钥匙、手铐的钥匙放进铁皮盒子里,锁上锁3 ,把脚镣的锁
的钥匙放到地下室里的铁皮盒子里。我想就把地下室的钥匙放到餐桌上吧。我从
冰箱里取出冰锁,把锁3 的钥匙挂上,把该锁的锁锁好,自己想了想,可以了开
始吧。

  我不想裸体因为那样会留下痕迹而且绳子穿过胯下是会损伤我的阴部,我先
把萝卜削成肛门塞状,外面套上避孕套。我锁上门,走到卧室里,脱光了所有的
衣服,从镜子里看一个美丽的裸体女孩,我想象着将来的样子,我的阴道有些湿
润,我把振荡器慢慢的塞入阴道,我的下体顿时觉得非常的异样,有些兴奋,再
将萝卜塞入肛门时,虽然有些疼但我还是忍住了,我穿上一件非常小的三角内裤,
将振荡和萝卜做的肛门塞裹住,我塞完这两样东西后,顿时觉得下体的满张感,
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我想这不是我正想得到的吗?我又穿上一件非常紧身的上衣,
这是我从镜子里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从外面是看不出我的下体塞了东西,
我想我应该开始捆绑我自己了:现在可以开始绑了。

  一想起绳子紧紧勒在身上的感觉,我的阴道又不知不觉地湿了。我拿出两根
3 米长的麻绳,分别绑在两条修长的腿上,又拿了一根两米长的绳子从大腿根部
到膝盖紧紧地绑好,最后绑在了一起,因为待一会还要下楼,所以不能绑到脚踝。
但为了让下楼更困难一些,我本来想用一段长50厘米的皮带,但我想,那时候我
的手已经自由了,完全可以短一些,用手扶着楼梯不就行了吗。于是就用一根20
厘米长的皮带,两端分别用两把挂锁锁在脚踝上,这时候我有些犹豫难道就这样
捆自己吗?但后悔也晚了,要打开锁必须到地下室,虽然我家住在三楼,当光天
化日之下我还是不敢(后来我知道,如果当时我后悔就好了)下半身绑好后,我
小心翼翼地走到镜子前面,对这样的绑法非常满意,两条腿像这样绑起来,在走
动时不是很困难的事。

  取出一根米12长的麻绳,我把自己的上身用“龟壳”绑法紧紧地绑好。绳子
勒过阴部时,我感到一种那样的感觉,然后我用两个凉衣服的夹子夹住了乳房,
每个夹子上拴上一段皮筋下面拴上一个可乐瓶,这可是我自创的,为的是给我的
乳头有拉拽的感觉,可乐瓶再拴上一段绳子系在捆在乳房上面的绳子上,这个装
备可以使我的乳房受到一定程度牵拉,但又不至于自己忍受不了痛苦将瓶子弄掉,
然后我使劲张大嘴,把口塞艰难的塞进去,把绳子紧紧的系在脑后,为了给自己
增加痛苦感,我又特意找了一小段绳子(就是这一小段绳子,后来给我带来了莫
大的痛苦),穿过脖子上的绳子和臀部的绳子,使劲一系,我的身体立刻向后弯
曲,乳房就更加突出了,胸部曲线更美了。我又照照了镜子:看到了一个美丽的
女孩已经被绳子无情的捆了起来,而且嘴也被紧紧的塞住了,我有些得意,你想
我身上一共才三个大洞,现在已经被我都无情的塞住了。

  还有最后的一步,我慢慢的走到卫生间的水管旁边,将打点滴的针插进我胸
前的可乐瓶(可乐瓶的塞是橡皮的)我打开了点滴控制器,水开始从上面的瓶子
里一滴一滴的流进我胸前的瓶子里,我把手铐的皮带从臀部的绳子下面穿过,为
的是捆好以后手离不开身体,我打开了振荡器,顿时我的身体像触电一般,为了
不使自己后悔,前功尽弃,我立刻将手铐的锁锁上,又把自己的手用原先准备好
的锁锁在水管子上。然而谁又知道我的噩梦开始了……

  当我第一次兴奋过去以后,我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我被锁在了洗手间的水
管子上,连着乳头夹的瓶子里的水在一点一点的增加,开始不觉得有什么痛苦,
可是水不断的增加,橡皮筋不断的被拉长我开始感到了乳头被一点一点的拉长,
再加上阴道里的振荡器的作用使我感到这个世界已不复存在,有点腾云驾雾的感
觉,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这种感觉逐渐被乳头的疼痛所代替,我抬头看上面的
瓶子里的水还有一小部分才满,可我的乳头已经非常的疼,再看一下下面瓶子上
的线还没有起作用,我想结束这让我难受的滴水,于是我开始扭动身体,试图拔
掉针头,可是我做不到,我已经被紧紧的锁在水管子上,更让我难受的是我特意
加的那段小绳子,我一扭动身体,它就毫不留情的牵动胯下的绳子勒进我的阴道,
把振荡器使劲向里压,有时候我觉得快要顶到我花心了,我绝望了,我骂自己是
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我哭了,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但我哭不出声,我的嘴
里有口塞,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由于情绪激动,唾液分泌的比较多,但我咽不
下去,我只能看着它顺着我的嘴角一滴一滴的滴到我乳房上(因为那段特意的小
绳子使我低不下头)。经过漫长的近似绝望的等待,瓶子里的水终于滴完了,我
拿到钥匙打开锁,终于脱离了水管的束缚,虽然胸前的瓶子上的线起了作用,可
讨厌的橡皮筋始终拉扯着我的乳头,为了减轻乳头的痛苦我本想猫下腰,尽量让
腿对瓶子起托起的作用,可我一弯腰,胯下的绳子就起作用,狠狠的勒我的阴部
B 我放弃这种想法,颤颤巍巍的走出洗手间,看了一眼冰锁,已经化了一小半,
我只好走进我的卧室,慢慢躺下,我只有躺下,否则我的乳头实在是太痛苦了,
可是乳房的痛苦小了,振荡器的作用就显得很明显了,让我很兴奋,不能安静的
躺着,可翻身绳子就起作用,只好安静的享受一次一次的高潮。

  四个多小时以后,电池的电量不足了振荡器的作用也小了,我走到客厅,看
到冰锁已全部融化,钥匙就吊在那里,我一阵高兴,想:虽然今天有些痛苦,但
我享受了很多人不能享受的快乐,我该给自己解缚了,我拿到钥匙,去开铁皮盒
子,但我怎么也打不开,我呆住了,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可能啊,为什么打不开,
我反复的试图打开盒子,但结果可想而知,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完了完了完了,
这可怎么办我不能就这样被捆着等我的父母来吧,就是等他们来,可这几天的吃
喝拉撒睡怎么办!我当时简直是万念俱灰,连死的想法都有,后来我静下心来,
仔细回忆我的自缚过程,觉得手上的这把钥匙可能是地下室盒子的钥匙,好歹我
没有把地下室的钥匙也锁在这个盒子里,可我怎么打开屋门到地下室呢?屋门的
钥匙已经让我锁在盒子里了,我感到了无助,但我没有放弃,因为我不能放弃,
如果我放弃了,谁都会想象出后果。我的父亲曾说,屋门的备用钥匙在他的抽屉
里,我忍着乳头的被拉扯的痛苦来到父母的卧室,寻找我的最后一线生机,我艰
难的打开抽屉,里面东西很多,可我的手被牢牢锁在臀部的绳子上,无法用手找,
只有把抽屉全部来出来,用头拱,我一低头那段特意的小绳子牵拉着胯下的绳子
肆无忌弹的勒进我阴部,振荡器就会顶到我的花心,这时候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了,这是我的最后的一线生机,否则我将死无葬身之地,钥匙我终于找到了,但
钥匙在里面我用手拿不出来用嘴也叼不出来,只好又慢慢的走到厨房找到一双筷
子,将钥匙夹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坚强的忍受着来自上面下面全身的痛苦。

  钥匙使拿到了,但我现在不敢下楼,虽然我家在三楼,可现在是白天,我只
有等待夜的来临,我等啊等啊等啊,时间就像固定了一样。虽然现在只要时间一
到我就可以解缚,可另一件事又让我痛苦不堪从自缚开始已经超过6 个小时了,
我有了便意和尿意,而且阴道和肛门经过长时间的堵塞,有些疼痛,但除了等待
我又能怎么样呢!

  一直到晚上11点多,外面的世界静下来了,这时的我惨状目不忍睹,浑身上
下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个大球,阴道里塞着振荡器,肛门里塞着萝卜做的肛门
塞,乳头上吊着400 多毫升的水,小腹胀的鼓鼓的,我想大便,我想小便,可我
却便不出来。时间终于差不多了,我一直手拿着屋门的钥匙,一直手拿着地下室
的钥匙,轻轻的打开屋门,屋外很黑,一阵凉风,吹得我打了个寒颤,我慢慢的
走到楼梯口,我试着把脚放到第二个台阶,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腿从膝盖向上
都被绳子捆得紧紧的,而且还有长度仅有20厘米的脚镣,我在捆腿的时候并没有
测量这样的捆法能不能下楼。小腿根本没有那么大的活动空间,如果弄不好,我
还有可能从楼梯上滚下去,那可就惨了,唯一的办法是坐下,用腿和屁股一点一
点的挪,我决定就这么办了,可我没有在意的是要坐下就得弯腰,我一坐下,我
特意加的那段小绳子狠狠的拉动我跨下得绳子,深深的勒紧了我阴部,我不由自
主的“啊”了一声,虽然我的嘴被口塞塞住了,但还是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就是这个声音,使楼道里的楼道灯的声控开关一下子打开了,我当时的脸觉得火
辣辣的,脑袋嗡的一下,这是在楼道里不是在家里,如果别人看见,我还能活吗,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三分钟后灯灭了,我慢慢的向下挪,每挪一下,那讨厌的绳
子就勒我一下,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我终于到了地下室的门口,我长出了一口
气,在黑夜了摸索着打开地下室的门,有嘴打开灯,慢慢的打开盒子,把所有的
钥匙拿到手,我试图打开手铐,但钥匙不对,看来我必须再回到家里打开那个盒
子,才能解除所有的束缚,我又经过漫长的路程到了家里,打开手铐,脚铐,解
除所有的束缚,飞快的跑的卫生间,我的尿和大便就像喷泉一样。

  我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想: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真的,那种获得
自由和卸下重负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有过的,我检查了一下我的乳房,我的乳头
肿了,阴道和肛门也有些肿。虽然很痛苦,但我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和经历。
今天我写下这篇我的经历时我没有戴乳罩,因为我的乳头还没消肿。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8-3 14:2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