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ybaby8111 发表于 2008-03-13


    婚姻五年半后﹐我开始尝试婚外的一些东西。并不是我不爱我的妻子﹐而是
我想要尝试一些不同的经验。

    一天晚上我同我妻子一个朋友约会时被她发现. 我的妻子刘红大怒。她宣称
要离婚﹐说再也不信任我了。我其实非常爱了她﹐不想失去她。她是个聪明美丽
﹐长发披肩﹐身材诱人﹐30出头的少妇. 她有一张很漂亮的脸﹐常常挂着微笑。

    我再三地恳求她原谅我。几天犹豫后﹐她说她咨询了她朋友金莉。

    金莉说最好的办法是给我带上贞操带。金莉的丈夫曾有外遇﹐是贞操带挽救
了他们的婚姻。

    刘红给了最后通牒﹐不离婚的条件是带上贞操带﹐没有讨论的余地。她还说
如果我同意﹐我将为她带一辈子﹐永远摘不下来。

    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她后一句话的严重性﹐为了不同她离婚我同意了。

    金莉告诉她订买贞操带的网址。

    然后﹐刘红就开始忙着测量我下面的尺寸。

    我只觉得一半荒唐一半好玩。让她的手在我下面摸来摸去﹐我也挺喜欢. 一
星期后﹐贞操带邮到。我不能相信我的妻子为它花了3000元﹐我差点跟她急﹐但
还是忍住了。材料是不鏽钢外面套一层塑料涂层。

    我脱去衣服戴上。尺寸完全合适. 它的体积并不大也不沉﹐好像一个厚内裤。
刘红把我的肉棍放在前面的桶状袋中上了锁. 袋子的尺寸也合适﹐没有任何不适
的感觉.

    刘红说我戴着它很好看。我说它像个关小鸟的笼子。桶状袋前面有个小孔﹐
我的手指尖可以通过它触到我的阴茎头﹐却伸不进去。我试了几次﹐刘红在旁边
看见忍不住笑。

    我意识到我将不能手淫。从桶状套的尺寸来看﹐我甚至不能勃起﹐因为它会
限制我阴茎的涨大。

    我玩了一会儿﹐要求她打开. 她说她不是同我开玩笑﹐说好要我戴一辈子的。
她不会花3000元买个只能玩五分钟的玩具。我气愤地跑到客厅﹐打开电视﹐试图
压下我的火气。

    一个小时以后﹐刘红穿一条性感内衣进来。她跳舞一般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看是否能让我兴奋. 我的确兴奋了﹐但被贞操带限制住我无法勃起。这情景快
让我疯掉。

    我哀求她放开我。她不理我﹐挑逗够了说我必须用行动争取我的自由。

    我渴望自由﹐开始了吻她﹐按摩她的乳房。我发现我只有嘴和手可以爱抚她。

    我先从她的颈下吻起﹐吻到她的乳头﹐然后慢慢下移﹐最终我的舌头接触到
她的阴户。

    她对我舌头的每次动作都有反应直到高潮。她说我工作的不错﹐解开我的贞
操带。

    当我的阴茎被释放﹐它立刻生硬地勃起。我迫不及待地爬到她的身上大干起
来。当我们结束后﹐刘红大感满意。

    在这以后的一个月﹐我们玩得很痛快。我的阴茎先被锁住﹐给她口交到高潮
后我再释放我的能量。看着刘红如此喜欢这种游戏﹐我甚至怀疑她有点变态. 我
知道她是从金莉那里学来的﹐在作爱中总是采取主导地位﹐控制丈夫的阴茎勃起。

    不久﹐刘红从金莉那里借来不少控制贞节带和女性支配的书籍和杂志来读﹐
而且越读越上瘾.

    我有时也偷偷地看看这些东西﹐奇怪的是我也越来越感兴奋. 尽管我出门在
外总要戴上贞操带﹐但在家里还是不带的时间多一些。

    但这种状态很快就改变了。有一天﹐我边看成人网站边手淫时被刘红发现.
她非常生气﹐要求我在家里也必须戴上贞操带﹐否则离婚。

    我无奈接受了。她给我索上贞操带﹐对我说她将永远控制我的性行为。

    从此后我只能有专心服侍她来换取我的性释放﹐她也尽情享受我对她服侍。
我自然成为给她舔阴给她按摩的专家。而她决定如何乐于有我对她的需要更专心
使用我的身体.

    当我被解开时﹐我总是感激万分﹐原意为她做任何能使她高兴的事。当然﹐
她最高兴的事是让我作她的一个性奴隶.

    同时﹐她要求我为她舔阴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她又一次说我最有用的器官是
我的舌头﹐甚至比我的阴茎还有用。

    自从我们作爱后﹐已经超过一个月了。除了我给她口交和按摩外﹐一直没有
得到同她作爱的允许.

    我开始求她﹐她说不久就是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到那时再让我释放。我焦
急地等待。纪念日到时我变得万分激动。她回家后让我到卧室脱光衣服躺好﹐我
迫不及待地按她说的做了。

    当她把贞操带打开时﹐我的阴茎立刻勃起。她让我躺在床上﹐用绳子把我的
手腿绑住。然后她脱光了衣服﹐坐在我的阴茎上﹐上下移动身体. 我的阴茎在她
美丽的阴户中释放了。

    当我们都平静下来以后﹐她说她学金莉对待丈夫那样给我建立性时间表上。
每3 个月性交一次﹐在这中间每周星期二晚上可以手淫射精一次。我抗议﹐并且
恳求她更宽容些。她解释说给我定下时间表十分重要﹐这可以让我更加珍视她给
予我的一切。

    我试图说服她﹐抚摸她的敏感部位。她弹开我的手严肃地说﹕“这不行。我
不能纵

    容你。金莉的丈夫就是你对他越仁慈他越不懂事﹐只有严厉地管教他才知道
感激。“

    她还说惩罚和奖励是支配男人的法宝﹐所以她控制我贞节带是让我们的婚姻
能够保持幸福的唯一方式。

    过了一个星期﹐我觉得我快要死了。看这刘红穿着性感内衣从浴室里走出来
﹐我的阴茎总是拉紧勃起﹐但是贞节带让它无法扩大。

    金莉又开始邀请她去一个俱乐部。我感觉的出这个俱乐部是什么命题. 没次
刘红回都学到让我目瞪口呆的新知识.

    比如﹐一次她说男人如同一座愤怒的火山﹐控制它成为自然灾难的方法是让
它在积蓄太多能量时少许法泄一点.

    还有一次她说男人在寻求性释放时才真正地专着和服从于一个女人﹐所以贞
节带是让我永远专着和服从她的工具。我真害怕这个俱乐部还会教给她什么﹐但
她所学的的确说中了我的本质.

    星期二终于到了﹐我太激动了。我迫不及待地一直等到晚上。刘红终于开口
问我﹕“你准备好了吗﹖”

    我赶紧点头. 她说﹕“那好﹐你把衣服脱了。”

    我二话没说﹐把自己脱光﹐只剩下贞操带。

    她一边脱衣服一边盯着我的裆部﹐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她脱得只剩下内衣
﹐然后抚摸调逗我的身体有一个多小时. 我的神魂早就出壳了。当她觉得满意解
开我的贞操带时﹐我的阴茎飞崩出来。

    刘红忍不住笑出声﹕“不错. 你这个几天表现不错. 我可以赏赐你让你泄了。”
说着她抓其我的阴茎. 我还没有待她进一步动手﹐就在她的手上喷了。她抬起了
手说﹕

    “舔了﹗”我把头扭向一旁。“怎么﹖不原意﹖作我的男人就得学会收拾自
己的精液。你别不是想让我阉了你吧﹖”

    我知道我的地位﹐只好按她说的做了。直到把她的手舔得干干净净.

    她有把我的阴茎收进贞操带里﹐并说下次打开要两个星期以后﹐为了惩罚我
吃精液时犹豫不听话。她还解释说现在总是男人强迫女人为他口叫﹐还要女人吃
男人的精液。只有让男人也学习舔淫液﹐才是公平的。我想这有是从金莉或那个
俱乐部学来的吧。

    我从来没有经历两个星期不能高潮过. 我知道我必须取乐于刘红才能得到奖
励。我天天给她按摩﹐给她舔阴﹐有是还用假阳具侍候她高潮。有一次她在高潮
时意乱情迷地叫出王军的名字。

    王军是她公司的老板﹐我听到她如此深情地呼唤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心中立
刻如刀搅般地难受﹐但是我的阴茎却紧紧的挣住贞操带。

    刘红请王军来家里唱卡来OK时﹐我当然不觉得突然。王军是个健壮英俊的青
年﹐他同刘红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在说话时还紧紧地盯着刘红的身体.

    两个星期后当我可以脱下贞节带后﹐她让我自己手淫。没有两三下我就泄了。
她还不断地挑逗我的阴茎﹐直到我连续泄了几次再也泄不出来后﹐又把贞操带系
上。

    那个俱乐部继续教给刘红新的东西。我开始按照她的要求做全部的家务。她
说控制丈夫的阴茎﹐把丈夫当奴隶对待不是对丈夫残酷﹐而是对丈夫的最大善意。
没有贞操带﹐一个男就会欺骗女人﹐变得粗鲁野蛮﹐甚至不惜毁坏婚姻。让男人
文明的唯一方式是控制他的性高潮﹐教会他们如何取乐妻子﹐以满足妻子的快乐
为责任。甚至当妻子选择与另外一个男人有性关系﹐丈夫也要为能满足妻子的快
乐而乐于接受﹐就象金莉的丈夫那样。

    这一切对我来说是过于后现代的生活方式的。但是我还是爱刘红.

    有一天晚上﹐她变得异常地兴奋﹐不断地说她需要满足。我说让我来吧。她
说我的开释时间还没到。

    我又求她让我为她口叫﹐或用假阳具。她又拒绝﹐说不过瘾﹐能让她满足的
只有王军。我开始生气。她说她不愿欺骗我﹐就象过去我欺骗她那样。

    因为我生气﹐她把开释我的时间推后三个月﹐并明言明天与王军约会﹐晚上
还可能带王军来家里.

    第二天她早早地回家打扮自己。暗红的迷你裙下隐约感觉得到黑色的内裤。
她晚上回来的很晚。王军并没有同她一起回来。但她毫无隐讳地宣布她同王军睡
觉了。

    我赌气不同她说话。她却不停地讲王军如何性交技巧优秀。当她说到王军的
阴茎比我的大时﹐我不能再忍了﹐愤怒地暴跳起立。

    她先是吓了一跳向后躲闪﹐当知道我真是发怒了﹐就说﹕“我不过是不想欺
骗你。

    你可别不知好歹。你不信可以看他的照片。“说着﹐取出他们作爱的照片。
我看后不禁垂头丧气。王军的的确比我的大多了。因为我这次生气﹐我的开释时
间又被推迟一个月。

    我知道抵抗是没用的﹐只有给我自己带来坏处。我终于屈服了。她同王军另
一次约会后﹐我向她表示我接受他们的关系. 她追问我是不是为他们的关系感到
高兴﹐我点头说是。她为此特别奖励我打开贞操带手淫。当她又给我戴上贞操带
后﹐她要求我把她同王军作爱的照片放在影集里﹐并每天看一次。

    这以后她常常同王军夜里约会﹐回来后就兴致勃勃地讲他们性交的过程﹐并
把每次拍的照片收进影集。

    有一天﹐刘红说我必须面对现实﹐用行动来表现我从心理愿意接受她和王军
的关系. 她要安排王军到家里来同她作爱。让我躲在衣柜里偷看﹐而不能发出任
何动静打扰他们。

    第二天下午我躲到卧室的衣柜里. 不久﹐刘红就带王军到家了。很快两人双
双进了卧室。我从衣柜里的钥匙眼里可以看到他们在床上的活动。两人说过一阵
温存并挑逗得话后﹐就互相帮着脱了衣服。两人拥抱时﹐刘红故意把王军拉近的
衣柜边。

    当王军的手爱抚我妻子美丽的身体时﹐离开我的眼睛仅不到一尺。不久他解
开了她的奶罩﹐诱人的乳房摇绽出来。他一手爱抚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缓缓下
放到她的臀部﹐然后又伸到前面在她裆部区域滑动。

    我的妻子看来完全的享受这一切。当她的下面开始有反映时﹐他便慢慢地脱
她的内裤。当她的内裤下落到脚关节处﹐她故意把内裤向衣柜方向踢来。我在衣
柜里看到她裸露的阴户。

    现在我的妻子全裸了﹐王军用他的手指挑逗她的阴户。我能听见刘红兴奋地
小声呻吟。她稍微转了个角度﹐以便让我等看清她的被扶摸的阴户。我无法描述
我的阴茎是如何紧撑贞操带的。

    刘红脱去王军的内裤﹐跪了下来。我不敢想象王军硕大的阴茎离刘红的脸如
此近﹐又被她如此爱抚地抚摸着。当她开始舔那阴茎时﹐我听见王军舒服地叫出
声。我感觉到自己快要射了。

    他们两人前戏后上了床。我妻子躺下。

    然后﹐王军那硕大坚硬的阴茎插入到她的阴户并开始抽进抽出。

    我被这场景完全地迷惑住了。当刘红快到高潮时﹐她用腿紧紧地夹住王军的
身体. 几下抽动后﹐她尖叫一声﹐沉浸在对高潮的享受中。王军也同时将精液射
在她体内。

    刘红看看表﹐说丈夫快回来了﹐并催促王军快离开. 王军迅速穿好衣服﹐吻
了她后离开了。

    刘红起床﹐打开了衣橱门. 看到我美丽的妻子裸着身﹐用她充满了淫液得阴
户高傲地对着我﹐我完全地被羞辱了﹐并且在羞辱中感到快感。她用手敲着我的
贞操带﹐问我是不是享受我所看到的一切。我点着头回答说是。此时﹐我太想解
开贞操带了。

    她笑着说她很喜欢我的舌头﹐并希望我能为她用舌头把她的阴户舔干净﹐就
象金莉的丈夫那样为金莉舔干净她每次与情人做爱后的淫液。

    我情不自禁地跪下说我愿意﹐她的阴户在我面前散发出腥臊气息。她坐到床
边﹐把我的头塞在她的阴户下命我舔。

    我一边舔﹐她一边交代我们以后保持婚姻的稳定就 .

    三个条件﹕

    1.我穿着贞操带﹐象征了我妻子对我性生活的绝对控制。

    2.我妻子的阴户被别的男人的精液填满﹐象征了我的阴茎并不是她性满足的
必须品。

    3.我舔干净她的阴户中其他男人留下的精液﹐象征了我服从妻子的角色﹐并
把满足妻子的性快乐作为维持婚姻关系的重要的条件。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2010-5-19 22:3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