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glin08 发表于 2011-07-11
              北伐女将蒙难记


作者:hldy
字数:4万2千字
章节:共10章
TXT包: 【北伐女将蒙难记】.rar (43.97 KB)



                (1)

  19**年,C国爆发革命,革命军兴,南方革命政权与北方军阀势力对峙,
革命政权分三路进攻北方军阀,北伐部队精英尽出,后方面临无兵可守、根据地
空虚的窘境,为解决兵员不足的问题,革命政权接受外国顾问的建议,决定顺应
妇女解放的潮流,大规模征召15- 45岁的女性加入北伐军,广大接受了革命
思想的年轻女学生和翻身了的劳动妇女踊跃报名参军,革命政权最终选拔了3万
余人,以原革命政府妇女警卫团为基础组建了三个妇女师,柳翊姏任女一师师长,
邱静任女二师师长,章倩秋任女三师师长,每师下辖3个团,由著名的女革命家
向婛玉任司令员,并创立了第一座「女子军校」人称「女子黄埔」,革命军妇女
部队正式命名为「革命娘子军」。

  妇女部队成立伊始,接替北伐主力负责防守南方根据地到前线的交通要道、
粮库、补给线等任务,粉碎了北方军阀对根据地接二连三的大规模进攻,历经大
小数百次的防卫战斗,娘子军越战越强。

  为减轻前线三面作战压力,革命政权权衡娘子军的战斗力后,开始逐步抽调
一些战斗力较强的妇女部队参加辅助进攻战役,半年后,战线推进至长江流域,
战线进一步拉长、兵力更趋吃紧,革命政权索性放手一搏,让巾帼不让须眉的娘
子军担任了一些主攻任务,同时组建了以归国女侨为主的女子空中侦察大队和女
装甲团等技术兵种,从此以后,娘子军就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北伐战场上的一支主
力。

  经过北伐初期的屡战屡胜,娘子军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浓厚的轻敌情绪,尤其
是防守战线后方的女将们普遍放松了对北方军困兽犹斗的警觉。一个漆黑的夜晚,
北方军以三个师的兵力突袭娘子军女一师「穆桂英团」驻守的后方补给重镇麻城,
麻城女守将王晓兰和女政委张冬梅促不及防,率女兵们进行了顽强抵抗。

  由于事出仓促,加之实力过分悬殊,北方军发起总攻几十分钟后,麻城陷落,
「穆桂英团」几乎全军覆没,两百多名女将士战死,近千名女将士在各个阵地上
河续落入敌手,王晓兰、张冬梅两位女指挥官向女一师师部发出求救电报后也在
指挥所里不幸被俘,北伐军在后方囤积的粮草也被一抢而光。

  北方军此次大败娘子军,头一遭在一仗中就抓获了这么多的女俘虏,尤其是
生擒活捉了正团级的王晓兰、张冬梅两员女战将,北方军头目们欣喜异常,浩浩
荡荡押着被俘女将士们得胜回军。

  原先在零星的战斗中,北方军一线部队也碰巧会俘获少数娘子军的女汽车兵、
女卫生兵和女通讯兵之类的非战斗女性,往往是审讯完后就地杀害,即使偶尔俘
虏了一个战斗部队的女排长,还如获至宝地又是戴铐又是加镣地游街示众,送往
总部邀功请赏。所以此次「大捷」不久,一线的北方军部队就犯了难,这么多高
级女俘虏如何处置?他们发电给后方要求尽快建造专门关押女性的新监狱。

  接电后,北方军阀司令部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请倭国设计和打造了一批专门折
磨女性的女式刑具,由倭国派顾问向北方军士兵教授施用「女刑」的方法,同时
在各地强行拉夫到湖北枣宜建造了一座全新的「女战俘集中营」,当施工的民夫

  看着被俘女将士们军装褴缕、镣铐叮铛地被敌人踢打着押进他们刚刚造好的
女性监狱时,都伤心地留下了眼泪。女团长王晓兰、政委张冬梅两员被俘女将在
狱中得到了敌人的特别「关照」,她俩每天被戴着手铐脚镣游街示众,蒙受敌人
的种种无耻折磨,更为可恶的是,敌人每进攻一个娘子军据点,总要将她们绑在
前面,在两军对垒的阵地上对她们施行下流的「女刑」,以此羞辱娘子军。

  接到「穆桂英团」的败报,尤其是得知女团长王晓兰不幸被俘后,女一师师
长柳翊姏花容失色、悲痛万分,被俘的女将王晓兰是留学后从国外回来的革命女
青年,也是她一手提拔的小姐妹,她觉得王晓兰是个知识型女将才,压倒了娘子
军中许多35岁以上的资深女指挥员,所以尽管王晓兰只有28岁,也没有什么
战斗经验,柳翊姏却破格提拔她成了娘子军中最年轻的女团长,当柳翊姏从缴获
敌人的报纸上看到王晓兰这位「娘子军之花」被敌人施以铁烙双乳、尤其是年已
40的女政委张冬梅被施以「火烤下身」酷刑的照片后,她羞愤之极,立即命令
另一员女将王桂英率娘子军「北伐妇女先锋团」的一千余名女将士进攻位于湖北
枣宜的「女战俘集中营」,准备解救被俘的姐妹,尤其是几位营级以上被俘女指
挥员。

  35岁的「北伐妇女先锋团」女团长王桂英是女子军校三期的学员,她作战
经验丰富,作战风格泼辣,打起仗来比男同志还厉害,是娘子军中一员不可多得
的年轻女性战将,「北伐妇女先锋团」则是北伐娘子军的精锐之一,是著名的
「巾帼主力团」,女将士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上至女团长王桂英,下至女炊
事兵,都头戴倩一色的女式钢盔,足蹬埕亮的女战靴,除此以外,「北伐妇女先
锋团」还配备了数十挺机关枪和十多门山炮,组建了女炮兵连和机枪连,装备比
男兵部队还要好得多。

  倚仗如此精良的装备,王桂英自然不把北方军放在眼中,她认为北方军主力
在前线,防守「女战俘集中营」的部队只不过是老弱病残,所以没有派出团主力
部队前往解救,而是命令42岁的女政委孙惠敏率一个主要由刚入伍不久的妇女
们组成的女子运输独立营作为先锋去执行解救任务,王桂英亲自给孙惠敏戴上钢
盔、整好皮带、系紧靴扣后,她看着英姿飒爽的孙惠敏,充满信心地说:「孙大
姐,这次解救战斗任务不重,小妹任命大姐做女先锋官,是给你一个立功受奖的
机会啊!我在这等你胜利归来!」

  女先锋官孙惠敏翻身上马,率军直捣「女战俘集中营」,几次战斗后,当面
的敌人果然溃不成军,但她们马不停蹄打到女牢时还是迟了一步,敌人已抢在前
面将女团长王晓兰等大批女俘虏转押到了武昌,而女政委张冬梅则在狱中受尽酷
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每次想污辱她和其他几位被俘的中年女指挥员时,
总因她们的拼死反抗而未得逞,最终恼羞成怒,将她们一起活埋。

  孙惠敏打下「女战俘集中营」后,发现是一座「空城」,她没能立功,懊恼
之极,心想,总不能毫无成绩就撤兵,于是决定攻占最近的枣宜县城,打敌人一
个出奇不意,壮大娘子军的军威。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枣宜是鄂中重镇,北
方军在此部署了六个整编师!挖了数十米深的壕沟,构筑了几道火力网,女子运
输独立营的进攻遭到了数倍于己的北方军的疯狂反击,一批批缺少攻坚经验的女
战士扛着爆破筒倒在了敌人的火力点前,进攻3昼夜后,女独立营伤亡大半,但
最终孙惠敏仍足蹬战靴、挥舞战刀带领剩余的姐妹顽强地冲上了枣宜城头。

  在城墙上,女将士们与守城的敌兵进行了艰苦的白刃格斗,可敌人越打越多,
不时有女兵中刀后娇呼着倒下,更多的女兵精疲力竭,被敌人俘虏,一些女兵被
俘被捆绑时,尽管手中还握着刺刀,可是却已没有力气抵抗了!

  孙惠敏原是革命政府妇女警卫团的一名女连长,是娘子军军龄最长的女性军
官之一,在她多年的戎马生涯中已有一次被叛军俘虏的悲痛经历,她十分倩楚女
性指战员被俘后的悲惨命运,对已战至力竭的女兵们高喊:「姐妹们!顶住!誓
死不当女俘虏!杀呀!」

  无耻的敌人见孙惠敏是个徐娘半老的女将领,一边不断向她喊叫:「活捉娘
子军女将!」

  「臭娘们,投降吧!」

  「弟兄们,快抓住她,解掉皮带,脱掉皮靴开开荤哪!」一边饿狼似的扑来,
孙惠敏听了敌人的污言秽语,涨红了脸,手中枪一慢,不幸被敌人抱住了大腿,
被摔倒在地,惨遭俘虏!

  捆绑时,敌人故意将绳索紧紧捆扎她的胸部、大腿根等部位,几个年轻敌兵
甚至迫不及待地拉开她的武装带,解开她的军装扣,争先恐后将手伸进她的军装
里,乱摸乱捏她的双乳,还有的敌兵拉下她的女战靴拉链,脏手伸到靴筒里摸她
的小腿……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胡说:「又抓到个女的,可惜年龄大了些,随便扔
到女牢玩几天算了!」

  孙惠敏含羞怒斥敌兵:「不要脸!无耻!革命女性可杀不可辱!我就是你们
要抓的女政委孙惠敏,今天不幸落到你们手里,那就快解我去请赏吧!我都可以
当你们的阿姨了,你们这样侮辱女俘,算什么好汉!」几分钟后,当这位娘子军
的女政工干部、王桂英的老大姐高呼着口号被五花大绑押进囚车时,已被折磨得
头盔歪斜、秀发零乱、皮带松挎、军装不整!


                (2)

  敌人打垮女子独立营后,连夜用酷刑审问被俘的女将士,摸倩了「北伐妇女
先锋团」主力所在,以及兵力部署,火力情况等军事机密,立刻以七个整装师组
成强大的突击兵团,迅速将王桂英的妇女部队包围起来,女将王桂英心中明白与
敌人实力悬殊、形势不利,此仗凶多吉少,但仍英姿勃发,跨马率军迎敌。

  决战之日,王桂英用望远镜向已包围了她的敌阵望去,见敌人一阵骚动,不
一会,一伙敌兵推着一辆囚车到了两军阵前,随后两个敌兵拖着被俘的孙惠敏出
了囚车,只见这位被俘的娘子军女先锋官虽然仍是全副武装,但手上已戴了铁铐,
一条粗大的铁链缠在她的身上,连在套住她靴筒的粗大脚镣圈上,她双手吃力地
提着套在靴筒上的脚镣,杏眼怒视、傲立不屈。

  王桂英知道,这是敌人惯用的伎俩,他们每打败娘子军,总要在下一仗开始
前污辱、处决一批被俘女兵,想以此摧垮女兵们的战斗意志。

  果然,敌人开始用高音喇叭对妇女团「攻心」:「北伐的娘们儿!快投降吧!
看看她是谁?哈哈!是你们能征贯战的女先锋孙- 惠- 敏!她已被我们擒获了!
现在可不是啥子女将,而是地地道道的女俘虏啦!」

  「臭娘们!看着吧!我们可要在她身上开心啦!」王桂英也不禁脸色臊红,
暗骂敌人无耻!

  只听敌酋一声令下:「弟兄们!这是你们抓到的女将,尽管年龄大了些,先
玩了再说!下次再多俘虏几个年轻漂亮的享受享受!上啊!」

  几个当时俘虏了孙惠敏的「立功」敌人如狼似虎嚎叫着扑向她,摘盔的摘盔、
扯皮带的扯皮带、扒军裤的扒军裤,众敌兵数年未碰女人,好不容易俘虏了娘子
军女军官,顾不得女俘虏是年轻姑娘还是中年大嫂了,他们为能抢先玩弄孙惠敏
打做一团,敌酋只得下令排好队,按次序来。

  几个敌人先后在孙惠敏身上发泄完兽欲,心满意足地爬起来:「这被俘的女
政委,别看是中年女人,想不到系着皮带、穿上皮靴挺性感,好爽啊!真过瘾!」

  孙惠敏紧闭秀目、咬牙受辱、羞愤难当!当第五个敌兵爬到她身上时,她终
于承受不住,高喊一声:「姐妹们!别管我!打呀!晓敏恨不力战死,留作被俘
羞!咱女人可千万不能做俘虏啊!」昏死过去!

  敌人蹂躏孙惠敏时,她浑身的镣铐跟着哗啷啷地作响,伴随痛苦的娇呼声一
起通过扬声器传到妇女先锋团阵地上每个女将士的耳中,女战士们眼看被俘的女
指挥员受辱,又羞又怒,不自然地垂下头去,手中的武器也握不起来,女将王桂
英见此又急又怒,她高声下达动员命令:「姐妹们!振作精神!孙大姐被敌人这
样折磨,可她仍坚贞不屈!我们一定要救出孙大姐!让她少受罪!」

  但女兵们战斗意志已受到致命打击,王桂英命令女炮兵连火力掩护,由女副
团长田娟发动三次冲锋,但均被击退,反而付出了田娟不幸受伤被俘的沉重代价,
负责主攻的女副团长田娟被俘后,王桂英又失去了一位具有军事才能的女副将,
主攻部队无人指挥,北洋军趁机进攻,妇女团被迫转攻为守、且战且退。

  战斗极为激烈,女将王桂英此时身上也多处负伤,上次战斗中负伤的伤口又
开裂了,一阵阵地疼,她强忍疼痛,一边用手枪向冲上来的敌人猛烈射击,一边
沉着指挥部署女战士们拼死抵抗。敌人凭借猛烈的炮火又一次发动了进攻,他们
狂叫着:「投降吧!臭娘们!」叫嚣着:「活捉王桂英,赏银一千块!」的口号
涌了上来……

  由于寡不敌众,敌人突破了女兵们最后一道防线,王桂英高喊道:「姐妹们!
跟他们拼了!」跃出战壕,挥动大刀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这是一场实力极
为悬殊的战斗,几千米长的战壕中,五至六个敌兵包围着一个娘子军女兵在厮杀,
由于到底是女性,体力不支,娘子军防线终于全线失守。

  两个钟头后,战场上渐渐平静下来,到处是一片狼藉,这支娘子军精锐部队
留下的战旗、枪炮、钢盔、女战靴遍布大地,到处是打着绑腿、斜戴着军帽、挎
着步枪的敌兵在捆绑、押解头戴钢盔、足蹬战靴的被俘女兵的悲壮场面。

  在战斗中,女炮兵连给了敌人巨大的杀伤,她们的阵地被占领后,恼羞成怒
的敌人都顾不上解除被俘女炮兵们的武装,没脱掉她们的军装和战靴就迫不及待
地在山炮边开始对她们施暴!一个个被俘的女炮兵被糟蹋后,挣扎着被捆绑起来,
推进刚刚开来的囚车中,准备押往北方军控制的城市折磨示众。

  且说女将王桂英,只身被七个敌兵包围,大刀早已砍断,她手握女式勃朗宁
小手枪,强撑受伤的躯体,背倚大青石,怒视围上来的敌兵,敌人也已注意到了
她脚上的红色高筒女战靴,知道她是位女性团级指挥官,一心想活捉她。

  此时,桂英脑海里浮现出了孙惠敏被俘后受到的种种折磨,于是她一边对敌
人高声娇斥:「狗强盗!姑娘我宁愿战死也不落入你们手里!」一边举枪向冲上
来的敌人瞄准……

  可惜,上天不佑娘子军女将,她的枪里没子弹了!一个敌人扑上来抓住她的
武装带,另两个敌兵抓住她胳膊,她拚尽全力,用脚上的女战靴踢倒了两个敌人!

  可是,又上来三个北洋军摁住了她的大腿,使她动弹不得,在上绑的时候,
几个十七八岁的年轻敌兵趁势对她百般侮辱、调戏,几双脏手扯掉了她的皮胸罩,
将她的乳房摸得红肿发炎,敌兵们几次扯下她的皮带,想脱掉她的军裤污辱她,
都被她挣扎着用女战靴蹬倒了!直到一个敌人掏出一副镣铐,强行套在她手脚上,
使她彻底失去战斗力后,流氓们才大呼小叫,争先恐后地向她伸出了罪恶之手……。

  三天后,「北伐妇女先锋团」上千名被俘女军人被押至北方军据点枣宜城,
敌人决定绑她们上街「示众」羞辱,三名团以上被俘女军官王桂英、孙惠敏、田
娟被押在最前面,女团长桂英走在第一个,只见她身穿娘子军校官军装,腰扎宽
皮带(武装带被俘时已被扯掉),斜挎空枪匣,双手被反铐、长发凌乱,拖着沾
满硝烟灰尘的戴镣女战靴。

  她军装上身已被撕破,露出两只洁白浑圆的双峰,双乳有被明显抓捏过的伤
痕,下身的军裤裤档被刺刀戳了好几个洞,一些散发着臭气的粘液顺着裤档滴在
靴子上,女皮靴靴面上留下了斑斑的污迹,押解的敌人每抽打一下皮鞭,她就艰
难地叉开双腿,挪动一下脚下的皮靴,脚镣上的铁链也就发出一阵阵「当啷、当
啷……」的撞击声,看得出,被俘后在押解途中她就已受过敌人轮番的污辱和无
耻的折磨,可是她仍然不屈地扬起戴着钢盔的头颅,一路向围观的百姓高喊「北
伐胜利万岁!」「妇女解放万岁!」「抗议反动军阀虐待女战俘」的口号,象一
尊女神,凛然不可侵犯!

  王桂英等娘子军女战俘被「示众」后,随即也被解到「女俘虏集中营」,也
就是北方军阀的「女牢」。在牢里,敌人根据她们的年龄及职务高低对被俘的
「穆桂英团」和「北伐妇女先锋团」的女俘虏进行了所谓身份甄别:年轻的打绑
腿的是普通女战士;穿黑色中筒女战靴的是女士官;穿黑色高筒女战靴的是排、
连等中下级女军官;穿棕色高筒女战靴是营级女指挥员;而穿红色高筒女马靴的
往往是团级女指挥员。

  敌人鉴别出被俘女性在军中的身份地位后,对她们进行了分别的处置:年轻
漂亮的被俘女战士不经审讯,一律交由北方军敌人的伙夫、马夫进行玩弄、奸污,
糟蹋完后转押至新建的「女性慰劳所」,长期供敌兵蹂躏;而35- 40岁的中
年女俘被俘时都是娘子军的中尉、上尉等中下级女军官,娘子军战败的这一仗结
束后,这些战斗力较弱,冲锋、撤退时都容易掉队的大姐、大嫂被俘最多,塞满
了「女牢」,因为年龄偏大、身材较粗,敌酋对她们也没有兴趣,她们被俘虏后,
立即被犒赏给北方军基层官兵一次性糟蹋,随后拉往刑场处决,以空出牢房。

  二十天后,这两仗中被俘的大姐、大嫂们在女牢边的刑场上集体就义,刑场
上的枪声响了足足一天一夜,上千双她们就义前被解下的皮带和脱下的黑色高筒
女战靴堆成了小山,敌人光是逐个从战靴上取下套着的脚镣就花了两天,可见就
义女性人数之多;象桂英这样的穿红色高筒女马靴的团级被俘女军官经简单讯问
后,则被戴上新型女式镣铐,关入地牢日夜折磨,敌人还将容貌较好的王晓兰用
铁囚车押往北京进行「献俘」,由北方头目亲自「享受」,而其余的既无姿色又
坚贞不屈的女士兵和普通女军官们最终被成批地押上刑场,英勇就义。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2011-7-15 03:1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