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3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4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

  谷枫很激动,我很受用,在玉米田里被肏了三分钟,我就有即将高潮反应。

  「嗯~嗯~这样好舒服喔!呼!呼~咱好久没这样疯了。」天宽地扩我没有
顾忌,大声呻吟着。

  谷枫把我一双嫩腿扛在肩膀上,以君临天下之姿,不。他用最猛的方式在肏
我。

  「干我!…啊啊…唔唔…女人为什么要有气质…我要啊啊…我想被屌啊!好
深…好深…啊…唔唔…」这动作肏得深,谷枫每插一下,我就「啊」一声。

  「不行!这时候…还不行…」抗议无效,谷枫不济,就在我高潮之前,他自
顾着射精了。

  「后!讨厌…你每次都这样。」只会点燃我的欲望,却是不负责任的傢伙。

  「嘻!嘻!」怪了。往常被我数落,他就低着头,这会儿他反而笑颜逐开。

  不对!小屄被胀的很满,更硬又粗,还有粗糙的颗粒。超爽的!

  低头看,谷枫用无缝接轨的方式,拿着玉米在肏我。

  他捏着我的乳头说:「你在香港有几个男人?这儿就有几根。长的…短的…
粗的…婺源通通都有,嘻嘻…」

  他话愈讲愈白,看来不自首不行了。

  他随手又摘下一根玉米。我吓一跳,暗叫声苦,不会吧!

  谷枫把玉米穗剥开,说:「这根更大更粗,米粒珠圆,还有一股鲜甜清香的
味道。嘻~嘻…」

  「喔…不行,这根太大…」抗议无效。谷枫把那剥开的鲜玉米,肏进我的嫩
穴里。

  风吹茂盛的玉米叶沙沙作响,我的私处长满玉米鬚,也「扑哧…扑哧」,淫
水合鸣滋滋响。

  「啊…不行了,插慢点啊…嗯嗯嗯…快了…啊……好舒服哦」

  阳光穿过茂盛的叶子,在裸体上一闪一闪的。我肯定是美女,就在心爱男人
眼下,演绎着最淫最美的忸怩动作,汗水淋漓,秀发紊乱。

  天呀,被谷枫这样肏着,很害羞,却很舒服!

  「噢~喔…枫哥…我可以这样连着被男人肏吗?好舒服喔…嗯…嗯…嗯…到
了喔…」我附和着玉米的节奏在淫啍。那种胀满与特别触感,高潮到了。

  那一瞬间,从紧绷中得到解放,噗咻…啊!噗咻…啊!

  小口一张一合吃着玉米,没有停歇,高潮就接踵持续,身体一抖一抖的颤动。

  「想要多一个男人吗?咱家里有…」知道他要暗示兄弟共妻的习俗。

  「枫!嗯…够了!好了!我有你就好,不敢多要了啦…」玉米听不懂人话,
非旦没有停下来,进出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啊…啊…啊…啊…啊…」我全身不停颤抖。

  「不~不要了…」

  一阵风吹来,我瘫软在玉米田里,玉米让我浑身舒畅。

  谁都没注意,这时一个五十多岁大叔,提着猎具走进玉米田来。是谷枫先发
现,一脸惊呀说:「是我三叔,要抓田鼠。快!你躲好我去拿衣服。」

  这傢伙只裸着下半身,说声快,就自己溜了!

  而我全身赤裸,还能躲那去啊?

  刚高潮完不久,像被电击了一般,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连站都站不起来,
只能瘫软在玉米田里。有试图找遮蔽,却什么都没有。

  还陷在高潮的余韵里,脑袋嗡嗡响,看着三叔愈走愈近,和我只有二米之隔,
我只能尽量趴低浑身鸡皮疙瘩,身体剧烈的颤抖。

  老人家问:「你不是枫儿的未婚妻,女警,你这是干啥?」

  我抱胸勉强坐起来,抓着玉米叶,缩成像一只煮熟的虾子,我卷曲着低头,
回:「三叔好!人家肚子疼…」

  老人家狐疑,满脸不信。「喔?那…我背你回去…」一个剑步上来搀扶,我
只好配合站了起来,雪白的大腿紧紧夹着。

  「啊?哈…三叔!不用啦,现在不疼了,谢谢!」

  三叔低头看我秘毛湿漉漉的,还长满玉米鬚. 他愣住了,感觉看了很久。才
接开口说:「躲这儿来吃玉米,嘻…那你衣服呢?」

  「衣服,喔~髒了。谷枫去拿,就快来了…」

  三叔平时二眼无神,这会儿竟然炯炯有神。而谷枫也拿衣服回来,站在三叔
身后,那眼神竟然极其兴奋?

  哇苦!这不是情色文学里的场景吗?谷枫该不会也会幻想绿妻吧?

  「别怕,三叔自己人,还疼吗?我扶着你。」我害羞到低头不语,清楚的看
到三叔裤裆里硬了。

  他嘴角一扬,嘴里说不好意思,却用手摸了摸裤裆,我懂,他是在扶正自己,
也是在炫耀自己的大傢伙。

  愣在后头的谷枫,听我开口喊:「快把衣服给我!」他才冲上来,从三叔怀
里接手,假装扶着我。

  「来,脚抬起来,三叔帮你穿裤子。」

  「三叔,不用劳烦,我不疼了,内裤还我,自个儿来就好。」这老傢伙,竟
然把我的内裤拿到鼻头嗅嗅才不甘心的还给我。

  回家的路上,谷枫一直问我:「三叔摸了你…那里吗?」

  我说没有。谷枫说不信,他明明有看到。

  回卧虹居途中,谷枫被邻居拉去喝酒。我自己回家先去收早上晾的内衣,在
玉米田,搞得下体湿淋淋,也沾粘一身泥土,我要洗澡。

  明明就艳阳普照,竹竿上的内裤,怎是湿的?仔细一看,内裤竟然沾粘好多
精液。

  又得重洗了,小心翼翼的拿回房间研究一下,到底是谁,游客?还是…?

  不管是谁,肯定的是慕恋我的身体,竟然有一些兴奋。

  用手指沾精液,闻一闻;再伸手去自己私处,沾谷枫的精液也闻一闻,有泥
巴味属性相同,感觉内裤上的精液,腥味比较浓郁。

  一直在想,谁会把精液射在我内裤上?土味相同我想到一个人,是我未来小
叔。

  在进门时候有碰到,他叫大嫂的声音,就像做坏事的孩子,眼睛连看都不敢
看我。

  洗好澡,按习惯先穿上紫色胸罩和上衣,接着要拿内裤时,怎找不到紫色小
丁?算算收进来的内裤,2…3…果然少一件?

  火上来了,警察最恨小偷,看来非越区办案不可。

  我内衣习惯穿一套的,懒得再换,直接套上长裙,空着下半身下阁楼,出卧
虹居绕过飞簷翘角的巷弄,穿越粉墙黛瓦的老宅,走到小叔的房门口。

  就听到水声哗啦啦,循声往浴室偷描,抓到了,我的紫色小丁就搁在衣架上。

  敲他门,喊:「你这屌毛,为什么偷我内裤,快说,免得我告诉你大哥难看。」

  没想到小叔竟然赤裸裸的开门,把紫色小丁拿给我。

  我没看到内裤,因为他的阴茎竟然翘高高指着我,我不敢看那屌,但余光还
是看的很清楚,它已肿胀坚硬。这下,我是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接过内裤,天啊~内裤上面已经有他自慰留下来的精液。我很生气,但是看
见打着赤膊的体格和气息,顿时让我心跳加快,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这种生理反应,让我满脑子都是他自慰的样子,也联想到小刚那个小处男。

  这紫色小丁我也不敢穿了,正要回头,他却说:

  「大嫂!可否拿我手机,帮我拍几张,我都把不到女朋友。你介绍的雅欣,
短信已读不回,也不接我电话。」

  雅欣就是咘咘的本名。我不敢说咘咘兼差接客被我抓到,我也一直找不到她。

  「唉!你也不出去赚钱,就窝在田里,也没什收入,那来的女朋友?」边叫
他摆几个姿势,边念他要去南昌找工作。

  「我哥就可以把到大嫂?他比我懒,家业一片荒芜,就只会巡耕大嫂的水田。」
拍的我一身热,不是生气,而是小叔的身体。

  他比我小八岁。头一回碰面还是小学生,骨折打着石膏,谷枫竟然叫我帮他
洗澡。那时毛都还没长齐,他调皮搞得我一身湿,若论肌肤之亲,我们是彼此第
一个异性。

  而今那翘高高的傢伙,足足比谷枫长一个头。那跨下傢伙的大,简直诱人犯
罪啊,真是越看越爱,越拍越想摸它几下。

  拍着,拍着,小叔看我拍到满身汗,说:「大嫂!脱了沖一下,不然一起沖,
咱婺源的山泉水沁凉,讚!」

  小叔一直看着我,我打了他的头问:「看什么?」他突然说了一句:「大嫂,
我被咘咘破处后,算大人,真要谢谢你一直疼我。」说完当着我的面握着屌,作
势撸了几下。

  就这样我们互相看着彼此,这时候他突然把手伸过来,伸手解开我前胸的钮
釦,还一边说:「大嫂!我好喜欢你哦!你的身材真的好好,我好羨慕大哥!」

  「所以你和咘咘圆房时,叫我上床一起玩,是你的主意?」

  「才不是勒!是哥哥的意思。」我又想到谷枫说,在乡下兄弟共妻很很平常
的事。一股怨,堵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只能说,被那一口气沖昏了头,让小叔慢慢地一个一个解开钮釦,但是接
下来的举动我吓到了。

  小叔突然把嘴靠近我的胸部要舔我的奶头,我推了他一下说:

  「不行,我是你大嫂。」

  但是小叔当作没听见,开始舔了起来…

  「不行,我是你大嫂!」时下年轻人,色情网站看太多,顺着心之所向去做,
也不顾世俗与伦理。

  我费了很大劲才克服自己,用力推开他。

  「还要拍什么,快点,我要出去了!」他比了比自己的阴茎,轻声跟我说:
「大嫂慢点儿走,拜託啦…帮我,我要拍射出来的录像。」

  「蛤!」心里呐闷,他显然射过二次,怎还能再射?

  眼前那屌肯定受我诱惑,火热红通通,被山泉水冷沁,硬如钢铁。

  我瞪他,「你不要这么频繁,老二会受伤。今天不能再射了喔!」

  「大嫂!我看过你帮我哥口,可不可以帮我口口,吹吹?」这廝没长毛时帮
他洗澡,就如自个儿的小孩,可他啥事都记着,食髓知味实在不行。

  「大嫂说不行,就是不能吹吹。」

  「我不管啦…」吆不过他的蛮缠。加上谷枫常说:「我弟说你是他第一个女
人,被你迷住了。小孩子,给点小福利,别吝啬啊?」

  福利说,还犹言在耳。加上小叔不断的拜託下,我终究还是心软了。

  我非得快想办法找到咘咘,让她好好收拾这廝.

  这回我先顶着,说:「这会儿帮忙弄出来,但你要乖三天,不可自慰好吗?」

  男人喔!什么都嘛好。

  就帮他…

  迫於无奈的半跪着,口中念念有词的骂道:「小色狗,和你哥一个样!」抓
起鸡巴,强忍着害羞、吞了一下口水,勉力的替他手淫。

  他得寸进尺,把我的头颅猛按、挺腰让鸡巴插到我喉咙里。小叔爽得大叫:
「大嫂!你口技比咘咘更棒,超爽的。」

  喔~喔~呜…,被鸡巴塞到喉咙里,难受,脸马上泛红了。吐出鸡巴,先咳~
咳~咳…,接着骂着:

  「和你哥一样,超坏!」却又马上吞吃鸡巴,啜~啜~啜…的吸起来了~

  小叔兴奋极了…

  「大嫂吸得很卖力,看来你也喜欢我的大鸡巴?」

  「我没兴趣和你讨论这个。」

  「大嫂,我的鸡巴比大哥粗长很多,喜欢吗?」

  「没礼貌!不可以和哥哥比大小。」

  看他性致勃勃目露贪婪,问我:「你下面淫水该流出来了,想要吗?」我跆
拳三段,还真怕无法忍耐,让小叔把心给扑倒了。

  衣服紊乱,寻来时路往回走,举步维艰。这廝不老实,乳房被小叔又吃又吻,
被揉捏,自己满脸通红,心里小鹿乱撞,就差一点儿了。

  快跑,遁入飞簷翘角的巷弄里,耳边却传来女人的追淫的召唤声。谁家?

  「你别找了,我就是倪虹。喔~起来!不是要肏我,来呀!唉…怕老婆,真
没用噢~」

  声音来自一间木造老屋,探窗偷窥,一个通风不良没有整理的小房间,充满
烟味的地方。

  谷枫烂醉如泥,祝金雁也是。这二人?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都有穿衣
服,但两个醉鬼交缠在一块。

  「啊!别…别舔了啦!」祝金雁背对我,但显然她在帮谷枫舔弄身体。

  「你起来,不是要肏我,来呀!别老婆回来就缩头,真没用噢~」

  那一刻,我朦了,脑门嗡嗡着响。看来这二人不单纯。但这会只剩嘴巴,今
天即使有想法,也没办法。

  错愕中,心很酸,一口闷气憋的上不来。似乎我也醉了,有点晴天霹雳,看
来我不在家时,谷枫都这样和别的女人鬼混?

  心里一阵苦,就像小时候自己很珍贵的玩具被人抢走的感觉。

  这种地方,我一刻也待不下去,却不知怎回到卧虹居的。

  爬上阁楼,楼门被老「广锁」扣上了。???

  出门抓内裤贼时,我没锁门的啊?在花瓶下摸到叉子型的钥匙,嘻!是谷枫
回来过。肯定见我不在,帮我锁门又出去,才烂醉在祝金雁家里。

  打开老「广锁」,摸着二扇门,就如自己的二片唇瓣。

  往内推开月洞门…问倪虹,你的月洞门,被几个男人用肉棍子开过?

  守贞的教条像老「广锁」,还能锁住我多久?心底知分寸,得失差一线。

  关上月洞门。

  容得下自己,容不了别人。谷枫,你今晚别想上楼来了!

  这个小阁楼就是属於我的城堡,有这个城堡当我的衣服,所以我在这里是不
需要穿衣服的。

  想到〈竹林七贤〉刘伶的名句,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褌衣,诸君何为入
我褌中!

  我脱衣裸形在屋中,从对话看来我外遇的事,谷枫早知道了?他不拆穿,图
的是什么?共妻!我为何还罔顾世俗,无法脱去束缚,看来少了纵酒放达。

  拿出酒杯,酙满淫欲,开窗邀月吻我胸乳,倚窗看门外,原本还真是怕小叔
扑了上来。

  这儿却自问,如果他跟了上来呢?水到渠成…

  唉!望月叹息。

  月洞门已关,火已熄。今儿不开放,谁也无缘欣赏我的明艳舞衣。

  风凉寂静的夜,只剩月色拥吻着散步的路人。

                 ●

  向往的婺源假期,三天很快,头一回憋闷收场。我依旧循着老路线,再飞回
香港打拼。

  周而复始的飞,从空中看港珠澳大桥,它一天天在延长,快完工了。

  谷枫把我小屄吃玊米的照片放上〈软男风潮〉平台,一群色狗超喜欢,反应
很好,原味内裤订单又多了廿件。

  我因而每天都很兴奋,说不上来,忽然有种被很多人追求时的感觉。女人真
是世上最难捉摸的动物,连我都不明白自己在开心什么?

  〈软男风潮〉贴我淫照,让谷枫的原味内裤生意卖的很好。果然有徽商的生
意头脑,他想利用平台的人气与即有通路,加做性感睡衣与情趣用品宅配。

  这个连他弟弟都说懒的人,难得他想创业。我只好配合,越演愈淫荡。可是
想到谷枫和祝金雁的轻浮,我竟然气到想做贱自己,换我想要男人。

  我开始用自己的暱称,在平台上自己挑衅自己:

  「枫哥!狼友说:『我给看,就加倍买产品。』人家脱光衣服给狼友看,你
不会吃醋吧?」

  谷枫在线上,酸酸的回应我:「有买卖大家都爽,我牺牲!别让我绿帽载太
久嗄。」

  「可是…是我自己贱。只要买家买够多,人家想用肉体当回馈…可以吗?」

  线上的网友群起鼓譟,谷枫发一个窃笑表情,我开始调戏网友。

  「狼哥哥们!你们仔细看,谷枫贴这张(附图)。看…从细緻的脚趾往上,
来到光滑修长的腿,夹住金黄色毛窝。」

  「各位给个意见,我男人若不想戴绿帽,他贴这张,是啥意思呀?」

  「色色的狼狼们,你硬了吗?」

  谷枫不回应;狼友群起哄。

  「狼友们,我的男人不说话,就是可以。你们快把屌释放出来,搓硬它…」

  来…我脱了,把很少暴露的奶,现在奉献给你们。你们一手撸管,一手伸过
来,抚触我饱满的奶子。

  对!就是这样握着我的大奶,不要抢,一人一边。人家想看你撸管的表情,
哇!狠哥你好狠心,狠狠的在撸自己。

  谷枫来短讯丢了一句:「贱婆…你疯够了没?」

  我不理会谷枫,继续挑逗狼群。

  狼啊!靠近一点,让我帮忙,我把乳胸往前一挺,嫩手抹乳液握住你的火热。
你用手指夹着人家的奶头…喔!你夹的我全身颤抖。

  肉体的欲望害我大腿夹好紧,可是,美丘好想被狼爪侵犯。因为…分泌出的
淫水,已经湿润了阴道里的嫩肉。

  我拨开内裤,伸手掰开唇瓣,按下快门,上传。

  「你们看,阴蒂又红又挺的,我很骚吧?这件内裤谁要买?开始竞标…」

  得标的狼狼:「我阴道口的淫水好黏好湿,快,再靠一点,用龟头,感受一
下我屄屄里的热。」

  芝麻开门…「等你…肏我。」

  喔~哥哥好大,人家嫩屄凹,狼肏进来了,好满…

  用力抽插,看着我的骚样,你会冲动,人家想要精液,好痒喔!

  想要…你的精液!

  喜欢我吗?爱我吗?把勃起的阴茎对着萤幕,用力搓,对着我的脸,射出来


  喔…

  你射精了,射好多!射得人家满脸都是。

  人家我,屄屄还不够,想要,怎么办啦?

  ……

                 ●

  一觉醒来,是例假的清晨。

  后悔,打翻醋罈子,知道自己玩过头了,发讯息向谷枫道歉,保证以后再也
不敢了。但心里也决定…

  今后,我倪虹不会自首,更不会承认有几个男人了。

  人在婺源,我的心跑在日子前面,谷枫开始用心经营〈软男风潮〉生意平台。
就像港珠澳大桥在延长,感觉很有未来!

  可一回到香港,我只能紧追着日子。没有目标,只能汲汲营营的被动过日子。

  拿相机出门,想去拍荷花。才知出门前下过一阵雨,让荷花洒落不少。

  新叶还盛着水,老荷已残皱成一团。

  雨过后,太阳该上班,又想偷懒,忽晴忽云笼罩,天空灰濛濛的一片,我放
弃往回走。

  不到十五分钟,天幕敞开光线就出来了,然后就看到了一道彩虹。

  人生,永远别放弃,因为你不会知道,下一秒将会碰到什么惊艳。

  就在这时,孟竹君打电话给我,说:「小刚在学校受了委曲,哭着要找倪虹
姐姐。你过来安慰他一下,顺便拿内衣裤。」

  我有金色耻毛,应买家要求,有请竹君从国外调到一批欧洲风的性感内衣。

  一进他家,我就急着问:「小刚人呢?他怎了?没事吧?」

  「呵…呵~一进门就只在乎你的小鲜肉。」

  「那有,是问人若还没到,我要先试内衣啦!」不想被看穿心思,马上开箱,
急着试穿了起来。

  一会儿,有人按门铃,知道是小刚,心里小鹿乱撞。门被推开一见小刚身影,
我连衣服都没拿,就往竹君家的客房躲。

  听门外二人在讲话,感觉小刚很激动,在哭…

  可这回我出不去,身上只穿一套国外很风行的黑色〈连身开档网袜〉。

  这款连身网袜,专为挑高修长的人设计,香肩裸露的洞洞式,胸部是小可爱
样,只靠二条细带吊在香肩上,腹部有一个菱型镂空露出肚脐眼。

  黑色能酝白,从香肩往下拨开,就能让女人露出有如白笋的胴体。

  竹君来敲我房门,说:「倪虹,有人要报案,你出来受理一下。」

  我开小缝,说:「喂,我穿这样…你快帮我把衣服拿进来。」

  这竹君很坏,回头说:「小刚,帮你姐姐把衣服拿进去。」

  心里叫了一声惨!房门被竹君挡着,她把小刚推了进来说:「你自己进去向
姐姐说,这事该怎么办?」

  小刚眼框还挂着泪,「姐姐!」「小刚,我衣服呢?」二人同时开口,四目
对望,我羞的无地自容。

  「你衣服,在竹君姐姐手上。」

  知道又被戏弄。心想这也不是头一次,装镇定拉他在床头坐了下来。这一问,
小刚说被同学性侵?

  「你?早上,被男生…性侵?」

  小刚自己脱下裤子,细皮嫩肉,大腿洁白,那粉嫩的鸟,像活被剥了毛似的,
红通通在我手里暴跳。

  我隐约嗅到那种属於男性精液的淡淡腥味…所以我肯定小刚,不久之前有射
精过。这味道太熟悉了,小刚的初精,还收藏在我的私密桶子里呢!

  「喔,你被欺负?他…怎还这么凶。」说完我笑了。因为有感受到,小刚一
直盯着我的乳沟和美腿。

  女警穿这样?手里扲着的鸟鸟…他不硬才怪。

  转头看房门关着,知道竹君故意要我们私下独处。心里小开心,完全没有因
为穿着连身网袜而有尴尬的感觉。

  「姐姐,快点帮我看,有没有坏掉?」

  一手捧着,怕它掉了,用手指头轻抚着。很漂亮,发育很快,比上回更大一
些,没外伤,看来有被欺负,有些红肿。

  「鸟鸟…不碍事。你转身,姐姐看一下屁屁。」我掰开粉嫩的小屁屁,乾净
漂亮,没有被侵入迹象。

  「小屁屁,也没坏掉。」

  「可是鸟鸟有事啊!」真是小帍毛,确定他在演,根本没被性侵。肯定是手
淫把鸟鸟撸到红肿。

  「好啦!鸟鸟有事,姐姐帮你抚抚。」

  没想到小刚竟然顺我的长发,又摸我的肩胛,说:「姐姐今天很美,我喜欢
你这样装扮!」

  这样顺理成章?这超乎我之前脑海里想像。小屌毛早熟吗?我甚至没想到他
这么会哄女人!

  很慢,很轻,很柔…轻抚着手里的鸟鸟。我全身燥热,耳根发烫,当下甚至
有股冲动,想进一步,希望能抚慰彼此…

  小刚不时摸我耳垂,或顺着我的香肩。他脚也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丝袜美
腿。

  也不知手在做什么,可是我心里却是小鹿乱撞,感觉自己还是羞涩的年轻少
女。

  「姐姐!你的毛毛好漂亮。」想也知道。一袭洞洞式黑色连身网袜,映出白
里透红肌肤,腹部镂空露出肚脐眼,这会儿二相面对坐在床上,下开档让金色耻
毛裸露…

  「姐姐,可以帮我吹吹吗?」虽说心里有股冲动,想进一步,可是我没料到
他会这么直接要求。我着实吓了一跳…

  抬头看,他也一脸通红,表情很僵,身体在颤抖。听说他爱打球,有一副好
身才。而那手里的鸟鸟,还没发育完全,但已有男人的SIZE。

  自己从没这样仔细看过〈男人〉,我碰过的男人都猴急,没机会。

  此时此刻它是这么硬装大人,坚挺地翘高高,像是在对我展示,想证明他已
是一个男人。

  「姐~帮我吹吹啦!」小刚再问第二次的当下,我面红耳赤,脑袋像是被雷
打到一样,不知该怎么回答。

  问自己:「倪虹!你每回拿他初精出来嗅闻,不就一直幻想要做这事吗?」

  小刚站着面对我,那粉红屌离我的嘴,不到廿公分。近在咫尺…明明很想,
他要我吹吹,我竟然辞穷…不知怎么回答。

  一阵静默…我的手想缩回来,但又怕鸟鸟没人呵护。

  「姐姐!帮我…我想要…」

  把头靠近,我不敢直视,更怕小刚看我的眼神。

  上回没看清楚,这回要看仔细。毛长的很快,已经佈满该长的地方,算茂盛。

  勃起昂扬玉白透红的一根,却还是包皮,拭着帮他撸下,轻轻用力,抬头看
小刚在皱眉,显然会痛。

  还没发育完全,只能褪到一半,露出半个粉红色的龟头…很红,像是末剥皮
的鲜红荔枝。

  我嚥了口水,真是讨人喜爱的东西。它让我心跳加速起伏,呼吸急促!

  保护他,呵护他,等发育完成,佔有他……这是我心里很肯定的想法。

  问自己:「那。今天呢?」

  他肯定是我的,不急!不再试着把包皮褪下;小手开始慢慢的搓揉。

  原先的紧张感完全消失,然后开始怦然心动,感受到自己是在让小刚舒服。

  我自己下面也泛起异常的快感,而且还越来越强烈…

  「小刚!要学姐姐这样轻柔,不要急着褪下包皮,太早磨擦,不粉嫩,姐姐
就不喜欢了。」算允诺,也是鼓励。

  小刚:「嗯!」还点头,突然伸手把我香肩的细带拨开,我惊讶露出有如白
笋的胴体时,他已抓住我的乳房。

  我吓一跳,情不自禁地轻叫了一声。接着他把我扑倒在床上,低头用嘴吮吸
一边乳房,同时用手抱住另一边。

  我没想到被青少年抚摸,甚至吮吸时的强烈反应,会比大男人的悸动更甚。

  这突来的快感冲击着我,让我头晕目眩…但我握着鸟鸟的手,仍然像怕失去
般紧握着。

  感觉各忙各的,持续了一会儿。我感受乳头因为稚气少年的吸吮而变得异常
硬挺。因为紧张,感觉自己下体好湿好热,惨了!我的情欲逐渐战胜理智,我竟
渴望着被小刚的肉棒插入。

  而小刚的鸟鸟,因我的搓揉,他开始流口水。

  心里想:「小刚一定想要。我该让未成年的〈他〉进入我的身体吗?」

  女警,你理智一点;倪虹,你清醒一点。疼他就不要害他,保护他,呵护他,
等发育完成,佔有他…这才是你该做的。

  於是我狠心的推开了小刚,二人就互愣在那儿…直到他失落的表情,让我心
疼。我才开口说:

  「来,躺好姐姐帮你…」

  我半跪在他身边,然后开始舔他的乳头,慢慢往下,舔着鸟鸟,很熟悉的味
道。

  含进去的那个瞬间,我头一回吃到这么稚嫩的,感觉柔软无骨软Q。小刚更
是激动,第一次进入女性的口腔,想到自己在他生命里拔得头筹,下体一阵颤抖,
我确定我的小穴湿了…

  我慢慢品嚐,也用手配合轻轻地套弄,甚至把玩蛋蛋。慢慢觉得嘴巴里的鸟
鸟变成男人的肉棒,虽size没发育完全,但已经够硬了。

  一时之间我觉得,小刚已经性成熟,我该可以和他圆房吧?这想法让我既惊
愕又兴奋。

  我忍不住抬头,想问问他的想法,看看他的表情?抬头一看,我发现他也直
盯着我的看。不敢问,怕他太年轻,会觉得我太淫荡。

  我对自己的舌功有自信,更何况我是小刚生命里第一人,看他因为兴奋而呻
吟。我兴奋不已。

  随着我慢进慢出,小刚开始化被动为主动,当我深吞他棒棒时,小刚会稍微
再往前挺。被抵到口腔深处,我虽会有点不舒服,但感觉他比别的男人更不会令
人噁心。让我慢慢教他,让他感受到女人小嘴深处带来的温热感觉…

  我在过往,一直扮演被动的女人,一真被希望是荡妇的倪虹。

  这会儿转变成主动的疼宠男人。一边卖力的帮他,一边抓他的大手,帮他…

  一起,爱抚着自己飢渴的性灵。

  没多久,我感觉小刚浑身在颤抖,接着嘴里的鸟鸟开始挣扎,我不松口,他
开始一阵颤抖…然后突然小刚大叫:

  「姐姐!我…姐姐!姐姐!…」他在我嘴里射精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3 12:3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