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凌凌漆 发表于 2008-09-07
      近来看了不少美日关系的材料,(就是写的帖子没几个人踩 )我不得不承认在二战之前和二战中,日本极少表现出很强的战略素养。

      但是,日本在历史上是不缺战略家的。倒幕战争,长州萨摩诸强藩出了不少既有战略眼光,又有战术手段的高人。比如西乡,青木等人。

      这些人的成长并非一帆风顺,他们的战略素养是在不断的失败,在现实中不断摸索养成的。国家在什么时候最需要做什么,尽量避免做什么,他们都非常清楚。他们既知道现代化的重要性,又深知现实局势的复杂,懂得哪些地方可以妥协,也懂得哪些地方必须坚持。

      这些人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日俄战争。所以在日俄战争时,当时日本决策层清晰地知道战争的目的,就是巩固满蒙朝鲜,这就明确了日军终止战争和媾和的条件。避免了陷入无限暴力的风险。

      这个时候,是明治维新的二线人员在领导日本,这些人也留下了一些重要的政治遗产。比如满铁的调查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搜集和战略研究机构,如果能一直正常运转下去,后来日本干的很多蠢事都可以避免。

      但是,到了二战前夕和二战中,日本大本营的战略素养却丢光了。如果说山本的死是美国人干的,但是像石原莞尔,小泽这些真正有头脑的人也大多没有发言权。

      我感觉日本这种战略性流失应该和日本的政治制度有关。

      当时日本的制度是天皇直辖军队,陆相和海军大臣都直接对天皇负责。内阁对陆相和海军大臣基本没有制约,反而,如果陆军大臣和海军大臣辞职,内阁就非得辞职不可。这样军人在政局中的地位就大大提高了。30年代,日本一度内阁难产,原因就是陆军和海军不推举陆军大臣和海军大臣。

      在英雄时代,这样的制度隐忧很难出现。甚至当国家的决策都集中在少数有见地的人手里时,他们的正确决策很难受到干扰而被迅速执行,这样有助于国家能够以最高的效率度过危机状态。无论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日本有限的国力都曾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最后都挺了过来。不能不说这种制度起了很大作用。但是,这种制度缺乏一个后备人才的培养体系。英雄是始终要老去的,他们的后继者接任时,最艰苦的时期已经过去,坚实的基础也已打好。使得这些人没经历过挫折,不知失败为何物,只会前进,不懂后退和妥协。这个制度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

      日军后来的决策层人员大多是陆校毕业的参谋,尤其以成绩优异的军刀组为核心,人员的结构组成缺乏多元化。这些人和明治时代历练出来的人不一样,大多是纯军人出身,知识结构和人身经历非常单一,对经济和科技发展很少有把握,也对这些东西极少关心。更少有人懂得外交和妥协。

      但是,相对更为理性或者可能给激进的参谋们起到刹车片作用的文官集团却集体失语。大批头脑狂热不会思考的爱国愤青是军官集团用来制衡文官集团的非常好的资源。但文官们的这种失语不光是皇道派军官发动的二二六事变导致的,日本的政体也应该有原因。

      日本屡屡发生下克上事件,这也是值得捉摸的。仔细看看918事变和77事变的经过,我们可以发现这些事情偶然成分很大,政府处理起来本来也有非常很强的自由度,可大可小。但是最后无一不是越闹越大,到了干扰甚至逆转国家发展轨迹的地步。国家政策不能消解一些微小的突发事件,反而给这些事情拖着鼻子走,或者说为了解决一个小的矛盾制造一个比它更大的矛盾。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这个制度缺乏稳定性,缺乏缓冲能力。

      鲁登道夫提出的总体战其实也很有意思,按照通常的理解这个理论是有问题的。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的一种,并且是不能轻易采用的一种。如果说现代战争是无限暴力,全面竞争,那么国家制度的竞争也是一条。

      最后想用俾斯麦的一句名言作结:“那些只知发动战争却不知如何结束战争的人,终将自取其辱。”

[ 本帖最后由 gaos8401 于 2008-9-7 15:2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