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0316 发表于 2012-04-21
来论坛很多年了,看了无数兄台的妙文,很是佩服。也有心告知一下兄弟和良家的一段艳情,却怕文笔太差。今天鼓足勇气写出来,一是为了纪念我和那位mm相识两周年,二来献给论坛的各位前辈。那是2010年的事,当时兄弟在某省公司当个中层副职。年后,按照总公司要求,我们公司要派员参加系统内部的交叉任职,时间一年。因为时间太长,很多拖家带口的都不愿意去,后来只好选上我这个还没结婚的去了。虽然当时我正在热恋,但也没办法,也没理由推脱,第二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去了那个故事开始的地方。
    我去的那个子公司在省内比较偏僻的一个小城市,还挺远,刚去我就想,靠,这一年最多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到了那个单位后,对方接待倒很是热情,还专门在离单位不远的小区给我租了一个单身公寓,毕竟咱也属于省公司委派的人。按照事先通知,我任该单位行政事务部的副部长,主要分管文秘、宣传、档案,我知道这是一闲职,反正一年后我就回去了,所以也没什么意见。一个星期后,我就把部里的人认了个全,部里总共7个人,部长接近40岁,比我足足大了11岁,平时看到我一口一个省公司领导,搞得我挺不好意思,原来的副部长倒是个狠角色,32岁,典型的女强人1个,非常有两把刷子,强势还八面玲珑,据说和总公司某领导还有一腿,原来就有所耳闻,估计是下步重点培养的对象(扯远了,她的故事下次再讲),这次和我交换任职去了。还有5个人,除了一个男的负责食堂以外,都是女的,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我又没什么架子,所以平时比较能说到一起。她们可能觉得原来的头管得太多,有点怕她,这次换了我,都挺高兴。我第一印象就觉得那个负责文印的小mm长得不错,1.63的个子,很瘦(咪咪也不大,后来果然被我验证),瓜子脸、桃花眼,喜欢淡妆,长得有点像萧亚轩,打扮挺时尚,名字里有个琼字,就叫她琼琼吧。因为是我分管的,我还帮她们争取到了加班费,她和另外两个女的特别喜欢到我办公室来,我呢,乐得清闲,就经常在超市买一大堆零食招待她们,这下这帮女的更喜欢来了,时间一长,聊的东西也越来越肆无忌惮,这里也服了那些女人,有些露骨的话,老狼我都不好意思出口,她们反倒是脱口而出,琼琼一直是比较矜持,一般都是静静地听,最多捂嘴一笑,我对她的印象更多是清纯,她对我的印象也一直挺好的,有什么事都会和我讲。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没什么邪念,一方面家里还有准原配,经常电话查夜,再加上在系统内部有点风言风语容易败坏省公司形象,还不如找个不认识的,云雨之后一拍两散。可这次基层任职的时间实在太长,一晃我代职也快两个月了,期间除了自己回去一次外,gf来看了我1次后,说路途太远,让我不用经常回去了,路费省着点花,我想这倒也是,就靠原单位给我每个月的差旅补贴,经常回去,我都亏大发了。子公司所在地虽然经济不是很发达,但平时吃饭、喝酒、唱歌、洗澡一样不少,美中不足的几乎是城市太小,上档次的吃饭、唱歌的点就是那么几个,我都有点腻了。
  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财务部打电话给我,说晚上饭局让我一起参加,开始我还挺纳闷,想财务部吃饭管我嘛事,去了才知道,原来是省公司财务部的副部长(我哥们)来这里业务检查,知道我在这里代职吃饭非要让财务部的拉我一起去。喝完又去唱歌(我哥们就好这一口),唱个没完,我唱的不行,就和一打扮如同金毛狮王状的小姐玩骰子,那天手气特别不好,几乎都是输,喝了不少酒。正在火大,刚好有个电话,就借口走了出去,打完电话靠在走廊外透气。不想迎面碰到琼琼,我问她怎么来了,她说同学生日请唱歌,刚结束准备回去,我说财务部请唱歌我搭车呢。这时候,我们包厢财务部的人出来了,看到她和我在说话,就非要拉她一起进去。一进包厢,财务部这帮人就起哄,说行政事务部的领导就是牛,唱歌还带秘书,一个劲的敬酒。又是新一轮的大战,我看她喝了几杯后,脸红的要命,于是就站起来替她代酒,虽然我喝的也快站不起来了,但表现的还是很英雄气概,来者不拒,硬是没让她再喝一杯,醉眼朦胧中看到琼琼的眼睛水汪汪的,非常妩媚,突然有了把她搞到床上的冲动。说来也怪,再玩骰子,我赢了不少,看到金毛狮王连续喝酒,我挺得意,乘别人不注意,我借着酒意把手放在琼琼的背上轻轻抚摸,又用手搂她的腰,她都没有拒绝,我当时就觉得我们之间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结束后,我坚持先送她到家,我这个人喝啤酒上脸快,解得也快,当时其实我已经清醒了。知道她是租的房子(她家在郊区,每周回家),真有当晚就进去xx的冲动,但是我知道这么猴急反而吃不到鱼,所以表现得非常绅士,说怕不安全,一直送她到门口后,还在小区门给她买了两盒牛奶,叮嘱她晚上早点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喝热牛奶护胃(她胃不太好),她很感动的目送我离开。我刚回到住的地方,她的短信就过来了说已经睡了,谢谢我晚上的照顾,我说这些都是我应该的,结果一来一去发了几十条短信,最后她又发来一条短信“你真好,羡慕你gf”,我回了一条:“现在应该是她羡慕你了”,她马上回过来:“?”,我回了短信“明天告诉你,不过今天太晚了,我们先吻别一下睡觉”,我发这条短信是想试试她,如果她生气了,或者不回,估计没戏,我第二天就说自己是喝多了,如果她不生气,那就有戏,结果她回了一条“嗯”,我就知道这妞跑不了了。
  第二天去办公室的时候,我还有点头昏脑胀,看到琼琼,还是很自然的和她打了招呼,结果她倒是很不自然的红了一下脸(这里突然想起了韦爵爷的名言:女人面孔红,正在想老公),呵呵,不知道是不是我。第二天,单位有个会议,会务工作由我牵头负责,我整个下午在酒店布置会场,下班了才回来,单位都没人了,经过文印室,听到复印机的响声,知道她肯定在内间加班(复印室有两间,里间放复印机,外间是传真和办公的地方),看来是个机会,就走了进去,还顺手轻轻把门关了,这下有人来也进不来了。她正在忙着印会议资料,看到我进来,有点高兴,还有点害羞,好像不敢正视我,也没和我招呼就转过身继续工作。我站在她背后,她穿着公司的制服裙,透过白色衬衣隐隐能看到黑Bra,我觉得挺诱惑,小帐篷也起来了,就开始实施泡她的计划:“昨天我真喝多了,你也不照顾我。”她急了:“哪有,我不是说先送你的嘛,是你自己一定要先送我的”,“那你也不让我进你家,休息一下,喝喝茶什么的”,“什么呀,是你自己有贼心没贼胆好伐”,“有贼心,什么贼心?”“讨厌,不和你说了”。这时候,正好复印机卡纸了,她俯下身去抽纸,臀部一下子撅了起来,由于我们距离很近,我的jj不经意地碰了她的臀部,很有弹性,我看见琼琼的后耳根唰的红了,低声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啊”,我不回答,故意保持姿势不动,jj紧紧贴着她的翘臀,她扭了一下,没能摆脱我的紧贴,我趁势从后面环绕着她的腰抱住她,她刚把头转过来,我及时的把嘴盖在她的唇上,当时能感觉她有点紧张,嘴闭得紧紧的,我直接用手撩起了她的裙子,在她丰满的臀部上摸了起来,她好像吃了一惊,说了句“不要”,我抓住机会,立即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哼一声就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搅动,我吻的很温柔,应该说,她当时是在被动地接受我的吻,没一会儿,感觉她也进入状态了,舌头也伸了出来和我热烈的缠绕,我的手从她的臀部抽出来,轻轻解开她的衬衣,隔着Bra开始摸她的咪咪,她还是没有挣扎,当我想把她的Bra翻起来的时候,她好像一下子清醒了,从我的嘴里挣脱出来,连忙说着:“不行,现在不行”,以我的经验,这可是关键时候,这关过了,这层纸就捅破了,我继续搂着她,还是很温柔的吻她,“现在不行,什么时候行?晚上好吗?”她没说话,微微的点点头,好了,哥们等的就是这个动作。后来,我们像地下党接头一样,一前一后出了单位,一起去吃了饭,又去看电影《倩女幽魂》,在影院的情侣包厢里,我和琼琼已经情不自禁,亲吻,抚摸,非常热烈,电影还没看完就离开了影院,我说去我那里吧,她说我那里离单位太近,怕被别人看到,就一起去了她的房间。
  她住的地方不大,挺干净的,进门后我们就吻在一起,这是今天的第三次接吻,但感觉已经很熟悉了,吻着吻着她很自然坐到了床上,我抱着她,她微微笑了笑问我:“昨天是不是就想这样了?” 给她这样一问,我倒真有点心虚,后来一想,还是坦诚一些好,我握住她的手,很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是的,我不能骗你,更不能骗自己”。琼琼没说话,眼睛更柔和了,我知道她内心已经默许了,我搂着她一起倒在床上,慢慢的脱去她的衣服,她的皮肤真好,洁白细腻,我当时想,萧亚轩脱光了肯定不如琼琼。她的pp非常丰满,也很坚挺,就是咪咪不大,平躺时几乎看不出来,兄弟我还是喜欢女人胸前最好有点肉,不过,人无完人,也就这样了。我低下头,从她的唇开始吻,经过细长的颈、小小咪咪、还有平坦的小腹,最后开始舔她生着稀少阴毛的美逼,感觉有点像在吃牡蛎,嫩嫩的,滑滑的,琼琼在我的刺激下轻声的哼着,声音挺悠长,非常诱惑。过了一会儿,看到美逼里已经湿漉漉了,我想也不用再等了,就把她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把pp挺起来,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jj顶在逼口,还在上面划来划去,这时候琼琼出奇的听话,只是扭过头说:“轻一点,床头抽屉有套套”,当时我还想,难道这小丫头经验丰富,看着也不像啊。我点点头,给兄弟穿上雨衣,慢慢的挺腰插入jj,琼琼的小逼还是很紧的,我的jj被裹得紧紧的,紧握感很强,开始我甚至有点感觉疼,但她的淫水很多,很快抽插就顺畅了。我看到她伏在身前,把头垫在自己的手臂上,雪白的pp高高翘起,有了暴虐的念头(可能是《死夜恶》的系列看多了,鄙视一下自己),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用手拍打她的嫩pp,发出“啪、啪”声响,这样的声音真刺激,不一会儿,琼琼的pp就红了一大块,但她好像不反感,就是吟声更加响了一点,好像在抽泣,我更兴奋了,双手往前捏住她垂着的咪咪(视觉上好像大了一些),揉捻她的翘翘的小乳头,琼琼好像一下子兴奋了,呻吟声大了很多,还一直想把头扭过来,pp也一直向后顶,我看见她快到高潮了,加快速度连续狠狠抽插了几十下,就在琼琼浑身紧绷的那一刹那,我的热流也勃然而出,我趴在琼琼身上,不舍得将jj拔出。这次好像挺累的,我竟然马上就睡着了,本来计划ml后在言语上再安慰一下她,老狼的经验是这时候女人最需要安慰。等我醒来,都快五点了,琼琼没穿衣服枕着我的胳膊还睡着,很安静,睫毛很长,看得我又有了兴致,悄悄腾出手(这时候手都麻了),慢慢轻轻地去揉她的小逼,琼琼还没完全醒来,只是轻轻地哼了几声,等她完全清醒,我早就斗志昂扬了,又和她云雨了一次,这次没用套套,快到高潮的时候拔出来想射在她嘴里,不过她很快把头扭开了,最后射在她的咪咪上,还被她狠狠地掐了一下,疼得要命。
  第二天开会,我是心不在焉,琼琼也一直给我发短信,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女人哪。自从那次以后,我和她除了工作关系以外多了一层亲密的关系。我也很认真提醒她,一直从事文印室工作将来没有前途,工资系数低,要努力改变现状,换岗或者换系统,她看着我说:“你比我爸妈还会替我操心,要是以后一直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我一听汗都出来了,可别玩出火了,她看到我有点紧张,笑着对我说:“看你怕的,真是有贼心没贼胆,我不会赖上你的,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的。“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谁让我没早认识你呢,现在这样挺好的。”我被她这么一说才松了一口气。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会通过短信确定去不去她那里过夜,我们在床上也很和谐,她的原则是任何姿势只要我能做出来,她都配合,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我经常让她穿着公司的制服和我做爱,她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有反对,真是大大满足了我的“OL”情结。就是两方面,让我感觉还不太爽,一是不管我怎样反复诱导,她就是不愿意口交,理由是不会;二是要求我每天五点必须离开她的住的地方,回公司给我租的房子,说不能让别人发现,那个地方有时候早上打不到的士,我得走几十分钟,累得要死,不过也算是锻炼身体吧,呵呵。和琼琼在一起后,每天我走进公司大门心情都很好,眼睛也会先去瞟一下文印室的门,看她来了没有,她反倒是来我办公室少了,别人看起来,我们的关系很一般。每次在床上进行抽插运动时我都会想:感谢省公司领导,你们不会想到我在这里享受如此美妙的“性福时光”吧。
  8月份,我回了趟省公司,正好单位发了世博会的票,准原配和她家人已经去过了,我问琼琼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逛世博,她很高兴地和我一起去了。可能是在上海没有了顾虑,琼琼好像换了一个人,装扮异常前卫、大胆,我也乐意身边有这么一个豪放的美女相陪。在上海的宾馆里,除了Gj,她满足了我所有的愿望。她告诉我在大学里有过男朋友,第一次是给他,四年做爱次数也很多(当时听得我怒发冲冠),但没有口交过,本来想等我要回省公司了前一个晚上再给我,结果来上海没控制住,提前给我了,说把Gj留到那一天吧,听得我感动得要死,第二天买了一条老庙黄金的项链送给她。
  回单位后,我们还是保持着地下关系,最疯狂的是有一次,上午她送一份传真给我,站在我身边看我翻阅,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她也不动任由我手在她的裙子里游走,我一直摸得手上淫水涟涟,后来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才立刻分开,她还在我办公桌的面巾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才转身出去。那种在单位偷情的刺激,让我无法控制。中午我趁大家休息的时候,给她发短信让她开门(中午员工一般都在办公室里休息),偷偷溜进去忘情地吻她,“要死了,会给别人发现的”她有点抗拒,我不回答,只是疯狂地吻她,吻了足有十几分钟,她也不再抗拒,我解开裤子,掏出已经涨的很厉害的jj,把她按下去,让她口交,她本能地躲闪,来回地摇头,终于拗不过还是jj吃了进去,在单位办公室里让下属口交,这让我想起了AV片里的情节,兴奋的不得了,期间两次有人敲复印室的门,把琼琼吓得要死,我都能感觉她人在抖了一下,10几分钟后,我用手按住她的头,屁股一使劲,鸡巴顶到她的喉咙,一下一下地将我精液灌满她的嘴,她拼命地往外推我想把jj吐出来,我紧紧地抱住她的头不让她动,等到我的jj停止了跳动才松开她,我看到她满脸是泪和精液,赶紧伏下身吻她安慰她,她才慢慢地把精液全部咽了下去。
  惬意的生活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年底,我也结束了任职,那天行政事务部全体人员给我送行的聚餐,她借口生病没来。我没感到意外,前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告诉过我,说怕到时候控制不住感情,容易露馅。等我上车了,收到她的短信“不要忘记我”,搞得我当时真有点热泪盈眶。后来,她和我还继续保持了联系,有时会象朋友一样聊一些事,她也来过一次我这里,和我又做了两次。前几天,她发短信给我,说考上政府部门的一个事业编的岗位,离开我们系统了,也有了男朋友,明年准备结婚,我祝福她一切都好,我也会把和她的这段情缘留在心里。