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hu3218 发表于 2007-07-30
            暴露的小月之羞辱旅程

  我叫小月,今年快26岁了,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暴露自己的身体,尤其
是在户外,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别人用火辣辣的目光投向我把。后来我遇到了翼,
就是我现在的丈夫,很幸运的。他也喜欢暴露我的身体,所以我们很快就结了婚,
享受着美满的生活。

  我现在说的故事是发生在今年10月的,这是我第一次写的故事,虽然是我
自己的亲身经历,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写的很好,请多多包涵。

                (一)

  10月终于到了,那一天,老公告诉我,要到南方一个旅游城市去,随便去
看一下他的几个老同学。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我装出很凶的样子,盯着他说。

  「啪」的一下,老公在我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是男的,怎么,是女的你
有意见啊?」

  「怎么敢啊」我揉着屁股,撒娇地说:「你轻点啊。」

  「怎么可以轻点啊,你的屁股本来就是用来打的,是不是啊,小月。」老公
好象有一点生气。

  「是,小月的屁股就是给老公打的」我不敢还嘴,只有乖乖地说。

  「啪」,我又挨打了一下。

  「这就对了。」老公那讨厌的声音又响起来

  经过6个小时的汽车,我们终于到了这个南方城市,挺漂亮的城市。我本来
以为我们去酒店住,可是老公把我带到了一个度假村的一栋小洋楼里。不过,我
觉得很奇怪,10月黄金周,怎么度假村里面人这么少啊。这里风景挺好的啊,
应该很多人才对的。

  「那时因为,这个度假村一共才有20栋别墅,所以它规定只接待20组游
客,没有在这里订有别墅的人是进不了来的。」我老公搂着我说。

  我洗过澡,就睡了,醒后已经是下午两点。

  「小月,有事情和你说啊」

  「什么事情啊,老公。」

  「小月,你是不是应该乖乖听我的话啊?」老公盯着我,样子要吃人了。

  我不知道他又想了什么坏注意,不过我很害怕他凶凶的样子,所以我乖乖跪
了下来。「小月怎么敢不听老公的话啊」

  老公好象很满意的样子,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我知道他要和我说什么,可
是我不敢站起来,所以就跟着爬过去。

  「小月,我来这里是看一个同学的,我和我性格很合得来,刚结婚不久,可
是我太忙了,没有参加他的婚礼。」老公点了一根烟。

  我趴在地上,抬头看着老公,等着他说下去,我想:老公说那同学和他性格
很合得来,是不是也是喜欢要女孩子暴露啊?

  「不过那小子,我结婚他也没有来,还记得那份9999快的贺礼吗?就是
他送的。这小子!」

  这时候,我知道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老公在说「这小子」的时候,没有任
何生气的成分。

  「小月,老公和那小子打了个赌,说谁对付女孩子更有办法。」老公说完,
有用那杀人的眼神盯着我。「小月,你是不是很下贱的女人啊?」

  「老公——我——」我一时不知道什么回答「快说」,老公在我屁股上狠狠
抽了一巴掌,严厉地对我说。

  「是——是——,小月是很下贱的女人。」我说完,脸上火辣辣的。

  「很好,小月,我要出去了,等一下,他会过来接你去我那里,你记得,你
是个很下贱的女人。」

  老公站了起来,一把扯起我的头发,把我也拉起来:「他来的时候,你要表
现得非常下贱,知道吗?而且要尽量满足他的要求。」

  「老公,我——」,我真的不知道老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喜欢暴露,也
喜欢别羞辱,可是这样真的是第一次。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因为以前玩的
时候,老公都在附近的。

  「我不知道怎么做啊,老公。如果他要上我,那————」

  「他不会上你的,小月,我走了,你记得,如果他说你表现得不好,我就要
——」老公的眼神坏坏的。

  「你要怎么样?」我感到一阵害怕:「你又想要我那样——」

  「你看着办吧,反正,你表现不够下贱,我就要你那样——」老公那起外套,
走出房间:「还有,很快他就会来了,你准备一下」

  老公走后,我在房间转了几下,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想到等一下就要
在陌生人前面表现很下贱的样子,心里却有一种兴奋的期待,心跳也变得很快可。

  下贱的样子,我想着,慢慢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换上了一套透明的内衣,再
穿上缠丝高跟鞋,然后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镜子里,我的样子很美,我真的想
永远这么漂亮。

  我想,就穿着这样的内衣接代客人,应该是很下贱了吧,想到这里,我有觉
得一阵兴奋,身体都在微微发抖了。

  最后,我把一个扎头发的彩带,把自己的双手缠在身后。那样的彩带当然是
缠不住我的手,可是我会把手一直放在身后,这样,我想可以达到老公的要求了。

                (二)

  我走到客厅,不过没有马上开门。我还不知道来的是不是他,如果是别人,
那就——「请问是谁?」我的话刚说完,门就被打开了,一个人推门进来。

  「啊」,看到这个人,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其实,我在心里想过近来的
是什么人,会不会很帅啊,年纪有多大啊,可是我没有想过近来的却是——一个
女孩,看起来20岁不到的女孩。她穿着一套红色的连衣裙,样子很美丽的。

  「你——你找谁,你怎么进来的——」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办,突然想起自己
穿成那样子,全身就只穿了一套透明的内衣,急忙往房间跑。

  「小月姐姐,翼哥叫我来的。」那女孩叫住了我:「不要害怕嘛,别忘了翼
哥和你怎么说的哦。」

  我听了,咬了一下下唇,转过身去:「可是老公说是一个男的同学——」

  那女孩听了,咯咯笑起来:「原来小月姐姐穿成这样子,就是为了给那个男
的看啊,小月姐姐好不脸啊。」

  「不是啊,我——」我想不到那女孩这样说,一时说不出话。

  「不是吗?小月姐姐,真的不是——」那女孩盯着我问。

  我这时候想起了老公的话,要做一个下贱的女人,只有说:「是——是啊,
我想给他看的——」

  「为什么啊,小月姐姐怎么要给他看啊——」

  「我——因为我喜欢给别人看啊——」

  「小月姐姐,你喜欢给别人看你那里啊——」

  我真的不想再同性面前回答这样的问题,我宁愿给男人看也不愿意给女孩子
看,可是,现在——「我喜欢被别人看我的——我的——」我真的说不出来,眼
开始红红的了,心里想着——该死的老公,这样作弄我,羞死人了——那女孩看
我说不出来,就笑了笑,「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不好意思,快进来坐」我松了一口气那女孩走进来,坐在沙发上,我赶紧
去关上门,我可不想还有人进来看着我那样子。然后我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
么。

  「不要那么害怕啊,小月姐姐,我又不会吃掉你。」那女孩甜甜地笑着。:
「我好渴啊,你这里有水吗?」

  「这里吗」我周围看了一下,大厅里有饮水机,就对她说「你等一下,我给
你倒水。」

  我走到饮水机那里,突然想起,我要不要用手啊,如果不用手,倒水就有点
难。可是我一想到,如果不用手,应该是很下贱的样子,最后,我觉得还是不要
用手了。在同性面前表现出下贱的样子,我觉得羞耻的感觉很强烈,下面竟然开
始有点湿湿的。

  我把一个杯子叼到饮水机的水龙头下面,然后用额头压下开关,水哗哗流了
出来。等有半杯水的时候,我再送开,咬着杯子,走到那女孩面前。

  那女孩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微笑着:「小月姐姐,人家很累,站不起来了,
你又那么高——」

  我知道她的意思,只有在她面前跪下来。我这可是第一次在同性面前下跪,
觉得自己好委屈。那女孩接过我的杯子,却没有喝水:「小月姐姐,我想喝可乐
嘛。」

  「不好意思,我刚刚来这里,没有可乐啊」

  「不要紧,小月姐姐,我们去买好了——」那女孩说完马上站起来,拉着我
头发就走。

  「喂,不要啊——你——」我还没有说完,她就拉着我头发,走到外面了。

  她把门锁上,然后对我说:「什么喂啊,我没有名字?

  「你怎么可以拉我出来啊,我这样子怎么出来啊。」

  「小月姐姐,是你自己喜欢给别人看,我帮你而已,你忘了你刚才说什么啊
——因为我喜欢给别人看啊,是不是你说的啊。」

  「我——」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一时说不出话了。

  「没有话说了吧,你自己说是不是很下贱啊,是不是啊,快说——翼哥怎么
要你这样的女人啊——」那女孩有点绰绰逼人的样子。

  「我是拉」我想起了老公说要做下贱的女人,只好忍着屈辱说出来。

  「是什么啊。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

  「我是很下贱的女人,喜欢给别人看——」我有点哽咽地说。

  「还有啊,我不叫喂,知道吗?你要叫我妈妈——走啊」那女孩拉着我头发,
带着我走。

  「喂,我们去那里啊?」我头发被拉着,只有跟着她走。

  她停了下来,拉着我头发往下拉,我很通,就跟着跪下来。可是她一直拉到
我的脸贴在地上,我只好趴在地上了。

  「我不叫喂,知道吗?小月姐姐。」那女孩声音很温柔,可是我真的很害怕,
大白天的,穿着内衣趴在地上,太羞辱了。

  「是,妈妈,我知道错了。让我起来吧——」

  「乖——」那女孩满意地笑着,拉着我头发向前走。

  那女孩拉着我的头发,一直走到一个便利店门口,那便利店门口边摆有几个
太阳伞,太阳伞下面摆有桌子椅子,有一桌人在那里喝着饮料,聊着天。

  我一去到,大家的眼睛都望过了,我的身上就只穿有一套透明的内衣,这内
衣很透明的,上面的奶头清晰可见,下面的黑森林也若隐若现的。我本来以为那
女孩会带我到一张没有人坐的桌子那里,可是她把我带到了那张坐了三个人的桌
子,两男一女。

  「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那女孩笑着问他们。这样的要求我想没有男人
会拒绝,他们马上就答应拉。

  那女孩坐了下来,说我说:「小月,给妈妈拿四瓶可乐过拉,要自己拿过来
啊」

  「是——」我说完转过身去。我听到后面有个男的声音说:「你是她妈妈—
—」

  我走到老板那里,看到老板的口水都流了下来,「给我四瓶可乐,老板」

  我这样说了三声,老板才反应过来,马上拿出了四瓶可乐。这时候,我又遇
到了难题,我怎么拿过去啊。那些易拉罐的可乐,我想咬都咬不住啊。

  「老板,有袋子给我装一下吗?」我打算装在袋子里,叼着袋子过去好了。

  「那是白色污染,没有啊,我帮你拿过去好不好,拿到那里啊?」

  我想起那女孩说要自己拿过去,现在才知道故意要捉弄我的:「不要了,我
自己拿好了——」

  我还在想怎么拿,那女孩又叫起来:「快点啊,不然我回去,你自己呆在这
里啊——」

  我听了吓了一跳,别墅的钥匙再她手上,我真的把我丢在这里我就惨拉。

  「小姐,快拿过去啊,用手捧着就可以拿过去了。」老板也在说我。

  「可是,我怎么拿啊——四瓶可乐啊」我咬着下唇,不知道怎么办「小月—
—」那女孩又叫了。

  「小姐,你怎么不用手拿啊——」老板在问我,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奶头看。

  「我——我不可以用手的——」我几乎是哭着说了。

  「这样吗?小姐,不用手也可以拿过去的,只是怕你不愿意——」老板吞吞
吐吐地说。

  「我要怎么拿啊,你快说,我愿意的——」我真的很怕那女孩把我丢在这里,
赶紧这样对老板说。

  「只要把他们装进你的奶罩就可以拉,你不可以用手,我帮你装啊——」老
板色咪咪地笑着说。

  「好吧——」我讨厌他那样子,可是现在没办法了。

  老板一下扯开我的奶罩,用手指捏了我一下奶头,还说:「挺硬的哦」,我
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然后他把两瓶可乐装进我的奶罩,那可乐很冻,我奶子受
不了,全身在发抖。

  「不好,装不下四瓶,你先拿两瓶过去吧。」我那时候奶子也被压得很厉害,
反正又没有说不可分两次拿,我就转身往那女孩那里走。

  「可乐拿回来了——」我走到那女孩旁边「你跟谁说话啊——我想回去了哦
——」那女孩头也不抬。

  「不要,妈妈,可乐拿回来了——」

  这时,那两男一女都张大嘴巴看着我,那女的还小声说:「她真叫别人妈妈
啊——」

  「好,乖女儿,把可乐放在桌子上啊」

  我弯下腰,在奶子贴在桌面上,用力把可乐挤出来。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
最下贱的女人了,既然在大家面前表演这样的事情。

  「乖女儿,奶子挤坏没有啊——告诉妈妈啊——」那女孩笑着说。

  「没有坏——妈妈——」

  「那里没有坏啊——」

  「妈妈,我的——奶子——没有坏啊——」我声音很颤抖。

  接着,我有用同样的方式把另外两瓶可乐拿了过来。而这个时候,我的奶罩
完全湿了,几乎和没有穿一样。我回到女孩身边,她马上扯着我的头发往下拉,
我只好有顺从地跪在她身边。

  「小月,妈妈不想喝了,你把这四瓶可乐喝完,我们就回去啊,快点」那女
孩说望,把四瓶可乐打开,插在吸管,摆在我面前。

  「妈妈,我喝不了那么多啊,我——」我可没有把握喝完四瓶可乐。

  「小月,妈妈先回去啊——」

  「妈妈——不要——我喝——」

  我跪在地上,弯下腰喝可乐,那女孩就把脚搭在我背上。

  然后,我听到他们在聊天「小姐,你怎么是她的妈妈啊——她怎么那么听你
的啊——」一个男人说「她才是小姐,我带她,所以是她的妈妈——」那女孩说
「小姐,是什么啊?」另外一个女的问「就是婊子嘛,哈哈,她这么漂亮,是不
是很贵啊——」一个男人说「贵,她,我们有我们的收费标准,她的很低的——」

  那女孩用脚踢了我一下头说:「是不是啊?」

  「是的——妈妈——」我听了觉得好羞辱。

  「你们是不是想要她啊——」那女孩说「这样的婊子你们也要?」另外一个
女的说,试乎有点不高兴。

  「怎么会啊,这么下贱的婊子我们怎么要啊,有珍珍就够了」一个男人说。

  我现在才知道,那两男一女的女孩叫珍珍。似乎那两个男的都很宠她。

  终于,我把四瓶可乐喝玩了。肚子好涨。

  「妈妈——我喝完了——」

  「乖女儿这么能喝啊」那女孩收回脚,站起来,拉着我头发,也把我拉起来:
「走吧」

  「等等,你不可以走」老板叫着,走了过来:「你们还没有给钱啊,四瓶可
乐,20快钱」

  「啊,对不起,老板」那女孩说:「我没有带钱,女儿,你有没有啊。」

  「我着样子那里有啊」我嘟着嘴说。

  「那怎么办,老板,我回去拿给你好不好」那女孩说「不可以,你走了我找
谁啊」那老板不同意「那,我把她留下可以吗」那女孩说完,拉着我头发车靠到
那老板前面。

  「妈妈——不可以的啊——」我听了很害怕,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样,那我不
是被吃掉啊。

  「那怎么办?」那女孩歪着头,看着我。

  「这样吧,老板,我给那20快你好了,别难为这两位小姐。」这时,一个
男的说。我听了,用很感激的眼神看的他。

  「怎么,你心痛啊。」珍珍气冲冲地说。

  「不可以」那女孩说:「我们不可以随便那你的钱。」

  「妈妈——你怎么——」对这很不了解,为什么别人帮我们要拒绝啊?

  「这样吧,这位先生,我们不可以随便拿你的钱」那女孩说:「不过,我可
以要她为你们服务来换那20快钱,好吗?」

  「妈妈——你怎么可以——」我听了很害怕,怎么可以给别人「服务」啊,
我让别人怎么看,老公都不会生气,如果被别人干的话,那就——「好啊,不—
—还是不用了——」那男人看了珍珍一眼,又不敢答应,我才稍微安心一点。

  「那可以为我服务啊,我同意啊」那老板迫不及待地说。

  「你休想——」那女孩一口拒绝了,我也很感激看了她一眼。

  「你们真的想要20块钱吗?我给你们好了」这句话是珍珍说的,我们都很
奇怪地看着她,我知道我在他两个男朋友(不知道是不是的)穿成这样子,还表
现得那么下贱,她一定不会喜欢我的。

  「我们不会随便拿你的钱」那女孩还是这样子,冷冷地说。

  「谁说我给随便你啊!」珍珍说,她拿出了20快钱,指着我说「让她给我
扇两个耳光」

  「好啊,没有问题」那女孩说,然后抓着我头发,把我的头推到珍珍面前。

  「乖女儿,还不叫人家扇你两个耳光,要有礼貌啊——」

  「是,请你——扇我两个耳光——」我没想到,在这么多人前面,我会为2
0快钱,要求一个女孩扇自己两个耳光。这种羞辱的感觉让我全身发抖。

  「大家都是女人,你还真够下贱的——你——」珍珍说完,毫不客气地给了
我两个耳光。这时候,我满眼金星的,那女孩手一松,我就倒在地上了。

  「乖女儿,还不谢谢珍珍妹妹」

  「是,谢谢——珍珍妹妹——」我爬了起来,那时候,我都觉得自己非常的
下贱。

  「你是这样子谢谢别人的吗?站那么高,别人还要抬头看你啊」那女孩说我
只好又跪下来,对珍珍说:「谢谢,珍珍妹妹。」

  「看什么,我们回去拉。」珍珍好象还很生气,拉着那两个男的走了。

  「乖女儿,我们也走了」那女孩说拉着我头发,往别墅方向走了

  我跟着她走着,想起刚刚受辱的过程,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如果老公在这里,
他一定抱着我安慰我的,可是现在。

  我们回到别墅门口是,那女孩温柔地说:「小月姐姐,不要哭了,你看,你
下面的妹妹也哭了啊。」

  我知道自己下面也湿得好厉害。可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温柔了,就呆呆
望着她。

  「我叫兰儿,是天哥哥的妻子,天哥哥就是翼哥哥说的那个同学。」那女孩
说:「今天本来是天哥哥要来这里,而我就到翼哥哥那里去的。」

  「什么,他们把我们交换来——」我这次明白了。

  「是啊,你不喜欢这样吗?小月姐姐——」兰儿说。

  「可是,你怎么会来这里啊」我奇怪的问:「怎么来这里欺负我」

  「有一样小月姐姐是不知道了,天哥哥打赌翼哥哥了,看我们那一个主动表
现得更加下贱一些,说知道那么在想什么啊。」兰儿说:「谁输了有很重的惩罚
哦,所以啊,我来是给小月姐姐热身的,不然你受不了天哥哥的」

  「原来还是为我好啊,去你的」

  「什么麻,刚才小月姐姐表现得不知道有多么的不顾羞耻,还求别人扇你两
个耳光呢?」兰儿调皮地说。

  「那你被你逼的,你这小坏蛋」我想起刚刚的事情,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也就不怎么怪她了。

  「好了,小月姐姐,我要到翼哥哥那里去了,你也快去天哥哥那里。」兰看
了一下手表:「现在下午3点多了,3点半没有去到就要挨惩罚的。」

  「不是他过来吗?」我奇怪地问:「我老公说他过来的。」

  「改了」兰儿说:「小月姐姐,我把你的手绑好吧,小月姐姐挺厉害的,一
直都没有用手,我本来以为小月姐姐手没有绑好,会忍不住用手的。」

  「好,好吧」

  兰儿把我的手重新绑好,就是把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这样我就真的用不了
手了。然后,兰儿打开了别墅的门。这时候,兰儿手机响了。

  「是,翼哥哥,不要生气,我马上过去了,小月姐姐也快过去了」

  「小月姐姐,我们快走啊——」

  「这不公平,兰儿,你可以穿那么多,至少也给我一件外套啊?」

  「小月姐姐,我还没有开始啊——」兰儿做了一个鬼脸:「我不会让天哥哥
输给翼哥哥的」

  然后,兰儿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我不喜欢看同性的身体,但不可以否认,
兰儿真的很美,我开始怀疑,老公是不是可以忍着不上兰儿。

  兰儿对我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手铐,一头铐在自己的右手上。「小
月姐姐,我们出去了。」

  「兰儿,你就这样光着出去啊,你不怕——坏人把你——」

  「小月姐姐,来这里度假的都是很成功,很有钱的人,他们不会缺少女人的,
所以也不会做那样的事的,所以,天哥哥才选择这里的,你放心吧」

  我们出了门口,把门锁上,兰儿说:「小月姐姐,我们现在回不去了,我要
到翼哥哥那里去了,天哥哥的别墅是20号,就在路的尽头,你快去吧」

  「兰儿,小心点」我真的很担心兰儿,而这个时候,兰儿把自己的左脚也提
起来,用手铐的另一头拷住,这样她的左脚和右手就拷在了一起,只有一个脚撑
地。

  「兰儿,你怎么——」

  「小月姐姐双手被绑起来,我一个手一个脚被拷起来,小月姐姐,我比你还
可怜,翼哥哥看到我这样,一定开心死了,再见,小月姐姐」兰儿说完,一跳一
跳就走了,我也转过身去天哥哥的别墅是20号,兰儿告诉我的,不过,我感觉
兰儿是认识我老公,而那个天哥哥,我真的不认识啊。不知道还要面对怎么样的
羞辱,我很害怕也期待地向那

  未完,不知能不能有那位好心的网友将剩余的部分补上,我也很期待啊!

  如果大家觉得文章还可以,请支持我一下,谢谢,你的支持是我继续发帖的
动力!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2008-8-31 02:2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