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23
作者:jiwayne71448&貓柳
字数:79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

  刚好隔天是假日,小月直睡到下午,毕竟是年轻的身体,她很快地恢复体力。
此时正在沐浴净身。

  少女体内的精液,经过一夜吸收,早已变成透明的黏液,与少女的阴道、子
宫合而为一,再也看不出白浊的痕迹.

  然而滴在保险套里的春药,名为「守宫砂」,是一种能缓慢刺激少女性欲的
药物,孙渊在小月的信里看到得标者的回信,说明这种春药是黏液吸收型的,可
以口服,也可以涂在阴唇上,也能直接滴进阴道,能明显调整服药者的内分泌。

  女性吸收后,首先会感到略为炙热,会特别渴望男性的触摸,官能也会变得
特别敏锐. 到了隔天,会觉得身体的敏感度逐渐增加,尤其是乳头和阴蒂,乳房
也更容易坚挺,下体也更容易出水,还会渐渐恢复原本的紧緻度,除此之外,还
能开发出女性原本的「特殊体质」。

  孙渊并不知道所谓的「特殊体质」是指什么,不过光是听到在浴室里的小月,
居然传出压抑的呻吟声,显然这名清纯的美处女正在洗澡时偷偷自慰,不禁露出
微笑。孙渊觉得可以与能取得这种药物的人好好谈谈,另外那个黑色胶囊的提供
者,也应该见面聊聊。

  略一思量,孙渊心里已经有了个主意。

  小月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以前她不是没有自慰过,与阿龙交往后,甚
至不只一次拿他当性幻想对象,但好歹对自己身体的敏感度与性感带,也有一定
的了解。

  经过昨夜的灌精,不知为何,小月竟然无法承受莲蓬头沖在乳头上的快感,
光是乳头的刺激,就足以令少女小穴湿腻黏滑,更不用提直接沖在阴唇上了。

  在忍不住悄悄自慰一遍后,好不容易压下子宫的火烫欲望,才刚进入浴缸泡
澡,就听到敲门声。

  「爸爸?」

  「我可以进来吗?」

  「爸爸………人家一直没锁门啊。」

  门一打开,在蒸腾热气中,男人赤裸的身体出现在小月视线,让她害羞地转
过身,游到浴缸更里边的位置。

  男人快速沖了个澡,走入浴缸,将小月搂了过来。

  小月像一只温驯的绵羊,静静靠在男人身上,任由男人爱抚她的乳房。

  好半天,小月感觉男人安静过久,问说:「爸爸在想什么?」

  男人的手摸向少女的无毛小穴:「在想怎么给你破处。」

  「人家不是说过了……?」小月娇羞地抓住男人的手腕,阻止他想用手指抠
挖小穴的举动:「不管直播或是录成影片,只要能被我男友看到……爸爸随时能
要了人家嘛。」

  孙渊笑道:「难得只有一次的处女,应该好好计画一下,这也是为了你男友。
昨晚你男友在线上,对他帮助很大。」

  小月关心地问:「那……人家什么动作对我男友最刺激呢?」

  男人回答:「数据显示,在你吞下排卵药要我把你弄髒的时候,还有灌精的
时候。」

  小月嘟起嘴巴:「他好坏,那么想看人家肚子被搞大。人家还是处女,还不
想当妈妈呢。」

  男人双手按摩小月的子宫,问:「那你想在什么时候被弄大肚子?」

  小月羞怯地低头,想了想说:「有一个人……让我非常开心……非常舒服…
…然后……我真的想为他怀宝宝……他就每天、每天、每天让我舒服……直到我
怀上他的宝宝。」

  「也要你这次没怀孕才行。」

  小月说:「人家会吃避孕药……没真正进入人家身体,才不要替这样的人怀
小孩呢。」

  孙渊笑说:「那我让你非常开心吗?」

  「开心啊。你是最棒的爸爸。」

  「那我让你舒服吗?」

  「……舒服啊,爸爸很温柔。」小月补充:「不过昨天对人家的嘴巴不太温
柔。而且,你又没真正要了人家。」

  谈到这,男人问:「昨天胶囊在你处女膜上炸开,你现在处女膜还在吗?」

  小月羞红着脸回答:「人家洗澡时检查过了,还好好的啦!」

  「那太好了。如果我今天上了你,你想被我搞大肚子吗?」男人笑着补充:
「明天就是危险期了,让我好好在你排卵的那几天,每天拨种,搞大你肚子。你
说过你的危险期有10天,对吗?」

  小月不自觉地伸手握住男人顶在自己屁股上、早已坚挺无比的肉棒,认真地
想了想:「人家……考虑看看吧………」

  男人忽然抱住小月,在少女的惊呼与娇笑声中,哗啦哗啦地把她挟持到浴缸
边,让她手扶浴缸边缘,翘起屁股,肉棒抵住那白净柔嫩的处子蜜穴。

  此时格外敏感的少女,查觉到男人的生殖意图,小月回过头来,轻咬下唇,
用一种任由摆布的可怜表情望向男人:「……明明约定好了……要了人家前……
起码先架摄影机吧?」

  男人贴服在少女背脊,对她耳语:「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小月像一只等待被佔有、被征服的乖巧小母狗,趴在浴缸边,任由男人一边
用火热的肉棒摩擦越来越湿嫩痠麻的处女蜜穴,随时可能直捣黄龙,夺走她的纯
洁,一边听着男人说出他的「处女游戏」计画………

  在直播后的一整天,尽管是周六,小月也没出现,再隔天周日,还是没出现
.

  阿龙一回忆起周五晚上小月吞药、口交、灌精、昏迷的画面,就忍不住打起
手枪,也不知消耗了多少卫生纸,每一次发泄后一方面感到神清气爽,一方面又
期待小月再度出现在直播中。

  不知小月会不会真的被搞大肚子,处女怀孕。

  阿龙摇了摇头,又不是玛利亚,还处女怀孕哩,有没有这么扯。

  虽然自己很疼爱小月,但看到她这样被玩弄,与心疼成正比的竟是前所未有
的兴奋.

  不过如果小月出现,他也不知道该跟自己女友说什么才好。

  时间就在他的犹豫中,一点一点流逝,然后又到了深夜。

  阿龙鬼使神差的打开电视,转到病友福利频道,赫然发现胧儿已经在线上了。

  画面中,胧儿坐在马桶上,上半身穿着浴袍,酥胸微露,下半身明显脱掉了
内裤,正试图拆着一根银色的条状包装物,却撕了半天撕不开.

  一只男人的手伸了过去,替胧儿撕开那玩意,原来是一根白色的验孕棒。

  胧儿複杂地端详那根验孕棒,叹口气,对着观众说:「第一次用这种东西,
居然是在人家还是处女的时候。都怪那两个变态. 」

  少女将验孕棒伸向马桶,过不久,传来猛烈的喷尿声,显是少女的下体相当
紧緻有力,才能发出这么豪爽的尿声。

  少女撒尿时,默默低着头,不敢看向镜头,之后她甩了甩验孕棒,拿出马桶。
镜头移动到验孕棒的显示区上,过了一阵子,始终只有一条线。

  「没受孕呢。那是当然的啰!人家有吃避孕药。」胧儿将验孕棒丢到垃圾桶,
用难得义正严词的口吻对镜头说:「下次想搞大人家肚子,麻烦真枪实弹进入人
家的身体. 不要再寄什么药啊、炸弹的………」

  少女嘟起嘴说:「人家……都公布学生证了,在暗巷啊、公园啊……总有机
会的嘛……」言下之意,似乎不排斥那些找上她的人直接强奸她。

  女孩擦了擦下体,穿起内裤,沖了水,从男人手中接过摄影机,出了厕所回
到房间,眼睛咕噜一转,俏皮的说:「这样好了,人家再多透漏一点资讯。每周
的某天某个时候,人家都会固定经过第三公园……只要有人在公园认出人家,对
人家说:『胧儿,今天晚上你是我的,乖乖跟我走。』人家就真的乖乖跟你回家
过夜。你要找朋友来也可以,要录影也可以,要几次都没关系. 到隔天早上前,
不管……不管人家还是不是处女、安不安全……人家决不会反抗。」

  少女微笑着撩了撩头发,有那么一瞬间,展现出初尝雨露的抚媚风情,这是
以前不曾出现过的现象:「喔,对了,人家现在还是处女呢。不是想看人家被破
身吗?」

  胧儿拿出一个像朴克牌似的道具,说:「这是爸爸特地请人做的,背面是一
样的花纹. 」

  胧儿说着,露出牌的背面,上面画着一个感觉像是男女交合的插画图.

  「而正面是各种指令。」胧儿把牌翻过来,上面写着「公园」。

  「大家都有玩过小时候的抽籤游戏吧?班上每个小朋友有三张纸条,第一张
写上『自己的名字』,第二张写『地点』,最后一张写『在做什么』,然后分别
放进三个桶子里请人去抽籤,可能就会变出『胧儿在厕所吹直笛』之类的。」

  胧儿一边说,一边格格娇笑:「这个也一样。人家会抽出三张不一样的牌,
然后下次直播的时候,人家必须在爸爸指定的时间内完成牌上的所有任务,并且
保持处女之身。」

  「现在我们来做个示范,例如刚刚人家抽到这张是『公园』,下次人家的直
播就会出现在跟公园有关的地方。然后人家再随便抽出两张………」

  胧儿随意的挑出两张牌,上面分别写着「比基尼」跟「奴隶项圈」。

  少女有点傻眼的看着这三张牌:「所以,人家必须『带奴隶项圈、穿比基尼
走在公园里』?『

  她放声大笑:「那会是什么画面啊?哎呀好害羞!如果真的抽到这种牌该怎
么办?」

  胧儿把三张牌重新洗回牌堆里,然后说:「这个游戏呢,爸爸取了个色色的
名字,叫『处女游戏』。当三张牌被抽出来之后,爸爸会在网路上筛选适合的朋
友一起跟人家玩这个游戏,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多人,这些人叫『玩家』。」

  少女顿了顿,露出饱含深意的浅笑说:「玩家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协助胧
儿完成三张牌的指令。例如帮人家把风啊、帮人家档路人视线等等……另一个,
就是……想尽办法要了人家的身子……」

  「游戏一开始,人家完全不会知道谁是玩家、谁是路人,爸爸会寄一组密码
给适合参加那场直播的玩家,还有时间跟地点. 每次直播的密码都不一样,玩家
只要把密码写在手心给人家看,人家就知道了。如果……玩家想要跟人家亲热,
必须符合几个条件。」

  「一,有在直播的状态下,或着玩家用自己的设备来录影,总之一定要把人
家被欺负的过程拍下来。如果是玩家自己录影的,除了自己留着纪念外,也要複
制一份给人家。」

  「二……在有其他玩家或路人的场合下,不能对人家用强。如果人家真的愿
意把身子交出来,人家会把学生证,交给想让他第一个进入胧儿身体的人。」

  「三……特殊例外……如果有在直播或录影、而且没有其他玩家、也没有其
他路人,例如车里或是深夜的公厕……跟胧儿一对一独处的那个玩家……可以不
用管人家的意愿,意思是……可以直接侵犯胧儿………用……强奸的………」

  「如果维持处女之身,人家会从爸爸那边得到额外奖励。如果人家是在第二
种情况下被破身,每周一次,参加那场游戏的玩家们,可以到爸爸的招待所,和
胧儿一起开轰趴;如果是第三种情况下被破身,人家在大学四年,会那位玩家随
传随到的小奴儿。到时如果……想弄大人家肚子……人家也会认真考虑………」

  「……另外,刚刚人家也提供特别福利。如果胧儿被认出来,自愿乖乖跟某
人回家过夜,在那种情况下失身的话,或是被爸爸要了身子,或是玩处女游戏时
被意外路人破身,那就只能说抱歉了。胧儿会想其他办法补偿大家的。」

  胧儿用双手食指抵住自己脸颊,露出可爱的笑容:「好,接下来要玩真的啰!」

  胧儿开始洗牌,然后抽出第一张牌:「用道具自慰」。

  胧儿看起来很害羞:「什么……用道具…什么的?人家不会啦……」

  胧儿抽出第二张牌:「高潮一次」。

  她咬了咬唇,脸色更红了:「讨厌……人家做不到啦……」

  她再度洗牌,犹豫了一下,对旁边说:「爸爸抽最后一张。」

  男人的手伸进画面,从胧儿掌心抽出一张牌:「派出所」。

  胧儿傻眼的看着那张牌,娇嗔:「爸爸好坏……人家不开心……第一次就这
么难……讨厌啦……」

  男人走进画面,依旧戴着面具,开始像安抚一只撒娇的小猫一样抚摸少女。
在男人的爱抚下,少女的表情渐渐柔和起来。

  男人的手缓缓移下,伸入浴袍,挑弄少女未戴胸罩的美嫩椒乳,很快地,一
波又一波的春情,出现在少女脸上,她含羞带怯的看着镜头,时不时露出小女孩
撒娇后被爸爸一把抱起疼爱的得逞微笑。

  男人问:「舒服吗?」

  女孩的手指轻轻靠在嘴唇上,眼角含春,默默点了点头.

  男人走到一旁,女孩依依不舍地看着男人离开她,然后又期待地看他拿着那
罐「守宫砂」走回来。

  男人用滴管吸了几滴春药,悬在少女头顶,女孩扬起头,露出整条雪嫩无下
的白皙脖子,仰望那根滴管,然后张开嘴,伸出香舌,任由春药滴进自己嘴里.

  男人将春药放到一旁,双手再度伸进胧儿浴袍,一手一个,毫不保留的搓揉
着那对白嫩美乳。

  胧儿露出一种被欺负的可怜表情望着镜头,自己双手却往上摸索,沿着男人
的腰间摸到他的背脊,轻轻爱抚。

  随着少女高举的动作与男人的凌辱,少女的浴袍渐渐遮不住那鲜美可口的胴
体,胧儿雪白无暇的腋下整条露了出来,而那被男人大手蹂躏的双峰,也展现在
世人前。

  男人摸了好一会儿,察觉胧儿似乎在渴求什么,顺着少女的意愿俯下身,吻
住少女的樱唇。

  少女感受到男人的沉稳与温柔,以及那隐藏其中的欲望,动情地回吻着他。

  那是少女人生的第一个吻,没有献给男友,而是献给这个侵犯她、疼爱她、
诱使她堕落的养父。

  她完全知道男人的意思,理智与情感都能完全接受,并且积极的配合,任由
男人带她走进欲海深渊,自愿成为一个计划的纯洁祭品。

  感到男人的舌头伸了过来,少女轻轻含住他,然后仰起头,闭上眼,任由男
人搜刮她的口腔,舔遍她嘴里的每一个部位,甚至,少女开始学习吞嚥男人渡过
来的唾液,一口一口地接受着男人的分泌物。

  少女被吻得情动不已,这时春药也开始发酵,乳尖迅速挺立,而且变得敏感,
每一次男人的手碰过,都好像有电流通过一样,让女孩开始抓住男人的衣裳,以
便承受越来越往高潮前进的快感。

  胧儿感到自己的胸部火热滚烫,心脏好像熊熊燃烧的炉火,闷得她渐渐渗出
细汗,接着,下体又开始渗出柔情蜜意,有如一朵等待雨露浸染其身的小花苞,
羞答答的含苞待放。

  见胧儿动情了,男人一边吻着她,一边解开浴袍转移位置。当胧儿意乱情迷
地感受到男人的唇离她远去,而睁开眼睛时,一根硕大雄健的肉棒,马眼处正沾
着味道像蚬精般的透明黏液,直挺挺的对准她的脸蛋。

  浓烈的男人精味、与赤裸裸的生殖意图,如海啸般冲击少女的芳心,胧儿目
不转睛地盯着那根凶器,隐含在双瞳深处的迷人神采越来越梦幻。

  少女用一种亲吻婴孩的温柔神情,吻了吻那根凶器,本就火热强壮的肉棒变
得更坚硬滚烫,微微跳了一下,令少女害羞又珍惜地望着它,然后伸出舌头,舔
了舔马眼的黏液。

  这几天,男人对女孩身体的把玩频率,绝不亚於任何一对度蜜月的年轻新婚
夫妻,而少女印象最深的,就是前天男人沾染她所有世界的、彷彿集所有海鲜於
一身的浓稠精气,那像是蚬精的味道,令少女不由自主地眷恋、折服、任其玷汙
蹂躏,而这气味,此时正从眼前的肉棒散发出来,不断唤醒少女的记忆。

  是春药……还是因为危险期……让她的性欲如此轻易地被挑逗?

  少女理智的一角,闪过这个问题,然后马上弃之不顾。此时她已经沉浸在欲
望之海,像崇拜海神的三叉戟一样,开始为这根肉棒服务。

  舔弄、啄吻、吞吐、染湿、交缠、吸吮、吹气如兰,少女用尽一切她所能想
到的手段,服务着这根肉棒,也感受男人手指对她小穴的爱抚、抠挖、搅动、搓
揉、挑逗、抽送。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令胧儿被推向一波又一波的高峰,她意乱情迷地享受着
与男人的性事,心里深处,希望男人可以真的与她合而为一。

  也不知过了多久,少女感到男人的肉棒剧烈跳动,她还来不及反应,男人就
抽回肉棒,在少女未经同意的状态下,龟头死死抵住少女的蜜穴,用力射精!

  灼热精液,强烈地喷在胧儿阴唇上,直喷得少女花唇痉挛,浑身微微抽搐。
而那腥浓的精液味道,燻得少女脑袋一片空白,却不自觉地扬起一种被玷汙的喜
悦微笑。

  男人喷射完毕后,轻拍胧儿的后脑勺,要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

  少女眉清目秀的容颜,渐渐恢复了神智,只见男人伸出中指与无名指,沾了
一坨自己阴部上的精液,慢慢地塞进阴道。

  胧儿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将才刚刚喷发在自己阴唇外的精液,塞进危险期的小
穴里,却安静地不发一语,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任由男人进行这种危险的播种
行为。

  男人沾满精液的手指挖进蜜穴,很快就碰到一层阻碍,他笑了笑:「果然还
在。」然后退出手指,又挖了一坨精液,塞入蜜穴,如此反覆塞精,直到阴部外
只剩一片薄薄的精膜,剩下的全都塞入胧儿蜜穴为止。

  男人把满是精浆与蜜液的手指,塞入胧儿口中,少女下意识的吸吮着。

  男人问:「好吃吗?」

  少女不点头也不摇头,露出一种柔媚的微妙表情。

  男人又问:「刚刚我做了什么?」

  「……在人家穴穴里,塞了爸爸……的精液。」

  「有流到子宫吗?」

  「……还没有。」

  「有可能会流到子宫吗?」

  「……有可能。」

  「今天是危险期吗?」

  「……是的。今天是……危险期第一天。」

  「这次有打算吃避孕药吗?」

  少女吸着男人的手指,看着他默默无语,眼波流转,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半晌,微笑,轻轻摇头.

  男人又问:「如果怀孕了,怎么办?」

  「………人家不知道。」吐出手指。

  「怎么不知道?昨天才在浴室说什么?」

  「要……爸爸让人家……很舒服。」舌尖轻轻舔弄男人的指甲。

  「要听你亲口说出来。」男人指着画面:「亲口对观众说出来。」

  胧儿瞥了一眼镜头,又看了看男人,露出害羞娇嗔的神情,慢慢地脸转向镜
头,轻声地说:「如果人家……这次怀上爸爸的……小宝宝……爸爸要得负责…
…让人家每天很舒服……很舒服………」

  「什么很舒服?说清楚点. 」

  胧儿「璎」了一声,轻轻握住那根半软半硬的肉棒:「……请爸爸…每天每
天……进入胧儿……欺负胧儿……把人家……弄到坏掉……每天灌满……胧儿的
肚子………」

  在少女的淫声浪语与手交中,男人的肉棒再度变硬。

  男人拍了拍少女的背,少女意会地站了起来,手肘搁在桌上,跟第一次直播
时一样趴在桌上,屁股微抬。

  男人走到胧儿身后,用手握着肉棒,撩起胧儿的浴袍,整个下体钻了进去,
然后盖起浴袍,在少女的阴部磨蹭,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

  少女露出情欲难耐的神情,任由男人用性器官在自己下身为所欲为。然后,
她开始瞪大眼睛。

  男人的肉棒似乎找到某个施力的方向,让他能空出双手,握住少女的纤腰,
接着,他开始前后耸动起来。

  没人知道少女的下身现在是什么情况,男人在浴袍的遮盖下,愉快地箍住女
孩腰部,像干穴一样抽送。而少女边忍耐边娇喘的模样,令人感觉她正承受某种
最直接的侵犯。

  男人一直维持相同的力道与幅度,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男人的力道越来
越大,抓住少女纤腰的双手不断将她的下身往自己腰部狠撞,少女在男人的动作
下,屁股被迫越翘越高,最后男人怒吼一声,腰部往前一送,双手狠狠一拉,胧
儿整个下身被拉离地面,双脚悬空,一股灼热的洪流再度布满了下体.

  少女趴着桌上,轻轻喘息,当男人松开手时,她再也无力支撑,整个下身跌
坐在地上。

  男人扳过少女的脑袋,将明显射过精的肉棒,递到少女眼前。

  胧儿无神地吸着那根肉棒,将尿道的残精吸了出来,然后靠在男人腹肌上,
闭目养神。

  直播到此结束。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23 10:2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