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o520 发表于 2007-02-02
               百样人妻


作者:不详
排版:tim118
字数:15650字

             第一话仇人的老婆

  临一潼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回想起刚才被骗的事,还是忍不住骂了几声,受
过高等教育育的自己,竟然被一个混混骗了,真惨啊,20万,够自己花一阵子
了,以前在公司里谁都当自己是救命草,这下害了不少人,别人那种眼神看着自
己,真不好受。真想找个地方喝酒喝到明天,也不至于这样痛苦的度过这不眠之
夜。

  在生意上从来没有受过挫折的他,一个叫秦超的家伙,一个江湖人士,骗走
了他20万。由于生意上有黑幕,报警等于把自己往牢里送,哑巴亏这个词第一
次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绝望,什么是嘲笑。

  大街上的人真少。路边车子的灯光照着自己,他却傻傻的站着不动,车窗伸
出个头,骂了句:「找死啊,堵住路干什么?」他这才回过神来,走开了。以前
的自己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如果是以前霸道的自己,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坐在急救
车上了。茫然的自己,没有心思再计较这个了。路边一个男子在他旁边叫了一声
「老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回过头来。他猛然想起,在这个城市里,他虽
然跑了,他家还在这里,家的地址我也有,想到这里真是豁然开朗,去找他家人
去。

  出租车开的很快,一下子到了庙水铺,在一懂豪华的商品楼下停了,18楼,
电梯里他真想一下子冲进他家,滴的一声,18楼到了,现在的他不免又开始紧
张了,毕竟这要帐的事不在行,这些事以前都是要别人做的,现在自己干起来不
免有点不知所措,不管那么多了,冲进去再说。按了门铃,没人开门,再按了几
下,还是没人,他靠在墙上叹了口气,心想「那家伙也不可能那么笨。家人怎么
可能留在这里,哎,还是自己做事不够仔细啊。」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漂
亮的小嫂子开的门,大约27岁的样子,裹着白色的头巾,好象是刚才在洗澡,
身上的衣服很薄,湿了很多。染了黄色的头发漏出了几缕,跟白色的头巾颜色对
比非常大,更显得她的皮肤白净,胸部不是很大,但是很挺的样子,特别是那双
腿,竟然穿了黑色的丝袜,估计是刚玩了回来,准备边洗澡边脱,结果我就敲了
门。这种光景竟然被我逮到了。

  「你找谁啊,帅哥?」她用机灵的眼光看着我。

  她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楞了一下,「我找秦超有点事,他在吗?」

  「他不在哦,几天没回了,我也在找他个死鬼。」

  「你是他老婆吧?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我有些恼了。

  「我真不知道哦。我天天都出去玩一个月只能见到他几次,进来坐下吧?帅
哥。」她的表情有的奇怪了。

  「也行,有些事我必须和你谈一下,是关于你老公的」临一潼正经的说道。

  「他的事有什么好谈的哦,你有没有兴趣和我谈谈呢?呵呵」她的眼神更加
迷离了。

  临一潼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是个实足的骚货,看来跟她谈是没什么结果的,
完全是浪费时间,他就算知道他老公在哪,他也不会说的,这次看来是白跑了,
想到这里不免叹了口气。但是不能白来,自己跟自己打了一下气,他仔细看了看
看这女人的腿,他的腿张的很开,完全可以看见他粉红色的内裤。真是个骚货。

  「我跟你谈什么呢?谈私事?」临一潼笑者说。

  「谈什么都可以,做什么也可以。」她大笑起来。

  「那我不客气了,嫂子」

  临一潼把手直接伸进了他的超短裙,用中指拨开了她的内裤,直接伸进她的
小穴里,用力的掏弄起来,这荡妇来水还真快,马上就有反映了,水流到临一潼
满手都是。

  「不要那么粗鲁哦,我会破的,我要你脱我衣服」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脱什么衣服。我干B有时候不喜欢脱衣服」临一潼的表情有点邪恶了。

  「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这个骚婊子,来解解我的心头之恨」临一潼心想。

  那骚货被临一潼掏的受不了了,求饶道:「我来看看的你的老二,看他帅不
帅啊,别只顾着搞我啊。」

  她拉开了临一潼的裤链,把手伸了进去,大叫了一声:「哟,这比A片里的
家伙还粗哦。拿出来我瞧瞧。」

  她用全力把那家伙弄了出来,简直是一跟巴西的香蕉哦,弯弯的,龟头乌红,
上面全是大大小小的血管暴露,两只小手一抓还露出一个龟头多,她见了忙说:
「这香蕉真是大啊,比我见过最大的还要长2厘米,等会要用力的插我啊,我好
久没有被满足过了,我那死鬼老公只能做10多分钟,比你的短七,八厘米,那
真是不过瘾。」说完他就把嘴巴含着临一潼的大鸡吧,上下来回套弄起来,时不
时还说句:「好硬啊。」

  「你还真会舔哦,等会插的你叫破玻璃」

  「我受不了,你插进来吧,我的淫水都流到地上了」她的样子有点哀求了。

  「那你求我啊,求的我爽了我就插你」临一潼用挑逗的语气说了声。

  「求求帅哥插我。我要」

  「不够爽,要淫荡点的」临一潼不满意的说道。

  「帅哥的鸡吧好大,我想要了,肯定插的我很爽,求你插我吧」她有点急了,
只能这样试一下了。

  「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答应你吧,哈哈,插你咯,去爬在桌子上,把屁股翘
高点,把小穴露的明显一点,如果我的鸡吧太大插不进去的话,我是懒得插的哦」

  临一潼的表情更加放荡了。

  她一边不停的点头,一边爬在桌子上照做,小B翘的很高,很明显。

  临一潼看的真的激情沸腾了,黑色的丝袜更钩起了他原始的欲望,他走了过
去,把裙子锨到他的腰上,连她内裤也不想脱了,直接拨开了些,径直插了进去,
只见那骚妇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连声道:「好涨啊,好爽啊…………啊……好
厉害的鸡吧啊」

  临一潼听了更加的来劲了:「原来这个骚货第一次被我这样的大鸡吧日,那
我今天可要折磨他了。」临一潼把鸡吧先抽出来很多,再用力的往里穴面一插,
不停的重复着,每次的抽插,那骚妇就爽的大叫一声。

  「你的老公有这样的硬度吗?」临一潼问道。

  「啊………没有啊…………他的鸡吧不够粗啊…………就算硬了我也没什么
感觉……啊,啊啊啊……」她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眼睛一直往上翻,象是快要
死了,又复活,又再死。

  临一潼听了更解恨了,真想把这个骚B插死,准备再想想办法折磨一下她。

  「说你的老公是龟公,他的女人被别人狂插。说他是性无能,自己的女人都
满足不了。快说,。说慢了我就不插了」临一潼放慢了抽查的速度,准备她如果
说慢了就停下来,抽出来。

  「啊啊……不要停啊,求你了,我说我说啊…………恩啊啊恩啊……恩啊不
要停,再快点。啊啊」她央求道。

  「我的老公是性无能,啊……呀………………他的鸡吧太小了,满足不了我
啊。他的女人只爱别人的大鸡吧,啊………………啊啊…………」她尽全里说出
了这些,快要晕了,因为她边说,临一潼一边加快插的速度。

  临一潼好象比较满意她的这些话,插的更快了,但是他还是觉得不满意。

  「你爬下,象狗一样,双手爬在地上,腿放直咯,屁股翘高,我要边插你,
你边象前爬,走到你和你老公的床那去」临一潼的这招连自己都非常满意。

  「只要你肯干我,我什么都愿意,啊啊……再深一点」她不停的浪叫。

  她爬一步,临一潼就用力的插一下,边插边走,走到了卧室,看见了他们的
结婚照,突然有个很好的想法,临一潼暗暗的笑了笑。

  「我快要射了,就射在你们的结婚照上,你去取下来,快点」

  「你个坏蛋,随便你吧」说完他去取了下来。

  就这样临一潼又干了5分钟,那女人的高潮又来了两次,「等会我抽出来,
你帮我把精液接在照片上。」

  「啊啊,再用力一点,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射在我里面吧,我
想多爽一下啊…………」

  「不行,我要射在结婚照上,不按我说的做,你以后别想我再这样干你。」

  临一潼威胁道。

  「不要停啊,我照做就是了。真是爽死了。啊啊……」

  又插了两分钟,临一潼实在是抑制不了高潮了,那女人也爬在床上不能动了,
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快点起来接住」

  临一潼很快的抽了出来,精液已经开始射了。

  那女人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马上把她和她老公的结婚照很快的端了过来,
接住正在喷射的精液,临一潼看这自己精液射在他们的结婚照上,一种成就感马
上就冲上了全身。那种解恨啊,真是不知怎么来形容。那女人却还在沉浸在大鸡
吧的痛快之中。临一潼临走时,她还拉住临一潼的手说:「下次什么时候还来啊,
我真的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临一潼头也没有回,说了句:「也许很快我们就会见面。」

      《百样人妻》第二话上司的妻子(上)(中)(下)

            第二话上司的妻子(上)

  回到公司,上司还是免不了责难,毕竟他也为此赔了10万,不单单是钱的
问题,总裁为了这事还专门找了临一潼,看在以前在公司的业绩,并没有过多的
刁难,但是这个姓侯的,顶头上司应该保下属才对,他倒好,把责任推的一干二
净,这下临一潼的处境更加窘迫了。

  侯于昌走到临一潼面前把资料往桌子上一甩:「你这个月的业绩太差了,客
户都找到我头上了,说你的工作态度有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处理。」「我很尽力
了,公司现在效益本来就差,这个能全怪在我的头上吗?」临一潼郁闷的说道。

  「公司为什么效益这么差?就是你们这些吃软饭的多了。」侯于昌愤怒的说
道。

  临一潼感觉这个家伙来者不善了,准备还击了。

  「我们只是下属,下属是听领导的指挥的,指挥不当你还有什么脸在这里瞎
吆喝,你现在应该回你的办公室多检讨一下,我要和朋友去喝午茶了,拜拜。」
他向来都是这样的无理,也基本上没人能把他怎么样,由于他的才华,曾经让公
司少损失两千多万,连总经理都敬他三分。面对临一潼的这几句话他也没多大办
法,他还想再找机会好好的整一下临一潼。但是这些临一潼都知道,因为这次的
风波侯于昌损失最大,这个也由于他的心最黑,如果这次赚了,他也是最大的赢
家。没想到竟然砸了。临一潼觉得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

  侯于昌回到家中,老婆已经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说起他的这个老婆,真
是让无数男人口水直流,174公分的身高,具有F的双峰,一双穿着肉丝的双
腿,躺在沙发上,雪白的肌肤,可以拧出水来,脸蛋长的有点象叶子媚,这些无
一不让男人倾倒。

  吃过晚饭,侯于昌走到晓谣的身边:「老婆,今天有没有想我啊。」「想啊,
想死我了,我一天在家里都没有出门,闷死了」晓谣娇滴滴的说道。

  「想到什么程度啊?有没有想到和我那个啊?哈哈」侯于昌淫笑道。

  「想了啊,你都两天没有给我了,我都受不了了」晓谣有些不满了。

  说到这里,侯于昌闭上了眼睛,朝晓谣的脸上吻去。漫漫的往下,滑到了她
的双唇,她不由的恩了一声,两天没受性爱的滋润,她就这样的迫不及待,反应
这么大,她的性欲之强也可想而知。

  侯于昌双手褪去她的外衣,粉红色的内衣显得格外的性感,看到这些侯于昌
也有些冲动了,把手伸进了粉红色内衣,轻轻的用中指按着她的奶头,她顿时发
出轻轻的而娇气的呻吟声。侯于昌很快的脱去了他的内衣和裙子,只剩下她的长
筒的吊带肉丝,她很久没有穿的这么性感了,连侯于昌都感到意外,不过这倒更
让他性欲爆发。看来她今天是有准备的。

  侯于昌用舌头伸到了她的私处,先添湿了她那薄薄的通明内裤,再用舌头拨
开了包住私处的内裤,单刀直入,伸进了她的小穴。她顿时跟触电一样:「啊,
老公,很舒服啊,就是那里,再进去点。」侯于昌疯狂的舔着她的阴蒂,舔的淫
水四溅,她疯狂的呻吟着,浪叫着:「好老公,我好舒服啊……啊啊……恩啊…

  …伊呀。「此时的侯于昌的下体也开始发烧了:」老婆帮我口交吧,我底下
好烫,烫的我难受。「她熟练的脱去了侯于昌的内裤,露出了一个青筋暴露的大
鸡吧:」老公,你今天好大啊,比以前更加大了哦。「」我的什么今天好大啊,
呵呵「侯于昌嘲弄她道。

  「就是下面这个东西嘛,还能有什么。」她掘起了嘴巴。

  「到底是什么嘛,那个东西叫什么嘛」「我就是不说,嘿嘿。」侯于昌也不
急,他自然有办法让她服服帖帖的。

  她对这根鸡吧爱不释手,用力在龟头上唆了几下,又用手再上面套弄了几下,
又继续舔,含了蛋,用手套弄。侯于昌对这几下子真是招架不住了,差点射出来。

  「我们开始吧?再这样下去我怕是要缴枪了。」侯于昌说着把她的腿往上一
抬,瞄准她的小穴用力的顶了进去,开始做着活塞运动了,时快时慢,顶的晓谣
一个劲的浪叫。侯于昌摸着她的丝袜,那种丝质的手感更加刺激他的性欲,修长
的双腿被高高的抬起,随着活塞运动左右摇摆,此时是晓谣已经浑身瘫软了,只
是迎合着侯于昌的动作。她开始叫的更大声了,也许他是故意的,故意的用大声
的呻吟声来刺激侯于昌的性欲,让他更加奋力的冲刺。

  「老公今天好强啊,我真是被你玩死了啊。」晓谣用无力的语气说了句。

  「游戏才刚刚开始呢,你就没力气了啊?那怎么行啊?好戏还在后面呢,呵
呵」侯于昌把她的腿放了下来,用手拖起她的腰,把她身体翻了过来,准备来个
小狗式,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出这招,晓谣一定飞上天了。晓谣也很配合,翻过
来后把屁股翘的很高,身体爬的很低,那充满肉感的屁股在侯于昌的眼前蠕动着。

  侯于昌拿起自己觉得骄傲的鸡吧,对准小穴以很快的速度顶了进去。

  「噢……噢……」晓谣的嘴巴顿时成了个O字型。

  侯于昌的鸡吧被小穴紧紧的夹住,他发现阻力好大,可能这个时候晓谣的小
穴到高潮开始收缩了,这更激起了侯于昌的战斗欲望,面对着妻子即将到来的高
潮,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准备来个9浅一深,速度不停的加快。

  「老公你好会干穴哦,老婆被你插的好爽啊,啊………」晓谣的屁股摇的更
加厉害了,手也不听使唤了,沙发的貂毛垫子已经被她的手抓的不成样子了,她
的脸也贴在垫子上,嘴巴也在撕咬着貂毛。

  侯于昌有点累了,但是精力不减,他看着晓谣蠕动的屁股,说道:「老婆你
来动,我休息一下,就这个姿势不动。」晓摇用力的用屁股撞击着侯于昌的阳具,
每撞击一下就发出一声「恩啊」。此时的侯于昌被妻子的小穴套弄的也开始爽的
呻吟了,他准备趁晓谣不注意来个猛攻,那肯定会有想不到的收获。他悄悄的用
双手抓住晓谣的腰,随着啪啪的几声,晓谣的头开始摇摆起来了:「老公好坏啊,
啊,我的高潮到了,啊,不要停啊,快点,快点,用力。」「你高潮已经到了,
我还需要好久哦,呵呵,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呵呵。」侯于昌此时真是游刃有余,
他想了想,此时可以调戏一下娇妻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暗笑了几声。

  「我干的你爽不爽啊,老婆」「好爽啊,喔……噢……老公真厉害」晓谣回
过头来看了侯于昌一眼。

  「是什么东西干的你爽啊?」侯于昌开始阴笑了。

  「啊,,喔……是你的……是你的老二,你的大老二」「你不是不肯说的吗?

  哈哈,女人到这个时候最好玩了,哈哈。「侯于昌抑制不住自己满意的表情。

  时间已经过去30多分钟了,晓谣的高潮已经来了两次了,而侯于昌也快压
不住自己的高潮了,准备要发射了。随着侯于昌哦啊的一声,活塞运动停止了,
晓谣的小腿也翘了起来,身体也僵硬了不动了。侯于昌拔出了大鸡吧,精液还在
射着,射在沙发上,射在晓谣的丝袜上。

  晓谣转了过来抱住侯于昌,亲吻着。自己的性欲得到了满足:「今天让我感
觉象结婚那天一样,好爽哦,老公,我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好么?」满头大汗的
侯于昌已经筋疲力尽了,无力的回答道:「好啊」毕竟侯于昌已经是40岁的人
了,精力已经不象年轻的时候那么旺盛了,给老婆的次数也是一个月比一个月少,
今天的表现也只是储藏了两天的结果。看来娶个年轻的老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回想起今天在公司里的事,临一潼对自己态度,还是真生气,准备明天还去
和他较量一下,毕竟他不想让这个年轻人爬在自己的头上。

  此时的临一潼还在和几个朋友在喝酒,他们正好聊到上司的老婆,说他老婆
很漂亮。临一潼也见过这位大嫂,的确是个让人忘不了的尤物。

            第二话上司的妻子(中)

  临一潼昨晚喝的烂醉,早上上班迟到了,最倒霉的还不是这个,在公司电梯
里竟然碰到了死对头侯于昌。原来他也迟到了,「这个好事情,一起迟到他就没
资格找茬了。」临一潼心想。但是就他们两个在电梯里不免有些尴尬,临一潼还
是准备和他寒暄两句,毕竟这样坐电梯到24楼,不说一句话,也不是个办法。

  侯于昌昨晚跟老婆翻云覆雨了一夜,今天早上的确是全身瘫软,早上要不是
老婆叫他起床,他怕自己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现在拖着疲倦的身体来上班
却还碰到了对头。他习惯性的把手提皮包用力的往腰上压了压。

  「侯经理,早啊,你好象精神不是很好,昨天累着了?」临一潼的表情很正
经,但是心里也明白,肯定是侯于昌房事过度了,所以话中有话,带着一点嘲弄
的味道。

  「早啊,恩,精神很差,昨天没有睡好,你也好象一样哦,现在还可以闻到
你的一身酒气,黑眼圈也很深哦,年青人夜晚不要在外面混晚了,会影响工作的」
侯于昌先是一愣,他没想到临一潼竟然先找他说话,话中还带话,但是久经官场
的他,一口就应对了。

  「这个老狐狸还真难缠,说话也句句带刺,今天一定要想个办法治治他。」
临一潼心想。

  随着电梯的门开了,他们的眼神之战也结束了,各自走到自己的办公室。临
一潼本不应该有自己的办公室的,但是业绩突出,是总经理王小姐专门为他配置
的,由于公司暂时找不到适合他的职位,所以一直没有人事上的调动,但是下面
的人都议论纷纷,临一潼可能马上要当上经理了。他的办公室是这整个客户部最
好的,一整面墙的天窗玻璃,可以看到整城市的海景,美不胜收。

  提到办公室这个事还引起过一长风波,这个办公室原本是为候经理专门装修
设计的,结果冒出个黄毛小子,让他好不痛快。

  临一潼正在处理东区楼盘的销售情况,接到秘书的内部来电,说侯经理有事
找,让他去他的办公室。「这个家伙又准备搞什么,又找茬?反正以不变应万变,」
临一潼自言自语道。

  进了侯经理办公室,「坐,」侯经理指了一下板凳道。

  临一潼有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脑海了,他没说什么,坐了下来。

  「东区的楼盘出现问题了,21号楼的西侧出现一条裂缝,现在政府部门正
在调查,你正好负责这个区的,你负责的整个楼盘12-25号楼全部被停止销
售,我们都不想出现这个问题,责任的承担方面不由我们管,但是你们组这个月
估计没工作做了,上头指示下来了,让你们全组停薪,放假一个月。你们有意见
没?」侯经理用他习惯用的语气说完了这段话,心里也暗暗的高兴终于可以一段
时间远离这个讨厌鬼了。

  临一潼愣了一下,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不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肯定是
这老小子把上面给我消息封锁了,薪水倒无所谓,这一个月的无聊休假要让自己
损失多少客户。但是事情从这个家伙嘴巴里说出来肯定不是假不了,而且肯定是
他要求上级放自己假的。只能默默的接受了,暂时来说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我去找下王总经理,问下他是什么情况。」说完临一潼愤怒的起身准备走,
一不小心把侯经理的手提皮包碰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临一潼表示歉意,准备帮他捡起来。

  皮包的东西洒出来很多,有电动剔须刀,笔记本,计算器什么的,有个东西
让临一潼着实愣了一下,一盒伟哥,「您还很有情趣喔,吃这个啊。」临一潼带
者嘲笑的口气说道。

  侯经理顿时感到无地自容了,忙说:「那是帮朋友带的。还好他反映速度快,
至少为自己争回了一丝面子。

  但是临一潼很清楚,这盒明显是被开了封了,他也没空多为难侯经理了,出
了门朝王总经理的办工室走去。

  临一潼独自一个人开车行驶在蓄马的高速公路上,想发泄自己的空虚,一个
月该怎么熬,对于属于工作狂类型的自己,放一个月的假,那简直就是进了地狱。

  还是去喝酒吧,找几个朋友去喝酒,说着,拿起电话。约了几个大学的同学,
车子驶向了POP酒吧。

  已经是晚上10点了,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酒吧,说到这几个家
伙,都是情场浪子,只要是女人他们都上的,也算是臭味相投吧,所以临一潼和
他们比较聊的来。

  还好预定了位置,夜晚的酒吧真是人压着人,还好这里临一潼很熟悉,很容
易他找到了那几个老同学,但是有个面孔很熟悉,没错,这个女人正是侯于昌的
老婆。绝对没错,上次的工作宴会上,她出尽风头,无数人向侯于昌投去羡慕的
表情。

  临一潼走了过去,简单的跟朋友打了个招呼,微笑着坐到晓谣的对面,「嫂
子你好啊,你跟他们认识?」此时朋友们也惊奇的看着他,邵伟头一个发问了:
「你们也认识啊?」「他是我老公的同事,我们见过面的。」晓谣对着他朋友说。

  「噢,原来是这样,晓谣可是我们高中的校花哦,当时我还追过她的,漂亮
吧,呵呵。」邵伟好象对此事十分的引以为骄傲,很自信的说道。

  「你小子还有这品位,我还以为你身边的女孩子都象是侏罗纪再现呢,」临
一潼大笑道。

  「说什么呢,邵伟你别把那档子丢人的事拿出来说,你个丑男,当时蛮丢我
脸哦。」晓谣装做生气的样子说道。

  晓谣的话把大家逗的笑了大半天,这个时候临一潼也渐渐的更加认识了这位
嫂子,青春靓丽,雪白的皮肤,一双修长白净的小手撑住了那张略显得稚气的脸,
乌黑的中长发,整齐的披在肩膀上,一双水旺旺的大眼睛在眨眼睛的那微妙的一
瞬间,透露了他的清醇,长长的睫毛,象上下两把小刷子一样,轻柔的刷着眼睛。

  临一潼看的发呆了,幻想起一些春宫图了――穿着一身明朝服饰的晓谣,轻
轻吻着他的脸颊,抚摸着他的脖子。

  「干什么呢,我们都喝了两瓶了,你在那什么呢?想逃避?」林军不满了,
递给他一满杯扎啤。临一潼这才反应过来,接过林军的酒,猛的喝了几大口,希
望用冰啤酒能够降下心中的这团火,下体早已鼓成一个大包了,等会如果朋友要
他起来跳舞那就惨了。

  酒过三循,大家都有些醉意了,酒意把大家的聊天兴致都提上了顶峰,聊天
的内容也开始升级了。娇气的晓谣也开始渐渐的变的更加豪放了,这个也正是临
一潼想看到的。

  「邵伟,你最近没有再钓马子了?」晓谣举着杯子对昏沉沉的邵伟说。

  「他最近快要结婚了,他个小流氓现在据说改邪归正了哦。」临一潼喝了口
酒说道。

  「没办法,把别人肚子搞大了,对方家人不同意堕胎,我能有什么办法」邵
伟无奈了。

  「你个家伙死性不改哦,你这么丑也有人要啊?你的同学小临那么帅也没听
说他乱在外面玩哦」晓谣嘲弄他道。

  「就他啊,你别看他那么斯文,他可是衣冠禽兽啊,别被他的外表蒙蔽了,
好多女孩子就是这样被骗了,你别步后尘啊。哈哈」邵伟以藐视的眼光看着临一
潼。

  临一潼骂道:「找死啊,好,你想死我成全你。」说完冲到邵伟边上,打闹
起来,邵伟开始求饶,一边躲一边笑着求饶道:「大哥我错拉,我不是有意的,
放过我吧!」临一潼边打边说:「你小子就会造谣,什么事到你嘴边准变难听。」

  「闹了一阵子,大家也很累了,晓谣把外套脱去了,把高跟鞋仍到了一边,
盘着腿坐到沙发上,开始敬大家酒。此时大家倒是没喝酒,目光都注视到她的那
装燎人的丝袜腿上了,临一潼坐在对面,正好看见她的粉红色内裤。

  「晓谣啊。你看看,你春光露馅了,临一潼现在的眼睛在看什么?你应该杀
了那色狼」邵伟又开始数落临一潼了。

  「我又不是没穿内裤,怕什么,又不你老婆,你管的着吗?」晓谣眼睛看了
看邵伟又对临一潼说:「有那么好看啊?要不要我把裙子也脱拉?」她的醉意很
浓,说话也不象以前了。

  临一潼愣住了,说倒:「哪有啊?我在看你的酒杯里有个牛肉干,我帮你拿
出来。」「我说吧,小临是个老实人,不像你们这些禽兽,他对女人不乱来的。

  呵呵。「晓谣刚才的试探得到了满意的效果,不禁对临一潼另眼相看。但是
那朦胧的醉意大伙都看的出来。

  临一潼走了过去,坐到她旁边,找了根牙签,将他杯子里的牛肉干叉了出来,
小心的牙签投在了烟灰缸里,当手拿回来的时候,胳膊不小心碰到了晓谣的杯子,
酒撒的到处都是,胸部,大腿。酒水把丝袜弄湿了一大片,可以清楚的看见大腿
内侧的清晰的白肉。临一潼赶忙拿起桌上的纸巾,手忙脚乱的开始擦起来,由于
酒意,他也没想到对面这个女人是有夫之夫,时而纸巾伸到了她的乳沟,时而伸
进他的大腿。擦着擦着,手不小心滑到了他的超段裙内,本来是准备擦大腿内侧
的,结果不小心……他们面面相视了5秒钟,两人都呆了。临一潼赶忙拿开手,
很快说了声:「对不起。」「没关系。」晓谣底下了头,脸红的很厉害。但是脸
颊上露出了点笑意。

  还好其他人都没太注意,要不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的瞎说。

  临一潼见和她的处境很尴尬,就说道:「大家喝酒啊,不要凉啊,闹起来啊。

  「」他如果不是上司的老婆该多好啊,今天又可以快活一夜了,哎。那家伙
运气怎么这么好,找到这样位佳人。「

           ************

  自从上次的那次邂逅,临一潼对于那位可爱的小嫂子念念不忘,自己又处于
漫长的休假阶段,心灵的空虚,更加使得他彻夜难眠,总想再见到这位佳人,哪
怕只有一次。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样漫无边际的等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只有争取了才能有收获,才能有回报。现在的他饱受着思念的折磨,也顾不了她
是人家的老婆了,何况她的老公跟自己素来不和,这更似的他的意图更加的坚决。

  晓谣,上次与临一潼的见面,让她也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是想念?是想见到
他?这个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位很朝气,阳光的大男孩子,25岁出头,
英俊的脸膀里透露出一丝干练,傻傻的,可爱的眼神里,有时候又闪出机智的灵
气,着实是个摸不透的家伙。最令她难忘的便是他他186公分的身高,大开领
的衬衣里,两块结实的胸肌令女人心旷神怡。每次想到这里,她都拼命的甩下头,
「想什么呢,自己都结婚了还想男人,呸呸,发骚啊。」自己笑了笑,默默的对
自己说。

  星期1的早上,临一潼无聊的推着小购物车,漫无目的在超级市场里转来转
去,以前的这个时候是最忙的,每个星期1都是争分夺秒,客户一个接一个,现
在沦落到逛超级市场,他难免有点黯然神伤,转了2个多小时了,小推车还是空
的。终于,他发现了一种自己喜欢吃的西饼,弯腰那起那货架上的最后一包,此
时货架上出现了一个空洞,对面有个女身的身影,这个女人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他吃惊了:「这个不是晓谣吗?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难道我生活在小说里?

  「想到这里,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甩开手推车,飞快的跑到货架的
另一端。」果然是幻觉,呵呵。「货架的这边空无一人,临一潼无奈的摇摇头,
自言自语道。

  「临一潼。」忽然临一潼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这个声音也是那么的熟悉。
「难道真不是梦。」临一潼正在不解中,转过了头。

  「临一潼,在这里也能够碰到你耶。你不上班的哦?」晓谣好象都不记得那
的酒吧里的尴尬了,很开朗的跟临一潼寒暄着。

  「HI,你好啊,原来真的是你,我啊,我放大假了,这假还不知道放到什
么时候,」临一潼一脸的喜悦之情。

  「正好,我准备去4楼去买点衣服,那里好象新开了几个品牌的专卖,有兴
趣陪我吗?」晓谣好象并不太在意和男人独处,显得格外大方。

  她的这一席话真是把临一潼搞的太惊讶了:「原来机会来的是那么的快,是
那么的容易。」「没问题,我正好也想去买个钱包,那天酒吧回来的时候钱包不
见了。」临一潼微笑着从容的答道。

  这个超级市场的4楼果然豪华,各大国际品牌的都在这里设了专卖点,看的
让人眼花缭乱。女人都爱这些,晓谣也不例外,她一边走一边说:「这里的摆设
是越来越豪华了,有点不是很象超级市场了,你说呢?小潼。」「我始终觉得没
什么区别,要卖好东西,肯定需要这样的装饰,要不货的价格怎么提的上来?」
临一潼以自己专业的角度来给予晓谣了答复。

  晓谣好象并没有太在意临一潼的话,因为她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过道两
旁的漂亮的假模特,假模特身上的衣服都是今年春夏的最新款,「小潼,你觉得
这件怎么样?」她指着一件紫红色的晚礼服道。

  「这个我不清楚哦,只有你试了才知道哦,要不你去试试。」临一潼还是那
副微笑。显得很绅士。

  「也对,那我去试一下。」「服务员,帮我拿一件适合我身段的,就这件紫
红的,我在试衣间等你,谢谢。」晓谣顽皮的跑到试衣间里。临一潼也跟在后面,
准备等在门外,帮她解决一些不时之需。

  晓谣一进去就迫不及待的拖去了衣服,站在门外的临一潼只看到她的那双白
净了小脚和脚踝。此时的临一潼盯着他的脚一动不动,看着她拖去外裤,内裤,
那团心中的欲火比上次更加强烈了。但是无奈还是伴随着他,根本就没什么理由
向他表白,她都是有老公的人了,再表白不被他抽才怪。就在这个时候,门里传
来晓谣的一声尖叫。临一潼第一反应就一掌劈开了门,小房间内的晓谣此时好象
更害怕了,因为她现在只是用一件小外套遮住她那一丝不挂的身体。

  「出了什么事?」临一潼一脸的惊慌,顾不了一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哦,就一只蟑螂刚才在我脚下。」此时的晓谣头都不敢抬起
来了,紧张的表情好象并不是蟑螂带给她的,也许是临一潼在这个时候进来。而
临一潼此时好象就呆在自己的家中一样,呆呆的欣赏着眼前这副裸女图,他好象
已经忘记这里是超级市场,这里是试衣间。

  「小姐,里面出了什么事吗?我能进去吗?」门外的服务员焦急的说道。

  「没,没事,只是有一只小虫子,我在处理在,我是他男朋友。你去忙你的
吧。」临一潼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还好他的反应速度快,要不就麻烦了。

  「啊?什么?小潼,这……你别瞎说啊,这服务员我认识的。」晓谣开始有
点慌了。「你还是先出去吧,我没穿衣服哦。」此时的临一潼已经失去了理智了,
根本就没有听到晓谣说的话。

  「晓谣,你真美。」「你先出去好吗?我们这样会被别人看见的。」晓谣有
点着急了。

  慌张的表情下的晓谣,显得格外的迷人,缩在一团,靠在墙角,只要只男人
就会对她产生一种占有欲,一种征服欲。临一潼对晓谣早已产生了一种暧昧之情,
这种情更加促使他控制不住自己。临一潼慢慢的向她走了过去,蹲了下来,用手
抚摩着她的脸,抚摩着他的黑发。精制的五官下是那细长的脖子。

  「你在干什么啊?不要啊,不……要啊。」晓谣的担心的真的变成了真的。

  「不要怕,晓谣,我只是喜欢你,并没别的,从那次的酒吧聚会后,我彻夜
难眠,天天想的都是你,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拼命的想爱,」临一潼
用着深情的眼神望着晓谣,说出了这段藏在心底半个多月的话。

  「我是有老公的人了,你是知道的,我们不可能的。」晓谣被刚才临一潼的
眼神深深的打动了,但是出于伦理道德她不可能答应临一潼,只给予他失望的答
复。她也有时候会后悔,为什么会结婚那么早,但是一切都迟了。

  临一潼没有理会她的话,手顺着她的脖子往下,她的手把衣服夹的更紧了,
她却不敢叫,如果一叫,这里认识她的人肯定会把事传的沸沸扬扬,但愿他只是
摸一会,摸一会就完了。这个只是晓谣一相情愿的想法,此时的临一潼根本不可
能这么容易的罢休,就连他自己也只是受到欲望的支配,忘记了自己是她老公下
属,还必须跟她老公同事朝戈。临一潼的手拨开了他的遮羞衣,左手也顺势捏住
了她的右手,那充满欲望的右手也停留在她的那迷人的双峰上。

            第二话上司的妻子(下)

  晓谣把头偏到了一边,不敢再看临一潼,希望自己能早点结束这场不应该有
的遭遇。临一潼把身体向前挪动了一步,用自己肌肉发达的双臂抱住了她。

  「看着我,你难道不敢看我吗?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为什么要痛苦的把这段
感情压抑住,为什么要受到世俗的牵制?」临一潼的话显得更加深情了,希望能
融化她那颗被世俗而冷却的心。

  「我……我不是不敢看你,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晓谣的语气
快要哭了。也许是害怕,也许是不知所措。

  临一潼听到这席话,终于明白了一点,这个女人并不讨厌自己,这个是可以
确定的,但是她的害怕,她的矜持,让自己难以成功。

  临一潼的双唇渐渐的靠近她那发抖的身躯,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颊,「我爱
你。」临一潼把她那件遮羞衣夺了过来,一把仍到身后,她那美丽的裸体身躯顿
时暴露在临一潼的面前。而此时的晓谣就像砧板上的肉,根本就没办法反抗,只
能任由对方宰割,但是由于对他那种特别的感觉,并不觉得很委屈,只是呆呆的,
身体也僵硬了。

  「很冷吗?如果很冷就抱紧我,」临一潼很认真的说道。

  他用力的把晓谣扶了起来,靠着墙,疯狂的吻的那的双唇,双手用温柔的力
度按摩着她的双乳。终于,晓谣有反应了,轻轻的呻吟声刺激着他的男性激素。

  他的双手渐渐的滑到晓谣丰满的臀部,从屁股的股沟往前延伸,很快的,到
了晓谣私处。多情的少妇果然不同,稍微的一调情,春水马上四溢。

  「晓谣,你流了好多水哦,说句爱我好吗?」临一潼觉得时机到了,决定来
帮这少妇洗洗脑,让他沉浸在自己的爱抚中。

  「噢……不要把手放进去,我会受不了,不要。放过我吧小潼,我们不能这
样的,我对不起我老公啊,不能啊,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晓谣的语气有点哀
求了。

  但是临一潼怎么可能放过今天的大好机会,他不顾一切的把中指插进他的小
穴,轻轻的在里面搅动。她的春水顺着临一潼的中指慢慢的往下流淌,临一潼加
速了搅动,也慢慢的由搅动变成了抽动。

  「恩……不要啊。喔………」晓谣是身体已经站不住了,臀部开始抖动了。

  临一潼的手加速了抽动,再一次吻住了他的双唇,准备用舌头来摧毁她最后
的防线,左手也握住了她的奶子,用力的揉搓着。临一潼的下体也异常的火热,
他掏出了自己的肉棒,顶住了她的小腹,轻轻的撞击着,希望能用自己雄伟的男
性器官钩起她体内充满淫欲的女性荷尔蒙。

  「好烫啊,你的什么东西挨到我了,恩………」晓谣争脱他的双唇,用无力
而微弱的声音问道。

  临一潼此时就像处于发情期的狮子,哪管的着她说烫,用鸡吧插入他的大腿
内侧,在她的腿内做着活塞运动,一支手搂住她颤抖的腰。晓谣在这样熟练的调
情策略下,显得是那么的柔弱。双手也不听使唤的抱住临一潼的头,疯狂的吻他,
疯狂的抚摩着她的头发。此时的她,下体的瘙痒已经让他彻底的站不住了,要不
是临一潼粗旷的手臂,她早已瘫软在地。临一潼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
双手撑在墙上。临一潼双手脱起他的腰部,把他背压下,让她私处尽露在他眼前。

  她那干净的下体,顿时带动了临一潼,别的女人这里杂毛丛生,而且颜色黑
的发青,而这位美丽的少妇不但人长的水灵,连根多余的阴毛。临一潼把鼻子凑
了上去,轻轻的一闻,一种内裤的那种香水味道和原始的体香扑面而来,虽然时
而传来一种女人淫水固有的的腥味,但是这种淡淡的腥位正是男人的催情剂。他
用舌头拨开了晓谣的阴唇,用征服过无数女人的那只舌头伸进了她的小穴。

  「啊……好痒,不要啊,好痒,我受不了了,不要啊,」晓谣的双腿已经弯
曲,在颤抖,但是她好象不想争脱这只美妙的舌头,「好舒服啊,啊,不要停啊,
恩……恩………」她的内心告诉自己,她并不想再逃避,她是一个渴望性爱的女
人,老公那样的两天一次根本就满足不了自己。自己那么年轻,为什么不趁自己
年轻放纵一下呢。她的脑海充满了矛盾。

  临一潼搅动着自己的舌头,她的淫水已经留到了自己的下巴,左手找到了她
的阴蒂,好大的一颗阴蒂啊,足有花生米那么大,红色的颗粒随着她的情欲的增
加,已经裸露在外。临一潼用拇指按住了她的大阴蒂,用力的画着圆圈。

  「啊……啊,」晓谣开始尖叫了,双腿下意识的往下蹲,想躲避他的拇指,
因为这种过度的刺激她实在接受不了,坚持不住了,是老公从来未曾给过的。而
临一潼知道她的意图,右手马上托住她的屁股,大拇指更加加速画圈,也按的更
用力了。

  「我受不了了,啊,你,你干脆和我作爱吧,我难受,不要再刺激我了。我
怕我大声叫把别人都叫过来了。啊……噢」临一潼听到晓谣的求饶并没有当一回
事,因为他的绝招并不只这么一点,他放开了晓谣的阴蒂,用中指插进了她的小
穴,插的很深,用力的抽查着。晓谣经过刚才漫长的调情也早已招架不住,现在
经过这种类似作爱的方法,多少得到了弥补了一下他下体骚穴的空虚,身体的摆
动也缓和了些,随之而来的事,一声接一声愉快的叫床声。

  「噢……喔…… !哦!噢!」临一潼觉得时机快到了,把舌头伸到了她的
屁眼处,用暖忽忽的唾液尽情的调戏着她的神经末梢处。此时的晓谣早已不能满
足那一跟手指头的抽送,身体又开始摇摆了,叫声也变的没有规律了,阴道的内
部就象被无数的蚂蚁在爬。她也开始不知道身处在什么环境之下了。也忘记了是
在和谁作爱。

  「好舒服哦,老公,好舒服啊,快点插进来吧,我要你的大鸡吧插我。」临
一潼也很奇怪,但是想了想就明白了,她现在已经处在忘我的境界了,干脆决定
满足她的要求,他拿起自己20多厘米的鸡吧,对准晓谣那充满淫水的小穴,噗
的一声,轻松的插进去了半。但是里面的就进不去了。

  「啊,老公,好深啊,你今天干的好深啊,好爽啊,噢……噢………」临一
潼差点笑了出来,这才操进去了多少了,就说很深。

  「以前没有这么深过吗?晓谣,我还可以插的更深一些哦,今天的鸡吧粗不
粗啊?」临一潼装做他老公的语气说了句。

  「粗啊,那头好大啊,噢……好象操的我阴道的肉都翻出来了。」晓谣随着
他的抽动,第一次高潮即将来临。「老公,你再插深一点,我好舒服啊,啊。轻
一点啊。噢……」临一潼将自己的鸡吧用力往前一顶,又进去了几厘米,快速的
抽送着,双手握住她的细腰,配合着自己的抽送。

  晓谣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波动,在脸颊边飘逸。

  「今天你好厉害啊,操的我好舒服啊。喔……好深,哦。感觉涨的满满的。

  「你和你老公做爱的时候也喜欢这样聊吗?」临一潼不解的问道。

  晓谣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在身后的是临一潼,恍然大悟,查点晕了过去。
「小潼放开我,我们这样不行。快点放开我。」但是她那争脱的开临一潼那有力
的双臂,面对这样的变故,临一潼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也一下比一下深了,希望
能让她彻底的臣服在自己的大鸡吧中。

  「啊,啊,啊,不要啊,够了,我们停吧。噢………」晓谣央求道。

  「没人会知道的,我也不会说出去的,晓谣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临一潼很
认真的说道,他的抽送速度进一步升级。「晓谣我们换个姿势吧,你跨在我的身
上,我站着抱着你做。」晓谣已经被刚才的那一翻猛烈的抽插干的差点叫不出声
音来了,身体各个关节都变的酥软,被她抱了起来,她也只能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临一只手抱一个脚,小心的把鸡吧插了进去,这个体位,鸡吧可以干的特别
深,他怕晓谣招架不住,就先开始干的很小心。

  「啊,啊。好疼啊,啊,轻一点,啊……」晓谣从来没有被这样抱起来做过,
刺激之余难免有些痛楚。

  「好好,我轻一点,等一下就好了,等一下你就会被爽翻天的。」临一潼稍
微控制了一下插的深度,配合着有规律的抖动,他们俩围着小房间边走边干。晓
谣紧紧的抱住临一潼的脖子,开始亲吻他的耳朵,这个让临一潼非常的意外,看
来她是又到了高潮了。

  临一潼把她轻轻的放在地上,准备做最后的冲刺了。

  「晓谣说句爱我好吗?我是很爱你的,相信我。」临一潼深情的看着她,停
止了抽送。

  「我是有老公的人了,我们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下辈子,我会毫不犹豫的嫁
给你。」晓谣也看着临一潼眼睛,泪水也饱和了她的眼眶。

  临一潼面对他的保守,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恨相见太晚,开始更加恨侯于
昌那个老家伙。他甩了甩头,决定不再想了。猛的插起来,随着临一潼的一声男
性的闷吼,他把精液射进了晓谣的体内。

  晓谣早已被刚才的猛烈操穴弄的欲仙欲死,双手在临一潼的背后留下了几条
深深的抓痕。

           ************

  事后临一潼也没有再联系晓谣,他也许为此女抱憾一生,这也是他唯一的真
爱。

                (完)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2011-6-5 04:5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