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23
作者:不笑生李
字数:91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骚妻倒挂葡萄架

  我趁着老婆和小玲在睡觉,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小玲这个房子是个两室一
厅的中等户型,装修也是我按照我的要求装修的,她自己住一个屋子,这个屋子
里,就放了一个大大的按摩床,专门用来玩游戏用。

  此时屋子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很多情趣内衣已经被小玲整理好,挂
在了那边房间的衣柜里。剩下的就是一些玩具,和我定的宜家的柜子,以及我早
年和小玲在情趣酒店玩过几次让我一直难以忘怀的好东西——性爱秋千。

  我先是花了一个小时,就差不多把这个秋千组装,固定好了。这个秋千还特
地加高了高度,组装起来差不多到房顶了,四个支架上满满的都是环,方便玩捆
绑,从支架的顶上,垂下一些柔软的环,可以固定住女人的四肢,让女人随着操
弄摆动,当然这只是初级玩法,以后可以配合架子上的环玩出更多花样。

  除此之外,大件玩具还有一个合欢凳,一个健身球,这些都是小玲推荐的。

  我一边组装柜子,把那些玩具一个一个归纳进去,一边不时的回望着伫立在
房子中间的秋千,或许有一天,我老婆就会被绑在上面,淫荡的岔开大腿,任由
一排男人奸淫操弄,把小骚逼操的精液直流,红肿骚臭。

  当把最后的玩具,十捆绳子,放进最上面的一层柜子,看看时间已经四点了,
必须得早点出去,以避免老婆发现这个宝贝秋千。——没错,这是我偷偷买的,
老婆根本不知道,不过嘛,我相信他也不会反感,而且她以后一定会爱上这个宝
贝。

  当我锁好门,来到卧室,就看见两个漂亮的裸体美女靠在一起,睡得正香甜
呢。小玲蜷缩的,双手微微遮住自己娇小的奶子,一头灰蓝色的中短发,还在脑
后扎着,表情娇俏天真,就像漫画里的女孩子,我不说,绝对没人相信这是个真
正被千人骑万人草的骚婊子。

  而侧躺着的老婆身材修长而动人,染成深亚麻色的及腰长发披散在身上,半
遮半掩着她翘挺的奶子,常年健身的肉体哪怕此时睡着了也透露出一种活力。只
是可惜用被子盖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和迷人的骚逼。

  看着这两个迷人的小骚货,我不由得色心大起,又跑回去拿出两个跳蛋,抹
上润滑油,打开到最大,直接同时塞进了两人的骚逼。然后恶作剧的得逞一般的
跑开,看着两人的反应,果然猛地被塞进一个强烈震动的跳蛋,两人马上醒来了。

  老婆看着我坏笑的站在一边,想也不想的骂了句变态,向我扔过来一个枕头,
然后拔出跳蛋一脸不高兴的坐在床上。

  我脸皮也厚,马上凑过去说道:「你不就喜欢老公变态吗?没事就玩你,还
找别的男人操你,操的你高潮迭起」

  「哎呀,不理你了」说着老婆自己害羞的跑去洗手间梳洗打扮。

  我又抱住在一旁,刚刚拿出跳蛋,正在穿中午那套女仆装的小玲,轻吻她的
脸颊,揉了揉她的奶子「小玲,那个秋千已经组装好了,你帮我把我老婆稳住,
可别让她发现了,知道吗?」

  「好啊,那我有什么好处没?你不好好奖励我,我可不干」小玲马上撒娇的
向我要奖励,但是这却让我犯了难,她不是个虚荣的女人。当年出去卖主要也是
家里缺钱,也不愿再忍受贫穷的生活,现在生活已经好了起来,她想要的是个自
己的孩子,但是这个实在让我犯难。她是个传统的女孩,就觉得想要个孩子,也
不要求什么名分,也因为曾经的经历自卑不想去结婚,但我却要考虑的更多。

  「你……- 让我再想想好吗?要么过段时间我带你去逛街买衣服好吗?你再
给我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乖,你一向最体贴了。」小玲立刻开心的答应了,毕
竟我以前一向都是不做考虑的,这时松口,无疑是给了她希望。继续穿好女仆装
和网袜,我也亲自动手又给她扎上了可爱的双马尾。

  我老婆在生过一个孩子以后我们就没打算在生孩子,所以老婆就直接结扎了,
所以才能肆无忌惮的让郑大哥在她体内射精,而且以后也会让更多男人把精液射
在她的骚逼里,而不用担心怀孕。

  而小玲,虽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爱情,但我喜欢她,而对她来说,我是她的
依靠,我们其实也离不开彼此了。再加上老婆现在也接受了她,她也慢慢的越来
越享受性爱了,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对性爱感到疲惫。那么,为什么不给她个孩子
呢,之前最大的顾虑就是老婆,现在看来,问题不大。

  这时,老婆也回到了房间,还是全身裸着,长长的深亚麻色头发披散在背后,
还化了点淡妆,漂亮极了。

  我立刻迎了上去,给了她一个深吻:「宝贝儿,你真美,等会换上情趣内衣,
一定更美」听到我的赞美,老婆又是害羞又是调情的回答:「死相,你就是想让
我穿情趣内衣·」

  我看老婆已经准备好要打扮一番好好地满足我,我也不再继续,免得做的太
过,适得其反,刚好这个时间点,也该吃饭了。

  「宝贝儿,那你们自己好好打扮,老公出去给你们买吃的,急的等会要好好
地迎接我哦」说完,狠狠的亲了老婆一下,穿上外套就往出走。

  今天是重头戏,我特地开车去了一家不错的餐厅,点了两个老婆最爱吃的菜,
又点了两个小玲爱吃的菜,足足耗费了一个半小时,才等到菜上齐,准备打包回
去一起吃。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估计已经足够两人打扮妥当,不过到了楼下,我
还是先给小玲打了个电话,确定两人确实已经打扮好,就等我上去包餐一顿了,
当然了,她们吃饭,我吃她们。

  早就性急的我,赶快跑了上去,为了让她们准备好,还先敲了敲门,然后再
掏出钥匙,拧开门。

  当我打开大门后,走进门廊,果然就看到两个美人跪坐在地上迎接我。当看
着这幅画面,我的鸡巴就已经硬了,觉得人生太幸福。

  小玲还是和中午来时一样的打扮,俏生生的穿着小女仆装,可爱又性感。不
同的却是我老婆。

  老婆此时穿着一件和服,这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因为着不是我们买的情
趣服装,而是以前,我们去日本旅游时,买的正宗和服,红色的和服上秀着各式
各样的花朵,配合着化着红唇,头发盘起来的老婆,完全就像是一个日本歌舞伎,
充满了异域风情,脚上还穿着一双和服布袜子。

  看着我惊艳的表情,老婆嫣然一笑,跪爬了过来,抬起头笑盈盈的说:「老
公主人,喜欢吗?惊喜吗?我给您换鞋吧。」说着,就拿出拖鞋,为我更换,而
小玲也乖巧的接过我手中的饭菜拿去装盘。

  老婆以前从来不肯穿这件和服,总说虽然漂亮,但是穿起来怪怪的。而现在,
当他穿起这件和服时,我是真的惊喜不已。总有说乖巧的日本女人最能打动男人
的心,这个跪坐迎接的游戏我和小玲也玩过很多次了,但是感觉永远也玩不腻。
再加上平时羞涩,放不开的老婆今天是第一次和我这么玩,还穿着最有这种风情
的和服,实在是太诱人了。

  老婆先是脱下了我的鞋子,但是接下来却大出我意料,老婆捧起我的一只脚,
然后张开小嘴轻轻咬住我的袜子,把袜子拔下,然后再为我换上拖鞋。看着老婆
下贱的表演,我心里一阵邪火直冒。蹲下身子,托起她的小脸,亲了一口,说:
「小浪婊子,你可真会服侍男人,老公主人以后要让更多男人玩你,当做奖励,
好不好」

  「老公主人,小浪婊子的身体就是您的玩具,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您想给
谁玩就给谁玩,小婊子喜欢被男人操」老婆在被另外两个男人操过之后就越来越
放得开了,果然女人是只要尝试过一次,并且体验良好,就不会再抗拒。

  我像逗弄小狗一样,挠了挠她的下巴,摸摸她的头,老婆似乎也很享受这样
的逗弄,被我逗得一脸满足。

  我此刻就想给她戴上狗链,把她牵过去,不过几个小时前才有了一次小教训,
此时我可不敢操之过急,只是温柔地扶起她,牵着手来到了餐桌旁,小玲已经就
像个真正的女仆一样,站在餐桌旁,端着酒瓶等待我们入座。

  等我坐下,两人才一左一右坐在我身边,这时老婆看到桌上的饭菜,立刻很
不敬业的亲了我一口:「啊,这是我最爱吃的,你去XXX买的吧,老公你真好。」
小玲也在一边给我倒上一杯酒,说那两个菜也是她爱吃的。两人看见我认真为准
备她们喜欢的菜,也是心情大好,不住的为我倒酒夹菜。我左边一个性感小女仆,
右边一个和服歌舞伎,这一顿饭自然也是吃的身心愉悦。

  待酒足饭饱,两人闲聊着综艺八卦,我看看时间,差不多再过一会,消化消
化,也可以开始游戏了。为了等会更好玩,我也为她们两倒上酒,让她们别喝边
聊。还把娇小的小玲抱在怀里,双手在她身上不断地抚摸。

  小玲内心其实有些自卑,再加上是我的情妇,又一直想要个孩子,知道这件
事情上我一定需要让老婆同意,所以对老婆一直是即谦让,又讨好。本想好好地
和老婆聊聊天,增加好感,但是身体上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不一会就来了反
应,被我摸得浑身发热,不由得向我求饶道:「哥……嗯……你……你别摸了…
…嗯……我们……我们聊天呢,你……你一会再玩人家嘛……嗯」

  听见小玲这经验丰富的小婊子少见的向我求饶,我自然不能轻饶,坏笑一下,
向老婆问道:「宝贝儿,我们小玲说我摸她打扰你们聊天了,你介意吗?」

  老婆见我一脸坏笑,立刻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双手抓住小玲的奶子,狠狠的
揉弄,「我不介意,我也要一起摸,而且话题不能停,停了就要受惩罚,你们两
个老是串通起来作弄我,这会遭报应了吧」老婆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也把手伸向小玲的小逼,分开她的双腿,调笑道:「你看,教会了徒弟就
要饿死师傅,中午才尝试过徒弟伺候人的技术,现在也该试试徒弟别的技术了吧。」

  「啊……你们夫妻……怎么合伙欺负……欺负人家啊」小玲少见的不好意思
了,毕竟被一对夫妻一起玩,就算是她,也是头一回。

  我听小玲这么说,把小玲抱在怀里,拉低衣服胸口,露出她的小奶子,双手
分开她的双腿,顿时,她那小小短短的女仆装裙子就向上翻起暴露出她那被无数
人操的发黑的骚逼。

  老婆自从上次和林姐玩过一次以后,对女女性爱也是食髓知味,经常和我说
还是女人更懂女人,比男人更加温柔,但总能正中要害。此时见我把小玲的要害
都露了出来,正好给了她发挥的空间。

  老婆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轻轻的舔着小玲小巧的奶头,每舔一下,小玲就兴
奋的颤抖一下,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小玲另一只奶子,果然女人更懂女
人啊。

  老婆近期被我,小玲,郑大哥三人调教过,也算是久病成良医,对调教也有
了些心得,此刻也是施展了出来。

  「刚才我们说到XXX的绯闻了,她出道以来有过几个绯闻男友?十秒说出
来,说不上来也是要惩罚的哦。」老婆此刻得意问道。

  「是……嗯……是……应该是3个……啊……不对……应该是4个……啊啊
啊」小玲此刻正在被玩弄,哪里能想的清楚,况且这种问题哪有正确答案。果然
收到了来自老婆的惩罚,只见老婆用嘴猛吸她的奶子,然后双手一手捏阴蒂,一
手捅骚逼,玩的小玲一阵浪叫。想要躲开,却被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啊……轻点……啊……直接这么猛受不了啊……哦……丽姐……你……你
轻点」小玲虽然恢复的不错,但是也还是快感会比别人慢一点,此刻猛地受到如
此玩弄,当然有些受不了,顿时大声求饶。

  我又给老婆出了个坏主意,:「老婆,你看我们上次玩,小玲可是把你玩潮
吹了,你也试试呗,好好招呼招呼你这个老师」

  老婆现在也是被我挑的玩心大起,立刻摆出手势,手指快速的在小玲的骚逼
里进出揉按,小玲还待求饶,却被老婆的玩的连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不过老婆估计是还不够会玩逼,掏了两分多钟,掏的小玲骚水顺着大腿根流,
但是却没有高潮的迹象。

  我见小玲迟迟没有要高潮的迹象,觉得还不够刺激,把小玲抱到了沙发上,
然后抽出皮带将小玲的双手紧紧地捆住,招呼老婆一声:「老婆你慢慢玩,我去
屋里给你拿玩具」

  老婆此刻也是玩心大起,怪笑着像个痴汉一样,扑在了小玲身上,肆意的轻
吻小玲的小嘴,双手粗暴的揉弄她的奶子,掏她的骚逼。

  我看了两眼,趁着老婆玩弄小玲,跑进里屋拿出了一个双头龙,就急急忙忙
出来准备看好戏。

  当我出来时,老婆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玩弄小玲,我把双头龙放在她面
前,才回过神来,老婆淫笑一声,撩起自己和服的下摆,把一头插在自己的逼里,
另外一头插在小玲的骚逼里,故意怪叫到:「小婊子,看我今天不操死你。」说
着就鼓动腰肢操弄起来。

  我本以为老婆穿的是一条普通的网袜,因为长长的和服只能露出她的脚,脚
上还穿着和服袜子,但此时老婆完全撩起下摆,我才看清楚,原来老婆穿的是一
件全身式的网眼情趣内衣,大腿上还有很多花纹,到了关键位置还有开口,露出
她湿漉漉的骚逼和屁股。

  我迫不及待的从后面解开了老婆和服的腰带,然后脱下她的和服,这才一览
无余的看到了全貌,这件网眼情趣衣从肚脐开始就交叉镂空,把老婆的娇躯勾勒
的性感动人的同时也露出了她的肚脐和奶子,两个奶子上还贴着一对红色带流苏
的乳贴,刚好覆盖住她的奶头,淫荡诱人不已。

  老婆一边操小玲,一边还献宝似的掰开自己圆润的屁股,俯下身来,露出一
个镶嵌着大块水钻的肛塞塞在她的屁眼里。:「老公…啊…你……你看……我的
屁眼……啊……好看吗?」说着还故意的停下动作向我摇晃她白晃晃的屁股。

  我抱住她亲了一口夸奖道:「好看,我的母狗老婆最迷人了,尤其是今天,
是个男人看见你这骚浪贱的样子都会想把你操死。」

  「真的吗……嗯……老公……我这么骚……啊……你就喜欢吗?」老婆这么
问还是想让我继续夸她我自然也不吝惜夸奖「当然了,我就爱你发骚犯贱,你越
骚越贱我就越爱你,到时候我还要找一堆男人轮着操你,倒时还是这么打扮,像
操母狗一样操你,然后他们都把精液射在你脸上。」

  「啊……只要……是要老公喜欢……啊……我就是你的……你的母狗老婆…
…啊……天天发骚犯贱……嗯……跪在地上让男人操」

  老婆嘴里说着,屁股上的动作也没有停,还在抓着双头龙一个劲的操小玲,
小玲也在一个劲的浪叫,我不由得庆幸当时这个房子是专门装修过比较隔音的。

  此时我的鸡巴也早就急不可耐了,拔掉了两人骚逼里的双头龙,挺起鸡巴操
进了老婆骚逼,然后又拔出来操小玲。待鸡巴上沾满了两人的淫水,我又把双头
龙插了回去,然后拔出了老婆屁眼里的肛塞,把已经湿润的鸡巴插了进去。

  此时老婆的屁眼经过肛塞几个小时的放松,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此时插入畅
通无比。而且随着我的用力操人。老婆向前一挺,双头龙也狠狠的插到两人骚逼
深处。爽的两人同时一声大叫。

  「啊……哥……你好厉害啊……嗯……一次操两个婊子呢……额……我们都
连在一起了……快用力……操……操死我们两个骚货」小玲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
么会说话,光是听她说这些,就足以让人身心愉悦。

  老婆也接着说道「老公主人……啊……你可要好好享用……啊……你今天自
己的灌过得骚屁眼儿……啊……把你的母狗老婆操死」

  看着身下两个美人,我自然是兽血沸腾,每一下都是操到最深,而且非常用
力,争取每一次撞击都要撞出啪啪啪的声音。只有这样才能连带着让两个骚逼被
双头龙操进深处。

  我见两人都很爽的在享受,就我在这卖力的耕耘,于是心中又起一计策。:
「你们俩个谁先高潮有奖励,后高潮的惩罚。你们可要加油,惩罚可是很重的」

  「不公平……啊……哥……不公平嘛……丽姐可是……可是前后都被插呢!
……我……我才一边」小玲又开始叫不公平,她也是怕我再玩一次灌肠什么的。

  我重重的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打的小玲顿时又是一声浪叫,然后解开
她的双手。:「有什么不公平的,你刚才骚逼就被玩了半天呢,再说了,我这边
操的不够,你们可以自己动手帮帮自己啊,我又没规定你们只能是被我操高潮」

  两人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反应过来,小玲双手一得自由,立刻一手揉奶,一
手揉按阴蒂,刺激着自己的娇躯。

  老婆此时趴着,只能用一只手,顿时大叫吃亏。我本着公平竞争的原则,从
后面抱住了她,以方便老婆也大展身手。

  只见老婆也是有样学样,一手揉奶,一手揉阴蒂,两人一跪一趟,都在不带
停的玩弄自己以便更快的高潮赢得奖励。同时剧烈的刺激又引得二人的浪叫声越
来越大,但是却有乐此不疲。

  我看这两个小婊子自己玩的起劲,也是放慢了动作,不再猛烈的操老婆的屁
眼儿,而是慢慢的抽插着,想看看她们两还能演出什么花样。

  不过到底是小玲棋高一着,这小骚货知道老婆本来就是喜欢被操屁眼儿的类
型,此时两个的洞一起被操,她实在没什么优势。尤其是今天中午才被我灌肠调
教过,此刻当然不会愿意再被类似的花样调教一次。

  小玲心里一狠,直接顺着双头龙把自己的中指也捅了进去,揉按自己的G点,
毕竟是被无数人操过的前职业婊子,骚逼还是很能放东西的,不过也是被刺激的
娇呼一声:「啊……受不了啊」虽然嘴里说受不了,手上却是越来越快。

  老婆被我抱着,两人的骚逼对在一起,所以看不到小玲的招数,听见小玲的
娇喘,只是加快的手上的的速度,否则,自然产生过孩子的老婆也可以试试。

  两人似乎也没注意到我越来越慢,只是看着他们表演,已经陷入了谁先高潮
的比赛中不可自拔,随着小玲大叫一声,喷出一小股骚逼水,喷在了老婆的逼上,
输家自然就是老婆了,胜者小玲自然也要奖励。

  我拔出鸡巴,一把抱住老婆,抓住她的双手:「小母狗,你输了,准备还接
受惩罚了吗?」

  「嗯……不要嘛……人家……人家也快来了」老婆还想撒娇抵赖,我却哪里
会给她这个机会,立刻大手一挥,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呵斥道再抵赖,就继续打,
惩罚加倍。

  这一下打的稍微用力,不过随着一开始那种酥麻的拍打,我们这一段时间以
来,几乎每一次做爱我都要打她的屁股,此时,她早就爱上了这种感觉,哪怕现
在我加大力气,打的稍微有些疼,她也是即疼又爽。

  「老公主人,你……你就饶了人家嘛,人家……人家害怕,哪知道你又想出
什么折腾人的坏主意了」老婆此时屁眼里失去了鸡巴,骚逼里的双头龙,也操不
动了,只是插在里面,也恢复了一些理智,立刻继续撒娇求饶。

  此时就是要心肠硬一点,我一把把老婆横按在我的大腿上,就像打小孩屁股
一样,狠狠的向老婆的屁股打去,另一只手用力揉着她的奶子。

  「啊……老公主人别……啊……别打小母狗了……啊……小母狗认罚」没打
几下,老婆就被我制服了。而且老婆似乎也发觉了我喜欢听她自称自己为母狗,
每次听到都会很兴奋很开心。

  我用早就准备好的眼罩蒙住老婆的眼睛,又打了他屁股一下,呵骂到:「骚
母狗,再敢不听话,看我不收拾死你」

  「骚母狗听话,主人要怎么玩我都行」老婆下贱的回答道。其实,她现在也
爱上了这种轻微的调教,只是稍微疼一下,却有着加倍的刺激。有时甚至故意反
抗我,让我打她两下,而且这种下贱的对白也让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刺激。

  我见老婆服软,就直接将她一把抱起,招呼了一声刚刚从高潮里缓过来的小
玲,抱着老婆向空置的里屋走去,毕竟秋千今天我是一定要玩的。

  我们三人来到里屋,老婆对此时将要发生什么一无所事,毕竟她还带着眼罩,
小玲倒是猜到了一点。

  我把让老婆坐在秋千的座位上,然后用两边固定住她的大腿,小玲也十分聪
明的看着放在两边架子上的脚环,将老婆的脚固定在两个环上,此时老婆半坐固
定在秋千上,双腿被分开的大大的,露出自己得骚逼和屁眼,十分好玩。

  「老公主人,这……这是什么呀?你准备怎么惩罚我啊,我好害怕」老婆不
安的问道、我看老婆感到不安,一边加快速度,把她的双手固定在吊篮上方,一
边安慰道:「放心吧,不是打你,是让你爽的哦」

  当我固定住老婆的四肢后,才细细的观赏起来,此时的老婆坐在秋千上,两
脚分的极开,双手被绑在上方一动不动,身上还穿着那件情趣网眼更添诱惑,奶
子上的两个乳贴还剩下一个,头发也散乱的向后披散着。屁眼刚被我操过,又带
了一晚上肛塞,此时微微张开一个小洞,十分有趣。

  「老公主人,好了吗?小母狗好害怕,能不能先把眼罩摘了啊」

  我见老婆开始求饶,这时也差不多了,就摘下了她的眼罩。

  「老公,这什么啊,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呢」老婆疑问道。

  我摘下另外一个乳贴,随手扔在一边,捻起她的奶头,用力拉起:「刚放过
你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看来惩罚要加倍了。」

  老婆这才回想起惩罚还没开始呢,连忙求饶道:「主人我错了,您饶了小母
狗吧,我错了还不行嘛」

  我淫笑一声,:「就怕您等会嫌太少了」

  说着我在一边的柜子里拿出玩具,一一用在老婆身上,先是将两个跳蛋用透
气胶布粘在老婆的奶头上,然后拿出一个佩戴式的遥控跳蛋薄的一头插进骚逼,
厚的一头按在阴蒂上,然后拿出两个伸缩转珠棒一个插进骚逼,一个插进屁眼,
再用胶带全部固定好。

  「主人,这么多东西,人家……人家会受不了的,你……你还是用你的大鸡
吧操我把」老婆一看我要在她身上用这么多东西,顿时慌了。

  我却笑道:「这就是惩罚啊,没有两次高潮不许下来,我的大鸡吧是奖品,
现在就是你一边被假鸡巴操,一边看小玲被真鸡巴操了」

  以前经常看东京热有这种桥段,好像叫强制高潮调教,我早就想玩玩了,把
女人固定住,用手和玩具让她们不停地高潮,让女人玩命的浪叫。

  说着我把所有玩具都开到最大,果然效果很是不错,老婆立刻像疯了一样的
开始浪叫,全身扭曲,但是我们固定的很紧,不怕她会挣脱,而且都是很好很柔
软的材料,不用担心她会受伤。

  看着老婆淫荡的浪叫,扭曲,我拉过来站在一边看戏的小玲,将她放在健身
球上,背朝我,露出骚逼和屁眼,然后用一根伸缩假鸡巴插入骚逼,我自己则继
续捅屁眼玩。

  之前已经插过一会老婆的屁眼了,此时再看着老婆骚浪的扭动,疯狂的淫叫,
我又操了小玲又十分钟,就忍不住缴枪投降,把浓浓的精液射在小玲的屁眼里。

  看着趴在健身球上的小玲,也是累的直喘气,屁眼里还渗出精液,我心软的
拔出还在她骚逼里的假鸡巴,扶起她,然后搂住,走到秋千前面看戏。

  老婆此刻还在被一堆玩具弄得浪叫连连,淫水流了一地,浑身不停地抽搐着。
口水也流的满脸都是。

  我拍了拍老婆的脸,问道:「小母狗,你高潮几次了,爽不爽啊?」

  老婆看了看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主人……嗯嗯呃……小母狗……母
狗已经……额……已经高潮了一……一次了……啊……太爽了……快……快要爽
死了……啊……受不了了……哦……求……求主人放了我吧……啊」

  我看着老婆已经被玩坏了的样子,心里一软,一旁的小玲也有些心软,劝我
算了。

  我刚要去关老婆身上的玩具时,却转念一想,小玲和郑大哥说过的一些调教
小知识,定下的任务可以帮忙完成,但是不能说算就算了,否则以后都没得玩了。

  顿时又是硬起心肠来,继续拍了拍老婆的脸,问道:「小母狗,那你是不想
要第二次高潮了是吗?」

  我本以为老婆会说不想要了,到时我可以帮助她,谁知道老婆听了之后却开
始犹豫了起来,过了一会,才傻乎乎的说:「想……嗯……想要……小母狗还想
要一次……啊……一次高潮。」

  我听完哈哈大笑:「你个骚浪下贱的臭母狗,都快被玩坏了还想着高潮呢?
不是让我放了你吗?」

  老婆回答道:「主人……啊……放了我,……让我高潮……啊……要高潮,
就是来不了……啊……好难受」

  我这才知道,估计是一直这个频率,老婆适应了,来不了高潮,却被这些玩
具一直把性欲挑在高端,得不到性高潮的解脱,所以才难受。

  我大笑道:「没事,我和小玲帮帮你」

  说着,我抽出骚逼里的假鸡巴,和遥控共振跳蛋,让小玲给老婆一个G点高
潮,我则拿出一个AV震动棒,大功率的那种。按在老婆的骚阴蒂上。

  老婆本来弱下去的浪叫声立刻又大了起来:「啊……好爽……谢谢主人……
啊……要死了……啊……要被玩死了,……要来了……啊啊啊」

  老婆本来就距离高潮不远了,又加上我的大功率AV棒和小玲手法高超的G
点按摩,顿时就来了高潮,不过这次似乎是爽大了,整个人向上弓起,骚逼高抬
开始潮吹,不但潮吹了,还失禁了,在喷出了几股骚水之后,还洒出了一泡淡黄
色的尿。

  老婆此时下半身满是淫水和尿液,脸上也全是眼泪和口水,整个人摊在秋千
上,两眼翻白,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爽死了,要死了」

  我关掉了所有玩具,把她从秋千上放了下来,然后抱着她坐在按摩床上,温
柔的爱抚她。等老婆缓了过来一点,我才问道:「怎么样,宝贝,爽不爽」

  老婆看了我一样,呆呆的回答:「好……好爽……感觉……感觉整个人都飞
起来了」

  我笑了一下,紧紧的抱住老婆。

  看来这次玩的很开心啊,下次要用一堆真鸡巴,让老婆无限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