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shi1 发表于 2012-02-11
            全裸的司机老婆(续篇)

作者:小武松

  ***********************************

  《全裸的司机老婆》是我写的第一篇文章,当初完全没计划要写续集,也没
想过会继续发表其它文章。但是文章发表后,我觉得好像有少数院友也喜欢,这
让我大出意料之外,让我突然很想再继续写下去,所以才有这篇文章的诞生。

  我并没有像一些创作者一样具备丰富想像力,很难无中生有写出好的作品,
所以故事多半是真实情节改编的,希望院友能喜欢,也多给我指正,我会铭记在
心的。

  ***********************************

  老婆被小林意外染指那天,我和老婆就像刚从一场梦中醒过来一样。

  送小林下车后,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还一丝不挂的老婆流着泪,羞愧的面向
车外,一直不敢直视我。我心裡虽然难掩生气,却不知怎麽的却有股从未有过的
兴奋感觉,这种感觉连自己都觉得罪恶,但是却很新鲜、很强烈。

  「妳实在太煳涂了,妳看,发生这样的事要怎麽办?」我先开口。这种事当
然还是要面对,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老婆引起。

  「你怎麽可以这麽说?我都被糟蹋了,你不安慰我,竟还怪我?一个女生被
男生姦淫时,自己的老公竟然眼睁睁看着,没有阻止还帮他的忙。」老婆哭得愈
加伤心了。

  「我哪有帮他?是妳自己穿成这样,让人看光光了,我要怎麽办?而且要是
他把这种事告诉所有的朋友,我们以后怎麽做人?」我得理不饶人地继续说教。

  老婆显得更委曲了,哭着说:「你平时不是喜欢我这样吗?和你出门不是常
常都不准我穿内衣裤吗?你出国几天,人家想妳,想给你来个大惊喜,所以才穿
这样来接你,原以为你一定会很高兴的,没想到竟然发生……」老婆哭出声了。

  我不忍再骂,稍稍放轻音调说:「妳要穿这样,至少也穿个外套还是围个被
子什麽的,哪有人像脱光光一样就开车出门?」

  老婆边哭边说:「本来我也以为车上有一张毯子,必要的时候可以遮一下,
谁知道,到了车上才想起前天我已经拿去洗了,我怕再上楼开门换衣服,慢到了
会被你骂,所以就冒险直接开过来,没想到妳连看我一下都没有,就直接让小林
上车。你都不知道我当时羞到恨不得找个洞鑽进去,可是车上连躲都没得躲,你
知道当时我的感受吗?」

  说真的,看着老婆哭得伤心,我也很不忍,而且想一想,她说的也不是没道
理,好像一切细节都注定要有这个意外发生一样,我自己也有责任,实在不该粗
心让小林先上车的。

  老婆继续哭着:「本来是你自已说要让小林看我下面就好的,没想到你出手
就把我脱光光,还和小林来摸我的奶,摸奶就算了,还让小林也一起弄我下面。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麽?小林是外人,想干我还有话说,自己的老
公让老婆给别人玩,我还第一次听过。如果是小林动的手,我当然一定会反抗,
可是连你也加入,我要怎麽抗拒?「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真的就像老婆说的一样,我确实没有阻止小林,还加入
凌辱老婆。我一时回不了话,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有些心虚地说:「那是因为妳
被小林摸的时候反应实在太大了,妳当时的淫水都快流湿了整个座椅,而且身体
淫荡得不像话,看妳这麽爽,当下我实在不忍阻止妳。」

  我开始回想当时的那些印象:「小林摸妳、舔妳的时候,也没看妳反抗,我
要怎麽出手?而且,妳还当着小林的面就把我的鸡巴拿到嘴裡吃,难怪小林会受
不了干妳!我看小林在插妳的时候,妳的眼睛眯着,好像很兴奋,果然没两三下
就高潮了,而且叫得那麽大声,要是我是小林也一定受不了,会插得更起劲。」

  老婆止住哭泣,脸上泛起红潮,轻声地说:「我也不知道怎麽会这样。第一
次被外人摸,而且还在自己老公面前被干,真的觉得好羞耻,可是又有无法形容
的感觉,尤其又在车上。小林把我的身体转出车外时,让我的小穴对着外面,实
在好难为情,所以被插了几下很快就高潮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那真的控
制不了,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向你解释。」

  其实,老婆实在不需要再解释什麽,我心裡清楚得很,连我这个只是看着事
情发生的人都已经兴奋得快崩溃了,我当然可以体会老婆当时的感受一定强过我
几十倍,只是道德上、心理上总是有一股阴影,终究老婆被人舔过、插过,而且
还被射进体内,这种罪恶和快感间的矛盾让我一时不知道要生气或是「高兴」?

  我看老婆还是没把衣服穿上,白淨的皮肤和丰满的乳房映入眼裡,想到刚刚
被人蹂躏的情形,我的下裆忽然又有了反应,顾不得她身上还留着小林的酒味,
我把车子停到路边,绕过车子,开了老婆那边的车门,将她下半身拉出车外,学
着小林干我老的姿势,掏出我的巨物,直接撞入那隻无毛的阴穴裡.

  这一插,小林刚刚射出的满满的精液,配合着一声巨响,直接从坚挺的肉棒
和阴户的缝隙中喷洩而出。这时的老婆,简直像是个失魂浪女一般,双腿把我的
腰紧紧夹住,抬起屁股,让肿胀的阴户迎向肉棒,双手自己用力地握着自己的乳
房,闭着双眼,激烈地迎合着我的每一次冲撞。

  我实在不敢相信眼前干的是自己老婆,她的叫声早已脱离呻吟的范围,几乎
可以算是鬼哭神号:「哦……快一点……用力一点……喔……把我干死吧~~太
爽了……」老婆发出不曾有过的淫语。

  我把鸡巴挺了挺,将老婆拦腰抱起,抬起她的下半身,用力插得更深入些。

  「干死妳这个淫货!那麽爱让别人干,让我来好好修理妳的骚屄。」我一边
用力干着老婆,一边不由自主地也开始用语言凌辱她:「看我怎麽插破妳这个才
被人干过的淫屄,妳这个贱女人,让老公戴绿帽,让老公的肉棒插死妳~~」

  「对,我是个坏女人……最喜欢被干了……快一点……把我干死……啊……

  啊~~「老婆已经快发狂了,没三两回合便身子一缩,抱紧了我,惨叫一声,
淫水倾盆而出。

  由于我刚刚和小林干老婆时已缴过一次械,所以感觉还没有射精的冲动,不
管老婆已经高潮,继续更用力地撞着。

  老婆痒到不能忍受,开始想挣脱我,我故意捉住她的双手,用身体压着她的
胸部,让她无法动弹,她几乎到了快昏厥的地步,用力地挣扎想脱身。我哪裡肯
让她脱离魔掌,用力搓着她的乳房,并抽插得更夸张。

  没多久,老婆又再度崩溃,我见了老婆被姦淫的模样,同时感受到她淫屄裡
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吸夹力道,忍禁不住了,白色的精液终于配合老婆的狂号再
度激射而出。

  老婆一声吟叫,身体不住痉挛,紧紧抱着我,不知道我的身体已被她抓破了
几处皮。在激动中,我也不知道痛,直到后来回家洗澡时才发现几处都已渗出血
丝痕迹。

  再一度的激情过后,发现已经凌晨快二点半了,我慢慢地简单收拾了残局,
便开车回家了,不时看着一路上全裸的老婆那副娇羞模样,一时百感交集。一种
是亏欠、罪恶感觉,但更多的是另一种邪恶的喜悦。

  我在心裡挣扎着,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爱着眼前这位全裸的女人?我从内心肯
定回答:是的,我爱她,而且深爱不已,但是我却能让她落入朋友的魔手当中,
被尽情姦淫、被无情羞辱,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我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有双重人
格,也有点对自己的邪恶产生害怕。

           ************

  事件发生过了一个多月,小林真的很守信,没有透露出去半点风声(至少我
感觉不到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内心原本的担心慢慢消失了,可是不知道怎麽
开始的,却被一种邪念取代了。

  我常常不由自主地回忆着那一天,幻想它能再度发生,我终于承认自己是个
变态的男子,一个喜欢看老婆被人激干的老公。

  而我的老婆,自从那一次过后,做起爱来总是疯狂又激烈,完全和过去不一
样,她开始放得开,不必我的要求,常常真空陪我出门,甚至在外面会找适当时
间地点来挑逗我,让我直接在户外解决她,而且乐此不疲,她做爱时总是喜欢我
称她是个淫贱妓女……

  但是我心裡并不以此为满足,我想要的是另一次激情。同时敏感的我,也隐
约感觉老婆的内心似乎也有更多的期待。

  这一天,在一次聚会中小林终于打破了沉默,偷偷地向我说了他的心裡话,
而我的心裡也开始酝酿一个计划……

                【完】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2012-3-6 16:5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